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祭天

第五百六十七章 祭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刚成为完颜部贵客,这才是开始,接下来冯刚与完颜部族长完颜左觉经过三日洽谈,终于以三千副盔甲、三千柄长刀,一千柄硬弓,十万石粮食和长期生意往来为代价,让完颜部答应于七日之内杀死长白山女真大王府中所有人,反叛挑衅契丹的权威。

    同一时间,连继城带着十名金牌杀手潜入契丹上京,将叶尘的命令传给了北府司使萧秀明,同时将得知叶尘中毒垂死正准备不顾一切回开封的玉道香和喻清妍拦了下来。然后,在玉道香总体主持之下,萧秀明带领的华夏卫府北府开始彻底的运转起来。

    很快,一个针对契丹当前形势,促使契丹内乱提前生,从而火中取栗,从太平教张无梦手中夺得阳日玉佩的计划便悄悄开始展开。

    …………

    …………

    契丹,上京。

    一个月前,喻清妍以金针绝技给契丹皇帝强行续命三个月,玉道香应契丹皇帝和萧皇后之托,又以魔门秘法使得契丹皇帝半个月之内犹如回光返照,拥有一定行动能力,最主要的是可以行房事,最终硬是让萧皇后怀下子嗣,延续了契丹皇帝耶律贤的血脉。

    三月五日,也就是萧皇后怀孕被检查出第十七天,为庆祝皇后怀下天子子嗣,契丹普天同庆,组织祭天。

    御街之上,各式各样的丝绸和彩旗排布长街两旁,把长街布置得充满喜庆且又庄严肃然。

    祭天信仰起源于古人对泛“天”物体,其中包括日、月、大地、山川等在内的一切自然物及其所产生的各种异常现象的崇拜。

    任何民族形成的初、前期,当他们处于生产和生活极端落后,命运还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往往都要仰赖天、地的威力,以天、地为大,形成高于一切的无形的有灵主宰。对天、地等自然现象的崇拜,也自然形成了居于一切崇拜之的至高信仰。

    契丹族是南北朝时期形成的一个北方少数民族。契丹族领耶律阿保机在东北地区西南部建立了辽国。建国之后,尽管不断受到来自中原地区汉族先进的封建思想文化的冲击和影响,以及受佛、道等人为宗教的渗透,但在整个辽代,契丹人对天、地等自然物象的迷信和崇拜,依然在佛、道两教之上。

    而契丹族在其历史展过程中,为凝聚民族之向心力,在原有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等萨满文化的基础上,创制了以祭山仪等具有草原民族特色的礼仪制度。而由原始萨满文化展来的祭天祀祖现象在这些礼仪仪式中极其突出,成为契丹重要礼仪制度中的核心部分。祭天仪式的不断丰富完善,成为最高统治者突出皇权天授的政治手段,尤其在加强政权稳定性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所以,皇后怀下皇帝的子嗣,举行祭天祭祖仪式,其实就是表示皇后肚子里面的子嗣乃天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皇后肚子里面孩子身份被天地所认可。

    …………

    …………

    上京城中南城靠近城墙有一条笔直长街,其他街市上已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这条御街上还是冷冷清清,严禁任何百姓进入,但此时一行人影正自远处向城墙之上一步步走来。

    “本王刚刚得到的消息,皇上和皇后娘娘会在明日午时准时出现在祭楼上,接受武百官、朝中贵戚们的朝拜后,皇上和娘娘会走下城楼,参加祭天仪式。此时是防卫最森严的时候,无人可以靠近…………”

    前一段时间出使南唐,骗回一百多万两银子和一些兵器盔甲的耶律圳的亲哥哥,当今契丹皇帝一父异母的同胞哥哥————耶律舛踏着厚厚的积雪沉稳地走在长街上,马靴踏着积雪,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穿着契丹人的传统服式,皮帽皮裘,两侧垂下两串长长的狐绒络缨,腰间挂着一柄宝刀,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他腰杆儿挺拔,方方正正一张大脸,浓重的眉毛,络腮胡须,眉眼之间隐有煞气,枭雄本色尽显,比起病怏怏的契丹皇帝耶律贤看起来不知勇武了多少。

    “随后,皇上和皇后会返回祭楼上,两侧奏歌乐,所有祭品尽皆点燃,然后诸皇族与贵族便可放入祭坛御街,依次参拜皇一和皇后。这个时候是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当然也是最混乱的时候…………”

    耶律舛用铿锵有力的声调说着,几名心
斗战主宰小说5200
腹侍卫亦步亦趋,紧紧随在他的身旁。

    “届时,萧拔勇、萧秀明等人都会在祭楼上,伴随于皇上和皇后左右。本王用尽手段,得以在点燃祭品的人当中,安插了六名神射手,他们不光是要杀死皇上,而且还要负责剪除皇上身边的三员统兵大将,他们掌控着宫卫军,如果他们不死,就算皇上死了,我们也很难控制上京城!哼!都是拜耶律贤那个废物所赐,居然令皇后秉政,号称二圣,她萧氏要做武则天,凌驾于我耶律皇族之上么?”

    耶律舛一步一句,同样的步伐,同样沉稳的语气,三月份的上京依然寒冷如冬,他每行一步,都喷出一团白色的雾气,就像一匹气息悠长的凶兽,呼吸绵长而有力:“若是六名神射手失败,本王会亲自带人第二波出手,到时候参拜皇帝和皇后中还有忠于本王的皇族接应,一俟斩下皇上的人头,本王会立即胁持皇后。”

    “不管成功失败,都会有人带健马冲御街,到祭楼下接应,我们要尽快策马离开,这个时候城外我弟弟耶律圳已经调族帐军开始围城,到那个时候皇上已死,皇后在我手上,那些忠于皇后的人便失去了主心骨,行事间投鼠忌器,已经难成大事。我们便可轻易控制上京,本王自然就坐上帝位。”

    “还好,女真王族完颜部这个时候突然叛变,皇后左膀右臂耶律休哥率兵去了东北对付女真人,只是那女真人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耶律休哥带大军一到,便又臣服。所以,如今耶律休哥正在日夜兼程赶回上京,能否及时赶到尚未可知,这是最大的一个变数,不过本王已经在他回上京的路上安排了伏兵,虽然不能将其歼灭,但拖上几天还是没有问题的,等耶律休哥回到上京,本王已经成为契丹皇帝,料想他也只有臣服于本王一条路可选。”

    “所以,耶律休哥虽然是最大的一个变数,但倒不必过虑。只是另一个变数却只能听天由命————那弓弩提前半个月用油纸层层包裹藏于地下的,虽说那些弓弩制作精良,难保不会有潮湿走形的,如果弓弩有失效的,不能一举剪除几名脑和皇帝,必会遭来反抗,你们须得随机应变,以防万一。”

    前方已到城楼,耶律舛站住脚步,望着巍峨的城墙上,冷冷地说道:“本王能带进祭楼的,只有你们个人,但是你们没有资格登上祭楼,只能在楼下守候。如果本王不能当场格杀皇上,侍卫必护持皇上逃回宫中,宫中没有我们的人,若被他逃进皇宫、封锁宫门,那便大势去矣,是以你们几人的使命,就是守住宫门,只要皇上想入逃进宫去,你们必须立即拼死拦截,取皇上性命。”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说道:“城上城下的侍卫,本王早已计算清楚,此行成功的希望有七成以上,但谋事在人,诸多变数亦不可不防。事成,你等尽皆封侯,一生荣华富贵;事败,则如这天空上的流星,璀璨只在一次,你们明白?”

    …………

    …………

    萧秀明自被叶尘送回契丹,担任华夏卫府北府司使之后,在华夏卫府暗中配合之下,将宋国北方大营军情机要打探到不少,很是立下几次大功,再加上入了后族,又被皇后看重,所以在这短短一年多时间中,连升三级,且调到了宫卫军中成为了一名麾下有一千人的统领。

    今日祭天,他便在宫卫军大统领萧拔勇带领下,和另外两名统领一起负责祭坛四周的安全。

    契丹祭天自十多年前开始,便一直由与契丹皇族关系亲密,在契丹国身份有些然的太平教教宗张无梦主持,所以今天祭坛仪式,除了皇后和皇帝之外,张无梦也是主角。

    ………

    ………

    祭天仪式进行的很顺利,张无梦站在祭坛之上很有气势、很有水准的一番表演之后,萧皇后和皇帝带领群臣拜过天与地,便登上祭楼,然后张无梦一声令下,围绕祭坛四周火池之中各种祭品便全部被点燃,只见张无梦手中法器挥动,一片银光闪过,那些点燃的祭品竟然在一两息间燃烧成灰烬。

    虽然每次祭天在张无梦主持之下都会有这一幕,但这一次依然让全场大部分人忍不住一片惊呼。张无梦看在眼中,心中也是有些得意。在祭天的时候正是自己提升自身威望和太平教影响力的时候。

    今日第二更深夜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