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兵败如山倒

第五百六十二章 兵败如山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和‘69’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这忽如其来的诡异状况令得林仁肇措手不及,他根本想都想不通徐耀星和杨家伦这个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部将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战场极大,又是夜晚,等到看清楚变化的时候,东北侧翼的近万军队已经退后、撤出好大的一片低谷,宋军似乎也吓了一跳,他们的队伍就在那后撤军队的前方聚集、惊疑不定地沉默着。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无数的命令与意志,冲过混乱的战场上空。

    宋国吹起了号角。

    然后,潘美一声令下,宋军骑兵照着后撤的军队,直冲而下!

    如同潮水般的溃败开始在战场一侧出现。林仁肇麾下的骑兵从侧翼穿插而上,试图挡住宋军的攻击。然而崩溃已经形成。林仁肇的本阵朝着这边疾冲而来。同时发出命令,试图令自己的队伍与徐耀星、杨加伦两支溃兵的队伍拉开距离,重新组织起严密的防守,却仍然为时已晚。溃败的军势与自己直属的部队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一片山崖的崩塌,逐渐化为半座大山的崩解。

    无数尸体顺着池州外大江而下,夜空中流过火光,剩下的便是不断的整军、不断的厮杀了。对面,已经鏖战一天的宋军再度恢复了怒涛一般的攻势,朝着还未崩溃的一半南唐大军碾压过来,林仁肇只是下意识的挽住混乱的阵势,带领着军队朝着采石矶自己大本营溃败而去。他一直担心楼炎明或者韩熙载这些人会从后方给他带来麻烦,但却没有想到首先‘出卖’他的,竟是他麾下一手调教提拔起来的心腹部将…………

    …………

    …………

    天蒙蒙亮,无数的溃兵涌入采石矶军寨的大门,刚刚从国主恢复帝位的李煜从金陵派过来进入军寨等着宣旨的钦差王靖站在不比寻常城墙低的寨墙上看着这一幕,整个身体都已经冰冷起来,随着后方林仁肇统领的直属军队进入城门,宋军如潮水而来,冲向这座林仁肇经营十数年的军寨。

    采石矶即是林仁肇麾下十万兵马本部驻扎之地,同时也是一个重要渡口,另外此地商运发达,与荆湖地区的商贾往来密切,除了军寨所在,其它地方倒也不禁行人旅客,如今平素虽有驻军,但是论起风景来,采石矶突兀江中,绝壁临空,扼据大江要冲,水流湍急,地势险要,素有“千古一秀”之誉,比燕子矶更秀丽一些。更因李太白在此醉酒捉月,落水淹死的故事,更增几分让人寻幽访胜的神秘气息。

    采石矶军寨城门随着唐军进寨,轰然关上,潘美带大军也没有冒然逼近军寨,在军寨外数里处一座峡谷口处停了下来。眼见自己一方兵马厮杀一天,刚才又急追近百里,期间没有休息一刻,也是疲惫不堪,便下令在原地安营扎寨,派出警戒、暗哨、游骑防止采石矶军寨中唐军派兵袭营。

    潘美目光扫过四周地形,最后定格在一侧陡峭的山坡上,然后下马带一队亲兵爬上了山坡顶上。放眼看去,即见平地拔起的牛渚山。此山西北方向面临大江,三面为牛渚河环抱,犹如一只硕大的碧螺浮在水面,山间林木葱绿,蔚然深秀,西麓突兀于江中的悬崖峭壁就是著名的采石矶;西北临江低凹之处,人称西大洼,北边山脊梁叫蜗牛尾,山势险峻;南麓林木葱郁,亭阁隐隐。

    为凭吊李白而建的谪仙楼就在牛渚山翠螺峰上,登楼而远望,面临浩荡长江,背连翠螺秀色,浓荫簇拥,环境幽雅,令人心旷神怡。

    潘美四下观望一番,只觉此处北边江水湍急,水路难攻,南边也就是宋军此时所在峡口,同样易守难攻,军寨内南唐军队仗此天险足可以一敌万,不禁暗暗心惊,皱眉思索破寨之法。

    军寨内,城门关上之后,王靖跑下去,在混乱的军阵里找到了林仁肇,只见后者身披大氅,手持钢刀,半身是血,目光之中布满血丝,犹如要择人而噬的猛虎。王靖虽然是钦差却不敢有丝毫问责和埋怨,简单交待清楚自己来的目的,也不宣旨,一边直接将圣旨拿出递给林仁肇,一边将圣旨内容简单说给林仁肇听,最后又补充道:“林帅回来就好,林帅回来就好,只要有林帅在,我们便能挡住宋军…………只要宋军退了,林帅便可封王。”

    林仁肇已经从马上下来,扭头望着他:“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帖吧
封王…………哼!你不问我为何败了?”

    “不管为何败了,只要能汲取教训…………”

    “我却很想知道我为何败了!”林仁肇吼了一声,“你是代表陛下的钦差,你随我来!我们去问!”

    他猛地转身,领着亲随众将往内寨走去,下面将官不用林仁肇多吩咐,已经开始自觉的指挥士兵到军寨城墙上守卫,眼见寨外宋军并没有立刻攻打军寨,唐军也是松了口气,刚才唐军逃,宋军追杀,唐军可是死伤不少,加上之前两军对阵时死伤,以及一路被冲散逃散的,刚才进寨人数只有四万人左右,再加上同一时间从水路上撤回的近两万水军,加起来还有六万人。实事上若非是唐军熟悉地形,损失只会更大。

    王靖跟着林仁肇朝前走,心中叹息连连,不多时,到得内寨一侧的校场大营,这边是徐耀星等人的驻扎之地,营地中的守卫明显有些戒备,有人迎上来试图阻拦,但面对林仁肇却根本不敢丝毫妄动,林仁肇也根本不予理会他们,身边的人已经冲上去制服对方,不一会儿,队伍如潮水般的压进去。

    营地中央的那片校场上,徐耀星、杨加伦两名将领明显是在等着他的到来,林仁肇径直朝着两人走去,徐耀星和杨加伦刚向林仁肇单膝跪下,刚要张嘴说什么,林仁肇已经两脚踹在两人的脸上,打趴在地上,徐耀星抬起头又要说话,林仁肇走到他面前又是一脚,将他踢飞出去。徐耀星和杨加伦的亲兵和心腹剑拔弩张,然而在林仁肇的威压之下,无人敢有丝毫异动。

    “你们临阵脱逃,致使此战大败,让麾下儿郎死伤惨重。”林仁肇走回自己身后亲兵这边,从侍从腰间拔出钢刀,“我今日杀你们,你们可有话说?”

    王靖这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地上两人也是恨得要死。

    徐耀星却从地上爬起来:“我有话说。”随后指向王靖,“但有他在,我怎么说?”

    林仁肇指着王靖怒吼而出:“王靖代表陛下和朝廷而来,就在他面前说!”

    徐耀星咬了咬牙:“好,你是大帅,你要我说我便说。李煜那昏君不值得!他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们即使胜了,也只是拖得了一时,南唐最终还是要被宋国所灭的!”

    “谁说我守不住!”林仁肇吼道,“我今日便要打败潘美了!”

    “大哥你只能小挫潘美!他们东面还有赵赞的大军,宋国境内还有更多!大帅你呢?整个南唐只有大帅你麾下大军能够和宋军一战,可是我们能守得了多少,李煜那昏君和韩熙载那奸相不值得信任,楼炎明那妖僧更是祸国殃民之源,他们只知贪权敛财。这些都是大帅你曾经给我们说过的啊!”

    林仁肇望着他,摇了摇头:“陛下虽有不当,但毕竟是我南唐之主,至于朝中那几个奸贼我迟早要将他们灭门。可这次…………是你们令我大败…………”

    徐耀星道:“就算大帅你最后胜了潘美,但看今天那局势,必定会打得非常惨,到最后大帅手上还有多少人,这十万大军能活下来一万,还是两万。而宋军很快还会调来十万大军,更何况东面赵赞八万大军凭南边那些只知道吃空饷喝兵血的废物根本挡不住的,最后这个国家还是要被灭,大帅,这个国家已经不值得我们去拼命…………”

    “是你们二人不想拼命,还是你手下兄弟们都不想拼命?”林仁肇挥了挥手,对着周围密密麻麻的所有士兵。

    杨加伦从旁边过来:“大帅,末将也是这个想法…………”

    林仁肇脸色异常难看,深吸了一口气,喝道:“你们急着往后撤。你们害怕没有了投降的机会。你们急着给自己谋一条出路…………我也不喜国中韩熙载、楼炎明这些奸贼。可我岂会与你们一般…………”

    徐耀星眼见林仁肇眸中出现杀意,心中惊惧,做最后的努力,说道:“大帅,你看看身边的将士,有几个人愿意为这样的皇帝和朝廷去拼命。”

    林仁肇闻言,向四周看去,徐耀星和杨加伦营内将士面对他的目光躲躲闪闪,林仁肇顿时明白,这二人麾下人马恐怕都是如徐耀星和杨加伦一般的想法。他心中一寒,转身看向自己身后亲兵,眼见自己的亲兵一脸坚毅,心中稍定。

    今天第一更,还有两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