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六十章 楼炎明心中的战栗

第五百六十章 楼炎明心中的战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仁肇心中惊惧之下,自然后悔莫及,早在徐耀星之前半天便已经果断派出水师从水路前来破坏浮桥的架设,但早有准备的宋军水师迎了上去,虽然宋军水师处于下风,死伤不少,却也牢牢将南唐水师挡了下来。

    三月五日,林仁肇眼见从大江上难以阻拦宋军过江,便已经亲自统领剩余九万6军前来支援徐耀星,准备在岸边给宋军迎头一击。

    当林仁肇带九万大军来到池州城外岸边时,宋军已经有六万人以浮桥通过大江,与杜培忠所部和大江帮帮众汇合一处,在池州城外开始与林仁肇大战。

    三月六日,潘美眼见自己亲率八万6军全部过江,一声令下,直接将浮桥给烧了,至于粮草,自然是可以从南唐人手中抢到。

    没错,潘美是要背水一战。

    宋军战力本来就要比南唐军队强,如今又是背水一战,挥出战力比平时还要强上一些。不过,林仁肇身为南唐军中第一人,为当世名将,在统兵打仗方面实际上比只有三十来岁的潘美还要强上一筹。

    所以,这一战孰胜孰负,并非是宋军就一定能赢。

    林仁肇麾下五万水师和十万人马是目前南唐唯一一支真正能够在与宋军正面野战中相抗的军队,林仁肇早知道宋国迟早会南下伐唐,这些年在南唐朝廷级软弱的大环境下,想法设法筹集军备,埋头练兵咬牙坚忍。而在对面的,乃是宋国除那位传奇郡王叶尘之外,宋中年轻一代第一人潘美,潘美在昨天得知东边赵赞已经打下常州,拿下了此次伐南唐的头功,而自己亲率大军虽说进展也很顺利,可是谁都知道这是华夏卫府铺设浮桥的功劳,并非是他潘美的功劳。所以潘美也急于取得一场大战的胜利,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有宋军强大的战力做底气,潘美根本不用考虑有谁能够挡住他,即使是林仁肇他也只是重视,并不认为林仁肇能够挡得住自己。

    双方没有太多的弯弯道道,林仁肇带大军抵达池州外大江岸边,摆开阵势,潘美也就直扑而来。

    在一切还未传入南唐迟钝的神经中枢金陵城内南唐朝廷时,池州外大江岸边加上大江上两支还大战的水师,两支军队共过二十万人的军势,已经以最为猛烈的姿态冲撞在一起,掀起了血浪…………

    …………

    …………

    春天已至,夜空中隐隐的春雷传来,南唐国师楼炎明站在金陵的城墙上,望着北面延绵而去的河山,神情肃然而安静,稀疏的灯火在原野上朝着远处蔓延。

    这位天下仅存两名半步先天强者中的一个————弥勒教教宗,虽然一生以蛊惑和精神催眠君王和百姓的方式,先是将弥勒教寄生在后蜀,后蜀被宋国所灭,又费尽辛苦成为南唐国师,将弥勒教又以寄生虫一般寄生在南唐。可是如今,中原大地和南方除了宋国之外便只剩下南唐。至于偏居一地大理小国,他就算有心想将弥勒教移过去,也是极难,因为大理国不同于南唐,大理国是真正的全民崇尚正统佛教,这些年弥勒教试图数次想在大理寺展,都在当地佛教势力的宣传之下,大理几乎所有百姓都将弥勒教视为邪教,往往稍微展出一些势力,大理从朝廷到百姓很快就将其扑灭。至于他亲自出手潜入大理皇宫中以精神催眠控制大理国皇帝,楼炎明并不是没有想过,但大理国皇族中有那位已经半只脚踏入半步先天境界的山岳上人坐镇,他很难做到此事。

    至于最北边契丹,那是太平教的地盘,有张无梦在,楼炎明同样没有机会,更何况契丹如宋国一般,朝廷和皇族极为强势,不管是他,还是张无梦都不可能控制得了。

    所以,如今南唐已经成为弥勒教最后一块寄生之地,准确的说弥勒教已经和南唐形成了一种畸形的共生关系。

    正因为此,从去年宋国攻打南汉开始,楼炎明带领弥勒教反而成为对抗宋国最活跃和最有力之人。先是上官冰云趁着宋军攻打南汉之际搅动川蜀暴乱,若非叶尘百里夜袭以一千大破流寇八万,一战扭转乾坤,否则宋国当时就可能陷入危局。

    紧接着,楼炎明和上官冰云又借南唐使团刺杀大宋皇帝,当时若非叶尘出手,宋国皇帝陛下已经死了,宋国多半也陷入内乱之中。

    后来,楼炎明和上官
傲世灵祖笔趣阁
冰云又绞尽脑汁,费尽心力挑拨离间吴越国和宋国的关系,妄图让吴越国和宋国反目成仇,最起码也要让吴越国成为南唐盟友。不料又被叶尘破坏不说,还被叶尘趁势直接将吴越国和平吞并。

    接二连三计划每每在成功之计被叶尘破坏,楼炎明和上官冰云终于认识到叶尘的恐怖和其一手建立华夏卫府的强大,也认识到要想对付宋军,必须先将叶尘杀死。所以,弥勒教便开始与圣堂的大长老玉枫联手,想尽各种办法杀叶尘。

    吴越一线山中炸山活埋;开封城外山谷五百敢死强军狙击;西北党项大军围困十里堡;陷害王引叶尘前来法场毒杀。

    “如今,叶尘终于要死了,但他留下的华夏卫府并没有因为叶尘的垂死而分崩离析。最主要的是宋国大军是如此的强大,而南唐军队除了林仁肇麾下大军还能够一战之外,根本不是宋军的对手。”楼炎明眉头紧蹙,喃喃自语。

    南唐在去年秋天在林仁肇的强力建议之下本来是要效仿宋国华夏卫府成立类似情报机构,但朝堂之上各方势力为争那几个位置,角逐不休,直至今日甚至也只是有个框架,根本成不了事。所以南唐朝廷情报系统还没有弥勒教情报来源的效率快,也是因此,当宋军入侵的消息,递来的战书传至金陵之前,楼炎明已经知道了一切。只是他最得力的助手,计谋天下无双的上官冰云如今被关在开封城叶府半死迷宫之内,没有上官冰云的辅助,他突然现自己竟然真的犹如失去了一个胳膊,很难开展一些事情。

    没错,一直以来,弥勒教或者弥勒教和圣堂联手对付宋国和叶尘的一次次阴谋毒计都大多出自上官冰云之手。楼炎明虽然心智也不凡,但他只是在大体战略方向上有着独到的目光,具体阴谋诡计的操控实施和细节的把握并非他的强项。

    不过,楼炎明知道南唐军队和文武百官多半靠不住,所以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做了一些事情。比如派一些能言会道,善于蛊惑百姓生事的人前往去年宋国受灾最严重的河东路去想办法挑起民乱。还比如派心腹属下前往开封,给皇宫内隐藏最深的花蕊夫人下达了想办法杀死赵匡胤的命令。

    此外,他在还安排人将这几年弥勒教囤积的金银财宝暗中开始往西南某个秘密之处转移。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楼炎明频繁的出各种命令,同时还通过和李煜一次次说话过程坚定着李煜誓死抵抗之决心。这几天每天夜里,他都会来到金陵城墙上往北望,风吹过来时。看在狂热随从的眼中,教主的身形高大伟岸,如神佛一般,只有在楼炎明的心里,能够明白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血浪已经从北面滚滚而来。

    虽然此时此刻,只是东边赵赞攻克常州的消息传来,潘美率领宋国主力还被拦在长江以北,有着长江天险,再以林仁肇的能力带领十五万南唐精锐,应该能够将宋军挡住。但是,当在昨天有关宋军在长江上铺设浮桥,而具体主持此事的好似是华夏卫府的人。这个消息传来之后,他便想到了那位应该已经死了或者说最多苟延残喘几天的年轻人,然后便感到不安起来。再加上,他得知江南第一大帮派大江帮的帮主刘金元竟然是华夏卫府传说中的南府司使时,望着夜色下这一片祥和的黑暗,他在心中,只感觉到了战栗。

    赵赞从东南方向拿下常州之后,又耗费两天时间拿下了信州。宋军或许已经将浮桥铺设成功,毕竟这事是叶尘一手策划的。而此时潘美率领宋国主力很可能已经跨过长江天险,在长江南岸与林仁肇展开厮杀。

    …………

    …………

    北面,潘美率领宋军主力刚渡过大江的第一波攻势,遇上了硬骨头。

    池州外大江岸边,激烈的厮杀已经持续了五个时辰。

    天色已经黑下去,然而火焰延烧,血线蔓延,整个池州外大江岸边水被染成了赤红色,天空中带着火焰的箭矢不停划过。大江边的光暗明灭中,尸体延绵开去,有手持兵刃的士兵,摇摇晃晃地从血泊里站起来,向四周看去,宋国的骑兵队犹如与长江并行的另一股洪流,呼啸杀过,而在他的身后,响动声也已经蔓延过来,如林的枪阵从他的后方朝着骑兵队迎上去。

    第二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