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四件大事

第五百五十五章 四件大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四人离开之后,鬼医从堆放药材库房中走出,来到大铁锅面前,随手将几种药材丢进铁锅中,又加了一些水,然后说道:“冯刚、吴志远和周鑫三人倒是拿来了一些好东西,那株长白山人参王比皇帝让人送来的还要好,还有那株何首乌药龄竟然长达五千年,简直是无价之宝,别的不说光是这两株灵药宝物便可让你多活十天时间。”

    叶尘刚才面见贾宪四人时的淡然神色已经被满脸抑郁所代替,此时长叹一口气,说道:“鬼老!你之前所说的办法到底有几成把握?”

    鬼医神色变得凝重,说道:“几成把握老夫也不好说,不过你也是通药理的人,我们不妨将整个过程分析一下。”

    说到这里,鬼医略微一顿,说道:“现在看来你小子到现在还没有死去,是因为藏在你心脏里面的黑血蛊母将所有侵入你心脉的毒素全部吞噬了的缘故。所以,此法第一步,先是以老夫精心调配的药浴和高温彻底唤醒长期陷入半沉睡状态的黑血蛊母,让黑血蛊母知道它的宿体已经濒临死亡,黑血蛊母自然会为保住宿体而将你体内剧毒全部吞噬。但黑血蛊母在吞噬毒素过程中也会不可避免的将你的血吸干,这个过程中以你身体造血功能是来不及补充的,这就需要对你进行输血。并且在黑血蛊母将毒素彻底吸干的瞬间,想办法逼迫黑血蛊母从你体内主动钻出,因为黑血蛊母本身已经变成毒体,若是还留在你体内,迟早还会让你重新再感染此剧毒。”

    说到这里,鬼医叹了口气,说道:“这个过程中,第一步将陷入半沉睡状态的黑血蛊母唤醒老夫没有把握,只能听天由命。最后一步,将变成毒体的黑血蛊母逼出你体内,老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所以,若要算此法的成算是多少,老夫只能说不到一成。”

    叶尘闻言脸色阴郁,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突然想起一事,不由眼睛大亮,说道:“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将变成毒体的黑血蛊母逼出体外。”

    鬼医精神一振,问道:“什么办法?”

    叶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只是这个办法需要集齐阳日、阴月、天星三个玉佩才行。如今天星、阴月两枚玉佩在我手中,而阳日玉佩在太平教张无梦手中。”

    鬼医眉头蹙了起来,说道:“张无梦手中的东西不好抢啊!不过玉道香那丫头和清妍如今在契丹正在救契丹皇帝的命,玉道香拥有超一流的实力,又是契丹公主,此事由这两丫头去做再合适不过。”

    叶尘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让连继城带着十名金牌杀手前往契丹,再加上北府的人手相助玉儿和清妍。”

    农历二月末,春色渐浓,秦淮河畔,纷扬的柳絮夹在两岸的笙歌之中,也在盎然的春意里飞舞起来。

    清晨时分坐在闹市街头的酒楼上,常常可以看见不远处佳人街口来去的行人。这佳人街是金陵一处有名的青楼云集之地。这个时间段上,可以看见不少夜宿的男子从那边出来,有的在路上还在整理衣冠,也有神色比较仓皇的,大概有事,披着衣服一路飞奔,当然,这样的倒也不算多。

    这年月里,狎妓毕竟是件挺正常的事情,有的书生学子神清气爽地在街头与认识的朋友打招呼,随后勾肩搭背地议论一番昨夜又在哪位姑娘那登堂入室了,也有一脸正派如同正人君子的,儒雅风流的模样,看不出太多的端倪来。

    这时,一群衙役从此处最好的三座活最好的青楼中各自押送出一名哭哭啼啼的绝色女子,其中赫然是金陵城去年花魁大赛花魁白诗诗和排第五名和第七名的另外两名行首。

    与此同时,在金陵城另外五家顶尖青楼中发生着同样的一幕,金陵城包括花魁在内,八大行首全部被官府强行押送至一艘大船上。其中包括华夏卫府在金陵城据点香月楼的行首碧巧儿。

    契丹使臣耶律圳成功从南唐君臣手中骗了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之后,还不知足,点名要金陵城八大行首。南唐君臣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至于八名绝色佳人自己是否愿意,没有任何南唐官员会去在乎。所谓金陵城八大行首,在南唐君臣面前和寻常青楼女子其实区别并不是很大,甚至在南唐所有官员看来,八名青楼女子能够在讨好契丹使臣中起到一些作用,是她们的荣幸,甚至有一批文人士子为此写诗作词将其看作是一段佳话。这事传到耶
重生之萌娘军嫂sodu
律圳耳中,自然又少不得骂这些南唐文人都是白痴。

    农历二月十五日,耶律圳一行以十一艘商船为掩护,带着一百五十两银子和五万匹丝绸,两千套盔甲兵器,以及八名绝色女子,在南唐官府全力掩护之下,从金陵城城外长江出发,向长江出海口行驶而去,他们要从海上绕行回契丹。

    大江帮总舵,议事厅。

    师爷躬身对坐于帮主宝座之上的刘金元说道:“帮主!契丹人已经从金陵出发,五十艘战船,两千兄弟已经准备妥当,何时动手。”

    刘金元摇了摇头,说道:“北府传来消息,耶律圳带着南唐朝廷给的这些银子和兵器、物资回去是要谋反的,我们为何要出手。”

    师爷眼睛一亮,说道:“帮主的意思是宋国大军眼看着就要攻伐南唐,这个时候最怕就是契丹数十万铁骑南下,若是契丹发生内乱,自然不暇顾及南边的事情。”

    刘金元神色凝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总司使大人所中之毒需要太平教张无梦手中阳日玉佩,张无梦和太平教本来就不好对付,但以我们华夏卫府如今的实力,若是全力以赴,不计牺牲,成算还是很大的,只是张无梦与契丹朝廷和皇室纠葛极深,对付张无梦,契丹朝廷肯定不会坐视无睹,契丹朝廷若是插手,要想从张无梦手中抢到东西,那就太难了。所以这个时候最需要的便是契丹国发生内乱,而且是很大的内乱。”师爷说道:“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让兄弟们撤了。只是碧巧儿也在耶律圳的船上。”

    刘金元说道:“想办法和碧巧儿取得联系,将我刚才所说话的全部告诉她,这丫头冰雪聪明,自然知道怎么取得耶律圳的信任和宠信。然后传信给北府司使萧秀明和刺杀司副使连继城,让他们知道碧巧儿的存在,他们互相之间自会见机行事。说不定碧巧儿在关键时刻,在契丹国为抢得阳日玉佩一事上能够发挥大的作用。”

    师爷闻言,眼睛越来越亮,恭敬称是,然后转身快速离去安排去了。

    时间过了二月中旬,下起雨来。

    距离清明还有一小段的时间,春日的冷雨将这世界洗得明净清澈,发芽的草木、含苞的蓓蕾,一点一滴的将这世界点缀得丰繁。

    随着大宋对南唐开战准备紧锣密鼓的准备,各地军队、粮草不断调动,大宋举国上下对于战争的热情看起来已经更加高涨,富商豪绅们对外呼吁早日收服南唐,可以让他们将生意更加方便的做到江南富庶之地,大赚特赚。而士子文人更是渴望南唐早日收服,多出一大批官位,更何况南唐那等好地方,不但富庶,而且百姓又向来平顺,文人荟萃之地,在这种地方当官正是文人最喜欢的地方。

    所以说,对于文人士子来说,这个冬末初春的开封城,是令得所有人趋之若鹜的一片地方。自过完春节之后,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文人学子便聚满了开封城。这些人中,有的是为了来年春闱提前过来的考生,有的则是因为知道朝廷要对南唐动兵的消息传出之后,因此进京跑官的。

    宋国建国十多年,前朝后周也重视文治,再加上以大宋自建国以来便以华夏正统自居,武力强大,吸引天下不少文人汇聚。因此,多年积累下来宋朝的书生其实已经不少,其中有功名者同样不少,即使这两年宋国先后收服北汉、南汉和吴越三国,但官位少的问题一直存在着,且在不断扩大。但如果南唐得以克复,立刻就可能多出一大批的位子,在这样的现状下,官位是绝对有跑一跑的必要的。

    文人聚集,除了令得京城的各个客栈一时间人满为患,也令得各种文会盛事不绝,青楼的生意一时间火爆异常。

    虽然在一些苛刻的文人看起来,大量歌功颂德的文字未免有千篇一律、难有创新的遗憾,但如此盛世,总还是值得称道的。

    而由于年前去年一年收服了南汉和吴越两国,而刚过年关西北又传来大胜,收服夏州,大患党项又被平定,再加上做成这几件千古留名大事的人是那位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作有秦淮夜泊、忆家国和青玉案这等千古绝唱的祥符郡王叶尘,以致于这段时间里开封流行的诗词风格,倒是比平日中豪迈了些许,书生们墨端笔尖,看来都也有了投笔从戎的班超之志了。

    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