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活煮叶尘

第五百五十四章 活煮叶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耶律圳听了却是目瞪口呆,心想白痴啊,白痴,养了这么多不事生产,不干活,只吃闲饭的神棍假和尚,这白痴国主竟然当成自己一大功绩,这南唐国主真他娘一大奇葩。我知道奇葩一词在古代还没有,但是我就想用,喷子想喷就喷吧!

    李煜眼见耶律圳的样子,还以为被自己国中佛教大兴所惊,颇为自得的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不过,如今我南唐一千多寺院当属大弥勒寺堪称第一。尊使第一次来江南。来!孤便做一回知客僧,陪尊使同游大弥勒寺。”

    耶律圳却已经对李煜的白痴彻底麻木,不过面上却也不露丝毫,并且他对江南风物的确很感兴趣,这大弥勒寺的风景的确很不错,这在北国却是极少见到的。

    “大弥勒寺”是李煜常来的地方,寺中僧侣已然见怪不怪,寺庙中一切如常,楼炎明刚接到消息,叶尘成功中计,身中异毒,但是上官冰云却被华夏卫府生擒,楼炎明喜忧参半,懒得理会李煜和慕容圳二人,匆匆离开大弥勒寺,想办法营救上官冰云去了。

    前殿中还在正常接待游客和进香礼佛的信徒,李煜带着耶律圳,自顾参观各处佛寺,一路所经之处。李煜信口到来,对佛门规矩,佛卷经典,信口说来俱有独到之处,听得各处负责接待的和尚频频点头。这让耶律圳心中更加鄙视李煜,暗骂白痴不已。

    浴谚:二月二,龙抬头。

    过了农历二月初二这一天,冬日的寒冷渐去,天下万物复苏,雨水渐渐多起来,已是农家要开始预备春耕的时候,开封城内外,也明显能够感受到春河水暖的气息。树上蜕出的嫩芽,渐开的花朵,进城为春耕而买卖各种东西的农户、商贩,街道上跟随父母进城的农家孩子,都在将这春天到来的气息,变得更加温暖和踏实起来。

    不算叶尘受刺垂死和朝廷大军即将南下伐唐这两年国之大事。今年这个时节宋国还有两件大事。一是一年一度的春耕,另外一个二月里开封城中更为热闹的大事,可便要数今年的春闱。

    京试是为国取士的盛事,按照说法,是三年一次。但宋朝不同于数百年后的明清两朝,这样的规矩并不一定,有时候皇帝觉得缺人,又或者是文坛兴盛,两年甚至一年一次也不为怪,特别是大宋刚刚建国,又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先后收服北汉、南汉、吴越,紧接着又要攻伐南唐,这些地方都需要大批能做实事的文官去治理。所以,就目前形势,对于皇帝陛下来说,真正能用的人才,是无论如何都不嫌多的,今年临时或者提前组织春闱,为国取士是非常必要的,实事上接下来几年,取士也会变得频繁。

    由于春闱日近,一部分进京的考生其实在年前就已经聚集起来。自过年到现在,各种文会频繁,文人士子们参与聚会,寻求崭露头角的机会,又或是到各处官员、豪府上投送行卷,以期获得朝中大员青睐,而这已是惯例。

    事实上,虽然后世的各种重要考试,为了避免徇私舞弊,不让阅卷者看见考生姓名已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其实在宋朝以前,这类考试都是不糊名的。唐朝一代,考生的名字对于阅卷的大员来说,全都明明白白,考试更多检验的,是学生在考场之外有没有名气,有没有经营的功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考验对方的人际、背景。但以此选官,也是有一定理由的。

    原本历史上,宋朝自初代之后,考试便开始糊名。但这类考生到处递行卷的习俗仍旧没有什么变化,毕竟经营得好了,可能拿到考题,可能得到前辈指点,而就算考上之后,这些人际也有着莫大的作用。而这些事情沸沸扬扬的,也令得开封城中文风气氛愈发兴盛热烈。对于真正喜欢这类事情的人来说,确实是会乐在其中的。

    只不过,自年前至年后,乃至今日,围绕宋国,特别是开封城发生了一件件大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导致寻常情况下能够吸引人们眼球和注意力的这些进京考生都被大家忽略。

    而实事上,这几件大事,也让这些喜欢谈天说地,谈国论事,眼高于顶的书生士子大开眼界,大感京师之地果然非同小可,特别是近距离领略了那位传奇
单兵为王最新章节
郡王的风采,更让他们大感不虚此行。以致于这些天这些书生士子讨论最多的甚至都不是大宋军队多长时间可以打下南唐,或者潘美、赵赞两路大军谁先打到金陵,而是与那位传奇郡王叶尘有关的各种事迹。特别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流传出在去年秋天以秦淮夜泊、忆家国、青玉案三首诗词在文人士子之中名噪一时,有着金陵第一才子,甚至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陈青乃是叶尘在假死那两个多月中为掩盖身份所用之后,士林之中一片哗然,震惊之余,颇有些扬眉吐气之感。

    毕竟自宋国建国以来,大宋国力、军力死死的压在南唐头上,甚至在去年逼迫南唐主动称臣,成为大宋属国。但在诗词歌赋、经要方面,南唐却是公认当时第一,十多年以来,在这方面南唐没少讽刺宋国。如今自家传奇郡王竟然是南唐第一才子,这叶尘之名顿时在这些文人士子心中又大为不同,无形中叶尘在士子文人中的地位得到了一定的升化。

    而这件事情传到寻常百姓之中,人们认知中叶尘为武曲星下凡转变成武文武曲星同时加身,下凡于一身。叶尘名望、名气再次得到极大提升,在士林、在民间百姓中竟然一时无两。这一点却是叶尘本人都没有想到的。

    褪去了冬日的寒冷后,京城之中已经开始回暖,街角道旁,树木已经抽出翠绿的新叶,几只鸟儿鸣叫着,偶尔飞过天空。时间是上午,太阳躲在舒展开来的云层后方,暖洋洋的洒下它的光芒。叶府之中,吃过了早点的寇准开始。

    三天前深夜,半死迷宫中的叶尘醒了一次,刚好寇准在身边,叶尘想起春闱将至,便让寇准去参加科考。所以寇准这几天开始备考。

    今天一大早,华夏卫府内务司司使贾宪带着得知叶尘中毒垂死,从外地匆匆赶回来的冯刚、周鑫、吴志远三位内务司副司使来叶府看叶尘。这三位得知叶尘快要死了的消息之后,一边急急回开封,一边耗费万金从各地搜刮各种救命解毒的灵丹妙药,比如冯刚耗费五万两白银从高丽弄来了一株时龄超过三千年的人参王周鑫耗费二十万贯拉了三大车的鹿茸吴志远一万两黄金不知从什么地方买来一株时龄达五千年的何首乌。当然,除了这三种大补之药外,三位华夏卫府财神爷还找来各种能够解毒药材。

    如此多好药,不管有没有用,鬼医都毫不客气的让人运进了半死迷宫之中。也正因为这些药材的原因,鬼医大方的给四人各自一枚解毒丸,有幸成为自皇帝陛下、曹彬、李君浩、白沧海等人之后见到了浑身渐渐开始发黑的叶尘。

    不过,池他们见到叶尘那一刻,却是骇了一大跳,不是被叶尘乌黑嘴唇和有些发黑身体以及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所吓着,而是不因为他们见到叶尘时,叶尘被放在一个大铁锅中,下面燃烧着小火,铁锅中是的冒着热气的某种药汁,看起来虽然不至于将人烫熟,但寻常人若是放在里面定会躺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可是叶尘却是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

    在得知这近十天来,叶尘从未离开过这口大锅,而锅底的火也从未灭过之后,四人心底不由生出悲哀之意,因为他们突然想起这些天早有传言,叶尘每日泡在煮沸的药汤之中,才能续命,否则即刻便可死去。现在看来传言多有夸大,但显然这药汤中的温度也不低。

    四人双眸中早已噙满泪花,给叶尘跪了下去:“大人”

    盘坐在铁锅之中,只露个头的叶尘猛然睁开双眼,瞳孔在那瞬间变成了血色,但紧接着又恢复如常,只是贾宪等四人头刚好在这一瞬间低下,没有瞧见这一幕。

    叶尘目光扫过四人,笑了笑说道:“你们四个老家伙年龄都是我两倍左右,在我面前也不要扮演晚辈了。起了吧!别哭了。”

    四人红着双眼,慢慢止住哭声,只是神色之中的发自内心的悲伤之意却是越加明显。

    叶尘让四人分别简单汇报了内务司近一段时间内各自负责工作之后,给周鑫、冯刚、吴志远三人安排了几项任务,最后让贾宪将寇准参加春闱考试的事情安排办理一下,然后便让四人离去。

    今天第一更送上,正常三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