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千里奔袭与一箭破刀

第五百四十八章 千里奔袭与一箭破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和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要珍惜每一秒时间,所以他自然不会进入河中府城。

    河中府城内大部分人还在酣甜地睡眠,但叶尘一行疯狂奔行的动静可不小,守城士兵的反应也不慢,在第一时间内敲响了城头角楼里的示警锣鼓,一瞬间,城上的宋士们集结了起来,紧紧地握着兵器,看着远方冲来的那队如同疯了一般的骑兵。

    当叶尘一行疾驰接近河中府雄城,以他的变态视觉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城上士兵们手中兵器反射晨光,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心头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思绪,只是用力地一扯马缰,在疾行之中强行扭了方向,沿着河中府城外与古旧厚实城墙方向平行的官道一咱向东而去。后面四百黑骑和五十名杀手自然紧紧跟随。

    只是瞬间功夫,近五百骑便消失在了河中府城下地平原之上,只留下了一地烟尘。

    河中府城上地守军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神奇的这幕场景,久久说不出话来,有见多识广的将官想起了华夏卫府的黑骑,甚至猜出了叶尘身份之后,被震慑的无法言语。

    当河中府知府和守将了解到了清晨生的一切,目露惊疑之色,不同于下面人,他们都知道那位祥符郡王原本在前往河中府的路上,按照计划今天晚上应该就到河中府,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各种极为浩大的迎接准备。

    然而,如今这位祥符郡王抛下大部队,只带着已经名闻天下的几百黑骑疯狂的向京师方向而去。

    前方或者说开封城到底生了何事?让这一位如此着急回开封。河中府知府和守将互视一眼,心中猜测不已。但不管怎么猜测,开封定是生了一件让那位年轻郡王极为在乎的事情。

    当二人一边猜测,一边决定派人前往开封打探消息的时候,叶尘已经带领四百黑骑和五十名杀手掠城狂肆疾奔的离开了河中府城的范围,踏上了真正归京地道路。

    一路穿州过县,一路遇阻破阻,不和任何州县地方官员罗唆一句话,强悍的四百五十骑在叶尘的带领下,用最快的度赶到了京都。

    这已经是近两天之后地事情了,而在这两天里一代传奇祥符郡王叶尘带领四百黑骑和五十名杀手狂奔近千里,这一路之上不知惊煞了多少官员和百姓,也不知会在宋国的历史上和民间留下怎样的传说。

    …………

    …………

    冬雪之中,京都外西北方向五十里处,地面忽然颤抖了起来,官路两旁各种树枝上面的雪花簌簌落了下来。一批如黑铁如乌云的骑兵队呼啸而过。留下一地雪水污泥。

    京都近在眼前。而以叶尘的肉身强度此时也感觉到了疲惫,连着两日两夜不休不眠,没有进食,只是靠着清水支撑着自己地疲乏,只是心中想着要救下王的意志,让他一直坚持。

    他要赶回去,不管怎么说要将王保下,最起码也要将斩延期,先保住一命,后面再徐徐图之。

    叶尘的钦差官服外面蒙着一层污泥,脸上也尽是泥水,便是眼睫上也糊了一层,他的嘴唇干枯,他地眼瞳亮地吓人。

    一路上不少地方都下了雪,所过之处就是泥水。所以让四百黑骑和五十名杀手显得异常狼狈,即便以黑骑和刺杀司杀手的能力,在这样纵横宋国腹部的大奔袭中,依然有人没有办法跟上叶尘的度,掉下队来。

    如果叶尘不是全面爆了自身强悍的修为,也根本无法支撑这样恐怖的度。而在昨天的那一场雨里,终于有战马再也支撑不住,再用药力也无法前行,而叶尘在黑骑中连换十匹马,也再也找不到可换之马,便在一处驿站,强行征调了里面四十多匹马,才能够坚持到现在。

    此时叶尘的身边,便只剩下三十多名黑骑和十名金牌杀手,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队伍,却惊动了整个开封城。这并不是说他们引起动静有多大,而是今天是王被斩的日子,不知多少人和势力都在城外或者城墙上派了人过来,盯着开封通往西北的官道和西城门。

    祥符郡王竟然在这个时候赶回来了,并且明显是为了救王而提前拼了命的赶回,城头上的那些将领官员或者一些大人物派来的心腹们有些担忧起来,当然也有心灾乐祸,心中欣喜之辈。

    今天京都内在做什么,他们当然清楚,只是本来几乎所有人在知道叶尘行程所在之后,原本都想着叶尘赶不回来,所以都没有想到,今天叶尘会赶回京都!

    宋国朝廷最后一次知道叶尘的时刻,
重生西楚霸王帖吧
叶尘还远在长安京兆府之外,由西北返回京都的道路上,除非是用飞的,否则是来不及赶回来。然而…………令所有人不敢置信的是。叶尘偏生赶了回来!

    华夏卫府保卫司司使韩虎从门洞中钻出,匆匆来到叶尘面前,直接跪了下去,说道:“大人,王犯了欺君之罪,还望大人能够以我大宋社稷为…………”

    不等韩虎将话说完,叶尘一声爆喝:“闪开!”

    这声爆喝所蕴含的意志让韩虎心中一寒,虽然没有让开,但却不敢再说下去。

    接紧着叶尘又说道:“华夏卫府众人听令,给我清路!”

    这道声音蕴含了一丝精纯的太一真气,传出了数里之远。

    城门口韩虎带来的十数名本来跪在一边的华夏卫,都不敢再看一眼韩虎,赶紧跳起来,开始清路。其实不用他们吆喝赶人,城门口百姓早已让到一边,守门将官士兵也跪倒了一旁,哪敢有人阻拦。叶尘这句话自然是针对城内通往法场道路。

    开封城有八十万人,即使下雪天,街道上人流也不少,叶尘眼看就要正午,到了斩犯人的时间,担心路上耽误时间,所以才下达这声命令。

    实事上,李君浩早已经从西城门至菜市场法场撒了不少华夏卫,即使叶尘不下达这道命令,这些华夏卫也会清理出一条让叶尘直奔法场的道路。

    为了不让人以为叶尘是劫法场,叶尘没有让黑骑进城,只是带着十名金牌杀手进城的,但一路上,两边华夏卫府的高手、探子早已形成严密防线,再加上叶尘自身一流实力,除非楼炎明亲至,否则却是不用担心有人能够行刺叶尘。

    菜市场法场近了,雪已经停了,越接近法场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因为人们都聚在了法场四周。

    叶尘变态的听觉让他隔着里许的距离,都听到了法场传来的声音,也看到了侩子手手中的大刀已经扬起,却是心中大急,以极快的度将背后八石宝弓拿到了手中,并且弯弓搭箭。

    …………

    …………

    菜市场法场,大理寺卿袁崇俊眼见群情汹汹,急忙喝道:“斩!马上斩!把他们都斩了!”

    刽子手穿着红衣,袒着胸腹扛着鬼头大刀走上台来,走到他们面前,单膝跪地,客客气气地道:“小的给将军见礼,请将军归天!”

    几名衙役上来强行将七娘拉到一边,那侩子手将鬼头大刀举起,极为熟练的砍了下去。

    没有头颅落地的声音,也没有一腔热血出现。

    一道犹如惊雷一般的破空声响起,然后便是一声惊叫,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惊呼和死一般的寂静。

    侩子手手中极为锋利的鬼头大刀前半截已经变成了碎片,一只钢箭扎在了大理寺卿袁崇俊所坐.台子后面竖面上。

    最先那声惊叫是侩子手出的,他看起来好似根本就没有看清自己的鬼头大刀是怎么碎的,只听见一声雷鸣。大理寺卿袁崇俊和他身旁大理寺一众官员同样没有看清任何东西,同样只听见一声雷鸣,然后有人现他们身后竖面上插着一只钢箭,然后他们也慌忙站起,出声声惊呼。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大理寺卿一众官员所在台子侧面站着三名大理寺衙役中的有一人此时瞳孔收缩,也正是此人此时心中暗忖道:“终于来了!只是隔了足足近三百丈的距离,竟然一箭破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箭法…………从没有人能够做到此事。”

    大理寺卿袁崇俊一愣之后,脸色铁青,便要喊道:“来人,有人劫法场…………”

    “大人慎言。”不知什么时候,李君浩突然穿过人群,走入场中,来到袁崇俊面前,直接将其话语打断。

    华夏卫府第二号人物监察司使李君浩,即使是晋王赵光义和宰相赵普都要微笑面对,极为客气。对于官员来说,甚至在大多时候对李君浩的畏惧还要过叶尘。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李君浩是监察百官的监察司的司使。

    有人打断自己的话,袁崇俊本要怒,但一看是李君浩,却是心中一跳,赶紧堆起笑脸,站了起来,主动行礼,说道:“原来是李司使。”

    李君浩官品比大理寺卿袁崇俊低了两级,没有托大,客气的回礼,说道:“大人,我家总司使大人回来了。还请大人暂停监斩,等总司使大人和陛下见过面之后,再根据陛下和总司使大人所谈结果行事可好?”

    今天第一更送上,还有第二更和第三更,精彩之处即将来临,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