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张展失踪

第五百四十四章 张展失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若张展和武德司有问题,朕下令两次清洗,死了上千宫女、太监、大内侍卫,在圣堂或者弥勒教眼中恐怕就是个天大的笑话。”赵匡胤想到这里,怒火中烧的同时,越加感觉张展有问题。

    赵匡胤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滔天的怒火和杀机,说道:“来人,传殿前都点检兼侍卫将军都指挥使曹玮来见朕。”

    一炷香之后,当曹玮奉命带千名侍卫将武德司包围,抓捕张展时,张展已经神秘失踪,张展下面两名副司使和所有人都不知道张展去了什么地方,对于曹玮奉皇帝之命将武德司包围,更是一脸恐慌和难以置信。

    武德司上下没有任何反抗,总计五百人全部被曹玮所抓,赵匡胤得知张展失踪之后,掀翻了御书房的桌子,砸坏了两把玉斧,最后下令将武德司上下五百人交由华夏卫府查办。

    然而,就如前面所说这是一个阳谋一样,即使赵匡胤知道王十有八.九是被人陷害利用,但王还得死。期间曹彬进宫想为王求情,但被拒于宫外。

    …………

    …………

    调皮的光斑从武德殿的明瓦下清惊地一溜烟地跑了。在那株有些伤痕的大树下绕了几个圈,最终躲进了最近气氛有些冷清花蕊宫。

    与清静地后宫相比。前殿周边地皇城所在。也与宫里的清淡气氛并不相宜。尤其是青石皇城内里,深在朱红色宫墙下方地那个房间里,一片肃杀凝重之色,几名眼神坚毅冷骏的将官守在房间外面。而房间内里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内容。

    “叶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负责整座皇城安危的曹玮,站在那个人地身旁,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地缓缓说道。

    这个世上能让曹玮如此老实地站立在旁地人不多,而此时桌旁的那位自然是其中之一,不管是枢密院副使的身份,还是他老子的身份,都足以让曹玮如此老实。

    曹彬一手抚摩着茶杯,双眼微显凝重,许久没有言语。

    “父亲?”或许是这种沉默令曹玮有些难以承禁,他终究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噢。”曹彬似乎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应道:“叶尘过些天就要回京了。”

    他看了曹玮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半晌后沉声说道:“你究竟想问什么?叶尘就算回京,那又能怎么样。你究竟想问什么?”

    曹玮沉默了,他和曹彬父子二人都是皇帝亲信之中地亲信,王之事他们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目前来说是张展陷害了王,但就如曹彬如言,那又能怎么样,王犯的不是寻常欺君之罪,王闯后宫,亵渎冒犯了天子的妃子,这牵扯到天子尊严和权威。即使是叶尘出现也难以改变天子的想法。

    虽然王原本是他的亲兵,在他心中犹如子侄亲人一般,但曹彬当年跟着赵匡胤共同建立了这个国家,见证了这个国家越来越强大,对赵匡胤和大宋朝廷有着远常人的感情和忠诚,他虽然也想保住王性命,但在陛下意志面前,他却不会做任何抗旨的事情。并且,在得知陛下的意志难以改变之后,他却是已经认命,在有些悲痛王悲惨结局同时,如今他担忧的事情已经不是王,而是王死后,叶尘与陛下之间产生的隔阂和猜忌。

    而这才是曹彬和曹玮和满朝文武百官中部分人如今真正焦虑的事情,他们不敢想像,以叶尘如今所拥有的权势,手中所掌握的势力和实力,以及在大宋朝廷、百姓中的威望,一旦皇帝陛下与叶尘之间出现猜忌,甚至生冲突,这会撕扯出多少恐怖的能量来。而那些能量。只怕不是大军压城便能解决的。

    只要是大宋真正的忠臣,便没有人愿意看到叶尘和皇帝陛下之间产生猜忌和隔阂。

    在叶尘崛起之前,在叶尘做出那一件件震惊天下的事迹之前,大宋朝廷上下认为统一南方南汉、吴越和南唐和北方北汉问题不大,但至少也有五到十年时间。然而实事上,因为叶尘的出现,不到两年时间便只剩下南唐。另外,所有人都认为要平定党项诸部有些难度,从大辽手中收回燕云十六州,将会是一场苦战,成功机率很小。

    但如今因为叶尘和华夏卫府的存在,不少人不这么想了,这其中包括曹彬、赵普、李继勋、罗公明、曹玮、潘美等大宋朝中大佬和不少寻常文武百官,甚至赵匡胤本身也是这样想的。

    但这个前提是叶尘和皇帝陛下能够君臣一心,具体的说是叶尘对皇帝陛下能够保持忠诚,而皇
阴阳随笔sodu
帝陛下能够相信叶尘。

    然而,如今因为王犯了皇帝陛下必须要将其杀死之罪,王一死,以叶尘以往所表现出重情重义的性格,势必会对皇帝陛下生出不满。

    …………

    …………

    实事上,皇帝陛下还在思考,甚至先前他的眼神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丝惘然。对于大宋开国大帝,一国天子的赵匡胤来说,这种惘然是很多年不曾出现的情绪了。或许也只有立下无数滔天功劳地叶尘,才会令他陷入这种情绪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赵匡胤缓缓抬起头来,眼眸里的迷惘之意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一抹淡淡自嘲的冷笑:“叶尘若是真的忠于朕,便能够体谅朕,更不会因为朕杀了王而与朕生出隔阂,至于怨恨朕…………那更不可能。”

    赵匡胤缓缓地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眸里寒芒微作。幽幽说道:“将王交由大理寺查办,告诉他们,朕一日内要结果。”

    王继恩面上不敢流露出丝毫多余的想法,更不敢也不会多话。深深一躬,向着御书房外行去。

    赵光义、赵普、曹彬等朝廷大员很快都得到消息,就这几天,王便要死了。

    灰蒙蒙的天,昏沉沉的宫,东方的朝阳初初跃出地平线不久,还没有来得及将温暖的光芒洒遍整个宋国的土地,却已经被那一团不知何时生起、何处而来的乌云吞噬了进去,红光顿显清漫黯淡,天色愈的暗了。

    王交由大理寺之后,所有人都不禁想到,再过不久,这位年轻郡王,便要挟着平定西北之功,赫然回京。

    然而到那时候,叶尘若现王已经被陛下处死,他会做出什么样地反应?所有知情的人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只是有人担忧烦恼,有人欣喜期待。

    …………

    …………

    华夏卫府,议事厅中。

    李君浩、白沧海、许方义齐聚一堂。

    “多半就这几日王就会被陛下下令斩,昨天我已经派人以八百里加急给大人报信,只是大人多半来不及赶回。”李君浩眉头微皱,叹了口气说道。

    许方义看了二人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听说小皇子殿下和曹公都在陛下面前给王求请,但小皇子最后被陛下从御书房中轰了出来,曹公甚至都没能进得宫,见到陛下的面。所以,我认为即使大人回来,也未必能够救得了王。反而以大人的性格和与王生死相交关系,多半会与陛下生争执,这对大人和我们华夏卫府反而不利。”

    白沧海冷哼一声,说道:“许方义,照你这样说法,大人就应该见死不救,做那无情无义之人。”

    许方义神色一滞,尴尬一笑,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极为隐晦的恼怒,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李君浩也对许方义说法有些不满,但也知道许方义说的是实话,说道:“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在大人回来之前,我们要不要提前做些什么。”

    这时,议事厅外,韩虎突然闯了进来,并且大声说道:“三位大人,这个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做任何事情,否则让陛下误会,反而对总司使大人不利。”

    白沧海、李君浩眉头微皱,没有说什么,许方义已经起身和韩虎互相见了礼,说道:“韩大人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商量着要怎么从武德司那帮人嘴中挖出一些有用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出幕后黑手出来。”

    …………

    …………

    以王的官职,如今宋国朝堂上的要大事,自然不是审理王私闯后宫,亵渎明妃一事,而是关于一个月后攻打南唐的各项前期准备。

    然而,王之事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自华夏卫府成立监察司之后,这大半年以来,大理寺审理的每一个与官员有关的案子,都是先经过华夏卫府监察司的手,由监察司一手提供证据,他们在华夏卫府监察司监视之下负责审案。

    如今王的案子却是大理寺在这大半年以来,第一次在华夏卫府的目光之外,独立审核如此重要的一个案件,而且没有晋王和宰相以及其它一些朝廷大员以各种方式给他们的压力,大理寺上下反而感觉这人案子觉审理起来极为轻松。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皇帝陛下的旨意是那样地清楚急迫,所谓审理,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今日第三更送上,苦求捧场,求月票,求年终盘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