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四十三章 阳谋之王超必死无疑

第五百四十三章 阳谋之王超必死无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哓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知为何,王感到心神一阵恍惚,心跳加,口干舌燥,双腿却是不由自主,一步步走了过去,到了床头微微倾身探头一瞧,那侧卧甜睡的美人容颜映入眼中,王双眼开始变得通红,好美好迷人的一个女子,浓睫如扇、鼻如腻脂,雪白的双腮,红唇娇艳欲滴。

    王突然心中一凛,一咬舌尖,猛得清醒过来,现自己竟然出现在这个可能是陛下某个妃子的面前,不由脸色大变,正欲快步退出去,不想那美人儿恰恰在此时张开了眼,懒洋洋打一个哈欠,头也随之转过来,眼角忽地瞟见有人,那美人一双朦胧的睡眼霍然张大,王反应也快,那美人刚刚扭转娇躯,王已弹身疾退,鬼魅一般闪过了屏风。

    那美人尚未看清他容貌,本来只以为是宫中内侍,一见他快捷无比地遁去,登时骇得花容失色,她翻身坐起,双手撑床向里面急急挪动,举止动作间,松软薄透的睡衣斜斜滑落,露出一片光滑如玉的香肩,胸口也露出了幽深动人的乳沟和挺拔的一角雪腻玉峰,那美人却未注意春光已泄,只是颤声叫道:“来人!来人!”

    “这…………这一定是有人特意在今天将七娘掳进宫中,引我来到此处,陷害于我…………”

    王暗暗叫苦,健步如飞的冲出大殿,他刚刚掠过殿门,偏殿中就有几个宫女奔向那间寝室,急急唤道:“娘娘,明妃娘娘,什么事?”

    “明妃娘娘?她果然是陛下的妃子。”王突然想起曾经听罗耀顺和曹玮说起过,当今皇帝陛下除了皇后之外,最宠爱的便是原来的花蕊夫人,如今的花蕊贵妇娘娘,另外一个便是明妃娘娘,除此之外几个妃子,皇帝陛下几乎从不让其侍寝。

    王蹲在草窠里余悸未消地想:“我即使立刻见到陛下,将整个过程告诉陛下,恐怕也是难逃一死,只望在死前能够找到七娘,将他救出去。”

    王正想着,两个宫女已急急奔了出来,站在殿下伸手往廊柱下一摸,“当当当”一阵清越响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原来大殿廊下系了半月型的铜板,一拉廊柱边的绳子,铜板便敲响起来,声音清越响亮。

    片刻功夫,远远便有呼喝声传来,脚步沉重如雷,也不知道有多少身披甲胄、执枪持戈的大内侍卫向这里涌来。“坏了!”王本想看清路途再去寻找七娘,一见这情形当下不辨东西南北,立即拔腿就溜。

    若是在这儿被人抓个现行,那可是百口莫辩,要落个什么下场他是很清楚的,就算陛下相信自己,可是陛下身为一国之君,不管自己是不是陷害,陛下都丢不起那个人,自己必死无疑,只是七娘怎么办?

    四面八方都有人向明妃娘娘的寝宫奔来,王沿一条小径跑出不远,前方就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王立即一个“斜插柳”,嗖地一下蹿进一片花丛,身子贴着草地蹿出好远,身形尚未停住,十来名护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王有心想反抗,但眼见源源不断向这边跑来的大内侍卫,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束手就擒。

    不远处,一座假山之后,王的妻子七娘捂着嘴,看着王被抓,无声哭泣,泪流满面。身后一名太监一声冷哼,说道:“怎么动了真感情了。别忘了,你这条命,你的一切都是大长老给的。”

    七娘俏媚的小脸上一丝杀机一闪而逝,用衣袖擦干泪水,神色恢复如常,冷冷的说道:“带我去见花蕊娘娘。”

    太监冷笑一声,说道:“你是什么身份,娘娘是你说见就见的。”

    七娘脸上内过一丝讥讽,说道:“娘娘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娘娘和我在圣堂内的身份没有多大的区别。”

    “放肆!娘娘如今身份和以前自然已经不同。”太监闻言一愣,骂道。

    七娘俏脸转到一边,眸中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再说话。

    那太监见此,心中冷笑一声,说道:“娘娘那里已经有过交待,事后由我安排你出宫。”

    这样说着,太监突然随手切在七娘脖颈处,七娘一声闷哼直接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时,却已经在一座寺庙之中。迎接她的将会是永久的沉沦和迷失本性,亦或者第二个花蕊夫人。

    …………

  
征途吧
…………

    因为西北大患————党项人被祥符郡王叶尘重创打残,宋国正处于大喜的日子里,上至陛下,下至贩夫走卒,身体从内而外都散着一股清新迷人的向上气息,所有人都相信南唐迟早会成为我们大宋的。皇城内那整座庄严的宫殿同样如此,皇宫被笼罩在冬末显得尤为温暖的阳光之中,一片清明,一片安宁。

    唯一味道没有变的地方是御书房。此间冬日生暖炉。夏日贮冰盆。四季如春。缺乏变化,令人生厌。御书房的主人。宋国伟大的皇帝陛下正是这样一位数十年如一,丝毫不变的敬业帝王。然而,此时此刻,御书房里面却有人和皇帝陛下大吵了一架,然后被爆怒的皇帝陛下轰了出去。

    赵匡胤虽然下令让人将和他吵架的小皇子赵德芳轰出去,但实事上没有那个太监或者侍卫真敢将小皇子轰出去。赵德芳小脸紧紧蹙着,得知王犯了何事之后,他感到难以置信,同时也知道自己求请多半没有用,并且他也知道此事涉及到后宫父皇的妃子,以他儿子的身份去给王求情是很不合适的,但他依然跑来求请,甚至极为少见的与父皇生了口角。

    赵德芳离开了御书房,长长的叹了口气,大步回到自己宫殿,想了一下,派人给曹彬送了信。

    “德芳长大了。若是德昭处于德芳的位置,估计不敢在朕面前给王求情。”看着自己小儿子走出宫殿,赵匡胤脸上的怒色荡然无存,反而有一丝欣慰。但紧接着他想起王之事,脸色一片冰寒,心中却是滔天杀机。

    他已经亲自问过王,但后者竟然始终不一言,他当然知道此事有着太多蹊跷,比如王为何能够一路畅通走到后宫,并且进了明妃所在宫殿。还有王为何要去后宫,难道真的是想对明妃不轨。若真是这样,一个外臣,又怎么会知道明妃宫殿所在。

    这件事情中间的阴谋和嫁祸意味即使没有证据,赵匡胤也不难有所察觉。但那又怎么样,当他知道王今日进宫所做之事且被侍卫抓住之后,他第一时间便想到王和叶尘是生死之交,甚至他还知道王曾经救过叶尘一命。所以,他轻易便看出是有人想通过王的死,离间自己和叶尘君臣之间的关系。

    但知道又能怎么样,这是阳谋,王所做之事,即使落在寻常百姓头上,都绝对忍受不了,更何况他是一国之君,不说王本身私闯后宫已经犯了欺君之死罪,光是赵匡胤自己帝王的尊严便已经让他不得不杀王。毕竟不管王是被陷害或者被引诱到明妃宫中,王闯入后宫,且进入明妃宫中,亵渎了明妃之事已经生,这一点是没办法改变的。

    做这件事情的当然是他赵匡胤和大宋朝廷的敌人————圣堂、弥勒教、南唐、契丹。不用多想,喜欢用这种手段,且拥有这种能力的多半就是圣堂或者弥勒教。而这才是赵匡胤感到最为愤怒的地方。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前两次宫中出现圣堂或者弥勒教的暗子之后,他都毫不犹豫的进行了清洗,两次加起来死的宫女和太监、侍卫早已过上千人。可是如今宫中依然有人在自己眼皮低下做到了这种事情。最主要的是,王被抓住之后,事情传到皇帝耳中,赵匡胤一声令下,武德司使张展带人去抓人时,从带王进宫的那名太监开始,到明妃殿中最先出现几名宫女,以及最先现王的几名侍卫,所有牵扯到其中的太监、宫女、侍卫,总计十七人便紧接着死了,看起来有自杀的,也有他杀的。

    赵匡胤能够建国,成为开国大帝,能够统一天下,自然心智极高,他很快便想到皇宫中两次清洗之后依然有圣堂或者弥勒教潜伏暗子存在,只有一种可能,有一名他极为信任,且在宫中地位很高的人是圣堂或者弥勒教的人,所有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想起了叶尘曾经给他极为隐晦的说过,花蕊夫人有问题,可是这些天花蕊夫人那边他一直让武德司的人盯着,从没有任何异动。

    “不对,或许不是花蕊夫人没有异动,而是她有所异动,但是武德司的人压根就没有禀报于朕…………难道是张展…………是了,皇宫中两次清洗都有张展参与其中,最主要的是武德司从来都不在清洗之内。”赵匡胤想到这里,心中暗忖,脸色却已经阴沉的能够滴出墨水来。

    今天第二更送上,正在努力的写第三更,求捧场,求月票,求各种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