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中了埋伏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中了埋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ccp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李光睿训斥道:“糊涂!刚刚拓跋格鲁所招,难道你们没有听清?拓跋真厉本就盼着耗得我军精疲力竭、不战而退。我们进入横山草原已近一个月,时间一长,夏州那边宋国西北边军和府州、麟州很有可能会有所图谋,所以我们留在横州的时间不多了。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我们反而畏畏尾,坐失良机?听我号令,疾驰贺兰山西口峡谷,生擒拓跋真厉,违我军令者,斩!”

    张宇无奈,只得和诸将集结本部人马,与李光睿合兵一处,又使人回报报李光牧、刘永源,叫他们火赶来接应,而李光睿由拓跋格鲁引路,疾驰贺兰山西口峡谷去了。

    李光睿此人用兵,本就喜欢行险,年轻时便是如此,否则几年前也不会果断与圣堂合作,不但与党项七氏做对,而且更是改变以往党项人游牧习惯,在夏州建城。几年过去,他现在依旧如此。

    此外,拓跋格鲁的家眷、族人都在他的手里,他料这拓跋格鲁也不敢欺骗他,再就是他深入横山草原,在这风雪交加的大雪原里已经艰苦跋涉近一个月了,大事还未尽全功。但是这些天他一直对夏州感觉有些不安,早就心浮气躁了,这种状态下自然更加相信拓跋格鲁所言。

    当然,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只是连李光睿自己也并不觉察罢了。李光睿觉得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只是依据拓跋氏的情况,与拓跋格鲁的供词相印证所得出的客观结果,孰不知从他得知拓跋真厉带着拓跋氏部落正在贺兰山西口峡谷,他迅出兵就已成了必然!

    这样的大好机会就在眼前,你叫李光睿等,李光睿如何等得。若是就因这一耽搁,叫拓跋真厉现夏州军已到,立即穿过贺兰山前往更北之地逃之夭夭,那才是悔之晚矣。

    在李光睿的坚持下,三路夏州军重新集结一处,除去战死和留下看守战俘的少量士兵,三万左右骑兵,冒着风雪匆匆疾驰而去了。按照拓跋格鲁的供词,拓跋真厉的护卫兵马尚有六千人,他本来人数占优,再加上对方是在逃,而他是在追,这军心士气大不相同,此外他是出其不意,突出奇兵,以他多年与党项七氏作战的经验,党项七氏一旦打了胜仗,个个如狼似虎,只要稍露败绩,便立即一团散沙,故此不足为惧。

    果不其然,当李光睿的骑兵突然出现在贺兰山西口峡谷时,正扎营在那里的拓跋氏部落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根本没想到夏州军会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夏州军冒着这样的大雪还在行军。幸好拓跋氏安排哨骑远离营地十里,提早现了他们的踪迹。

    拓跋氏不知他们人数多寡,立即弃营而逃。李光睿都看见拓跋真厉的大旗了,可惜一路追杀下去,还是没有追上,李光睿被他的猎物撩拨的心火越来越旺,只是紧追不舍,可是夏州军近四万大军,这么多人马,除了李光睿带领五千精骑一身轻之外,其他骑兵人吃马喂的又必须得携带一定的辎重,度根本跟不上,结果到最后只有李光睿带领五千精骑在前面跟着,其余大军被越拉越远了。

    一连几天下来,李光睿蹑着拓跋真厉带领的拓跋氏,每天都能够追上一些,然后小有斩获,然而始终抓不到那狡诈如狐的拓跋真厉和其带领的拓跋氏主力,这一天追至一片连绵起伏的坡地,王栋志察看周围环境,越来越觉得不妥,便对李光睿进言道:“族主,已经进入贺兰山中,拓跋真厉部落是党项部落中最靠近贺兰山的,他们对此地应该极为熟悉,我们既然奇袭不得,他们要逃遁远去还不容易么?可是看他们这几天总是若即若离,属下觉得有故意示弱诱我深入之意。依属下看,我们不宜再追,若不立即回返,也当就地扎营,一则歇养士兵,二则等候援军。”

    张宇一听也道:“族主,王栋志所言甚是,属下也觉得,拓跋真厉似是有诈,咱们还是立即回返,与主力会合吧,如若不然,就地扎营也可,咱们的战士虽然勇猛,个个是好汉,但这几天日日顶风冒雪,夜晚则爬冰卧雪,战力大减,一旦中计,这贺兰山中不比横山草原之上四面可行,再加上疲弱之兵亦难突围啊,还是谨慎为上!”

    李光睿来不及细想,突然一队百人左右骑兵从后方向他们追了上来,一脸风尘,极为疲惫,一看就知道是赶了好几天的
剑帝神皇小说5200
路,外围游骑没有阻拦,显然是自己人。

    走得近了,李光睿眉头一皱,心中一跳,赶紧说道:“二弟!你怎么来了。夏州可是出事了?”

    来人是李光睿二弟李光顺,十数天前在夏州被破时,李光顺和李光成二人从东城门逃出城,结果被折余勋和杨崇勋给擒获,最后交给了叶尘。

    李光顺说道:“大哥!你没事就好,你带大军走后第三天,宋国西北边军和折家、杨家合兵六万攻打夏州,不过继谦力排众议让那韩成举一手负责守城事宜,将夏州城打造得固若金汤,我离开夏州时,宋军已经围城二十天,

    但宋军损失不小,而我夏州城却稳若泰山。”

    李光睿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韩成举此人我是了解的,对于守城之道的确是极为精通,早些年没有重用他也是因为想着守城之道暂时于我夏州无用,继谦能够值此关键时刻力排众议重用韩成举,然后再以我留下军力和充足的粮草,即使守上半年时间,想那宋军都难以破城。”

    李光顺这个时候神色却已经一片凝重,摇头道:“大哥!若是寻常情况下的确如大哥所言,可是就在宋军围城半月之时,那宋国祥符郡王叶尘来到宋军之中亲自统领大军负责攻城。并且带来了一大批极为犀利的攻城器械,其中包括一种能够炸毁城墙的火药,小弟离开夏州前一天,南城墙有一段便被那叶尘派人挖出地洞,给炸塌陷了,还好韩成举早有察觉,做了充足准备,将宋军击退之后,以最快的度又以砖石暂时堵住了。但后面我夏州城压力越来越大,伤亡比起前一段时间也多了起来。小弟之所以冒死出城来找大哥,便是因为韩成举说夏州城他只能保证稳守七天,七天之后,还能不能守住,他却是不敢保证。”

    李光睿听了之后,早已脸色变得凝重无比,好半响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既然这样,眼前拓跋真厉带领的拓跋氏便不能再拖了。今天将其大败,且两天时间稳固横山局势,三天之后,一定要赶回夏州了。否则失去夏州,即使得到整个横山草原又有什么用。”

    旁边李光睿的谋士张宇还想劝阻,李光睿直接挥手将其话语堵在口中,把马鞭向前一指,喝道:“拓跋真厉就在前面,传我命令,给我追,违命者立斩!”说罢一鞭抽在马股上,当先冲了出去,左右亲兵恐族主有失,立即紧随其后,张宇王栋志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追了上去。李光顺带着从夏州跟随他来的一百骑兵紧随李光睿身旁也追了上去。

    不想他们刚刚追过前边一片雪坡,驰入低谷时候,陡地杀声四起,纵目望去,四下起伏不定的雪坡上,也不知哪里埋伏的千军万马,突然就现出身形,向他们猛扑过来,在这白茫茫的雪原上,那些拓跋氏骑兵就好象一股股汹涌的巨浪,无可抵挡!

    李光睿见状又惊又悔,勒马回,按刀寻找拓跋格鲁,厉声喝道:“好贼子,竟敢诳我!”

    然而,不知何时,那拓跋格鲁装作马力不济,已经掉队至最后,此时却已经拉开距离向拓跋氏一方骑兵靠而去,李光睿即使想追上去杀人,却都已经晚了。

    此时隐隐听到那边有拓跋氏的一群人对拓跋格鲁拜倒,并大声说道:“此次我拓跋氏在族长遇害之后,能够从李光睿手中逃脱,并且如今扭转乾坤,设计将李光睿围杀,且找来帮手,这都是格鲁以一己之力所为,我等遵守之前诺言,尊拓跋格鲁为我拓跋氏新族长。”

    李光睿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气得暴跳如雷,差点没当场吐血三升。敢情那拓跋真厉已经死了,之前那拓跋真厉的大旗就是个诱饵,一路将自己引到此处。只是这拓跋格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

    此时“呜…………呜…………”的号角声起,在山谷中回荡,凄厉而苍凉。山谷两侧高处,突然从雪地里跃起无数人影,随着他们的动作,一块块被雪覆盖着的巨大石块也轰隆隆地滚下山坡,裹着一蓬飞雪,重重地砸在山谷另一头,将一头出路封死,声势十分骇人!

    李光睿却也顾不得拓跋格鲁,脸色异常难看中,立即高声喝道:“结阵,迎敌!”

    今天第一更送上,有些晚了,非常抱歉——————也不好意思向诸位求任何票票和捧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