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李光睿的野心

第五百三十五章 李光睿的野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抱歉,今天有事耽误了,更的迟了。非常感谢王宇视通、云倦云舒26、流离de岁月、彼岸是清明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以及一些兄弟在年终盘点对本书的投票。

    西府司使黄楼平,外号铁镖师,原江湖上四大镖局之一中原镖局总镖头,江湖上顶尖高手,他的绝技大力金刚腿有无敌铁腿之称,在江湖上鲜有人敌。李继筠即使也是一名高手,但一身本事多在马上冲杀战阵上,面对这种没有丝毫预兆的偷袭,以黄楼平的实力,一击将他杀死,并不是什么太过意外的事情。

    李继筠五十名亲兵一愣之后,立刻双眼通红,瞬间变得疯狂无比,他们对李继筠极为忠诚,此时不顾一切的杀向黄楼平和李继谦。只是不等他们动手,李继谦身后另外九名亲兵已经抢先动手。李继谦这九名亲兵却是华夏卫府西府最厉害的九名杀手所装扮。当时叶尘建立西府、北府和南府时,除了一大笔经费之外,从总部各自挑选一批探子、杀手、华夏卫作为三处分府核心人员,其中包括三名金牌杀手和六名银牌杀手。此时这九名杀手正是当时分给西府的那九名杀手。

    李继筠的五十名亲兵虽然在战场上极为悍勇,此时也已经拼命,但对上黄楼平和九名杀手依然不是对手,四五息之后,五十名护卫全部被杀,但被惊动的城墙上守军已经大批大批向这边冲来,九人虽然厉害,但陷入大军包围,也是难逃一死,不过他们显然有所准备,各自从怀中拿出一把大折伞打开,举过头顶,在最后时刻带着李继谦,直接向城内跳了下去。

    这折伞伞面比寻常雨伞要大两倍,同样是武器司最终研究成果,用来从高处跳下减缓冲力,并且不知以什么材料打造的伞面,竟然极为坚固,只见城墙上此时射下一片箭雨,打在伞面之上,一阵雨打芭蕉声之后,伞面虽然有所破损,但却也给九名杀手挡住了所有箭矢,落在地面上,九人身形闪烁,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没过多久,城内各处开始有人喊李继筠已经战死,城门已破的消息。整个夏州城开始陷入混乱。

    同一时间,下面城门处,不到十数息时间,一千二百名看守城门的夏州步兵便被五千精锐骑兵杀死大半,剩余的已经远远逃开,韩成举和几名夏州将领拼了命的调集人手向这边围杀过来,想将城门夺过来,但五千精锐骑兵牢牢将城门守住,直到城外叶尘指挥大军依次进城。

    夏州城破了。

    …………

    …………

    李光睿两名亲弟弟,夏州城中地位仅次于李光睿父子的李光成和李光顺策骑狂奔,迎风烈,凛乱,夜色昏沉中也不知有多少兵马跟着他们二人逃了出来,仓惶回顾,他们只能看到远远一道火把组成的洪流滚滚而至,紧紧蹑在他们身后。

    他们二人在刚才是看守南、北城门的守将,西城是如何破的,李继筠又是怎么死的,他们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他们感觉败得莫名其妙。就在之前,他们还感觉夏州城固若金汤,本以为凭仗着牢不可摧的夏州城,他们最低程度可以将宋军拖死、耗光,迫使他们无功而返,却万万没有料到西城门如此诡异或者说稀里糊涂的被破开。

    当他们在各自城门处得到消息时,已经满城混乱,帅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处处火起,到处都是咆哮厮杀。黑夜之中,攻进城来的宋兵源源不绝,且如有神助,迅兵分三路,攻向另外三处城门,他们那点兵力根本不够,本来城墙上还有一万多人马,但是等下了城墙之后,已经被满城混乱割成一块一块,然后被分割包围,难以给三处城门任何支援,他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便被杀死大半。

    包括李光成和李光顺在内,所有夏州将领在得知李继筠已经死了之后,当机立断,立即率领亲兵杀向东城,即便明知宋军围城一阙,故意留出东城来做为生路必有陷阱,这时也只能硬着头皮闯一闯了,如果再不走,不等到天亮,他们可能就要死在哪个宋军无名小卒的刀下。

    李光成和李光顺各自扯起大旗,一路往东城冲,一路呐喊聚兵,不少散处作战的夏州见了两位将领大旗都聚拢过来,追随着他往东城逃。一路上与追上来的或者遇上的宋军进行了几场大战,他们带着四千多人终于抢在东城门被关上前冲出了夏州城。

    “啊!”一声惨叫,前方一名士兵忽然连人带马仆到在地,李光成和李光顺大惊,还道前方有人埋伏,这时冲在前面的骑兵接二连三地连人带马摔倒在地,只听人喊马嘶,却不见一人一马爬起,李光成和李光顺恍然大悟,大叫道:“前方尽是陷马坑,往西北横山方向逃,去找大哥。”

    黑灯瞎火的,李光成和李光顺也不辨道路还是野地,领着人马便向西北拐去,这
修罗山帖吧
一耽搁,追兵便近了,火把的洪流兵飞四路,取直线袭向他们所在大军头、中、尾,另一部截向了他们前面一箭之地,显然是志在必得,绝不容他再逃走。

    李光成和李光顺猛地勒住战马,看了看西面,那里黑沉沉一片,也不知被人挖了多少陷马坑,往南看,山林莽莽,绕向夏州,往东看,两道火把洪流,像两支利箭,分头截向他的要害,李光成和李光顺悲愤不已,忽然一提马缰,拔刀在手,大喝道:“宁可战死,绝不投降,杀回去!”

    “杀、杀、杀!”响应声此起彼伏,李光成和李光顺听在耳中,心中大感宽慰,随他们逃出城来的士兵至少在三千人左右,这些人马或可一战,说不定…………还能杀出一条生路来。

    李光成和李光顺同时大喝一声,一磕马腹,带人便向杀向自己中路的那支追兵义无反顾地迎了上去。

    紧追而来的是折御勋带领的一万人马,另外城外还有杨崇勋带领一万人马在等着。此时两方人马一见夏州残兵困兽一般反身扑来,都暗暗冷笑,夜晚之中亮不得旗号,又因追的仓惶不能以鼓乐号令,两位藩镇之主便立即以火把打出灯号旗语,号令大军呈环形向敌军围拢,散开阵形,洪水一般向夏州残军俯压下去。

    “杀!”

    双方还有两箭之地,折崇勋这一路军突然又分裂开来,变成了一箭三头,前方探出的冲锋队形像两柄锋利的刀子,掠着夏州残军的锲形阵从两侧飞驰过去,迂回侧翼,且驰且射,漫天的箭雨就像一柄刀子,不断地削减着李光成和李光顺的人马,不时有人跌落马下,把那锲形冲阵越削越薄。

    与此同时杨崇勋的人马已经从两面围杀过来。

    “杀杀杀!”

    双方还未肉搏,已经红了眼睛,所有的骑士都高举起马刀,屁股离鞍,双脚踩直了马镫,做出了决死一战的架势。

    双方队伍硬生生地碰撞在一起,就像一枝弓箭锋利的尖端碰上了用床弩射出的踏橛箭,弓箭的尖端立即钝了。骑兵在冲锋中才能显示它的威力,一枝失去了箭头的箭,还有多大的威胁?

    双方兵力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府州和麟州的一万人马包抄上来,在黑夜中像一圈圈硕大的光环,缓缓向中间收拢,而困在中间的夏州残军就像一只只流萤。流萤的生命是短暂的,他们一只只地陨落,最后小环套大环,只剩下一千多人在李光成和李光顺带头下跪地投降。

    叶尘早有交待,夏州降兵俘虏全部给他送过去,折御勋和杨崇勋虽然明知叶尘将他们安排在这个地方堵截夏州溃兵,很有可能就是有意让他们面对这些溃兵为了逃走而疯狂拼命,从而使他们损失不少。只是即使明白这一点,他们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也不敢有多余想法,而且还得将这一千多俘虏一个不少的交给叶尘。

    …………

    …………

    横山戈壁荒原之上,一片占地四五百亩的营帐,沿着山坡蔓延开去。

    旌旗在寒风中猎猎飞扬,游骑巡逻,暗哨盯梢,戒备森严。

    风中,金鼓号角之声隐隐传来!

    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呼啸,滴水都能成冰,但帐中却很暖和。

    李光睿负手站在一幅悬挂在帐壁上的地图前,端详着上面的山川河流,以及探马回报后,加以标注的拓跋氏主力可能隐藏的一些地方,浓眉紧锁。

    因为他趁着党项七氏大半兵力兵宋境围困十里堡的时候偷袭党项七氏老巢,占了先机,在这个前提下,他按照原本的计划和敌我双方实力对比进行推断预测,想着最多半个月他便能够打败党项七氏,让他们彻底臣服于他,从而自己真正的成为党项人中的王者。然而,如今他带领五万铁骑来到横山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达到目的,且付出的损失远远过他之前的预测。

    刚开始他带大军打败了费听氏、往利氏、颇氏,很顺利的使这三个部落臣服,但自从他在打房当氏之前,在那个小部落中了毒计,使得五千精锐中毒之后,这十来天在这横山戈壁上,他所经历的一切便变得诡异起来。

    看见流离的岁月老兄弟留言问月票和年终盘点投票那个对作者更有利,先非常感谢兄弟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特此解释一下,月票只有进前二十名才会根据排名不同,在月底有不同数额的奖金,比如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有一千块钱,而其中捧场月票的钱作者能够拿到其中的七成,比如有读者捧场一百,我能够拿到七十。但年终盘点若是花钱投票,我一分钱都拿不到,全部是网站的,但是我在年终盘点排名若是能进前三名会有很好的奖励和一些页的大推荐,前十名也有小小奖励,十名之后好像就没有任何奖励和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