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这是什么毒

第五百二十九章 这是什么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和‘星羽中’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昨天他们在炎帝谷利用沙盘的立体效果大体确定了行军路线,但每一次动手目标却是要根据华夏卫府探子随时送来的情报,经过判断之后,才能最终确定。

    叶尘又继续对左右说道:“如今李光睿已经将费听氏、往利氏两部族所灭,五万铁骑兵损失近两千人,但也有差不多同样数目的这两个部族中战士投靠于他,所以他们总数没有变。”

    “此外,在这个过程中胡三光带领几名金牌探子在混战的时候乔装打扮混入其中,将这两部族中粮草全部给烧了,李光睿带着五万铁骑中士兵吃的干粮暂时还有,但他们胯下马吃的干草却已经难找。根据探子回报,李光睿下一步可能会去我们北边十多里外一个小部落,我们要抢在他们前面先走上一遭。”

    众人轰然称是。

    叶尘带三千骑兵深入衡山草原戈壁已经两天时间,期间他们抢烧了李光睿大军路线前方三个小部落和一个中型部落。损失了近三百人,效果虽然已经初步见效,但叶尘同样感觉到这个计划实施起来,比预想中难度要大不少,并且士兵的损失还要在他的预估之上。所以,他需要改变一下计划。而眼下要去的这个党项小部落将是他改变计划一个最为关键之处。

    …………

    …………

    一个时辰之后,叶尘一行将一个党项小部落中成年男子全部杀死,留下近百名老弱病残,然后带人快离去。他们这次并没有将这个部落里面的粮草烧掉,食物也没有破坏干净,甚至还留下了一百多只羊,只是那一百多只羊之前所喝的水里面被叶尘加了一些东西。这一点,部落里面的那近百名老弱病残都不知道。

    半个时辰之后,李光睿带着近五万铁骑来了这里。到目前为止,李光睿还是没有对所过之处部落粮草牛羊所剩无几有过多怀疑,只是以为是党项采用最为常见的坚壁清野之策。对于这一点,他略微有些担心,但也不是非常担心,因为以他多年作战经验,肯定有部落舍不得烧掉自己的粮草,杀掉自己的所有牛羊。

    前方出现一片起伏不定的山坡地,十几顶雪白的毡包散落在草原上,还有两群白羊儿,云一般悠游。

    看起来,这是一个小部落的聚居地。这样的环境,正适合一个小部落驻扎。李光睿看到有近百人现到他们到来之后,从毡包里面跑出来,叫喊着向远处逃去。他本来想叫人去追,但一看都是一些老人小孩,便挥手叫住了麾下人马。他对付党项七部目的毕竟不是将人全部杀光,而是要让这七部彻底臣服于他,他最终目标是想要建立党项人自己的国度,党项人自然越多越好。在他看来这近百名跑掉的小部落的人将来迟早都会成为自己的子民。

    三天两夜的疾驰厮杀,中间虽然也有小时段的休息,但即使他们以往经常这样游荡厮杀,此时也开始感到疲惫。眼前这个小部落刚好让大军稍稍休整一下,顺便让骑兵和马将那些干草和一百多只羊给享用了。

    李光睿一声令下,前驱游骑立即策马向那片毡包营地赶去,在各处毡包间转悠了几圈,又绕回来报告了粮草的牛羊的数目。

    李光睿四下看了看,挥手道:“再有两个时辰就到了房当氏部落,会有一场大战,让下面人休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继续赶路。”

    不用他具体操心,四面八方游骑哨探派出,四下散开,站在高处眺望四周。下面人已经开始杀牛宰羊,生火打水,也有找到奶羊挤羊奶,战马也被拉到干草堆上享用自己的食物。也有的人刚一下马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被头目们用鞭子抽打训斥着爬起来,勉强活动着身体。

    这是一个最常见的小型部落,毫无任何可疑之处,尽管如此,李光睿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没有让人享用毡包内剩下的一些现成食物和酥油茶、马奶酒等,毕竟以往党项人互相打仗过程中,并不是没有用过毒,他们大部分只是啃着自己携带的干粮、肉干,其中五千最为精锐的骑兵则等着喝新鲜的羊奶和吃新鲜的羊肉,在羊肉不够的情况下,这是他们的特权。

    不管是奶羊,还是其它羊都一个个一看都健康的很,绝对没有人会怀疑羊奶和羊肉有任何问题。反倒是一口水井里面的水,他们赶来几只羊先让羊喝了确保没问题之后,士兵们才一哄而上,轰开那些羊儿,踩着一地湿的干的羊粪蛋走上井台,从井里打水上来饮用,又灌满自己的水囊,接着把马儿牵到水沟旁,打上水来让它们饮用。

    原地休息了一个时辰,众人
煮妇成长记txt下载
吃了一些东西,夏州大军恢复了不少体力,随着李光睿一声令下,所有人上马,向党项八部之一的房当氏部落所在杀气腾腾的疾驰而去。

    很快前方来了一队探子,向李光睿报告房当氏部落已经察觉他们到来,开始转移,李光睿便下令大军加。

    然而,五万大军随着前行,度却似乎越来越慢,李光睿恼怒地扭过头去,就见紧紧傍在身边的几名亲卫脸色苍白,额上全是冷汗,不禁诧异地道:“怎么了?”

    一名佐将紧紧按着腹部,吃力地道:“大人,属下…………属下想是吃坏了肚子,想要…………想要跑肚…………”

    “大人,属下………有些恶心,胸口烦闷的要………哇………”一个亲兵话未说完,就在马上大吐起来。

    李光睿大惊,猛地一勒战马停住身形,转身向大军看去,只见有近十分之一,五千左右的人在马上东倒西歪,一个个脸色十分难看,只是苦苦支撑,这时他一停下马来,那些士卒中许多人已忍耐不住,急急跳下马,哈着腰冲出去没有几步,便慌慌张张地扯开袍裤,蹲在草地上“噼呖啪啦”起来…………

    “这………这这………”李光睿眼见如此多士兵纷纷下马,到处蹲的都是人,有的甚至连战袍盔甲都来不及解开,一时间竟是丑态百出,不由脸色大变。

    那些人强忍腹泻时,腹中虽然翻江倒海,但是勉强还有一丝力气支撑,这一蹲下可就再也起不来了,一个个拉得天翻地覆,脸色苍白,直冒虚汗。有两三百名体质相对弱的更是夸张,拉着拉着竟然拉出血来,然后紧接着竟然晕倒在自己制造的排泻物上。

    “他们中了毒!是井水里面有毒。”李光睿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毒?看症状,似乎是巴豆,也只有容易弄到的巴豆才有可能大把大把地拿来熬汤,撒下去把井水全部变成毒水,毒药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其他的毒药就算能弄到一包两包,投下去也被井水稀释了,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可是…………可是如果是巴豆,为什么那那些羊儿安然无恙?

    “不对,不是井水里面有毒,几乎所有人都喝了井水,可是如今只有这十分之一的人中了毒。”李光睿脸色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

    “大人,现在中毒的人好像都是吃了羊肉中的毒。”一名将领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

    李光睿这才现中毒的五千人是自己麾下最精锐的五千骑兵,不由脸色越加难看。并且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敌人绝对不会是在他们赶到的时候才刚刚下的毒,因为他那不可能,草原上处处都可以是路,敌人怎么可能料准自己的去路,又怎么可能把时机掌握的这么好?

    李光睿的弟弟李光俨皱着眉头说道:“大哥,房当氏部落正在转移,要是让他们逃走,这一追一逃就麻烦了。”

    李光睿眼睛一跳,略一犹豫之后,眸中闪过一丝决断,说道:“这附近并没有什么大的部落,李光俨!你带一千人留下看着点他们,等他们恢复之后,再追上来,我带大军先去将房当氏灭了再说。”

    李光俨躬身答应,李光睿一声令下,留下一千人,带着大军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高空之中一只海东青盘旋了两圈,好象也受不了此地那冲天的臭气似的,一振双翅追着李光睿所率领三万大军疾驰方向飞去。

    只是等李光睿所摔大军刚刚从这五千正在到处“埋地雷”的夏州精锐铁骑士兵眼中消失,这些拉得头晕眼花、满头虚汗的侍卫们突然听到了骑兵奔腾的声音,他们抬起头看去,就见远远一队骑兵,大约三千人左右向他们杀了过来。

    李光俨早已在大惊之后,咬着牙领着一千骑兵迎了上去。虽然明知道人数相差多了些,多半不敌,但他绝对不可能丢下这五千夏州最为精锐的铁骑兵自顾逃去,若是那样,即使是他李光睿的亲弟弟,也多半会被李光睿斩杀。要知道李光睿所杀自己亲兄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天第一更凌晨深夜送上,今天实在太累了,写了四更,将近一万三千字,这会感觉脑子都要炸了,并且困得不行,写不下去了,只能先休息了,后面一更,或者两更甚至三更只能等天亮起床之后了。最后依然厚着脸皮向大家求捧场,求月票,其实我月票榜进不了前二十名网站没有任何奖励,捧场的钱每个月平均下来网站分到我手中也就三四百块钱,但一方面我最近家中真的很缺钱,另外捧场和月票能够让我感到一种肯定,从而给我一些写得更努力的动力和激情。所以我经常向大有求捧场,求月票,我也感觉自己实在是脸皮太厚了一些——————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