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百年难遇之良机

第五百二十七章 百年难遇之良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众人闻言,无不精神一振,深感叶尘言之有理,毕竟防贼一日、三日甚至一个月可以,但防贼千日总有疏忽的时候。然而,若是将这些如虎狼一般的贼人彻底击溃,甚至斩杀一空那自然是一劳永逸之法。

    叶尘眼见众人思想已经统一,这才接着说道:“所以,这一年来,我让华夏卫府西府探子以皮货、茶马生意为饵,行遍西北隔壁、草原、大漠,绘制一副地图藏于鞍下带回来,今日刚好用到。”

    “诸位,眼前便是百年难遇的一次彻底将党项人击溃的大好机会。若是平日,动以大军与党项全面开战,自然要报于开封,经由陛下和枢密院同意之后才能调兵遣将,若是这样眼前时机已失。但我离开封时,陛下给了我全权处理西北军事便利之权,而眼前时机却是不等人,所以从十里堡离开时,我已经留下了密令,命庆州三万边军和府州、麟州大军攻打夏州。”

    包括从十里堡一路过来的邓崇轩在内,魏庆源和顾蒙三人都是次听到这件事,不由神色一肃,这才明白,钦差大人却是谋定而后动,并不是简单草率的带他们去党项人的地盘与人拼命。

    想到这里,魏庆源心中不由一动,隐隐猜到了钦差大人想做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此次剿灭党项人的大事都需要您来决定。没有您坐镇后方统领夏州与横山战局,中间若是有什么差错,恐怕庆州几位将军恐不敢擅自决断,所在末将以为,大人万金之躯还是不要以身犯险好。”

    叶尘摆手道:“夏州那边不用担心,我密令里面已经交待清楚。关键还是横山里面党项人的老巢。当然,以我们这点人不管是面对夏州李光睿的五万铁骑,还是对付党项七部数万大军,都是力有不逮,但是如今横山之中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是夏州李光睿和党项七部彼此,而不是我们与他们任何一方。所以,我们要做的是,给他们双方营造一个最大程度消耗双方人马的作战环境。因为夏州李光睿已经占了先手,且是有备而来,党项七部定是要落下风。所以,我们要做一些事情,帮助党项七部尽可能杀伤夏州李光睿的铁骑,比如我已经派了探子,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给党项七部提供一些寻常探子都打探不到的情报。从而让党项七部在一些时候能够占得先机。如此一来,即使最终夏州李光睿能够获胜,吞并了党项七部,但他们伤亡定是不小,最主要的是在我们的帮助下,党项七部会将李光睿在横山多拖一些时日。让我们的大宋将夏州攻克。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根据情况,想办法大败李光睿,彻底让党项人成为历史。”

    说到这里,叶尘看了几人略显激动的神色,说道:“当然,这是我们整体计划和目标,要想最终达到这个目标,中间还需要我们做很多的事情。”

    众人竖起耳朵侧耳仔细倾听,叶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党项七部今年遭遇暴雪,再加上这两天在十里堡的损失,七部加起来能战之精兵最多只有四万。且各部为军,面对李光睿五万铁骑被各个击破,只是迟早的事情。党项七部流徒而居,没有城池,本来就算知道他们的营寨空虚也无法在茫茫草原大漠上找到他们的位置,若是在以往不了解敌情敌势,我们三千精骑贸然出兵深入横山,犹如盲人瞎马,而今则不然,现在有了我华夏卫府探子准确情报和眼前详尽地图,三千骑兵人数不多,事先划定一条行军路线,在茫茫草原戈壁滩上却是能够避开党项大军。”

    魏庆源倒吸一口冷气,动容道:“大人准备率领我们孤军深入敌后作战?”

    叶尘颌道:“党项人作战向来是以战养战,随身带粮草极少,一般只够三天所用。我们三千骑兵都是轻骑,完全以破坏为目的,因为能够提前探知夏州李光睿的行军所在,我们三千人马却是可以在夏州李光睿之前,将草原上小部落的补给全部先行抢到手或者破坏,让夏州李光睿得不到支援和供给,并且我们也算是以战养战。此外,我们还可以将党项人衣服抢过来,乔装改扮成党项人,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掩人耳目。”

    “不过,党项人骁勇善战,但是他们散落在横山脚下草原上大部分小部落却根本没有多少战力,我的命令是尽量少杀那些老弱妇孺,他们活着就是
刀破苍穹吧
我们的盟友,是党项大军的负担,但是我们一定要全力破坏他们的一切。”

    “党项人每年一到九月、十月份,就开始割蓄大量草料如山般堆积起来,冬季就以草料养牛羊。以牛羊养人口,我的意思是吃掉他们的牛羊,烧光他们的草料,象蝗虫一般卷过他们的草原。让党项双方都尽可能饿着肚子去拼杀,到最后即使胜的一方也必然是疲兵、饿兵。到时候我们若是能够与攻克夏州之后大军一起将党项人剿灭固然好,但退一步讲,即使我们不管,让失去夏州的李光睿占领了横山,但那也是烂摊子。要知道,党项各个部落有富有穷,有人能活、有人饿死,游牧民族视劫掠如天经地义,相信当李光睿占领整个横山草原之后,除非他能拿出足够的粮食救济各部落灾民,否则内部将烽烟四起,就算是他,也弹压不住!从而必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党项人内战不休。等他们内部再消耗一些,我们再出动大军,便可将党项人一网打尽。”

    叶尘说到这里脸上已经一片杀气,神情似乎有些狰狞,邓崇轩、魏庆源和顾蒙三人心中一凛,心想:“钦差大人来到西北,党项人不但不躲着点,而且竟然敢主动出兵妄图杀钦差大人,这下招惹了这位,凄惨的结局恐怕多半已经注定。”三人都是领兵多年的将领,深知叶尘的计划虽然冒险,但却极为可行,不过前提是华夏卫府打探情报能力真如传说中那样厉害,并及时传到三千轻骑手中,否则一不小心被党项人围住,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当然,他们有这个想法,却是不知道叶尘如今听觉和视绝是何得的变态,最主要的是高空中始终有海东青那一双眼睛看着,再加上华夏卫府探子情报,叶尘有十足信心,不会被任何敌人提前现,更不会被围住。

    …………

    …………

    西北边军和府州麟州总计六万大军一路所过,连破夏州南线五座军寨,将李家苦心经营三年建立起来的五座军寨全部夷为废墟的消息传到靠近夏州诸军镇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北线各个军镇空前地紧张起来,各部将领们一直以为他们如今名义上已经归顺宋国,夏州这两年多也从不和宋国生矛盾,更不会去打草谷,甚至还有几次配合宋人教训过打草谷比较频繁的党项七部中的两部。

    所以,他们一直认为宋国西北边军和府州、麟州大军不会在夏州反叛之前对他们动手。然而,如今前方猝不及防已失五座军寨之后,后方靠近夏州各军寨只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一时间警哨密布,探马往来,不管士卒还是将官都是衣不解甲、枕弋而眠。

    …………

    …………

    此时,夏州城一片萧杀。

    城禁、宵禁,兵丁四布,巡戈的士兵穿行在大街小巷,夜色中只有他们流动的灯火和沉重的脚步声。

    城主府中灯火通明,李继筠尚未就寝,此时正与一众将领讨论军机大事,将领们分坐两侧,墙壁上挂着一副山河地理图,李继筠蹙眉指着地图,正向手下将领们讲解着夏州目前的局势。

    夏州城在李氏数年经营下,家底十分殷实,多年蓄积下来,城中粮草无数,又有活水,就算守上一两年也不成问题。但如今形势,宋军显然会想办法在短时间内破城,而他们的任务便是牢年守住夏州,等夏州之主李光睿从横山班师回城。

    李继筠一边吃着夜宵,一边思索着心中的难题,正沉吟间,一个小校忽地抢进厅中,大声禀报道:“启禀少主,韩成举到了,正在前厅等候召见。”

    李继筠眼睛一亮,说道:“快快让韩成举进来。”

    小校恭声称是,然后快步出去了。

    这位韩成举原本为前年被宋国所灭北汉国一名大将,以善守名闻西北。前年北汉被宋国所灭之后,他带着数百人逃走,后来投靠了李光睿,但却并未受到多大重用,在夏州勉强拥有一席之地生活度日而已。如今夏州眼看着定会被宋国六万大军所围,韩成举便被想了起来,显然是要被李继筠所重用。

    韩成举坐在厅中,双眉微锁,正低头盘算着面见李继筠李继筠之后的说辞。

    第二更送上,我会争取第三更,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