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叶尘心中的疑问

第五百二十五章 叶尘心中的疑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33307827、csn69、星羽中、轻轻的疯子、achelles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胡三光接口道:“属下认为黄大人言之有理,想必拓跋真厉得到消息的同时,也早有人从夏州提前出发,去通知拓跋氏部落,拓跋氏虽然不敌夏州李光睿,但提前得到消息,早早逃到横山深处,广袤隔壁草原之上,等李光睿带五万铁骑一一剿灭党项其它六部之后,想要寻找拓跋氏多半很难。所以,之前党项人撤兵,党项其它六部应该是真的急着要回去,但拓跋氏未尝没有想引大人出来的想法。”

    叶尘想了一下,也感觉黄楼平和胡三光二人说得有理,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说之前看党项人从十里堡撤退时,其它六部显得有些慌乱,但唯有拓跋氏的的人马忙而不乱,士气还在。原来竟然想着还要引诱我去上钩。”

    …………

    …………

    “真厉,你真的有把握?”拓跋真厉的身前,十几名族酋和长老们追问着,他们是拓跋氏中的实权人物,失去了他们的支持,任谁也坐不稳族长之位。

    即便是身为族长的拓跋真厉,也不得不耐下性子向他们解释:“诸位放心,早在两天前离开部落时,我便料到夏州李光睿可能会乘虚而入,所以提前便给夏州派去了探子,族中也早有安排暂时迁移之地,所以部落你们不用担心。反而是此次我们牺牲足足五千勇士,若是一事无成空手面归,对军队士气影响之大是难以想像的。更何况,之前攻十里堡本来就不是我们党项勇士所擅长,且已经探明宋军只有三千人追了上来,我们足足五千之众,如今是野战我拓跋氏勇士还怕过谁。难道各位叔伯还担心五千对三千野战我们会输给汉人?最主要的是,我与那圣堂的使者也已经谈妥,重新签订了契约,只要我们杀了那位宋国钦差大人,他们对我们之前所说的支持力度增加一倍,并且一年内便助我们建城。”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的无能,更何况圣堂的支持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诱人,暗地里交换了几个眼神,众长老便一齐首肯了拓跋真厉的决定。一个老头子对拓跋真厉嘱咐道:“真厉,这一次一定要胜,我们拓跋氏未来可都靠你了!”

    拓跋真厉诚恳的点头应下,眼神中却是一片阴寒。

    …………

    …………

    炎帝谷中有着一条河流,是黄河的支流,从谷中一直延伸到后世宁夏银川一带。不过这条河的源头出自于谷中的一侧山峰,所以拓跋真厉所在的炎帝谷西北侧出口,并没有河道的存在。这让准备交战中的两方,有了一个足够大的战场空间。

    党项人没有直接掉头冲过来,便是担心叶尘带人直接转身逃走,所以听了那圣堂使者的建议,就在炎帝另一边谷口扎下了营盘,叶尘借着晨光,远远看去,粗制滥造的营地,看起来一冲即破。不过在营盘之前,是已经列阵而出的党项军。

    叶尘望着一里外摆下阵势的党项人,明显感受到双方人数上的差距。两边隔着一里多的距离对峙着,相对于围绕在党项人大纛周围,超过五千的军势,叶尘这一边三千骑兵看起来就弱小了不少。

    近倍于己的敌军,真的拼起来叶尘却也不怕,但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和五千拓跋骑兵硬拼的想法。

    时至此时,他也大体知道拓跋真厉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有一件事情他还是有些疑惑————按照黄楼平所统领西府所打探到的情报得知,夏州李光睿在三年中崛起,实是圣堂在背后大力支持的结果,而此次党项七部宁愿彻底得罪大宋朝廷,也要出兵入境围杀他,此事分明也是圣堂在背后一手操控。可是眼看着十里堡很可能就要破城的时候,夏州李光睿却发兵横山偷袭党项七部老巢。

    叶尘相信黄楼平带着西府所打探到的情报和做出的判断,所以只能推断是和年前自己猜测的一样————随着玉枫在圣堂中的势力被叶尘一次次重创,特别是年前叶尘和吴越王钱志尹联手在江南对圣堂玉枫财源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以及圣堂在江南武力重创之后,使得玉枫损失惨重,圣堂内部势力对比发生大的变化,终于如他所料逐渐出了一些问题,之前崔熙代表圣堂二长老和三长老出现在他眼前便因为于此。

    而此次圣堂内部互相算计,叶尘猜测也多半是圣堂大长老玉枫和二长老、三长老所代表势力的一次角逐。
重生之我是歌王全文阅读
至于是为了示好于他,叶尘也曾经这样想过,但叶尘很快就直接将其推翻。崔熙为了示好自己,圣堂二长老和三长老为了有朝一日若是发生大变,可以借叶尘这个篮子将圣堂鸡蛋保住,从而他们可以允许崔熙将开封城晋王府谋士陈先生杀了,也可以在庆州慕容延钊府上替他将杀一些人灭口,但绝对不会以眼前如此大的规模代价去讨好他,至少目前圣堂还没有到那个份上。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崔熙相信在十里堡叶尘绝对不会死去的原因在里面。

    “现在还不是和党项人拼命的时候,要想个办法将拓跋真厉害吓走。”叶尘皱眉沉思,想到一个办法眼睛一亮。

    “连继城,你带人亲自散于四周,将一里之内党项探子全部清剿一空,不能有一人可窥探到我军虚实。”叶尘说道。

    连继城领命之后,带着四十多名杀手向四面八潜行而去,很快四周一些藏人之处便发出一声声惨叫声。

    然后叶尘又叫来位于大军最后方的石坪寨军指挥使魏庆源,让他带着五百人找些树枝,待会在后方用马匹拖着树枝来回奔驰,搅起漫天尘烟,装出大军行进的模样,让拓跋真厉误以为有大军来支援的样子,从而退兵离去。

    这个办法在平时未必能够成功,但在此时拓跋真厉也知道庆州西北边军随时来援的当口,却是极容易吓退对方的,毕竟从十里堡被围已经两天时间,西北边军也应该到来了。

    过了一会,连继城已经带人赶回,并且手中带着一名二十来岁的活口,看其衣着打扮和神色不像是寻常党项探子,此人被连继城抓在手中,也不知道后者施展什么秘术,看起来像是死狗一般。旁边邓崇轩常年和党项人作战,对党项人还是比较了解的,看了此人样子,适时说道:“大人,此人是党项人中的贵族,在拓跋氏中应该是有些身份的。”

    叶尘闻言点了点头,看向连继城。连继城平时惜字如金,但做事向来极为稳重,心思缜密,所做之事必有原因,他既然留下活口且特意带来,显然定是有某个原因的。

    果然,连继城将此人随手丢在地上,对叶尘说道:“大人,这人属下已经拷问过了,此人是拓跋氏元老拓跋明义的孙子,属下认为大人此次深入党项人势力腹地,若是有一个内应,不管是对大人欲行之事,还是大人安危都极为有利,所以特意将此人留下活口,带了过来。”

    叶尘闻言,眼睛一亮,连继城是知道他能以蛊虫控制人的私密之事的,所以虽然话未说完,但他已经明白连继城的意思。

    叶尘微微颔首,表示对连继城此举的赞赏和肯定,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下马走到这名俘虏身前,背对着邓崇轩,随手在后者身上一拍,别人看不见的角度,一只蚂蚁般大小的黑色异虫却已经从此人鼻孔中钻了进去。

    …………

    …………

    “真厉,格鲁他们怎么还没回来?”一个年迈苍苍的党项人一边问着拓跋真厉,一边翘首南望。他视线投去的方向,便是炎帝谷入口方向叶尘所率大军此时所处的位置。老党项人身上穿的衣服闪着丝绸的光泽,而他对拓跋真厉的口气,更表明他的身份不同一般。

    “不必为他们担心,格鲁这小子向来机灵勇武,他统领的一队探子只是打探军情,不会接近宋军,即使被宋军派出的探子发现,也能够提前退回来。”拓跋真厉随口敷衍着,但他随意的口吻,昭示了他并不是很担心探子的安危。实事上他说的在寻常情况下的确没错,探子都是军中挑选最为机灵,武力相对最厉害之辈,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大军所围之境,而多年的经验告诉拓跋真厉党项人的探子是要比宋军探子厉害一筹,两方相遇,多办是宋军探子吃亏,所以他的确不用担心。

    但是,他却不知道,叶尘为了保险起间,甚至都没有出动华夏卫府的探子,而是刺杀司的杀手,党项探子虽然勇武和机灵,但与这些杀神相比,还是有非常大差距的。

    “我听说宋国那位祥符郡王很不简单,万一出事怎么办?”老党项人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子…………”

    党项部族中并非是族长一人独大,有元老会掣肘族长,所以拓跋真厉通经过多年与元老会打交道,已经可以对这些废话做到充耳不闻。

    非常抱歉,今天就只有这两更了,这会要去火车站从西安做火车回天水,下一更只能等明天早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