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攻防十里堡(八)

第五百二十二章 攻防十里堡(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新年第一章,凌晨0点准时发布,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刘石军一名读过书的亲兵,在他身前秉报着昨夜的损失:“昨夜战死六百七十三人,如今我军不算钦差大人所带华夏卫府的人手,还剩下两千一百四十一人,但其中有四百多重伤兵,都不能在短时间内重新上阵。”

    刘石军听了之后,脸色如同头顶的天空一样阴沉,他麾下两千五百人马加上钦差在人所来的两千从庆州来的人马,总共四千五百人,如今能战的人只剩下一千六百多人。这些人都是西北边军精锐中的精锐,不成想损失竟然如此之惨。

    刘石军闭着眼睛,亲兵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犹疑中,声音便停了下来。

    “怎么不说了?”叶尘一下睁开眼问道。

    亲兵连忙对叶尘继续说道:“箭矢还有一万两千余支,已经集中起来,分配给擅长箭术的人,其中三分之一交给了钦差大人。最主要的是守城的器具快要不够了。”

    城中箭矢极度紧缺,加上没有油料,没有木石,连烧水的柴草都不多,守城的器具更是欠缺。宋军虽然善守,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乏足够的守城物资所是无法。所以,从昨天下午开始便开始拆迁城中房屋。

    这名亲兵此时和许多城内守军及百姓心中都很是纳闷,十里堡这里又不是什么交通要道,也不是藏着有多少金银财帛,本就是一座军寨,党项贼人怎么会紧咬着不放?一直以来,在西北边军和汉人百姓的认知之中,党项人打仗都是为了抢钱抢粮抢女人,什么时候也不会去做亏本生意。

    但如今十里堡内下层军士和百姓却发现他如今所面对的,都是有组织的精锐,坚韧姓上比起寻常党项人要强出许多,所以从昨晚开始便免不了私下议论。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都从不缺少聪明人,有些人已经猜到党项人或许是冲着那位钦差大人而来。但是叶尘威名太盛,身份地位相比寻常士兵和百姓来说实在是太过显赫,这一两天叶尘又带着自己的属下身先士卒,所以虽然有人议论,特别是一些百姓心中也有怨气,但暂时却没有人敢说什么,更没有人敢做什么。

    刘石军从亲兵口中知道这一点之后,脸色有些难看,他可不想明明因为这次与叶尘共患难所建立患难之交,好不容易抱上叶尘和华夏卫府这根粗腿,但因为自己属下和城内百姓的无知闲言碎语而让叶尘不喜,从而败坏。

    他将所有人集中起来,看着神色之中果然多多少少有些怨言的下属,心底的一番狠厉之气勃然而起:“不想死的都给老子听好了!党项人两万多人,如今死了大半,剩下也就万人左右,我们西北边军这些年和党项贼人打了多少次,什么时候党项贼人不到守军十倍,就能破城的?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谁再敢胡言乱语,扰乱军心,不要怪老子不客气。”

    他高声吼着,毫不犹豫地说着瞎话:“没有人想被人说裤裆里的两个蛋,被党项人吓缩了去吧?别在钦差大人面前丢了西北边军的脸。守住今天,庆州那边明天定会有援军过来,更况钦差大人在此,尔等只要立下大功,比起平日所得封赏定会多数倍不止。”

    …………

    …………

    围攻十里堡的党项营寨中,拓跋真厉自马背上跳下。两天下来积攒的疲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动作的矫捷,倒是腾起的烟尘,让他咳嗽了几声。

    按照拓跋真厉刚从圣堂使者那里再三追问的结果,他们最多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如果半天之后,他们还不能攻下十里堡,剩下的选择就只剩饮恨而退这一条路。

    若是这样,对于他们党项七部来说损失就太大了。不光是死了一万多人,且却不会得到圣堂所答应各种支持的问题,接下来面对宋国的报复才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事情。

    一心想着让部族恢复往日在党项八部中光辉的拓跋真厉绝不会让自己名字,跟失败联系在一起。他阴冷的视线如毒蛇信子般舔着一众属下的脸,盯着他们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紧。

    只听得这位拓跋氏族长头领声音,冰冷得能把九月变成腊月:“刚才和其它六位族长已经约定好,各部落各自负责一块城墙,三遍号角之后,若是再攻不上城头,出战而退回者,皆斩!”

    …………

    …………

    天上一轮黯淡的太阳还未有落山的迹象,但持续了近两日的城池攻防战
高冷男神,有点馋!帖吧
,始终未有停歇的厮杀声,到了现在,到了此时,终于从城下转移到了城头上。

    伴随着从城外的一面白色大纛下传来的苍凉悲怆的悠长号角,数以千计党项战士如同一群群蚂蚁,举着架架长梯,疯狂的冲向了城墙。

    城墙上的大宋西北边军将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党项人完全有别于之前多次进攻的疯狂。只有一丈高的墙体,仅仅是一条最原始、最简陋,甚至没有多少使用价值的防线。以圣堂供给党项人的长梯,只要设法送到城墙下竖起、架上,便是一条最简便易行的上城通道。

    党项人在号角声的催促下,凭借着上百条长梯,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就已经三次冲上了城头。没有壕沟,没有马面,没有羊马墙,十里堡本来就不是城,只是一个小寨子,城墙墙体能有多高多结实。

    如果有壕沟阻隔,贼军根本冲不到城下,如果有向外凸起于城墙墙体的马面,就可以从左右交叉射击攻到城下的敌军。如果有羊马墙,便是有了上下两重立体防线,蕃贼根本上不了城头。可现在,无论守御在十里堡中的西北边军将士,拼命射出了到底多少箭,都无法阻止党项战士们的冲锋。

    在拓跋真厉和六位党项部族族长的亲自押阵下,党项人的这一次进攻,就如同冲破堤坝的洪流汹涌而来,而城头上射下去的长箭,好似绝望下投入洪水中柴草,根本不能堵上缺口。

    城墙防线的脆弱,到此时此刻守城物资的匮乏,使得城头上缺乏任何一种行之有效的反制手段。城中的士兵不得不与攻上城头的党项人,展开了面对面的厮杀。

    一名西北边军战士大喝着挺枪直刺,一声闷响之后,枪尖没入了心口,戳死了正要冲上城头的党项人。但下一刻,刀光自下飞起,一招便斩断了尚未来得及收回的长枪。西北边军战士连忙后退,随即翻上了城墙的党项人却蹂身而上,长刀挥舞,顿时划断了颈项。可紧接着,还没来得及炫耀一番、寻找下一个对手的党项人,便被一支呼啸而来的铁简,轻易的抽碎了脑壳。

    这样的场面,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城头上出现。一刀一剑的搏杀,是血淋淋的生命交换。党项人在各自族长下达死命的催逼下,拼了命往城墙上冲,而守城的西北边军和华夏卫府高手这一刻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在拼死抵抗。

    城墙之上,红色的将旗仍在猎猎飞扬。大旗之下,叶尘深深吸了口气。吸气声绵长不绝,如巨鲸吸水一般,把腊月山野之中中的寒意随着空气一起压进了着了火一般的肺中。

    牢牢卡着三根长箭,稳定的搭在了弓弦上。紧握弓臂的左手向前推开,右手同时向后扯动弓弦,上百斤的力道轻易灌注于弓身,一张三尺长弓张开如满月。

    吐气开身,右手松开弓弦,嗡嗡的一声弦响,三根长箭闪电般的飞了出去。弓弦仍在剧烈的振颤,三声变调的惨叫,就从数丈外三处地方破空响起。

    三名高达六尺近半,身躯壮如铁塔的党项高手,本来正各自挥舞着一柄如轮巨斧,独自一人力对抗着五六名宋军。过人的武艺和超乎想象的神力,不但让他在对战中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能狂吼着箭步冲前,将一名闪避不及的对手劈头砍成两截。但在三道流光闪来之后,这三名名持斧高手便同时捂着右眼栽倒在地上。他一阵阵的抽搐着,白色的箭翎在指缝中颤动,露在外面的一尺箭杆证明了叶尘射出的长箭,有三分之一以上透过眼窝,扎进了他们的头颅中。叶尘是用最小的力道,从人类肉身最为脆肉的眼睛中杀敌。

    一次射翻了三名相对寻常战斗来说非常厉害的党项战士,叶尘脸上没有丝毫变化,行云流水,且快速得让人感觉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又有三根箭射了出去,又有三名相对厉害的党项战士死去。

    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快得惊人的射击速度,但实事上即使以叶尘变态肉身。原本一呼一吸之间,就能射出四次箭的急速,现在已经降到了一半都不到。果然既然是传说中的先天之体,也有乏力的时候。

    叶尘从左手持弓换到右手持弓,又从右手持弓换回左手持弓。两只手来回张弓,把他左右驰射的惊人箭术表演得淋漓尽致,但他就算这么做,也来不及回复双手手臂中逐渐消耗掉的力量,因为他没有丝毫停息过。

    这会就这一更了,后在一更或者两更,只能等起床之后了。新的一年,求诸位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