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攻防十里堡(七)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攻防十里堡(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十里堡城外面,薄薄的雪地之上,拓跋真厉骑着马,远远地望着前方那激烈的战场。红白与焦黑的三色几乎充斥了眼前的一切,此时,他们的兵线从东南面蔓延进那片被抛石机砸破的城墙缺口里,十里堡里面所穿衣服明显与其他宋军不同的那支不到百人的预备队奔袭而来,对冲进去的党项士兵开始惨烈的斩杀,党项人好不容易攻城的缺口,又被宋军夺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拓跋真厉知道那是那位名叫叶尘的宋国年轻郡王的属下。果然个个都是高手。

    黄楼平冲到鲜血染红的城墙缺口处,长刀劈出去,将一名身材高大的党项头领劈飞出去,在他的身侧,张雄、岳正野等华夏卫府高手都以猛虎般的气势杀入敌人当中,对于他们党项人中鲜有一合之将,但如今他们个个都有些气喘,脸色微白,代表着他们消耗不小。

    十里堡唯一的城门正上方,战斗开始吃紧之后,叶尘便以他以一抵十的箭术,或者恐怖巨力扔出重物,将所有试图或砸、或撞、或烧城门的党项人杀退。

    “他妈的!”用力扔出一块巨石,将党项人刚刚修好的撞门车再次砸坏,叶尘扔出不住骂了一句后世的脏话。始终在他身后保护着他的胡三光等人心想很少见总司使大人这个样子。

    “狗日的玉枫给党项七部许诺了什么好处,竟然如此拼命,这一天半下来,我们固然死伤近半,但他们死伤早已过万,竟然还如此拼命。”

    一天半的鏖战,党项人与十里堡守军之间的伤亡率,早已过半了,然而到得此时,无论是党项人,还是宋军,都不知道还要厮杀多久,才能够看到胜利的端倪。

    不过,在这一刻,十里堡外面党项人的力量,始终还是占据上风的,他们还有一万一千人马,而是十里堡里面宋军能战之兵已经不足两千。厮杀如此惨烈,自然大大出乎拓跋真厉等党项头领的意外,也让部落中骑兵勇士有限的他们感觉狂和肉疼的要死,但如今却已经骑虎难下。他们若是不能杀死叶尘,圣堂那边答应他们的支持多半就不会给,那么他们不但这些人白白死了,而且还彻底的得罪了宋国西北边军,乃至整个大宋朝廷,想来日后宋国朝廷腾出手来,绝对会对他们进行狠狠的报复。所以,他们党项上下此时就一个信念,一定要攻城十里堡,杀了叶尘。

    …………

    …………

    夜色中的战斗逐渐的停歇下来,血腥与焦臭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王东子在城墙内坐了下来,城墙上有粘稠的鲜血,但基本已经开始冰冻。他不在乎这点。他的身体只感到剧烈的疲累,撕裂般的痛楚,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背上或者其它部位被砍了一刀,但随后觉是脱力了。

    绷紧到极点的神经开始放松,带来的,仍旧是剧烈的痛楚,他抓起城墙角落一小片未被踩过也未被血污的积雪,下意识的放进嘴里,想吃东西。

    今天整整一天,他杀掉了三十多个党项人,很幸运的没有受伤,但在聚精会神,每一击都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

    乌云、漠雪、城寨。

    十里堡。

    一两万人聚集的一个小军寨,在这个冬日里,不复往日的喧嚣。一墙之隔,城墙下鲜血、尸体逐渐变成狰狞的冰雕,此时,连同远处的党项人营地,它们也安静下来了。

    厚实高耸的城墙里,灰白相间的颜色渲染了一切,偶有火焰的红,也并不显得鲜艳。整个十里堡沉浸在死亡的悲切中还不能复苏,城内军户中自家男人死了,女人小孩的哭泣声一直不断。还有些帮忙的百姓也死了,一家人爬在城墙下凄惨哭泣。

    叶尘站在城墙城楼上,听着这些哭泣声,看着一些百姓在尸体中寻找自家的男人,从未有过的寒煞渐渐在他双眸中汇聚,犹如两个幽深之极的寒潭。这些人的死全部是因他一人而起,他若不来十里堡,十里堡里面的人就不会死去,虽然刘石军和几名指挥使没有将这个原因告诉下面士兵和百姓,几乎所有的下面的人都以为是党项人穷疯了,打草谷打到十里堡。但叶尘自己知道,就是因为自己个人的原因,才让三四千人死了,让四五千户人家失去了顶梁柱,女人小孩因此可能过上苦日子,甚至会经历一些很凄惨的事情。

    “十里堡战死战士抚恤金给五倍,多余的钱
美漫之小小炼宝师小说5200
我们华夏卫府出。死去的百姓家里送去同样的数目。”叶尘收回目光,沉声说道。他暂时只能先做这么多了,有些事情后面再说。

    胡三光和刘石军在旁边赶紧应下。

    …………

    …………

    原本党项八部中势力偏弱的细封氏,如今改姓为李氏,李光睿统领的这部党项人已经是党项八部中毫无争议的霸主,两三年大肆展,族人多达七十多万,军队已经接近八万,其中光是铁骑就有五万,这在西北已经是足以和西北边军、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分庭抗礼的第三方势力。

    就在昨天中午党项七部两万多大军将十里堡围住开始惨烈攻城的同时,在夏州城主府内,夏州之主李光睿与一名神秘客人会面了。

    对于这个时候来这样一个客人,李光睿也大感意外。

    到了他这个地位,他当然知道圣堂的存在,虽然具体不是很清楚圣堂的底细,但他也知道圣堂在整个西北,乃至整个天下的势力都有些深不可测,否则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年时间让他的部落展壮大了十数倍,到了如此地步。

    随着手中势力的壮大,李光睿的野心也渐渐膨胀,不过不管藏在心底最深处最终的野心是什么,他眼前最想要做成的一件事情,便是将党项八部真正的统一,或者说将其它党项七部直接吞并。

    所以,七天前圣堂大长老玉枫派来的使者,要求他和府州折家、麟州杨家一起演一场戏时,他以很温和的口气极为少见的直接拒绝了,并且要求杀那位宋国年轻郡王的事情让他去做,但圣堂要帮他吞并党项其它七部。当时那使者以夏州已经被华夏卫府怀疑并且暗中已经有人盯上为理由拒绝了此事。最后两人不欢而散,那位使者冷着脸,扔下一句夏州绝不可以趁着党项七部后方空虚出兵横山的威胁话直接离开了。李光睿身为一方枭雄,对于这样的违背自己心中想法的威胁自然极为恼火,但他一方面极为忌惮圣堂,另一方面也知道自己若想建国,最终还是离不开圣堂的支持,所以最终还是勉强答应圣堂大长老使者的要求,不会趁机出兵横山。

    然而,来的这位代表圣堂二长老的年轻人,却给他说了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这位圣堂二长老的使者极为俊美,并且很年轻,身穿白衣,李光睿面对他竟然隐隐感觉有些莫名的心寒,恍惚间生出对方会将他心脏挖出来的感觉。李光睿自然不知道这名年轻人名叫崔熙,是圣堂第四位白乌鸦,和玉道香、叶尘三人是这个世间最年轻的一流高手,最主要的是崔熙是传说中最为神秘邪恶道统————魔道自死去的玉老魔之后,魔道在世界唯一衣钵传人,修炼着世界最为正宗玄妙的魔道功法。

    当时崔熙在以特殊信物和方法证明了自己代表圣堂二长老而来之后,只说了一句话:“你现在趁着七部后方空虚,兵横山,将七部吞并。圣堂二长老、三长老和九长老将会支持你再建立一城,名为银州,然后助你建国。”

    李光睿当时闻言,顿时身体巨震,彻底明白崔熙的意思之后,双方以圣堂这些年与天下间各大势力、大人物进行交易时所用特殊方法签订了契约之后,崔熙飘然而去。李光睿欣喜若狂之后,带领五万铁骑毅然兵横山,三万步兵镇守夏州。

    所以,十里堡叶尘等人没有等到庆州来的援军,但却迎来了某个变数。

    …………

    …………

    日出之后,城头上的空气中,仍弥漫着火炬燃烧后的焦灼味道。空气中的灰尘,将前几天天顶上澄澈如水的蓝色,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浑浊。

    刘石军闭着眼,靠在雉堞上假寐着。夜战一场,城上城下都是累坏了。党项人的兵力虽然如今还有城内宋军的两六七倍,但昨晚一起熬夜,没有谁能休息下来。不仅城内守军这边累得够呛,后半夜城下的敌军也没有继续进攻。

    只是就算是攻来,刘石军如今也是半点不惧。按照正常的战力交换比,党项人在攻城战中,没有十比一的兵力优势,是很难攻下城的,当然这说的是大城,但如今有钦差大人和钦差大人带来的华夏卫府四百黑骑和一百多高手在城内,打到如今,他反而越加有信心拼到最后了。更何况在他看来,庆州那边援军也该到了。

    今天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