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攻防十里堡(五)

第五百一十九章 攻防十里堡(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深夜第五更,算是给兄弟们新年的礼物,祝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都好。

    有时候党项人射得快些,有时候则是十里堡的守军。当墙头上落下点点火光,躲避不及的守军士兵抱着伤处惨叫着在地上打滚时,外侧便又是一阵进攻压上来。

    伤者还在地上打滚,增援的也仍在远处,城墙后方的士兵们便从掩体后冲出来,与试图强攻进来的党项人精锐展开了厮杀。

    负责城墙西面防守的是一名指挥使名叫王进明,脸上有麻子,人称王麻子,但他六尺高的身材,身体结实犹如一座黑色铁塔,手下五百余人,防御的是四十丈宽的城墙。在此时,经受着党项人轮番的攻击,原本充裕的人手正在迅的减员。触目所及,周围是明明灭灭的火光,奔行的人影,传令兵的大喊,伤者的惨叫,城墙内部的地上,不少箭矢插进泥土里,有的还在燃烧。他此时在城墙上往外看去,城墙外坡地上,冲锋的党项人士兵分散、呐喊,奔行如蚁群,只偶尔在城墙的某一段上起进攻。

    更远处,树林里无数的火光斑点,眼看着都要冲出来,却不知道他们预备射向何方。

    “他们要冲、他们要冲………王东子,让你的兄弟准备!火箭,我说点火就点火。我让你们蹲下,你们就蹲下!”

    他陡然间在放声大喊,不远处率领弓箭队的王东子是他的族弟,随即也大喊起来,周围百余弓箭手当即拿起包裹了油布的箭矢。多浇了粘稠的火油,奔向篝火堆前待命。王进明拿起他的盾牌与长刀:“射………蹲下,盾牌防守………起身………杀敌!”

    他手下的人除了弓箭手,继续准备下一来轮射击之外,其他人在他的声号令指挥下,躲闪火箭之后,拿起盾牌长刀将刚刚冲上城头的党项人砍了下去,但也有反应慢的,刚起身就被敌人给砍死砍伤的。

    王进明一面看着自己负责的城墙,一边还在注意着天空中的颜色,就在这时,他脸色一变,睁大眼睛看天空,仍旧是黑色的一片,但寒毛在脑后竖了起来。

    “找掩护…………当心…………”

    王进明蹲下身子,举起盾牌,奋力大喊,身后的士兵也连忙举盾,随后,箭雨在黑暗中啪啪啪啪的落下,有人躲避不及被射翻在地,也有少部分党项人被他们箭矢也射死了。

    在先前那段时间,党项人一直以火箭压制十里堡守军,一方面烫伤确实会对士兵造成巨大的伤害,另一方面也给攻城的自己的人照明之用。

    而一阵阵火矢的飞来,基本也让城墙后的宋军士兵形成了条件反射,一旦箭矢曳光飞来,立刻做出躲避的动作,但在这一刻,落下的不是火箭。

    十里堡这边,顿时便吃了大亏。

    “王东子你们赶紧给我杀回去,压制他们………其他人随我杀…………”王进明摇了摇头,猛地大喊出声,旁边几名受伤的正在惨叫,有大腿中箭的在墙头上爬行,城墙下,党项人的梯子搭上城墙。

    没有受伤的士兵抓起长刀,起身杀敌,一名党项人士兵已冲了进来,一刀劈在他的身上,将他的手臂劈飞出去,周围的守军在墙头上起身厮杀。王进明“啊…………”的一声狂吼,自己也加入了战斗。

    血光飞溅的厮杀,一名党项人士兵跃入墙内,长刀随着飞跃猛地斩下,王进明扬起盾牌猛地一挥,盾牌砸开钢刀,他铁塔般的身形与那身材魁梧的党项人撞在一起,两人轰然间撞在城墙上,身体纠缠,而后猛地砸出血光来。

    “杀敌——”

    阴影之中,那党项人汉子倒下去,王进明抽刀狂喝,前方。党项人的士兵越墙而入,后方,王进明麾下的精锐与点燃了火箭的弓箭手也朝着这边蜂拥过来了,众人奔上墙头,在城墙之上掀起厮杀的血浪,而弓箭手们冲上两侧的墙头。开始往党项人集中的这片射下箭雨。

    类似的情景,在这片城墙上不同的地方,也在不断生着。营地正门前方,几辆缀着盾牌的大车直接被叶尘用城中找来的重石精准抛射砸坏,暂时瘫痪。东面,踩着雪地里的头颅、尸身,党项人对十里堡的大规模袭扰一刻都未有停止。

    党项七部如今加起来骑兵能够六七万,部落留下了一半,此次随着他们入大宋境内有三万,此时在十里堡山谷外,党项人的兵力有两万三千左右,皆是跟随他们而来部族中的精锐。而在在整个十里堡中,实际的兵力只有四千多人,四百黑骑兵足以堪比一千多党项骑兵,但这在守城战斗中所近作用极为有限。

    “西北
都市的魔王物语小说5200
党项人果然不是南汉、南唐的军队所能相比的。”

    党项人的进攻当中,十里堡城墙简易城楼附近,也是一片的嘈杂喧闹。所有宋军士兵已经进入战斗,作为预备队和关键时刻救火队的华夏卫府众高手也都绷紧了神经,城楼里面,看着外围的厮杀,天空中来去的箭矢,叶尘也不得不感叹于党项人的厉害。

    接受了后世正统军校的培养,叶尘在整体战略的把握上极为准确和敏锐,但在具体这种冷兵器战场的即时掌控能力其实并不强,十里堡中最为善于具体打仗、指挥的还是刘石军和其麾下将官,至于胡三光、连继城、黄楼平,在这样的作战里,各种掌控都不如这些科班出身的人。

    在最开始看清这件事后,叶尘便果断将指挥的重任全都放在了刘石军的肩上,自己不再做多余言。至于华夏卫府刺杀司副使连继城和西府司使黄楼平,在守城大局的指挥上不如刘石军,但对于一些危险局势应对,两人显得果决而敏锐,叶尘则让他们二人各自带着华夏卫府一队高手对周围战事做出应变,弥补缺口。

    这个时候,城墙附近还不至于出现大的缺口,但压力已经逐渐显现。尤其是敌人不惜箭矢的消耗,而城内箭矢大量减少不敢如最开始那般大肆使用之后,城内守军便被压制,这让叶尘明白,即使在冷兵器时代,打仗在很多情况下打的依然是看谁有钱。

    不过,他对于城外拓跋真厉的应变之快和准确,依旧是感到吃惊,这甚至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圣堂有什么厉害人物在城外党项军中暗自指挥。

    对方如此厉害,意味着接下来十里堡将面临的,是最为艰难的未来………若是庆州西北边军援军未能及时到来,十里堡最终守不住,有五百黑骑和一百多名华夏卫府经受过马上骑兵战阵训练高手在自己身边,再加上自己所能射出的惊天之箭,他还是有一定信心突围杀出去逃走,但是城内宋军和百姓恐怕难以幸免。

    …………

    …………

    雪海蔓延,昼夜来去,清晨来到了。

    十里堡城的这个早晨,格外安静,除了雪花的飘落,大半夜的厮杀,不论城外还是城内,人们总是需要休息和吃饭的。

    然而,宁静总是短暂时,城内负责搬运守城器械,同样忙活了一晚上,也被城外抛射进来的箭矢死伤了一些的百姓隔着远处的那堵并不高大的城墙,有号角的声音隐约而突兀地传来了。巨大的物体正从天空中经过。砰的闷响,微亮的天色与飘雪中,像是有风忽然经过,不少百姓的身体缩了一缩,他们感到大地都在动,有人在远处“啊”的大喊…………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攻城的声音在一瞬间拔至最高,恐怖的声响淹没了城池,摇撼着它所接触的一切…………

    党项人终于开始使用那十来具抛石机了。

    从许多许多年前,石头就呆在那座岭上了。那是座无名的低岭,毫不起眼,没有足以称道的风景名胜,那块石头只是许多石头中的一颗,见证过日升日落,经历过沧海桑田,承受四季变迁。无数牛马、羊驴数度从它的身上淹没而过,人群在周围来来去去时,放羊放马的孩子偶尔也在它的身上歇脚。在许久许久的光阴里,它都没有挪动过位置了。

    穿着羊皮衣和简陋皮甲的人将它从那里拖走时,雪刚刚从天空中降下,一如此前许多年降下的雪。它随着许多石头一块被拖到某个平地上,雪将将在它身上覆盖了一层的时候,将它拖来的人们开始用东西在它的身上敲了,它被敲砸得更圆了一些,然后,堆垒在其它无数的石头里。

    在它的旁边,是粗糙的临时营地,更前方的远处,一座低矮的城墙朝着两侧延伸开去。

    雪漫漫而下,太阳升起来、又落下,石头的周围有时热闹,有时冷清,人来回奔走,有时候搬走它旁边的同伴,有时候在它身边塞上更多的石头。光与暗流转交替,周围忽然间更加热闹起来了,人与马的脚步震动了大地,更多的、带有轮子的器械从四周推来。躁动不安的气息混合着飘落的雪花。

    天光暗下去,又明亮起来的时候,嗡嗡嗡的巨大震动已经笼罩了一切,人声奔走,各种粗砺的、古怪的声响,在它的周围,大量的石头迅的被搬离,那些石头划过天空,消失了。终于,脚步奔走而来,搬起了它。

    深夜第五更,每更都在三千字以上,兄弟们还不给个捧场,给我在本年度最后一天中一些鼓励和支持,我会倍受打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