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攻防十里堡(三)

第五百一十七章 攻防十里堡(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三更送上,三更加起近万字,求捧场,求月票!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今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第二箭射的是绕开黑骑兵冲向城门的一千党项骑兵。

    即使这次党项人有了防范,但结果依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根本躲不开叶尘所射出的箭。类似的一幕再次生,那一千党项骑兵中七名骑兵爆炸,上百名被骑兵和他们胯下的战马被炸伤,四处狂奔,四百多骑兵跌倒在地,跌成重伤,甚至被踩死、砸死,剩下的五百多骑兵以极为精湛的骑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马停了下来,然后一脸网然恐惧的看向城头弯弓射箭的那个人,冲刺已经没有办法进行。

    与此同时,另一边,五百黑骑已经和一千党项骑兵撞在了一起,狂的党项骑兵和沉默不似人类的黑骑兵之间的拼杀开始了。

    十数息后,五百沉默无声的黑骑留下五十多具尸体,一千党项骑兵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方党项人收兵的号角响了起来。五百黑骑兵中默默返回了城。

    …………

    …………

    城头上,自守将刘石军往下,所有宋军看着叶尘,全场寂静无声,只有西北寒风呼啸声依然不变。刚才他们看见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这已经过了几乎所有人能够理解的范畴,这两箭被称为神箭都不为过。

    “王爷威武…………”寂静之后,便是不约而同直冲云霄的欢呼声。瞬间十里堡城内的宋军士气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城外,党项大军中,同样是寂静,但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并且是异样的难看,看向十里堡方向,脸上依然残留着难以置信。特别是拓跋真厉和其他六位党项族长,从圣堂来人那里得知刚才射出那不可思议两箭的人就是自己等人要杀的人之后,这种寂静之中又多了一种难言莫名的意味————原来我们要杀的人是这等猛人。

    不过,这种略有些颓废的情绪并没有在党项大军中持续多长时间,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毕竟人数实力占优,叶尘个人实力虽然夸张了一些,但是他们还是有一定信心将对方杀死,最多也就多死一些人而已。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党项人战斗意志已经达到了极强的地步。

    自隋唐以来,党项诸部就生活在衡山脚下,在汉人朝廷打压甚至欺压下,一直在最为贫瘠的地方,过着最为艰苦的生活。他们与天地间寒冷、疾病、饥饿等等,再加上一些自然灾害做着一次次的抗争,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从未吃饱穿暖过,彼此部落之间有时为了几百只羊,几十袋粮食,一片牧场厮杀你死我活实为家常便饭。当以汉人为主的外族入侵时,他们联合起来与外族厮杀,经常整个部落的人全部被屠杀,甚至隋唐时期汉人一度强盛时候,他们整个名族差点被杀完灭族。说实话,若非唐朝后期汉人朝廷自己内部出了问题,让五胡乱华,进入五代十国乱世,让他们趁机壮大,抢到了一些好的地方,繁衍生息,才有了现在可以与一国叫板的部分实力。

    总之,一句话,他们是战斗的名族。即使敌人刚才所表现出的能力已经出正常人类的范畴,这依然没有太过影响到他们战斗意志。因为,他们如今是为了自己生存资源去战斗,是为了让自己的族人能够活的更好,自己部落能够有个美好的将来而战斗。最主要的是这一次有夏州李光睿真实的例子在那里放着,这让他们一想起自己的部落也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富庶的城市和五万最好的盔甲和兵器装备的铁骑的时候,便感觉热血沸腾,战意十足。

    拓跋真厉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那只不过是汉人中很厉害的一种武技而已,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样的箭,那个名叫叶尘的宋国郡王也应该射不了几箭。所以我们不能等他恢复,更何况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杀吧…………”

    “杀…………”城外党项大军所有人有些凌乱的吼叫着,声音中充满了惊人的杀意,他们稍作休整之后,战斗又开始了。

    …………

    …………

    叶尘坐在城头上唯一的一处简陋城楼中打坐调息,胡三光、连继城带着华夏卫府众杀手、华夏卫中的高手将其层层围在其中。刚才那两道惊天之箭是叶尘自在吴越之地和钱月禅、楼炎明以射箭之术大战之后,看过钱月禅能够将剑气离体的剑道神技,后来又被钱月禅半步先天境界的点化,这些天感悟之下,
重启上古时代小说5200
触类旁通,经过反复的试验之后,让武器司特制了空心钢箭,将精纯的太一真气高度压缩变得狂躁,然后瞬间灌注到空心的钢箭之中,以极射出去,让其在敌人体内真气迸,引起身体爆炸。

    这个过程说来简单,但做起来所消耗真气极大同时也很耗费精神。最主要的是,其中几个环节任何一个出问题,都绝对不会有刚才那般惊人的效果。比如第一个环节,将真气极度压缩,若非真气精纯到极致,且对真气的控制已经收由心,便做不到。第二个环节,若非叶尘所用世所罕见的八石宝弓以恐怖的巨力将其射出,从而度达到了一个难以想像的地步,使其在真气被灌注钢箭之后,真气还来不及迸,箭便已经被射入敌人体内,度只要稍慢上一丝,钢箭便会提前自己爆炸,根本难以伤敌。

    总之,要想射出这样的惊天之箭,精纯真气、恐怖巨力、八石宝弓、通神箭术、特制钢箭这几个因素都是缺一不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这是天下第一道家真气太一真经修炼秘法,世所罕见的先天之恐怖肉身,喻清妍通神的机关之术与武器司数月时间研究结晶,以及叶尘在后世时王牌狙击手所转嫁给他神箭之术,这几个大机缘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结果。

    这几个大机缘任何一个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都足以让任何人不凡,如今全部加于叶尘一身,那叶尘所射这种惊天之箭就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无人能够模仿,如楼炎明、张无梦这样的半步先天强者也不行,甚至传说中真正的先天强者也做不到此事。

    “钢箭回去之后让武器司还要继续完善,另外这把八石宝弓如今也有些不够用了。否则刚才黑骑一个都不用死的。”叶尘听着城楼外又开始的厮杀,徐徐睁开双眼,有些遗憾的说道。不过最终成功的把城外那三百多汉人救回来,让敌人阴谋落空,且因两箭而死伤两三千党项骑兵,叶尘总体还是对自己刚才那两箭感到很满意的。

    …………

    …………

    冬日夜长。

    黄昏降下时,天边的阳光,已经迅敛去了颜色,风雪之中,唯独西方的天际,留下些许的白色,无垠的雪地在微光中反射着凄冷的银灰色。

    这一次的攻防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比前面几次还要惨烈,党项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一度有数百人攻上了城墙,但在华夏卫府高手在连继城带领下的出手之后,又将党项人杀退,最后党项人留下了一千多具尸体,十里堡宋军也死了三百多人,党项人后方才吹响了收兵号角。

    《孙子兵法》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战场之上情况复杂、瞬息万变,虽然说起来有一定的规律和相应的应对之法,也就是无数年来人们总结出来的兵法兵书。但那只是大致的规律,要将规律灵活地用于细处,其实极不容易,所以在历史上,才有很多类似赵括那样纸上谈兵之辈。

    若是将带兵指挥的将军分在上、中、下三个品级。其中下品的将军,往往只懂得如何列阵,步兵遇上马队,用密集枪兵,弓手射箭过来,则举起盾牌,这是他们从兵书、从前辈那里学到的最基本的东西。中品的将军,能够知道这些事情为何要这样去做,懂得大部分的变化,亦懂得为何产生这样的变化,由此能知道在怎样的情况下,步兵能与骑兵对冲,怎样以枪兵应战密集的弓箭,怎样去守城…………

    这一点就和人们平常生活中一样,人们从小到大,总是追求天地间的一些真理或者规律,知道了一些,以为自己懂得了一个道理,懂得了一句有意义的话,自己的人生或者自己的目标就能找到方向。但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找到无数句看似有道理的话,甚至每一句话,都存在与它意义相反的同样有意义的言语。

    这就是所谓绝对与相对的关系,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意义所在,所谓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所谓唯物辩证法的关系。

    简单的说就是任何真理或者无数年所归纳的经验一定要活用,而不能僵硬死板,所谓的经验主义,一昧的教条主义都是不行的。

    但是,世人大多是平庸的,一如后世,在信息知识、真理明言可以随处可见、可学的年代,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够对名言警句和心灵鸡汤不同程度的说道几句,甚至头头是道,这样的人活在后世好年代,也一样能活下去甚至活得不错。

    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