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一十章 城破人亡

第五百一十章 城破人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轻轻的疯子、一个亿食品的慷慨捧和月票支持。

    那军官恭敬称是,然后赶紧转身跑了进去,并且走之前还不忘请黄楼平进城,但黄楼平却不理他,带人仔仔细细看了十里堡的情况,在没有现什么异常情况之后,便直接离开。因为考虑到夏州李光睿可能会有异动,他要提前将总司使大人今天去的几个军寨走上一遍,看上一遍,确保还在大宋国的手中或者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

    …………

    八里坡是大宋面向衡山方向外围第一驿,虽说前几年大宋与党项诸部经常打仗,但自党项八部在名义上臣服大宋之后,除了党项人一年偶尔小范围的打草谷之外,这一线已经久无战事,致使西北边军虽然精锐,但这一两年下来,戍卒的警惕也会明显下降。虽说大胆行凶,冒名入城,想要诳开城门挥军直入还不可能。但混入奸细在关键时刻破坏烽火台的传讯还是很轻松的。毕竟烽火台一旦传出讯号,不但向四周军镇、军寨很快传递情况,并且一个接一个,再加上一部分快马传递,甚至不到半天时间,都能够直接传到庆州城,西北边军大营驻地,使得大军出动。

    若是这样,党项人此次计划基本已经失败,因为他们要杀的那个人在路上便能够知道这边情况,有所防范,或者转头回庆州,他们也就白忙活了。

    另外,党项七部骑兵都是轻骑赶来,既无辎重、也没有攻城器械,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战决,大宋西北边军也是不会给他们强行攻打各军驿的时间的。

    所以,圣堂安排一名黑乌鸦在八里坡直接阻止烽火的燃烧传递,是极为关键的一环。但是黑乌鸦也只能一时阻止烽火的传信,黑乌鸦虽然厉害但也不是大军的对手,所以在八里坡里面另有一队十多名的圣堂高手提前潜入了进来。

    实事上,按照圣堂给他们的计划,圣堂负责阻止宋国这边军情传递,这其中包括八里坡烽火的燃烧和对八里坡和另外一处名叫石坪寨的军寨派出加急信使进行拦截。同时,圣堂还会将叶尘的行踪及时掌握,然后带领党项近一万多骑兵卡好时间差,刚好在叶尘在去往某个军寨的路上,将其围住,直接进行野战围杀。

    这个计划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关键有两点,一是党项骑兵要快;二是圣堂要将一切情报拦下来,让叶尘不知道党项人已经到来,等他知道时已经来不及进入任何军寨或者往回逃走。

    第一个关键点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所以第二个关键点虽然都是小范围里面少部分人在搏杀,但却显得极为重要。

    所以,对于八里坡,圣堂这边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为求稳妥起见,圣堂先派了一名黑乌鸦提前数天赶到八里坡,寻找机会接近烽火台,同时又有另外十多名高手提前潜入到八里坡之中,目标先都是烽火台。下了这双保险,就是要确保烽火台上不会燃起一道狼烟。

    圣堂派出的十几个先行潜入八里坡军寨中的高手,这些天分别占据了烽火台周围茶馆、酒肆临窗的桌子,另外几个则逡巡在营盘栅栏外面,似乎在寻找着解手的地方。如果不是那名美少妇样子的黑乌鸦已打入兵营,他们就要从各个方向同时进行突袭,将杀烽火台上的戍卒全部杀死,然后迅靠近,阻止有人再登上去,同时讯号通知在附近装作要打草谷的两千党项骑兵破城。

    如今那名美少妇样子的黑乌鸦既已成功潜入,烽火台上到底有几名戍卒,黑乌鸦能够探到准确消息,由她动手更加保险,其他十多名圣堂高手早在黑乌鸦动手之前就已经装扮各种身份,潜藏在了城门口。

    而当八里坡城门上传出急促的警.号时,黑乌鸦已经得手,并出了讯号的时候,那十几名圣堂高手也突然动了,坐在附近茶摊子上、酒肆里,蹲在地上的乞丐,或者刚好从附近走过,特别是其中一半刚好出城或者进城。总之不管这十几个圣堂高手之前在做什么,此时突然像屁股底下安了弹簧似的跳起来,丢了手中或者身上的一切道具,拔出腰刀,无声无息间向看守城门的十几名宋兵疯狂的冲了过去。

    惨叫声乍然响起,十几名看守城门的宋兵猝不及防之下,被杀了近半,剩下的也远不是这些圣堂高手的对
释放天赋最新章节
手,很快便被全部杀死。

    不过,宋军守城官兵也反应很快,附近营房中不管做什么的,一惊之后,在第一时间内便冲了过来。但是这十几名圣堂高手中光是一流高手就有三名,其他人最差的也是二流境界,拼死将城门守上半炷香时间还是可以的。而半炷香时间,却已经足以让城外数里外装作打草谷的党项骑兵冲过来。

    最先抢进城来的五百多党项骑兵犹如一股洪流一般沿着大道席卷过来,直扑守城戍卒的军营,一路上人喊马嘶,蹄声如雷,咆哮声震耳欲袭。

    十里坡驻军本来有两千五百人,之前被一小部分最先出现的装作打草谷的党项人将一千五百人引出了军寨,这个时候都跑到十多里之外,剩下的一千人只有极少部分是骑兵,大部分都是步兵,却不是这又突然出现在附近装作打草谷的另一波两千党项骑兵的对手。

    一家面馆的老板看的目瞪口呆,等那一群骑快马党项骑兵从他面馆门前风一般卷过之后,他琢磨琢磨那些大汉喊叫的语言,才突然省过味儿来,转身便向店里伙计疯狂地大叫起来:“他们是党项人,他们是党项人,老天爷啊,党项人在城外村子打草谷也就算了,竟然敢攻打八里坡!快上门板,快上门板,你他娘的还愣着作死呢…………”

    整个八里坡已陷入一片混乱当中,百姓们满街奔逃,商贩们门窗紧闭,到处都是骑着高头大马冲进城来党项战士,在小小的八里坡中横冲直撞,杀人、放火,钢刀见人就砍,长枪见人就刺,箭矢到处乱飞,八里坡中此时剩余的一千守军组织反击,但在面对人数占优势且又是清一色骑兵的党项人面前,节节败退,短时间内已经死伤惨重。

    甚至因为宋军被军寨中的百姓冲乱了阵型,有近半宋军都失去了指挥,被冲进城来的党项骑兵一口口吞食掉。

    而这个时候,甚至这两千多党项骑兵甚至还没有全部冲进来,大片的烟尘遮天蔽日,滚滚烟尘中八里坡城头上的宋军看去也不知多少人马滚滚而来,扑天盖地,无边无沿。那城头吹号角的守卒鼓着腮帮子正吹得五官充血,额头一根根青筋都绷了起来,一见这副情形,不禁失魂落魄,惊得手中的号角都跌到了城下去:完了,八里坡……真的完了!

    留守八里坡的是驻扎在此军指挥二把手军都虞候李冬军,带着人拼杀一阵之后,认识到已经难以守住八里破,且继续打下去定会全军覆没,所以带着一部分人开始反突围。

    李冬军骑着一匹背上来不及配鞍的战马,带着五百左右宋军向城门突围,党项人也不关城门,最后任由他们杀出去,只是尾随追了一阵子,便退了回去。

    李冬军一口气儿奔出十多里地,回头看时,身后只剩下不到两百人追随,这也是刚才八里坡军寨中为数不多的骑兵,只是此时一个个多多少少都带有伤,狼狈不堪。隐隐间,他感觉更远处,十里堡方向,有着如蝗虫般扑来的是那从天而降的党项大军,尘烟滚滚,声势骇人。

    他突然想到今早上刚刚接到庆州的通知,从开封来的那位大人物,年轻的钦差大人,名震天下的华夏卫府总司使大人今天要来这边几个军寨慰劳大军。

    “党项人突然疯,竟然敢出动如此多的骑兵,莫非是冲着钦差大人而去。”李冬军突然想到这个可能,不由脸色大变。若是这一位在这几个军寨附近出事,几个军寨中的将领从上到下必将被朝廷重罚,重则下狱,轻则降职处罚。而且必然会将华夏卫府得罪死,日后再难以有任何出头之日。

    “快快快………快些走,咱们绕开党项人赶紧去十里堡…………”李冬军咬牙说罢,扬手就是一鞭,一鞭子抽下去,他突觉胸口一紧,呼吸骤窒,扭过头来一看,几枝利箭已同时射穿了他的皮甲。李冬军愕然抬头,就见前方坡上的灌木丛中缓缓站起了许多弓手,那些弓手面无表情,弓弦只一响,便是一排羽箭袭来,也不知有多少人便在这箭雨中顷刻间送命。

    “啊!”没罗埋步握住自己胸前的一枝箭,使劲向外一拔,然后便松了马缰,两手张开仰面跌下马去。后面的战马来不及止步,一只碗口大的铁蹄便向他脸上狠狠踏了下去,他的双眼仍张的大大的,人跌下马时便已气息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