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零九章 叶尘的行踪

第五百零九章 叶尘的行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时就听城门方向又传来一串短促的号角声,一声声号角催得人心慌,夏春天跌足叫道:“他娘的,果然出事了,快,快点爬,马上点起狼烟,马上点起…………”

    他刚说到这儿,身旁那个士兵突然栽出一步,猛地向后一仰脖子,咽喉处露出一点锋利的箭簇,夏春天两只眼睛突然凸出老大,眼看着他士兵呃呃地叫着,伸手摸向自己的咽喉,摸到那箭尖的时候,整个人也软软地倒了下去。  .

    “是………是谁?”夏春天手脚冰凉,佝偻着腰儿,颤声问着,却连回头的胆量都没有,因为刚才那根箭是从他身上房间中射出来的。

    毕竟是当兵的,并且还是大宋西北边军,虽然只是一名负责点燃烽火的老兵,但前几年也杀过几个人,大吼一声,便要向旁边闪开,然后找机会反攻,然而他刚一动,一只手飞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一柄锋利的小刀刷地一下割开了他的喉咙,然后一个女人身影自他身旁一掠而过,向烽火台奔去。

    因为职责的原因,他住的小院就在烽火台下入口边上,距离烽火台极近。

    夏春天躺在地上,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那个少妇,她正攀着那扶梯像一只猿猴似的向上跑去,她真的是用跑的,三丈高的烽火台,她几乎片刻功夫就奔了上去,一纵身闪了进去,然后三两下将上面两名正有些慌乱的准备打火点燃烽火的士兵给杀了,那敏捷的身手令人叹为观止。

    夏春天像一只被割开了喉咙的鸡,一下下抽搐着身子,喉头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老子…………平生头一回装正经人,连…………连狗日的手指头都还没碰过呀………正经人…………真是做不得啊…………只是这他妈的女人是谁啊!”

    夏春天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圣堂一只黑乌鸦。

    …………

    …………

    党项七部的目标自然不是八里坡,也不是任何一处村镇。且他们七部之互相之间在圣堂来人的统一调配下,也早有默契。一入宋境便分出少部分人去打草谷,将八里坡及附近几处军镇西北边军引开,进行追逐战。剩下的人马则趁机一穿而过,这么多人自然难以瞒得过八里坡城头上的人,只是阻止八里坡军镇里面的人在一定时间内点燃烽火,以及将八里坡派出去通知四方信使劫杀之事圣堂却是早有安排。

    党项七部骑兵中主力却只负责直接进入腹地,直直向东南方向而去,他们自然不是直冲庆州去杀人。西北边军驻扎在庆州城外,他们去了岂不是送死去了。早在炎帝谷口便有七个神秘人一一等着,各自领着一路党项人骑兵,直直向某人今日所在而去。

    然而,当他们一过八里破,藏在附近几处村镇视野开阔山头上的几骑便急奔八里破东南方向百里处另一个军镇十里堡而去。

    这些人是华夏卫府西府司使黄楼平安排的华夏卫府西府的探子。

    …………

    …………

    叶尘此次来西北
火帝神尊帖吧
是以慰劳西北边军的名义来的,昨天在庆州边军驻地杀了人,稳定了军心,发了钱。但西北边军还另有两万人马散布在西北各地城池、军寨、军镇之中。不管有没有必要,他既然是领了天子旨意慰劳西北边军,那必须要将必要的程序走完,每个驻军在两千人以上的军镇、军寨他都要走上一遭,然后拉着几车铜钱和在庆州采购的肉食以慰劳大军。

    按照计划,今日叶尘第四站便是十里堡。

    此时,他在西北边军几位将领陪同下,带着一百多名华夏卫属下和两千名西北边军派来的亲兵正向十里堡以不急不慢的速度而去。

    十里堡,当阳光完全撒满整个黄泥垒成的城墙高台时,守驿的士兵才自城头上探头向下瞧了瞧,懒洋洋地下了城墙,打开了城门。

    城门前没有护城壕,没有吊桥,城门用一层硬门制成,也不甚厚。打开城门,搬开拒马,几个士兵便扛着枪,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一手按刀,一手握着马鞭的虬须大汉,高声喝道:“急甚么,站好,站好,排队,把过城税都准备好,还有路引。”

    这时候在城外的百姓忙规规矩站好,有推着小车的,背着鸡笼的,还有挑担卖菜的,其实都是附近几个小村子的百姓。这种地方村镇稀疏,彼此之间相距都不近,这个时辰其他城镇赶来的行商才刚刚离开没有多久,要赶到这儿得等到晌午以后呢。

    因为这时进城的人都是时常到十里堡里做生意的熟人,所以也用不着验证身份,往桌上丢几串入城税钱,也就进了城。就在这时,远处有一队快马赶来,那持着马鞭的军官眯起眼睛看了看,满脸横肉一抖,向抻着脖子张望的士卒瞪眼骂道:“看什么看,大惊小怪的,才百十个人,还能是打草谷的党项人不成?哼!”

    他上前几步,站在道路中央,两腿岔开,牛皮靴子往地上稳稳当当地一站,背负双手,鼻孔朝天地等着那些人来。片刻功夫,那百十匹马便驰到了他的面前。

    “站住!”那军官伸出大手往前一抵,威风面地喝道:“这是什么所在,由得你们横冲直撞?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吁………”马上一个大汉勒住了马缰,用马鞭把宋军西北边军配发只有军官才能佩戴御寒的冬帽往上顶了顶,露出一双重眉和一张脸含威严的方正大脸。

    地上守城门的那军官仔细一看,顿时脸色大变,赶紧单膝跪地大声道:“原来是牛将军,卑职之前没有看清,还请将军赎罪。”

    此人正是装扮成西北边军一位名叫牛景的军指挥使的华夏卫府西府司使黄楼平,他上下看了这个十里坡守城门军官几眼,笑骂道:“吆喝,你小子还挺横的,通知刘将军,半个时辰后,钦差大人就到,让他做好迎接准备。”

    三更送上,唉快要累死了,我发誓,一天除了吃喝拉撒,我一丁点的空余时间都没有,真他娘的累!只求兄弟们给个捧场和月票给我一些安慰,让我这劳累的身心能够得到一些精神上的舒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