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零八章 烽火台那些事

第五百零八章 烽火台那些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点人自然不足以对付得了党项人,但从此处开始向大宋腹地和两边各个各个军镇之间,都设有烽火台联系,一遇敌情,白天燃狼烟,夜间点烽火,一处军镇军寨受到袭击,其余诸驿便立即或出兵歼敌,或关门落锁,封闭全城,等后方出动大军急赴来援。 但是如今党项骑兵大批已经到来,可是八里坡的烽火竟然没有燃烧起来。

    夏春天姓夏,名春天。他是看守八里坡烽火台宋军中的一名班头,手下也有十个人,虽然不算是军官,但也算是兵头了。兵头夏春天管着十名士兵,每两名士兵一组,将他们分成五班,日夜轮换守候在三丈高的烽火台上。

    前些年,西北之地前线的军驿军镇每年都要和党项人、吐蕃人、回纥人、契丹人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摩擦,烽火台时而还会起些作用,而靠近内地的一些军驿烽火台往往十多年也不见能够用上一次。这几年宋国日益强大,党项人臣服,吐蕃和回纥人更是不敢造次,契丹人一时也不可能来这里,而党项人的小股打草谷用不着燃烽火,所以八里坡也有一年多没有燃过烽火了。

    不过,任何一件事情,即使很重要,但如果一年如一日的平静,没有去真正的发挥过作用,那么执行它的人也不免会产生懈怠之心,看守烽火台的夏春天就已经把这件最重要的事当成了一件最轻松的事情。

    夏春天今年已经四十七岁,做为一个无功无过的老兵,他晋升的极慢。再有几年就要解甲归田了,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班头,唯一的差使就是整日巡守着这座烽火台,虽然没有什么油水,却也很是轻松。

    去年春上,他的婆娘病死了,一个女儿也早嫁了人,就只剩下老夏孤孤单单一个人,偶尔生个病,都得托付那些粗手大脚的辅兵帮忙煮口汤饭吃,日子过的实在凄凉。可是打从两天前他却觉得日子有了奔头,以致于一整天不管见了谁,他都是满脸的笑容,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堆成了一团,因为…………他捡了一个媳妇。

    三天前,他看到那个颇有几分姿色,身材高挑,眉眼妩媚,二十出头寡妇时,自己手下几个不当值的辅兵正在挑戏这个寡妇。

    夏春天上前问了问缘由,才晓得这寡妇是从河西闹灾一路逃难到此,路上家里人都已经全部饿死,她侥幸被一个商队救下,活到现在,但前几天这个来西北做生意的商队中有人欲将她绑了卖到庆州城中青楼里面,她被逼着跑了出来,一路逃到了八里坡。这些天因为河西遭灾逃到西北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夏春天听了却也一点不以为奇。

    瞧瞧这个水灵灵的寡妇,夏春天突然起了莫名的心思,也没啥好防备的,夏春天便喝止了调戏那寡妇的辅兵,把寡妇领到了自己的住处安顿下来。看守烽火台的兵丁们都不免啧啧称奇,一向胆心而贪婪、爱占小便宜的老班头居然大发善心了?

    “尽扯
驭房有术全文阅读
,老子我啥时做过善事?做善事是要下地狱的。”夏春天蹲在院子里笑眯眯地说。旁边蹲着两个不当值的辅兵,三个人正蹲在那儿摆着龙门阵。

    “家里冷清啊。”夏春天叹了口气,扭头看看自己那幢屋子,又眉开眼笑起来:“可这寡妇一住进来就不同了,马上就有了人气儿,你俩瞧瞧,我那小院儿现在收拾的多干净,嘿!屋里头更亮堂,到了吃饭的当口儿,我也不用到对面馆子里随便淘弄一口了,一进屋就有热饭吃。”

    “哦…………我就说呢!头儿你啥时变得这么好心了,真是精明啊,收了这这寡妇当女儿,你这屋里屋外就都有人照料了,到老了也有人侍候。”

    “尽扯,收啥干女儿啊,我那亲闺女嫁出去两百多里地,都难得回来一趟,指望不上的,还收干女儿?”

    夏春天笑的更开心了:“你们又不是没瞧见那寡妇俊的,虽说是个寡妇,可那小模样、那身段儿,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啧啧啧,让人瞧一眼,连骨头都酥了…………”

    夏春天笑眯了眼,滋滋着嘴说道:“这寡妇家里面人全部死了,无处可去,如今可全倚着我呐,老子我琢磨着,等过几天熟络了,就跟那寡妇说,纳她做我的填房,我那婆娘死了一年多了,没个屋里人也实在冷清。”

    “不是吧,老班头!”一个辅兵失笑道:“人家姑娘能答应么,你也不瞅瞅你都多大岁数了,配得上那样水灵灵的姑娘?”

    夏春天不以为然地道:“尽扯,老子我虽说年纪大了些,可我知道疼人不是?她好不容易有个落脚的地儿,还狠得下心来走?再说了,吃我的,住我的,到时候想走,成啊,连本带利,咱都算算,嘿,她还有钱么?”

    夏春天满足地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到那时候,老子我就舒坦啦,大雪寒天的巡视完烽火台,一回了屋,热饭热茶都是齐的,还有个花不溜丢的少妇剥得跟小白羊儿似的给我暖被窝,想想都美啊。嗳,你们说,老子我这名儿是不是起的好啊,冬天虽然还没有过,可老子我的春天这就来了…………”

    夏春天想的正美,就听远处“呜”地一声号角响起,夏春天先是一怔,随即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仰着脖子冲烽火台上嚷:“出了什么事?有什么情况?”

    烽火台上寂然无声,夏春天跳着脚儿骂起来:“混帐东西,戍守轮值的时候也能偷懒睡觉的?要是真出了大事,老子剥你们的皮。”

    旁边一个士兵劝道:“夏头儿,这光天化日的,真要是有人摸上门来,难道城守门将都是瞎子不成?早就该警.号连鸣了,你先别急,我爬上去中瞭望一下,多半是那些党项的狗日的冬天没得吃了,又来打草谷,估计这次来的人多了一些…………”他说着就急步奔向扶梯。

    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诸位稍等我改一遍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