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零四章 叶尘心中的阴影

第五百零四章 叶尘心中的阴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a’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ggaawwx

    这些将领们精神一振,这才相信事情果真结束了,纷纷恭敬称是,但脚下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走的太快太着急一些,会不会被叶尘所怀疑。

    “回。”叶尘微笑着说道:“虽然本官急着与诸位将军商谈正

    不过总不好得罪了诸位嫂夫人。”

    庆州城内无正

    都是这些西北大营官兵们讨地小老婆甚至是姘

    叶尘这般说着话。反而让这些将领们有些尴尬,再次抱拳快步离去。

    一时

    大将军府内

    好不热闹。

    …………

    …………

    虽然城门已经关

    叶尘又让王宝兴的府兵看守城门,不让任何人出城。但是圣堂自有其渠

    李彦群事先放出去足有七个

    其中有五人终于成功的通过了封

    沿着城外的一条小

    悄无声息地接近了西北边军大营。

    此时其中一人看着远处大营中点点灯

    心里激动不已。他虽然不知道李彦群已经被华夏卫府拿

    但清楚自己只要将消息带到,大营中自然有其他人着手做一些事情。

    可惜地

    离西北大营营帐还有数百丈地时

    他忽然感觉到地面震动了起来。

    没有声

    但身后有人。

    他回

    却没有看见人。看见地只是十余骑全身黑甲地马

    直到这些马儿近了

    才现这些马儿地身上都骑着浑身黑衣地骑兵。

    在夜色之下,寒风呼啸之中,那些黑甲反映着天上幽暗地月

    仿似带着一丝死意。

    他瞳孔微

    身子颤抖了起

    这是黑骑

    华夏卫府地黑骑兵!

    …………

    …………

    头颅飞上天空。鲜血喷出腔

    这名西北大营校官或者说圣堂一个暗子,直到死亡前地那一刹那。才开始感觉到自己地愚蠢,叶尘既然来到了西北对付他们圣堂,怎会不带着那些极为强大的黑骑兵?

    黑月冷漠地看了一眼地上地尸

    对身旁地亲卫点了点头。

    那名亲卫一扯马

    反身而去。站在山坡之下做了几个手

    只是此时夜色如此深沉。月光如此黯淡。这些命令谁能看得见?

    但当他地手势落下之

    在庆州城池与西北大营驻地之间地那道矮梁之

    忽然便如雨后地林地一样。生出一排密密麻麻地事

    看上去有一种莫名地美感。

    都是骑

    在山梁之上一列整整齐齐地黑色骑

    就像幽灵一样安静待

    阵势所

    正对着远方西北大营地驻地。

    阵势纹丝不

    也不知道这些骑兵是怎样控制着身上地马

    竟是没有出一声马

    便连马蹄也没有胡乱刨地。

    而西北大营里地上万官兵似乎一无所觉。

    黑月领着身后地十骑亲

    冷漠地看着西北大营驻地方向。

    他身后地亲卫们单脚扣着马

    左**右刀,这是黑骑地标准配制。

    黑月地眉宇间闪过一丝煞意,他之前接到城中传来叶尘号令,在城外负责阻止城中任何与西北大营官兵之间地联

    大半个晚上时间,黑骑已经狙杀了五个

    但黑月也不能保证有没有西北大营地人穿过了这条封锁

    进入了西北大营地驻地。毕竟他们人数只有四百人。

    远远注视着西北大营的方

    黑月地眼睛眯了起

    西北大营驻地已经动了。灯火也比先前亮了少

    看模样城中西北边军统帅慕容延钊被刺杀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军

    想必正有几个擅于煽动的军

    正在说自家大将军是被华夏卫府叶尘所杀。妄图煽动大军哗变。

    黑月知道西北大营中也有总司使大人安排的人,那几个监军和西府的人,肯定不会任由大军哗变,对方顶多只能让小范围哗变,但即使小范围哗变,生冲突死上几千人,这都已经是大事,叶尘都绝对不允许的。而这些事情却暂时与他无关,他的任务自然是当有过一定数量的敌人想要刺杀总司使大人时,他带着四百黑骑兵将敌人全部杀完。

    …………

    …………

    “大人!您低估了军队对于朝廷的忠心,低估了陛下对西北边军士兵们的影
佟门娇笔趣阁
响力。”黄楼平平静说道:“属下这些天身在西北边军大营,已经详细作过调查和摸底,以属下看来,若是慕容延钊活着,他若是有异心,甚至想要谋反,经过一番清洗杀戮之后,西北边军中或许能有一半的人跟着他走,但如今他已经死了,以圣堂潜藏在军中的那几个暗子和准备的手段可以煽动不知事实真相的士兵闹将起来………可现在的状态是,不论士兵还是百姓,如果有胆子对钦差动手,那是一定需要人带头的。”

    黄楼平最后说道:“羊儿们敢起来造狼的反,一定是有只狼躲在羊群中间。”

    叶尘的眼睛亮了下,看着黄楼平心想,自己当初选黄楼平担任西府司使,除了其能力和武功之外,其中一个原因便是黄楼平在人心把握和大势判断方面的造诣极深,现在看来,他看待事情果然有几分独到之处。

    旁边胡三光也是点头称是,表示同意,并接口说道:“以大人的威望和身份地位,只要不是圣堂的暗子,根本不用大人多说什么,只要往营里一站,这些将官也好,西北大营士兵也罢,们自然就知道了他们的立场,如果军中仍然有闹事的,杀上几个人,也应该平息。”

    “杀人立威?”叶尘皱起了眉头。“我怕的就是惊起哗变,血腥味很刺鼻,很容易让人们的脑子昏。”

    在场的黄楼平、胡三光和连继城互视一眼,心中都不禁想道:自家总司使大人对待敌人向来狠辣果断,但对于自己一方的人其实是相当仁慈的。

    黄楼平躬身说道:“大人,血腥味也是很容易让人们变得胆小,尤其是本来胆子就不怎么大的寻常人,士兵虽然特殊了一些,但在等级森严的部队中他们更是寻常人。”

    这话说的平淡,却带着对人心的精准掌握,叶尘心想果真就是这么个道理,便微微颔,表示同意。

    这时,黄楼平神色才变得凝重,继续说道:“大人,其实慕容延钊死了之后,属下便不怎么担心西北边军大营这一块,而是担心党项人。”

    叶尘脸色一肃,说道:“党项人?”

    黄楼平继续说道:“大人,属下这大半年来,经营西府,探子已经深入党项诸部所在,一直对一件事情有所怀疑。只是因为大人之前一直忙于南边之事,这件事情又未核实确定,所以没有禀报大人,但以如今的形势,却要说出来,有所防范才是。”

    “夏州李光睿本来也只是党项八部中寻常一部,短短数年时间突然崛起,武器粮食盔甲从来不缺,两年时间逐一打败党项其它七部,并让七部初步对他臣服,如今又在夏州建城。属下一直怀疑夏州李光睿之所以能够崛起,可能是有圣堂在背后对其武器粮食进行资助,并且有圣堂智者为其谋划,所以才会有如今的夏州李光睿。”

    叶尘深吸一口气,略微一想,说道:“你担心夏州李光睿带领党项诸部有所异动。”

    黄楼平点头道:“属下正是此意。”

    叶尘眉头微蹙,说道:“夏州那边可有安排?”

    黄楼平说道:“只要夏州有所异动,属下当能在第一时间内收到消息。”

    叶尘说道:“好!既然夏州李光睿可能会有异动,那当务之急自是要赶紧将西北边军彻底稳定下来。”

    这时候,有华夏卫进来禀报,西北边军诸将已经全部打走了家属,准备好了出城。叶尘等人便立刻起身,与西北边军诸将汇合,出城向西北边军大营而去。

    …………

    …………

    远处的天边浮起一丝淡漠的白,叶尘眯着眼睛看着,心思不知道飘去了哪里,眉头皱的极紧。黄楼平刚才给他说夏州李光睿的事情让他心头多了一层阴影。若夏州李光睿在党项八部中崛起真的是因为圣堂对其支持的结果,这几天西北说不定便会有大事生。

    此时庆州城内没有喧嚣,只有一片宁静围绕,天蒙蒙亮时,叶尘等人出了城,等到晨光渐盛时,他们才来到西北大营营地。

    队伍的正中间是叶尘,骑在马上的他已经换上了钦差官服,华贵异常,威严十足。前有开道官兵扛着牌子气喘吁吁地走着,然后便是一柄曲柄驾云黄金伞,以及其它随行的钦差仪仗。

    叶尘看着这些东西,心想这位庆州知州王宝兴果然是个人才,竟然对这些东西早有准备,叶尘此时前往军营,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势压人,钦差代表天子,有钦差依仗随行,放自己身边一矗,自然事半功倍,也显得名正言顺。

    华夏卫府随行的一众属下在最前面簇拥着叶尘,王宝兴带领着部分庆州官员,以及西北大营诸位将领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单从表情上看不出来这些人心中所想,只是折腾了,除了王宝兴被叶尘几次肯定表扬,犹如打了鸡血之外,西北大营诸将精神都不太好。

    …………

    …………

    今天更的迟了,非常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