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零三章 戏如何演

第五百零三章 戏如何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到这里,折御勋神色渐渐肃然一片,继续说道:“只是这才不过十年的功夫,家父尸骨未寒,皇帝陛下言犹在耳,虽然朝廷还未开始逼迫,但我们的确要未雨绸缪才是,否则等着南唐被灭,皇帝和朝廷将目光彻底投注在你我两家身上时,却是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的意思是玉枫让我们演的这场戏是必须要演的。但正如你所言,要尽可能不要让叶尘小子怀疑才行。”

    杨崇勋目光一闪,疑道:“世隆,你就不要卖关子了。直说吧!这场戏到底如何去演?”

    折御勋微微一笑,一字字道:“自然是………千古不变的老戏————有反匪出现,然后我们发兵去剿匪!”

    杨崇勋瞠目道:“哪来的匪?那要养多大的匪?才能让我们两家同时发兵去剿匪。”

    折御勋翻了个白眼,道:“从小你就比我呆,现在还是比我呆。”

    杨崇勋没好气地道:“废话,谁似你折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奸似鬼,我们老杨家忠厚,哪有那许多乖巧心思,你快说,匪在哪里?”

    折御勋重新恢复淡定,说道:“仲闻兄,咱们来看看西北的形势,咱们北面、东北面,是契丹,南面、东南面是慕容老儿的西北大营,西面、西南面是定难军节度使李光睿。李光睿表面上虽也臣服于宋,其实比你我更加舛傲不驯,而他身后的党项七部更是打草谷成为习惯,所以…………”

    折御勋笑嘻嘻地往西南方向一指,杨崇勋诧异地道:“党项人?不对啊………党项人如今有了夏州,虽然夏州李光睿一部与其它党项七部多有不合,可是夏州李光睿不作反,其它党项七部就绝对不会作反。难道夏州李光睿还能够作反不成?”

    折御勋莞尔道:“你我自然没有这个本事,但圣堂却有。夏州李光睿本来也只是党项八部中寻常一部,短短数年时间突然崛起,武器粮食盔甲从来不缺,两年时间逐一打败党项其它七部,并对其初步臣服,如今又在夏州建城。别人不知道,但你我难道还想不通,这背后若是没有圣堂的支持,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夏州李光睿。”

    杨崇勋恍然大悟,心想老子还真没有想道,只是他依然有些难以接受,讶然道:“难道我们真的…………要与李光睿联手演这场戏?”

    夏州李光睿定难军与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这些年来为争夺地盘,一直征战不休,自降了大宋之后,表面上都是一殿之臣,倒不好堂而皇之地打仗了,可是故意怂恿族人、部曲彼此争斗厮杀却也是常有的事,如今却让他们若说他们一狼一豹共同演一场戏,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事。

    由此也可看出圣堂隐藏的势力和这些年的布局果然是深不可测。现在细细想来,西北几方军队,几个主宰势力,虽然都不算是圣堂的军队,但背后却都有着圣堂的影子。这其中甚至包括大宋西北边军统帅慕容延钊甚至都一度是圣堂外门长老。现在回头看这几年西北形势发展,慕容延钊能够如此顺利的让夏州李光睿带领的党项诸部臣服于大宋,这背后显然还是有着圣堂的影子。毕竟圣堂一直将大宋看成是自己将来必定要窃取的果实。若是叶尘提前知道这些事情,此次来大宋定会重新计划,绝对不会地如现在这般轻率进入庆州城内。

    折御勋晒笑道:“我若所料不错,明天的功夫,党项七部就要兵戈再起,那时夏州城内多半是有某个变故发生,比如李光睿卧病在床,或者部下叛乱,总之让夏州李光睿无暇平乱,党项七部打草谷之人定会越过夏州,长驱而入,直指庆州,冲着那叶尘而去。到时候我们两家自然是要出兵去剿灭那党项七部。只是这个过程中庆州城和西北边军以及夏州李光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圣堂有什么安排,我们就不知道了。你我也不用管的。”

    杨崇勋干笑两声道:“职责所在,你们我两家自然是要出兵的,不过一旦打起仗来,我们两家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万般无奈之下,咱们哥俩儿跟党项七部打着打着就距离庆州城越来越附近。嗯…………按照刚才玉枫派来的人所说,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

    …………

    庆州,大将军府。

    “今夜之事,要辛苦诸位将军了。”叶尘诚恳地说道:“这件事情,虽然元凶已伏,事情总是要查个说落石出,哪位将军先来和我说说心里话?”这些将领们大多不是笨人,虽然不知道圣堂的存在
重生落魄农村媳帖吧
,不知道这件事情真正的内幕,但却知道叶尘还在怀疑他们之中还有李彦群的同党。所以他们此时嘴闭得极严,看着叶尘地目光极为复杂,有畏惧,也有愤怒,还是茫然。

    到了此时,他们自然已经从刚才两名出手的同僚轻而易举被拿下过程中发现了一些问题,然后试过之后,也发现自己等人竟然不知不觉的中了毒,一身内力却已经提不起来了。这让西北大营诸将在惊心动魄之余,自然心情好不那去。不过,叶尘在天下间偌大的名声威望,以及在大宋朝廷中身份地位在哪里压着,除了真正有异心之人,他们却不敢有什么真正想法的。

    但是,他们都知道,城外还有五万边军,如今大将军突然被刺杀,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个将领出马弹压,在有心人的煽动之下,一定会惹出大乱子。

    朝廷肯定不希望庆州出大乱子。

    所以,他们认定了这位年轻的钦差大人是应该不会对自己等人动手的,更何况这没有理由。

    想通了这一点,剩下来地西北大营将领们便没有了过多的担心,等着华夏卫府将自己等人中间可能还存在的内奸找到。

    众人神情变化落在叶尘眼中,叶尘马上明白了此中缘由,不由微微一笑说道:“那成,诸位请先回房休息,呆会儿我会………亲自来谈。”

    就在这时,忽然听着大将军府外面也闹了起来,声音渐渐传入园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尘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夜已经这般深了,大将军府早已被重重包围了起来,寿宴上地事情也被封锁住了,外面是些什么人?

    王宝兴抹了抹额头上地汗。吩咐一名衙役出去看了看。那名衙役回来后。带着一丝为难之色禀报道:“是诸位将军们家里地人。”

    原来消息虽然封锁住了,但西北大营毕竟常年在庆州经营,仍然有人想方设法放了些风声出去,尤其是此时早已夜深,那些将军们地如夫人与小妾们发现自家男人始终未归。自然有些担心,又收到那些风传地消息,虽然不知是真是假,却依然还是派人来接人。

    叶尘笑了笑,心想果然是瞒不了多久,只是希望城门关了之后,城外西北大营那边知道消息能够迟一些,反应能够慢一些。

    王宝兴有些为难地看着叶尘,而那些将军们则是面色有些复杂,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家地那些女人们竟然有这么大地胆子,心里也在纳闷。是谁放出地消息呢?

    “既然都来人接了,诸位将军都回吧!只是先前为了权宜之策,给诸位下了毒,这是解药,诸位一人吃上一颗,毒便解了。”叶尘没有犹豫多久,便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瓷瓶。

    众人面面相觑,自然不敢随便去吃药,黄楼平装扮的牛景上来,二话不说,先拿了叶尘从黑色瓷瓶中倒出来的一枚药丸吃了,其他人才三三两两上前领药。

    叶尘眯着眼看着,等所有人都吃了药,众人发现自己果然已经能够调动真气内力,且身体没有什么不妥后,才松了口气,准备一一与叶尘拜谢告辞。但就在这时,叶尘突然指着其中两人说道:“好了,今晚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们两个人留下吧!”

    这两个人在西北边军中地位可一点都不低,都是麾下各有一万兵马的厢都指挥使。

    这两人人脸色一变,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其中一人说道:“大人这是何意?”

    叶尘说道:“你二人却不知道我自有办法感应到你们是否吃了解药,而你二心怀鬼胎,没有吃解药,所以你二人有问题。”

    另一人色厉内荏说道:“大人如此行事…………”

    不等此人将话说完,叶尘却已经将其打断:“好了,将他们拿下。”

    二人本来中了毒,又从李彦群口中知道叶尘拥有蛊虫的事情,不敢吃叶尘给的解药,一身内力真气调动不起来,结果可想而知,轻易被华夏卫府众人拿下。

    叶尘这才又轻声对一脸后怕的众西北边军将官说道:“现在好了,既然李彦群已然自暴其罪,那些隐藏在西北大营中的同党也都全部跳了出来。诸位将军只不过是受了牵连,我自然不会为难诸位将军,诸位将军现在出去安抚你们的家人,半炷香之后和我一起出城去营地安抚大军。”

    第三更送上,今天上传已经有万字,兄弟们给些捧场和月票,鼓励一下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