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零二章 府谷密谋

第五百零二章 府谷密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杯碟是吴越之地燕子冲烧制的秘色绝品瓷器,酒是味极甘滑的西北凉州葡萄酒。菜是用西北最为鲜嫩的小羊羔烤出来的香嫩金黄的炙子骨头;还有以黄河大鲤鱼为原料削得薄如蝉翼、白似飞雪的生鱼片;以及鲜香可口的三鲜笋、梅子姜,最后是以肥嫩羊肉佐莲藕、山药、黄芪、黄酒,火煮炖至烂而成的一盆羊肉珍汤。

    只是此时暖厅中据案而坐的本是三个人,如今只剩下两个中年男子。另外一人传达了某人的命令及一些让他们心甘情愿做一些事情的说服话语,便转身离去。

    外面虽然寒风呼啸,但厅内四周密不透风,又有密封性很好的暖炉放于四周,所以两皆着舒适松软的布衣,系飘带,悠闲自在。小亭四角高挂灯笼,依稀映着他们的模样。一个身躯魁梧,纵然坐于石凳之上,也如虎踞龙盘。看他面貌,面如生枣,两只斜飞入鬓的丹凤眼,一双卧蚕眉,一部及胸的长髯,看来恰以关云长再世。对面一个身形比他稍矮一些,三缕微髯,肤色白皙,好似一名饱读诗书的士子,但睥睨之间,神光凛凛,亦有慑人威仪。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手握重权、平素说一不二的人物,举止之间才能久而久之熏陶出这样的威仪。自古民谚:“山东出相,山西出将。”这两个山西此山西是指河西、关中一带大汉的确一看就是威风凛凛的武将。那面如重枣的中年人便是当今府州之主折御勋,对面那个白面士子却是如今麟州之主杨崇勋。

    桌上美食极为可口,可是二人却几乎不曾动过几筷,先前走的那人甚至都未曾碰过筷子。此时,杨崇勋蹙着眉头,唤着折御勋的表字道:“世隆啊!如今大宋统一天大势已成,如今的天下已经和十数年前五代乱世之时大为不同了。”

    折御勋也是感叹一声,说道:“仲闻兄所言极是啊!短短一年多时间,大宋先是灭了北汉、南汉,如今又轻易吞并吴越,只剩下那已经在锅里面等着大宋消化了肚子里面的东西随时可以煮熟一口吞了的南唐。唉…………数国并立,乱世争雄的时代的确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说到这里,折御勋微微一笑,说道:“只是………呵呵呵………大宋皇帝陛下是一代雄主,胸襟气魄也是让我等钦佩。别的不说,对你我可是一点都不小气,大方的很呢!封了我一个国公、又是上柱国,怎么样,比你这正二品还高着一级呢!若是一直这般下去,你我两家当个土皇帝也是好的。”

    折御勋比杨崇勋小一岁,所以称杨崇勋为兄。杨崇勋听了这话,面露忧色,接口道:“世隆啊!你我也别绕圈子感叹了,难道我杨崇勋你还信不过,竟跟我打起马虎眼。刚才圣堂来人分析你我两家的形势,虽然有些夸大,但其实他没有说错。大宋灭了南唐之后,不管是皇帝陛下,还是朝廷诸公,都绝对不会允许有你我这两家藩镇的存在,到时候朝廷必然会下旨让你我两人入开封为官,可你我一旦离开根基入朝为官,那就是龙困浅水、虎落平阳,一身富贵或无须忧虑,可这祖宗基业就尽落人手,再也休想拿得回来了。这一点,圣堂来人说的没错。”

    折御勋同样面露忧色,说道:“若是这样,你我两家大不了交出兵权,效仿那吴越国,做个富贵国公,还能够保证两家世代富贵。只是你我两家这些年与圣堂纠缠太深了。如今大宋皇帝陛下与圣堂势如水火,所谓纸终究保不住火,我们与圣堂的关系可以瞒过世人,但绝对瞒不过如今已经来到庆州的那位年轻郡王,到时候只怕连富贵国公都没得做,说不定就是满门下狱的结局。”

    杨崇勋说道:“你说…………那叶尘真的那般厉害?华夏卫府也只是朝廷麾下一个府衙而已…………寻常大族官员手中无兵,遇上他们自然是如羔羊一般,但难道我们两家还怕他不成。”

    折御勋摇了摇头,说道:“叶尘此人,你我都未见过,即使让人调查来的一些信息资料,那也大多是道听途说,但自他前年在晋阳出世之后,所做的一桩桩大事,却是丝毫作不了假的。”

    杨崇勋幽幽说道:“是啊!当时大宋灭北汉时,晋阳久攻不下,宋军围城四个多月,到最后都坚持不下去了,皇帝陛下都已经下令第二日班师回朝,不料那叶尘一句话便在一
我的美女兵器最新章节
夜之间轻而易举破了城。还有预料黄河决堤之事虽然神奇,但反而于你我关系不大,只是紧接着他灭南汉杀陈景元、平川蜀之乱以定国心,如今又以一己之力将吴越国拿下,听说他在假死这两三个月中,又潜身在南唐,翻手为雨覆手为云,将南唐朝廷和弥勒教玩弄于手掌之间,搅了个天翻地覆,带着华夏卫府一千余人大破南唐两三万大军,让弥勒教损失惨重啊!”

    折御勋神色肃然,说道:“说起叶尘在南唐的事情,其实我听说叶尘主要目标可不是南唐和弥勒教,而是圣堂。圣堂六长老和七长老在南唐被叶尘一杀一俘,圣堂在南唐以五湖帮为的所有武力几乎死伤贻尽。最主要的是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在华夏卫卫府和弥勒教的双重打压之下,更是损失巨大,那叶尘从南唐回来时据说带回来两百万两银子,都是从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手中抢来的。”

    杨崇勋面上流露出一丝嘲笑,说道:“这些势力可都是大长老玉枫的,怪不得大长老不顾二长老和三长才能反对,不顾慕容延钊暴露,也要在开封城外山谷中刺杀叶尘。若是刺杀成功自然一切都好,可惜如今刺杀失败,慕容老儿什么事情都没做,反遭暴露和牵连,如今也不知道庆州城内是什么情况。”

    折御勋冷哼一声,说道:“能有什么情况,那叶尘岂是那般好对付的,刚才大长老派来的人让我们和党项人上演一场戏,由此可看出,圣堂在庆州与叶尘的争斗定是落在了下风。”

    杨崇勋无奈地道:“叶尘和华夏卫府的人自然厉害,我们这次演戏也有事后被叶尘怀疑的可能。只是刚才大长老的使者所说那些话,实在是只指你我心中最为在乎的事情,此事其实已经没得选择了。”

    折御勋瞟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就如刚才大长老派来使者所言,大宋早晚也要对咱们动手,难道咱们还能去投契丹人,还是自立为主,做一个儿皇帝?嘿,我本鲜卑皇室拓跋氏后裔,同属胡族,投了契丹反受忌惮,契丹最为倾慕中原化,你杨大将军是汉人,虽说你亲大哥如今住在开封城内,你的几个侄子也已经在宋军中为将,但你若投了契丹十有八.九能够受到重用的…………”

    杨崇勋“啪”地把桌子一拍,霍然站起,沉声道:“看来杨某这会是在浪费时间了。罢了,我自回麟州去,有朝一日朝廷大军挟泰山之势而来,我杨崇勋势单力孤,是绝对敌不过的,只不知我麟州一旦有失,你府州还守不守得住。”

    杨崇勋说完抬腿就走,折御勋举杯自饮,也不理他,直到杨崇勋马上就要走出花园的月亮门,折御勋才把酒杯一放,高声唤道:“仲闻兄留步。”

    杨崇勋霍然转身,双眉一凝道:“怎么,折将军试探了好半天,难道还在猜疑杨某真正的决定?我知道你折大将军是担心我杨家与圣堂瓜葛要轻很多,再加上我大哥如今在开封,听说与叶尘关系不错,朝廷和皇帝那里只要说清楚了,圣堂的事情就不会牵连到我们,所以你一直不能完全相信我,才试探来试探去的。”

    折御勋笑容满面地赶过来,一揽他的肩膀,那副威严模样荡然无存,嘻皮笑脸直似一个无赖:“哈哈哈…………仲闻兄恁大的火气,莫怪莫怪,正如你刚才所说,我也是有顾虑才如此的,毕竟这事决定我折家数千口人的生死,不可不慎啊!我总要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才好与你坦诚以待么。来来来,坐下坐下,这厅里面火炉太旺了一些,难怪你火气大,来人呐,灭掉两个火炉。”

    杨崇勋哭笑不得地道:“世隆,你…………唉,你这人,从小就是这般狡诈,亏你还是府谷之主,云中之霸,看你这副怠懒模样,真是…………,算了算了,热什么热,大冷天的,也别灭火炉了,灭了那就真感觉冷了。好了,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酒也不想喝了,你快讲,有没有什么办法既可以遂了那玉枫的意,又不会太过让叶尘小子怀疑。”

    折御勋把他拉回席旁坐了,痞赖气一收,正色说道:“仲闻兄即如此坦诚,那世隆便明说了罢。十年前我父投靠大宋,入朝面君时,大宋皇帝陛下亲口承诺,我折家世世代代掌管府谷,自征部曲、自纳税赋。”

    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