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五百章 一心求死

第五百章 一心求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缓缓转过身来,面色淡然的看着身后那些或面色如土或面有愤怒不平之色的西北边军将领,心想从眼前这些人的反应可以看出,慕容延钊在西北大营中的威望,还要远在自己和情报司之前的预测之上,但其中也不排除还有圣堂暗子存在。而今天晚上,他就要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些西北大营将领们………有哪些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产生敌意?又有谁是圣堂的暗子。

    至于那个李彦群,此人在西北大营中虽然只是一个偏将,但因为一直是慕容延钊最信任的人,又是西北边军中军师一般的人物,所以如今竟然已经隐隐有西北大营第二人的样子。叶尘温和说道:“李偏将,你看此事如何处理?”

    李彦群心里头正在盘算着派出城去的亲信,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联系上城外营地中自己安排的后手,骤听得这温和问话,心尖一颤,悲痛应道:“大将军不幸遇害,全凭钦差大人作主…………此事甚大,卑职以为,应该让我等赶紧出城回到军营驻地,以定军心,防止大军生出乱子。”

    说的是叶尘做主,却口口声声以以定军心的理由要出城,只要西北大营这些将领出城回到军中,以李彦群在军中安排的后手,定能够让大劳大范围生哗变。叶尘岂能看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不由赞赏地点点头,心想此人在圣堂内的地位应该不低。只是现在这些西北大营的将领本来对华夏卫府和自己生出猜忌和怀疑,这个时候突然对李彦群出手,不管是什么理由或者借口,都会加深西北大营对自己的仇视,引起更大范围的哗变。

    只是慕容延钊已经死了,要想确保西北大营不出事,即使自己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但有些事情却是不能拿到明面上说的。且这案子在明面上总是要查下去,然后想办法将李彦群和圣堂可能潜藏在西北边军中的暗子全部找出来,想到这里,叶尘淡淡说道:“大将军不幸遭奸人所害。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会震惊朝野,也会在西北民间造成极坏的影响,先不论朝廷的体面,只是为了西北国境安宁,防止党项诸部借此事作祟,这消息也必须先压着………待时机成熟之后,再向大军说清楚。”

    大部分将领想了一想,如此处置倒确实有理,纷纷点了点头,唯有李彦群心头叫苦,对着几将领连使眼色。如果真按叶尘如此处理,外面根本不知道大将军府里生了什么事情,内外信息隔绝,再看庆州地方官府地态度,自己这些西北大营将领见不到自己属下的兵,即使自己在军中另有后手安排,可大军诸多将官不在,即使哗变,效果也极为有限,甚至于仅限于小打小闹。

    不给李彦群太多思考的时间,叶尘冷冷说道:“诸位将军,今夜出了此等事情………实在………”他眉间并没有矫情地带上悲痛之色,反而是有些自嘲地无奈,“咱们谁也别想脱了干系,委屈诸位将军就在大将军府里先呆着吧!等将事情查清楚再说。”

    这个命令一下。便等若是将西北大营的将领们变相暂时软禁了起来。西北边军众将虽然不满,但一时半会面对叶尘这尊大神却也没有理由和勇气去反对。

    紧接着,自然是要安排大将军慕容延钊的后事,叶尘不再插手,站在一旁看着那些西北大营将领们悲痛地做着事,但绝对不会允许那位李彦群脱离自己的视线。至于采办丧事所需之物一事,可以暂缓。

    这个过程中,叶尘冷眼看着这一幕,看着已经被抬到床上的慕容延钊尸体,甩止不住心神有些唏嘘,从这些将领们自内心的悲痛就看得出来,慕容延钊在军中的威信极高,可见其治军打仗的确达到了一代名将风采。

    但这样的一个名将,就这般被圣堂害死了。

    …………

    …………

    这时,李彦群将牙一咬,突然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叶尘的双眼,说道:“下官斗胆,敢请问钦差大人此次来庆州是不是冲着我们大将军来的。大将军戍守西北,于国有大功,下官实在不知大将军犯了何罪过…………只怕是庆州偏远,陛下和钦差大人被某些奸邪小人欺骗…………”

    叶尘的目光渐趋寒冷。李彦群这些话自然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旁边其他西北边军的将领听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就是通过将话挑明,让西北边军众将领更加相信叶尘就是害死慕
道墓天师笔趣阁
容延钊的幕后凶手。且效果果然很不错,现场西北边军不少将领看向叶尘的目光中开始怀疑。

    以叶尘如今气势和气场,他的眼神寻常人根本就承受不住,李彦群牙都快要咬碎了,才硬撑着说完这句话:“还请钦差大人详加查办,还我西北边军大将军一个公道,否则因此事寒了我西北边军五万为朝廷辛苦守边的将士之心………就不好了。”

    叶尘沉默着,只是冷冷注视着李彦群地双眼。他却是没有想到这李彦群竟然是如此一个厉害角色,最主要的是此人不怕死,他甚至在求死,他逼着叶尘将他拿下,甚至将他杀死,然后通过自己的死,激起现场西北边军将领对叶尘的仇恨,看来此人在城外大军中一定另有后手。

    “圣堂果然人才济济啊!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可以为了这件事情悍不畏死。”叶尘心中不由暗忖道。

    这好一阵沉默,让书房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叶尘一声冷哼,说道:“李彦群!本来我还只是怀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蓄养私军且在开封城外调动私军刺杀我的人是你,且当慕容大将军现了你所做的事情之后,你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责,杀死了慕容大将军,你这是杀人灭口。”

    众人哗然。

    而此时,李彦群已是沉痛大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将军已经被你们害死,华夏卫府还要构陷于我,恐怕在我之后,还会构陷其他人,你们如此构陷我西北边军一众,我们断不能心服。如今大将军的尸未寒,钦差大人便做出此种事情,实在是让我等感到心寒无比。”

    叶尘冷笑道:“你是要证据?”

    李彦群将牙一咬,大义凛然的说道:“正是,便是砍头也不过碗大一个疤,怎么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叶尘看着他,说道:“没错,我来西北的确是来查案地,但却已经确定开封城外那场刺杀与慕容大将军无关,但证据去直指大将军身边某人,这个人就是你,当然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会进一步查出证据,然后再将你交由朝廷处理。”

    李彦群却忽然间心头一寒,他要的是自己现在便去死,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激西北边军对叶尘的仇视。若是交由朝廷,那效果便要大打折扣了。

    叶尘说道:“所以,你放心我有一晚上地时间让你和你的同党招供。”

    想到传说中华夏卫府情报司拷问部的手段,一些西北大营将领不由感到毛骨悚然,李彦群双眼欲裂,盯着叶尘地眼,狠狠说道:“大人准备屈打成招?难道不怕…………”

    “引起兵变?”叶尘寒声说道,“有我在此,岂能让你得逞。”

    话虽说地自信,但叶尘心里依然有些忧虑,不知道城外的安排,能不能为自己争取到足够地时间,自己要清洗西北边军,又不能让宋国西北出现大的动乱,这就必须在天亮城门开启之前找到圣堂潜伏在西北边军中的所有暗子,同时还要找到西北大营中值得信任地那些将领,让他们安抚城外的大军。

    李彦群脸色数变,似乎在衡量着这件事情里地得失与成败,但他很清楚一点,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让叶尘活捉,但也不能自杀,最好是让叶尘将他杀死,最起码也要是华夏卫府的人将他杀死。

    李彦群地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声音微微嘶哑,一字一句说道:“大人不是来庆州不是慰军的,也不是来查案…………却是来庆州杀人的。”

    叶尘似乎是瞧出了他内心深处地想法,缓缓说道:“你敢动手…………那就真是造反了。”

    李彦群忽然长身而起,愤怒说道:“是他!是他杀死了大将军!”

    李彦群凄惨地说着,神经质一般地笑着:“世上哪有这般巧地事情。你华夏卫府总司使一到。大将军就无辜惨死…………叶尘!你可真够狠地…………你无凭无据,妄杀国之柱石,我这条命是大将军救的,我要杀了你,为大将军报仇。”

    话音一落,他一掌便朝叶尘地脸劈了过去!

    与李彦群一起出手的,还有旁边两名西北边军的将领,他们在出手之前大喊:“为大将军报仇。”表现出了一股让人心惊的悲壮和对慕容大将军的忠诚。

    第二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