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慕容延钊之死

第四百九十九章 慕容延钊之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第一更送上,更的晚了,非常抱歉。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和书友35299oo4今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不好,华夏卫府的人要杀大将军。快点救大将军。”

    李彦群的本意是想要给叶尘栽赃,将这话说给外面的护卫听,按照正常情况下,他的这句话也只有茅厕附近的护卫能够听得见,再远一些,比如聚宴厅是听不见的。

    然而,他却不知道叶尘的听觉是如何的变态。

    聚宴厅中,叶尘先是感应到自己的一只黑兵蚁蛊死了,本就脸色微变,然后没过多久,又听见了慕容延钊的示警声,紧接着便是李彦群的喊话声。这些加起来,固然让他神色数变,但却也让他大体推测到这边到底生了何事。

    他快的做了一个手势,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连继城,以及聚宴厅四周的华夏卫府众杀手探子们便快闭气。

    与此同时,叶尘悄悄的将袖子中一个小瓷瓶口打开了,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快的从小瓷瓶中飘出,向四周蔓延而去。这个气体和以往鬼医交给叶尘,叶尘两次在关键时刻曾经用其翻盘的那个保命气体有所不同。

    做这件事的时候,叶尘忽有所感,向聚宴厅右手角落中看去,一名大将军府下人打扮的人影一闪消失不见,看其离开的方向,正是后院茅厕所在。

    “崔熙…………好小子!”叶尘目光一凝,喃喃自语道。

    三息之后,大将军府后院方向响起几声极凄厉地惨叫,声音直接划破了安静地庆州夜空,传地老远。

    聚宴厅内众人猛然一惊,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几名西北边军的将领便往院后跑了过去。虽然没有人敢相信堂堂大将军府内会出什么事,但那一声凄厉地惨叫,却不是假地。

    叶尘大喊一声:“有刺客,大家随我去保护好慕容大将军。”

    说完这句话地时候,他已经一把抓着哇哇乱叫地庆州知州王宝兴。身形一飘,便与那些惶急地西北大营将领们,一道向来后院冲去,那些庆州的文官们也在面面相觑之后,跑着跟了上去。

    …………

    …………

    与此同时,大将军府后院茅厕旁边,地上躺着二十多个死人,正是慕容延钊身边的高手护卫,这些死人的实力其实极为不错的,甚至其中还有两名一流高手,只是这时候他们躺在地上,死的很透彻,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心口位置都有一个洞,且里面心脏都没消失了。

    武霸天和李彦群脸色极为难看、极为忌惮的看着眼前的崔熙,武霸天怒声道:“崔熙你个疯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崔熙脸上始终一片淡漠,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说道:“你们杀了慕容延钊想要嫁祸给叶尘,然后挑拨西北边军生哗变,以慕容延钊在西北边军中的威望,引导乱军围杀叶尘。这个计划本来是不错的,可惜这个计划行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所以还不如成全我,让我在叶尘这一边多一块砝码。”

    李彦群脸色铁青,厉声喝道:“为什么行不通?”

    崔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漠然说道:“因为那边西北边军所有高级将领已经被叶尘所控制。城外西北大营那里华夏卫府的人也有所准备。”

    说到这里,崔熙神色一顿,继续说道:“六长老,叶尘马上就要来了,大将军府附近全部是华夏卫府的人,你若是不走,恐怕又要沦为叶尘的傀儡了。”

    武霸天闻言,不由脸色一变,深深看了一眼崔熙,转身脚下一蹬,弹身而起,消失在黑夜之中。

    等武霸天消失之后,崔熙又对李彦群说道:“看在二长老的面子上,我自然不会将事情做绝,所以你可以继续你的计划,后面我不会再干预。”

    …………

    …………

    叶尘和西北边军将领及庆州文官们来到大将军后院时,眼前所见一片血泊。

    二十多名大将军府亲兵高手惨卧血中,所有人都胸口血洞森然。

    那些庆州地文官们见此场景,不由吓得双腿软。

    而西北大营的将领们却是死死地盯着血泊之后地一个黑衣人。表情激动无比。似乎恨不得冲上去将对方撕成碎片吃了,但他们只是惶急着、愤怒着,却根本不敢有一分异动。

    因为那个蒙面黑衣人地手中,正提着西北大营统帅慕容延钊的身体!

    一道鲜血缓缓从慕容延钊地身上流下,滴在地上,而这位大将军的头却是低着地,不知道是生是死。

    看着满院的死尸与大将军生死未知的身体,西北大营众将眼眶欲裂,早已红了双眼,这些常年
总裁在上全文阅读
在战场上厮杀的强悍将领们哪里想到,居然有刺客敢在大将军府行刺。敢当着自己这么多人地面,杀死了这么多兄弟,最主要的是敢劫持他们最为尊敬的大将军。而大将军看起来竟然是生死未卜。

    “放下大将军!”

    “你好大的胆子,赶紧把大将军放下来,老子做主,留你全尸。”

    众将官吼叫着,将那个黑衣人围在了当中,但所谓投鼠忌器,自然是没有敢轻举妄动丝毫。

    叶尘将庆州知府王宝兴随手放下,目光如电,扫过全场尸体,望着场地里的黑衣人,心道:“杀人口味如此重,除了修炼魔攻的崔熙还能有谁。只是这个黑衣人…………不管是否易容,但绝对不是崔熙,他是谁?”

    这样想着,叶尘向连继城使眼色,两人正准备有所行动。那黑衣人下一个动作,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只见那黑衣人一只手依然挟持着慕容延钊的身体,突然向着某个方向跪下,大声说道:“大人,属下家人便交给大人了。”

    话音刚落,他噗嗤一声吐出一股黑血,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所有人一惊之后,有西北大营的将官冲上去将慕容延钊的身体抱住,检查过之后,却是脸色大变,痛哭道:“大将军他…………他已经遇害了。”

    场中西北大营众将如遭雷击,人群后方不知什么时候从何处出现的李彦群一边痛哭流泪,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凶手刚才在给谁说话?”

    众人一惊,顺着凶手所跪拜方向看去,却是脸色再变。

    凶手跪拜方向正是叶尘所在,他眉头紧皱,目光扫过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的西北大营诸将,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彦群。一声冷哼,说道:“如此拙略嫁祸和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尔等身为我大宋军中干将,竟然都有人相信。怎么,你们想要谋反?”

    众将闻言,脸色又变,有人赶紧将目光移开,但也有人双目喷火,看向叶尘怒色更盛。

    庆州知府王宝兴此时也回过神来,三步并两步的走上前,插入叶尘和西北大营诸将之间,大声说道:“没错,尔等莫非都昏了头,竟敢怀疑钦差大人不成。”

    听了这话,大部分西北大营众将才讷讷然的收回了目光,少部分强压下心中怒意,将头低下去,显然依然有不少人被凶手临死前那句话所影响,认为慕容延钊是被华夏卫府的人所害死的,叶尘就是幕后主凶。

    有将领已经悄无声息的唤来自己亲随,在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让亲随赶紧出城,前往城外西北大营驻地。

    此时场间异常诡异,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尘转身对惊魂未定地王宝兴说道:“让你麾下府兵守好城门,杀手定是还有同党,大索凶手,不得让任何一人出城。”

    王宝兴闻言一惊,但马上明白了叶尘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深意,不由心中一凛,肃然称是,转身开始对庆州府的官员开始安排,相关接收命令的官员向叶尘和王宝兴躬身行礼之后,匆匆离去。今日西北大营统帅慕容延钊遇刺,这是何等大事,一个应对不好,庆州城不少文武官员就要因此而倒霉。容不得他们不重视。

    李彦群看了一眼身边西北大营诸将,与其中几人对了眼色,在这几人眼中他看见了一丝隐不可见的冷色,李彦群已经基本确定这几人基本认为是叶尘杀了大将军慕容延钊。只是他一想起之前崔熙说过西北大营诸将已经被叶尘所控制,便心中暗叫可惜,他虽然还没有看出华夏卫府是如何控制了这些西北大营诸将,但相信以崔熙的身份不会说谎。还好,他早有准备,想必大将军被华夏卫府害死的消息已经快要传到城外大军大营之中,不管眼前诸将是种了毒,还是怎么了,只要他们出了城,回到大军之中,他便有信心让大军大范围生哗变,并至少能够动五千大军围杀叶尘。

    到现在为止,叶尘都不知道为何武霸天会失去控制,而眼前这些人除了李彦群很有可能是圣堂的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也不知道。但只要将西北大营的这些重要将领困在大将军府中,西北大营群龙无,就算对方能够将消息传到城外大营之中,并且煽动哗变,也会将损害降到最低点。

    还好慕容延钊被圣堂所杀,然后栽赃到自己身上的这个可能性在之前情报司的分析预测中已经想到,并且计划了预案,所以他才能够在刚才紧接时刻采取最准确的应对措施,否则只要反应稍慢,或者一步错误,都可能引起西北大营严重大范围的哗变。到那个时候后果真就不堪设想了。

    今天至少还有一更,会全力争取第三更,求捧场和月票、红票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