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西北驿站的春光

第四百九十一章 西北驿站的春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抱歉,昨天说好为感谢那年那天的我慷慨大捧场,至少要三更,结果只有两更,实是因为地图要转到西北,大的脉络情节还没有定下,今天刚开始写的六千字删除了大半。剩下的内容倒是勉强够一更,但是一旦传上去,后面想改都没法改,所以就拖到了今日的凌晨。

    “竟然是开封城南大弥勒寺…………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寺庙曾经被情报司怀疑与弥勒教有关,但后来秘密查探之后,现并没有关系。如今这个寺庙竟然与花蕊夫人有些关系,难道这是圣堂的一个据点?可是圣堂的据点往往都是大隐隐于市,大弥勒寺这个名字太过敏感和张扬了一些,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弥勒教,这不像是圣堂的做事习惯。”叶尘心中暗忖道,打算明日让情报司的人暗中将这大弥勒寺直接盯死。

    …………

    …………

    又是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到了,毫无疑问,并不延迟,很没有新意的到来。

    今年的叶府已经成了郡王府,又多了一位小郡主,特别是三个多月前一度叶尘死讯传来,府中大肆操办了一次丧事,所以这次春节在叶府女主人韩可儿的强烈要求之下,叶府上下狠狠的热闹了一番,也奢侈了一把。

    到处披红挂彩,麻刚子正在指挥门房把两个硕大的红灯笼挂在门前,不停地有出门采办的仆役把鸡鸭鱼肉,往家里搬。另外,还请了开封城内最好的戏班子,韩可儿早早将堪称开封城内官员勋贵家中最大的红包到了每一个仆人手中,大厨房小厨房里的大鱼大肉,更是让主子下人们都觉得,这生活不要太幸福,得亏鬼医前辈那里亲自开得一个有助消化的药十分管用…………

    三十的晚上,一顿年饭热热闹闹的吃完,叶尘和韩可儿先是和下人们一起看了一会戏,然后两人又和水儿、寇准四人围在了一起打了半晚上的麻将,到最后两个成年人给两个少年加起来输了足足五千贯,让寇准和水儿那个乐得。

    第二日大年初一,一大早叶尘带着韩可儿、水儿、寇准,抱着自己的小女儿到半死迷宫里面给鬼医拜了年。

    因为过两天就要离开开封远赴西北,所以一年一度大年初一的大朝会叶尘没有参加,曹彬以身体不适为由同样没有参加。

    所以,叶尘便早早的带着自家作坊出产的封闭性极好的铁炉子,香水、香皂等礼物去了曹府,给曹彬拜年。

    相比叶府的热闹喜庆,曹府的喜庆有余,但却没有叶府那么热闹,不因别的,只因为曹府规矩森严,曹彬治家如治军,府中的下人在开封是出了名的规矩。

    曹玮今天在皇城中当值,叶尘给曹彬和老夫人拜过年后,等下人将各种吃食茶水摆上,曹彬将所有下人挥退,只剩下两人。

    简单听了叶尘去往西北的计划之后,曹彬皱眉道:“西北不比京都,更不比江淮,那里可是名副其实的山高河深皇帝远,民风更是彪悍得没话说,特别是党项诸部虽然名义上已经臣服我们大宋,但实际上却是桀骜不驯,野性十足,年年都有装扮成山贼响马到我大宋境内偷偷打草谷的事情。”

    “另外,那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这两家藩镇虽然名义上是我大宋治下州城,但他们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拥兵自重,因为他们手中军队实为私军,只认折家和扬家,不认朝廷,府州和麟州也犹如国中之国。

    “再看那慕容延钊,统帅西北大营已经五年,前几年与党项诸部打仗,多有胜仗,党项人臣服于我们大宋也主要是他的功劳。这个不多说,但由此可以想到,他在西北大营中的威望定是极高,而他在西北的影响力更是不小。我知道你在一个多月前大闹南唐,但西北那个地方各个势力错综复杂,杀性很强,你即使带着一千黑骑,不管是遇上党项人,还是府州和麟州,或者慕容延钊,军队的战力根本不是南唐所能够相比的,只要有一万人将你围住,你必将全军覆没。所以,你万事都要小心,一旦动手,就非要制对方于死地…………否则暂且容他,不急在一时。”

    叶尘听出曹彬话语中的担忧,也知道是在提醒自己,郑重称是。

    二人又说了一会闲话,叶尘便告辞前往罗府。

    罗府中的情况和曹府中类似,罗耀顺今天同样在宫在当值。罗公明同样给叶尘一些公告,主要还是劝叶尘以稳为主,切不可轻举妄动。

    …………

    …………

    从京都往西走。绕过大秦岭。行过数条黄河的支流。再过十数天,便进入了连绵八百里的秦岭大平原,叶尘一行在长安京兆府休整一日,继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最新章节
续再往西北方向而去。

    如今大宋西北有两路之地,分别是秦凤路和永兴军路。秦凤路主要下辖凤翔府和秦州、渭州。永兴军路下辖延安府和府州和麟州两家藩镇。

    而这两路目前也是宋国最贫穷的地方,却也是景致最奇特地地方。

    这一路地土地。大部分是数百年间。中原华夏政权与各个种族的胡人征战反复争夺的地方。在汉、隋、唐时期都一直牢牢被控制在汉人手中。直到大唐末年势弱,五胡乱华之后,五代十国乱世五十多年,这些地方一度重新成为胡人的天下,汉人曾经十室九空,死伤无数,直到宋国以及宋国地前身后周开始暗中崛起,便开始向胡人索要千年地血债与土地。

    打了很多年,死了很多人。这两路国土终于被宋国较为牢固的控制在了手中。同时在上面新修了不少城池,移来了许多百姓。然而毕竟是新盛之地。除了屯田之外,商业并不达,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出产,移来的百姓逃亡之风直到最近几年才稍微好了些。

    有地只是平整而少人打理地旱田地。与一望无际地天边线条。还有线条边缘突起地土丘。更远处地荒漠,看上去苍凉一片。

    此处地夕阳落山的时间。与开封相比还不明显,但与杭州相比,在同一时间,却是落得要晚一些。血红地暮色笼罩在苍茫大地上,映出了一座雄城。全由土石堆积而成一座雄城,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大地边缘,炫耀着宋国强盛地国力与军力,震慑着雄城更西方草原上的人们。

    这便是西陲重镇庆州城。

    由西北最大的大城长安京兆府通往庆州地官道被保养地极好,可以容纳八匹马并驾齐驱。这主要是当年大唐盛世时期不知道消耗了多少人力财力,为了保住西部永世平安,牢牢掌控了这一大片土地,所修建出来的。但实事证明,这些都只是外因,内因是人本身,是朝廷本身,是这个国家本身。这个国家若是从内部开始腐烂,就算四肢再强健,也迟早会崩溃,且不等它崩溃,四周的饿狼便会扑上来进行撕咬,抢得一块块肥肉。

    …………

    …………

    一列车队正在这条官道上向着庆州城疾驰。似乎想赶在太阳落下之前,进入庆州城,只是望山跑死马。尤其是这一片平野之上,庆州城似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看来是怎么也赶不上关城门之前进城了。

    离庆州城约二十里外,是一处驿站。这处驿站不是军方驿站,不由西北军管辖,所以在西北这地方显得有些破落陈旧,七八个汉子正在夕阳地照耀下打着呵欠,他们已经吃过了晚饭,开始准备呆会儿地赌博。

    天色渐渐黑了,这些汉子脸上忽然露出了古怪地笑容,向着后院靠了过去,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掩嘴而笑,心想里面那家伙也太猴急了吧。

    后院一间石房内,驿站唯一地正式官员驿丞正抱着一名女子两条雪白地大腿,双手按在她软绵绵的胸上,吭哧吭哧叫个不停,身上全是汗,房内全是淫淫地味道。

    庆州偏远,没有什么娱乐,夜晚来地太迟,所以每当太阳一落,他便会抓紧时间,进行这唯一地娱乐,他身下地女子是从庆州城里带来地青楼女子,虽然愿意出城地青楼女子长相都很一般,但他很喜欢这女子地媚劲儿和身上地软.肉。

    手上捉着滑溜溜乳.肉地驿丞无比快活,只觉身下女子仿似是棉花糖做地,尤其是那眼神儿更是比庆州城地井水还要甜还要腻,这一个月三十贯钱,真是值回本来。

    正在快活的时候,忽然房门被人推开了,这驿丞倒也大方,依旧挺动着腰肢,往处刺入,也不回头,破口骂道:“要听就听,要看就看,你们他娘地,一帮瓜娃子,偷听也不说小心一些,居然直接撞进门来,当心把老子搞成马上风…………”

    被他压在下面地青楼女子也是吃吃地笑,根本不害怕被人看到什么。

    忽然驿丞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后面半天没有声音,他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是个陌生人,唬了一跳,赶紧从炕上弹了起来,系好了裤子,还没有忘记拉过黑黑地棉被把炕上青楼女子白花花地下身盖住。

    驿丞本想破口大骂,但看这个陌生人穿着打扮十分贵气,只怕是什么惹不起地人物,或者是品级不低的官员,嘴里便有些干,害怕了起来。

    他颤着声音说道:“你是什么人?”

    …………

    …………

    抱歉,凌晨这会只有这一更了,另外两更或者三更只能等睡起来了。不好意思求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