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九十章 辛石的发现

第四百九十章 辛石的发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那年那天的我慷慨大捧场和波兰不眠夜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赵匡胤挥挥手,示意叶尘坐下,有小太监在一旁早等着这旨,赶紧去帘后搬了个圆绣墩出来。

    赵匡胤将喝了一半的燕窝搁在桌上,抬头看着叶尘的脸,说道:“此去西北有几成把握能够完美解决此事?”

    叶尘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完美解决此事臣最多只有一成的把握。”

    赵匡胤有些微微失望,但一想这种事情的确没有什么十成把握的,所以又退而求次问道:“那你有几成把握将慕容延钊杀了,且不让西北大营哗变?”

    叶尘这次没有犹豫,说道:“若是没有大的意外生,要做到这一点应该不难。”

    赵匡胤笑了起来,说道:“有你这句话,朕就放心了。”

    …………

    …………

    皇宫崇政殿后方的长廊中,遥遥对着后方的高高宫墙,和宫墙下的一株株冬树。宫中禁卫森严,尤其是接近内宫的所在,更是严禁有人喧哗,更不可能有人在此做出什么太过放肆的举动。

    叶尘在长廊下看着奉皇帝之命给自己指路的王继恩,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在后者一脸受宠若惊的神色中,说道:“刚才听陛下说从内廷太监中挑选监军是王总管对陛下的献策,这个计策好啊!平时只知道王总管伺候陛下伺候的好,还真没现王总管胸有沟壑,考虑问题高瞻远瞩,就这一点都已经不比朝廷中两府重臣差了!”

    王继恩虽然是老狐狸,又有着一些见不得人的背景身份,与叶尘又是敌对关系,但叶尘是谁…………以叶尘如今的身份地位,特别是声望,对他给了如此高的评价,他依然禁不住心中有些激动,自信心立刻爆棚,脸上满是自内心的喜悦,嘴里面谦虚着,心中却是想着:“可惜了,当年伤到了命.根子,否则以咱的本事,早应该封侯拜相才是。不过,现在还有机会,只要帮助那位坐上了那把椅子,自己就不用再做这伺候人的事情,到时候和那位讨个大将军的位置,咱也带大军打上几场胜仗,建功立业。封王不想,至少也要封个公侯,才不妄在这个世上活了一次!”

    叶尘看了王继恩一眼,正想着再捧几句,忽然瞧见打走廊尽头走来了几个太监,其中当头一位年纪轻轻,模样有几分脸熟,脸仰的极高。一身的骄横味道,后面地几个小太监半佝着身子跟着,看着就像是奴才的奴才。

    “是辛石。”王继恩敛神静气,隐晦的看了一眼叶尘神色表情,在叶尘身后提醒道。

    叶尘眉头微皱,也不说什么,直接迎了过去。

    两边人便在走廊中间对上了,叶尘清清楚楚地看着那骄态十足的年轻太监脸上的毫毛,也不说话。便是站在了原地,冷漠地看着对方。

    辛石一愣,他知道叶尘是等着自己向他行礼…………只是他如今已然是陛下面前执笔太监,又是崇政殿的太监领,在宫中风光无限,这宫里除了少数几人外,谁不敬他?即使是皇后和花蕊娘娘见了他的行礼都会对他点点头,平常一些文武大臣,包括宰相赵普和晋王赵光义入宫时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的,一般都先行点头打招呼,还没有哪位大臣,敢等着自己先行礼。

    他认识叶尘,当然知道叶尘不是一般的大臣,可是看着叶尘那副冷漠之中夹杂着不屑的神色,他的脸色便惩的通红,给王继恩行礼打过招呼之后,硬是不肯先低头。

    双方便僵持在这里。

    跟着辛石地那三四名小太监职属太低,叶尘这半年都在外面,回来也没几天,所以这三四名小太监却是根本没有见过叶尘的面,哪里知道这个年轻官员就是权势薰天的祥符郡王,看着这一幕,心里急着替小辛公公出头,尖声说道:“这位大人,怎么却在宫禁重地里乱走?”

    王继恩躲在叶尘身后冷眼旁观,叶尘和辛石越是矛盾尖锐,他自然越是高兴。不过,他一想到叶尘刚才对他那些极高评价,心想自己在旁边应该说些什么才合适,正想说两声什么,却被叶尘挥手止住。

    叶尘微笑看着辛石身后那几个小太监,好笑说道:“入宫没多久吧?这宫里不认识我的人倒是不少………我也没有乱走,只是奉旨去见见小皇子而已。”

    果然是几个入宫没多久的小太监,居然没有听出这话里地意思,直着脖子说道:“好大的胆子,奉旨去见皇子殿下,你怎么在这长廊里停留?小心辛公公唤侍卫来将你打将出去”

    他是替主子惩声势,却哪里知道是在给主子惹祸,果不其然,辛石看见叶尘脸上有冷笑浮现时,自己地脸色马上就变了,又惊又惧又恼,回头
仙医高手在花都吧
痛骂了那几个小太监两句,这才缓缓对叶尘行了一礼,说道:“奴才见过祥符郡王。”

    祥符郡王四字一出,那几名小太监顿时腿都软了,他们知道…………自己完了!满脸惊恐地看着叶尘,赶紧跪下求饶。叶尘虽然是外臣,管不到宫里面去,但只要今天这一幕传到小皇子或者陛下那里,陛下或者懒得管,但小皇子会给他们好果子吃?

    叶尘却是看也懒得看那几名小太监,只是盯着辛石的脸,讥讽说道:“你这奴才,既然知道是本王当面,还不早早行礼,莫非等本王给你行礼不成。”

    辛石满脸惊惧与戾狠,恨恨盯着叶尘,一字不吭。

    “自己掌嘴。”叶尘皱眉说道。

    辛石咬牙切齿说道:“奴才是宫里面的人,祥符郡王乃是外臣,怎么也管不到宫里吧?”

    叶尘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他。

    被那两道眼光所逼,辛石无可奈何,只得轻轻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耳光。

    这一耳光落下,叶尘身后的王继恩是乐开了花,心想今天晚上刚好趁着辛石心中的羞怒,使一些手段,彻底将其拉下水。

    叶尘往旁边侧了侧身子,挡住了王继恩的视线,趁着那几名太小监跪在地上地机会,向辛石使了个眼色。

    辛石看的清楚,眼神里却在叫苦,表示自己此时实在无法找到方便的地方说话。

    叶尘点点头,冷漠说道:“滚。”

    于是辛石一拂袖子,又恼又羞地带着几个小太监往长廊那头去了。

    看着这一幕,等辛石走远听不到这边的话时,王继恩才对叶尘媚笑说道:“让这狗奴才再嚣张,仗着陛下和皇后都喜欢他,在宫里尽瞎来。”

    叶尘笑道:“王公公乃是太监总管,这辛石还要多多管教才是。”

    王总管赶紧说道:“王爷说的是…………”

    一边听着王继恩大义凛然的表一些态,叶尘蹲下去,一边把脚下沾染一片树叶随手拨弄下去,一边将靴下踩的那张纸塞进了靴子里。

    …………

    …………

    “听说老师在殿后长廊上碰着一个人。”

    小皇子赵德芳的贴身太监收到了宫内的一个风声,便急忙告诉了自己的主子。赵德芳与寇准和水儿一起待了半年时间,已经有了一些少年老成的稳重气质,此时心头微动,睁着眼睛,很认真地问道。

    叶尘笑着揉了揉赵德芳的脑袋,在后者很受用的目光中,说道:“辛石那奴才,现在越来越放肆了,见着我居然不行礼,走路都是在用鼻孔看路,我代陛下教训了他一下。不过你用不着再找他麻烦,否则传出去岂不是显得我太小气了些。并且他毕竟是陛下身边的近侍,你出手教训他,却是不合适的。”

    赵德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叶尘又和他说了几句什么,便在赵德芳依依不舍的眼光之中离开了。

    …………

    …………

    离开皇宫,出了皇城,回到叶府,进了后院那间最隐秘地书房,叶尘才叉开双腿,十分舒服地躺在了矮榻之上,将一双脚对着书房地大门,憩意地让热气蒸腾,让酸帐的脚丫子快活。

    那双靴子摆在榻下。

    那张纸条已经被他拿在了手中。

    他与辛石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人知道,甚至连李君浩、白沧海都不知晓,便是亲手处理了辛石家中事宜的胡三光,也不知道他是在为辛石报仇。猜也猜不到这方面去,辛石可以说是叶尘埋在皇宫里最深的一枚钉子。

    也正因为如此,双方之间根本不敢冒险建立一个常规的情报系统。辛石有什么消息都很难传递出宫。

    当然,皇宫内的一般消息,都有华夏卫府情报司另外建立起的几条寻常耳目线传递,也不怕耳目不通。辛石既然冒险传消息给他,那这个消息。就很值得重视,叶尘有些好奇这张纸条的内容。

    …………

    …………

    叶尘看着纸条。不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等看到最后,皱眉沉思。

    上一次进宫,他给辛石安排了两件重任,一是盯着点花蕊夫人,将搜集到花蕊夫人的一切异常信息都及时汇报于他。二是趁势接近王继恩,取得后者的信任。

    这张纸条中的消息便说的这两件事情。从中他知道自己与辛石的矛盾出现之后,王继恩果然有意拉拢辛石,这自然是好事。另外,辛石冒险传这个纸条,却是因为他在花蕊夫人那边有所现。

    第二更送上,还在辛苦的写第三更,求诸位兄弟给个捧场和月票给些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