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吕馀庆的表演

第四百八十六章 吕馀庆的表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光火了、书友威风小小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此事传出之后,吕馀庆已经沦为天下笑柄,至此也恨死了叶尘,这对他这样示名誉胜过生命的文人来说,实在比杀父杀母之仇还要重。

    但因为赵匡胤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最终还是将其继续留任参知政事。吕馀庆也知道自己名声已经被叶尘彻底毁了,这大年半来便一直是以一位诤臣的面目行走于朝廷之中,所以先前议论调查钦差遇刺一事时,只有他敢站出来,反驳皇帝陛下的意见。

    只是大臣们都以为陛下此时心中一定震怒,所以都有些畏怯,即便是敢于直言的吕馀庆,也没有如往常那般只是一揖为礼,而是直接跪了下去。

    可是他没有想到,端坐于龙椅之上的陛下,竟是没有听清楚自己说什么,竟似是走神了!

    而皇帝先前走神里唇角带着的一丝笑容,也落在了众臣子的眼中,大臣们心中犯着嘀咕,心想陛下是想到什么事竟如此高兴?难道他心里并不如文武百官们所猜想的那般震怒?

    不可能,大臣们在心里摇着头,这些自以为精明已成天性的大臣心中,感觉皇帝陛下这抹笑容就多了一丝神秘莫测的意味,不由群心颤栗。

    “请陛下三思,那城弩编号虽属晋阳,只是这个线索未免也太过”吕馀庆思考了会儿,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太过明显,总觉着应该是真正的奸人刻意栽赃,还请陛下三思,收回先前那道旨意。”

    皇帝笑了笑,这才明白吕馀庆惊惧的是什么,挥挥手说道:“起来回话,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不要动不动就学人跪着进谏。”

    这话显得很温和,而皇帝的温和却透露着一股自信与稳定,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众大臣先前还在担心陛下对于朝廷的控制,此时看着这一幕,却忍不住咋舌自责,心想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糊涂,龙椅上这位是谁?可是大宋国已经快要统一天下的开国大帝。

    “朕在军中设立监军一职,可不只是针对北大营,而是要在我大宋军队中所有军指挥使以上军队中都要设立监军,并且监军人选是从宫中内廷中挑选,不会对朝廷运转有任何影响。”皇帝微笑着轻轻捋了捋颌下的短须,说道:“另外,李继勋那里,你们不用担心他会有什么想法,既然叶尘遇刺一事牵连到他,他当然要解释一下,朕相信他,让他驻守边疆,北防契丹,功在天下,朕当然不会心疑,只是此事总要有个决断,总要说清楚。”

    吕馀庆抹抹额上的汗,感觉自己今天的表现不说恰到好处,也差不多了便有些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归入列中,他这大半年虽然看似是一名诤臣,实际上却是在揣摩皇帝的心思,在大多时候配合皇帝将一些事情做得更漂亮完美而已。

    赵匡胤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所以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事儿,他也没有如臣子们想像中的那般愤火,身为帝王,保持必要的神秘感以及亘古不为的平静,以显示自己的不动如山、天下尽在朕手中更何况叶尘并没有死。

    叶尘如果在山谷里被杀死了,对于宋国皇帝来说,这就是一个刑事案件。

    叶尘既然没有被杀死,刑事案件就变成了政治事件。

    但凡伟大或者昏庸的政治家,在处理政治事件时,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那就是不着急。前者不急是因为胸有成竹,后者不着急,是棘手不知如何下手。

    赵匡胤自然是前者,但因为这件事情有着寻常大臣并不知道的内因,其中牵扯到的根本不是北大营李继勋而是西北大营的慕容延钊,且处理起来极为麻烦,根本是不能有任何着急的,所以赵匡胤索性沉下心来,稳稳的处理此事。

    在全军军指挥使以上军中设立监军一职,是叶尘的建议,是想以此为借口先正大光明的派几人到西北大营中看看形势情况。但赵匡胤是答应了,可是除了到西北大营的几名监军将由华夏卫府探子假扮内廷太监担任监军之外,其它大军的监军直接被赵匡胤从内廷太监中挑选了。

    叶尘后来从辛石那里得知,从内廷中挑选监军是王继恩对赵匡胤的建议,这一度让叶尘对其居心很是怀疑,特别是担心派出的那些监军会不会被王继恩在里面掺杂了圣堂或者赵光义的沙子,但结果这些监军
极品隐身小鬼医无弹窗
人选是从与王继恩一直没有什么关系的武德司里面挑选的,这才让叶尘稍微放心了一些。

    于湿后朱黑混杂的宫墙下行走,于圆间经冬耐寒的金线柳下经过,大宋宫中湖泊已然结冰,秋日哀草却没有承接瑞雪的荣幸,早已被杂役太监们清除干净。

    沿路一片整洁下掩盖着的荒芜。

    皇帝当先一人负手行走于阔大的宫中,四周没有一个人敢过于靠近,后方辛石领着一干太监,捧着大衣暖壶小手炉跟在后面,小碎步走着。

    没有行走多久,便习惯性的来到了花蕊夫人所在花蕊宫附近。

    皇帝正要推门而入,突然想到叶尘前天与自己长谈之后,最后有些极为隐晦的提醒,不由眉头微皱,他知道臣子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对自己后宫之事敢说什么的,更何况叶尘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他虽然说的隐晦,但定是因为以其身份一些话不好直接说明,这其中或许牵扯到天子尊严和后宫颜面。但叶尘此举必然是有深意。这样想着,他又转身离开,去了宋皇后的寝宫。

    叶府,叶尘上了那辆外表看起来极为寻常的马车,充当车夫的武霸天有些生疏的一摇手腕,马鞭在空中转了几个弯儿,带下几片雪花,马车便缓缓开动起来。

    暗处刺杀司的杀手们随之而行,还有一些伪装成路人的华夏卫府密探们也汇入到了并不多的京都行人之中。

    马车行至京都一处热闹所在,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行人。

    叶尘掀开窗帘一角,往外面望去,只见街道两侧的商铺开门依旧,那些做零嘴儿的摊贩们撑着大伞,用锅中的热气抵抗着寒冬地严温,与一年前所见,并没有一丝异样。

    他不由笑了起来,自己先是假死活着加来,然后又遇刺,对于朝廷来说,确实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对于这些民间百姓们来说,想必也是这几天最津津乐道的饭余消遣内容,只是事情影响不了太多,该做小买卖的还是要做小买卖,该头痛家中余粮的还得头痛,自己遇刺,更多的是让朝堂不宁,对于万年如一日的青常生活并没有太多改变。

    马车绕过繁华的大街,转向一个相对安静,也是相对豪奢的街区。此时天时尚早,一应冬日里的娱乐生活尚未开始,所以这街上的楼子都有些安静,只有街正中最好的那个位置,建筑特色和布置有别于其它楼子的一座高墙大院已经红灯已然高悬,棉帘重重遮风,以内里的春色,吸引着外间凄风苦雪里的雄性生物。

    此地正是京都吃、喝、嫖、赌、演、玩如今最为出名的永乐会馆。

    叶尘的马车从旁边一条道路直接驶进永乐会馆的内院,在楼后方的湖畔门外停了下来。

    他是永乐会馆真正意义上的大老板,在后门处候着的嬷嬷和护院看见他从马车上下来,吓了一大跳,心想大老板不是传说受了重伤吗?怎么还有闲心来这里视察?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一方面赶紧派人去通知大掌柜胡麻子,一面小心翼翼地将叶尘迎往湖畔最漂亮的那幢独立小院。

    永乐会馆是叶尘建立华夏卫府之前为了赚钱而开设的,平时打理全部交由他从扬州带来赌场高手永乐小镇的老熟人胡麻子,但其中盈利则是叶尘和李君浩、王三人分别占了五成、二成、二成的比例。另外一成,却是被叶尘大方的直接交给了朝廷,入了天子内库。

    叶尘当时在朝廷中地位远不能和现在相比,深知吃独食,特别是当官的吃独食,垄断生意的危险生,在后世那般法制健全时代都很容易树大招风,引来灾祸,更不用说在这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所以,当时直接将五分之一收益上了税,说白了就是直接给了天子。放在现在自然是没有必要了,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份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做这种生意了。

    叶尘自然不会等胡麻子跑来之后再进楼,直接穿过湖畔的积雪,缓缓向永乐会馆专属东家的那幢小楼走去。

    没过多久,一脸激动的胡麻子便跑了过来,在外面经过通报,经过叶尘允许之后才进了叶尘所在的包厢之中,想要向叶尘跪下行大礼,被叶尘阻止,然后恭敬的向叶尘简单汇报了一年以来永乐会馆的生意收益情况,叶尘勉励了几句,然后交给其一个秘密任务,便让其退下去准备。叶尘今天要在永乐会馆和王、罗耀顺、曹玮、展熊武、扬延平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