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入宫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入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第二大更送上,非常感谢波兰不眠夜和晓天刚才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宋国皇宫里没有太后,皇子只有两个,当今宋皇后性子温柔大方、贤惠善良,即使去年花蕊夫人进了宫,陛下对也的宠信大不如前,但宫里的关系相对历朝历代都要简单得多,整体气氛也一直很肃淡。特别是花蕊夫人虽然得宠,又身怀魅惑之术,得到赵匡胤的恩宠,对赵匡胤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赵匡胤作为开国大帝,意志坚定,却也不是寻常的皇帝,还不至于为了花蕊夫人费了当今宋皇后,花蕊夫人试探过几次,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便在这方面的想法也淡了,一心只想着将赵匡胤伺候舒服,让天子越加宠信自己,最好被自己迷得颠倒,然后在有朝一日能够为教主出大力。

    如今的皇宫,除了天子之外,说话最有力量的女人自然是宋皇后,然后便是花蕊夫人。

    此外,虽然陛下还没有立下太子或者皇储,外面又有传言太后留下遗诏让赵匡胤将皇位传给弟弟晋王赵光义,但毕竟只是传言,更何况即使是真的,所谓太后遗诏对于天子这种最为独特的生物来说又能有多少约束力。明眼人都知道,将来最有可能接掌宋国江山的皇子,自然是小皇子赵德芳。

    虽然这位小皇子年纪尚幼,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但是唯一能够威胁到他地位的那位兄长魏王赵德昭,虽然对于皇位有着窥探觊觎之心,可是半年前那场弥勒教对天子刺杀时地不堪表现,已经将其在天子心中彻底踢出了局,即使是原本的支持者宰相赵普,最近都对赵德昭慢慢有些疏远。

    总之,至少在眼下,小皇子赵德芳的道路是光明的。身后的助力又是叶尘这堪称大宋第一权臣,可以说是最为实在的,而整个宋国日后统一天下的轨迹是清晰地和充满信心的,所以皇宫里的气氛最近至少在表面上是良好地,半年前因为天子被刺引的太监宫女大清洗的压抑也渐渐变得轻松,每个人地精气神都好似透着股奋向上的味道。

    …………

    …………

    叶尘一路不紧不慢。进入皇城的时候已是接近午时,待进入深宫之后,已经是午饭时间。

    此时,他坐在崇政殿内,摸了摸在轻轻响鼓的肚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想先前应该在皇城门口吃过饭再进宫的。

    这只是一个很美妙的想法,他身负天子重任,既然已经回京,昨天下午没有立刻进宫,已经是天子的恩宠,今天这个时候进宫也是有些迟了,哪里敢在宫外逗留。正暗自恼火之时,忽然瞧着两个小太监端着个食盒走进了崇政殿。

    陛下这时候不知在何处宫中用午膳。即使内廷将叶尘已经进了宫的事情禀报于他,这一时也赶不过来。叶尘怔怔地看着食盒里地食物,笑了笑,说道:“看来陛下知道我没吃午饭?”

    今日留在崇政殿外当值地太监头子,也是叶尘一直在怀疑可能是圣堂或者赵光义在宫中潜藏最深的一枚暗子,宫中太监大总管王继恩。

    王继恩早在晋阳时便和叶尘打过交道。不管二人心中最深处是怎么看待对方的,但至少明面上算是熟人了。此时王继恩眉开眼笑看着叶尘。说道:“总司使大人心急国事,想必是误了饭点,先拣些点心垫垫。陛下这时候在后宫用膳,便是想赏您一碗宫饭,也怕来不及不是。”

    叶尘也不客气,对着食盒里的东西开始动攻势。身为一名臣子,当皇帝陛下不在的时候,就已经坐进了崇政殿中,这本来就是杀头的罪过。而在崇政殿里不请旨就用餐,更是大不敬的事情。只不过他早就得了特旨,所以坐地安稳,吃的放心。

    王继恩在一旁笑着,脸上的热情恰到好处,只是心想,叶尘终究不是一般臣子啊!想要离间叶尘与天子之间的关系,让天子对其生出些许猜忌之心容易,但想要天子开始不相信叶尘,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叶尘放下了筷子,和王继恩温和地说了几句话,这才将目光缓缓地转向了他的后方,看着那个愈沉稳的年轻太监,平静说道:“听说我夫人在宫中的时候是你负责饮食起居的,可是竟然有人将我当时假死的消息传到了我夫人的耳中,让她动了胎气,乃至于差点酿成大祸,此事你不向我交待一下?”

    辛石满脸恭谨,只是神色有些恐慌,眸子深处有着旁边王继恩刚好能够察觉到的恰到好处的一丝恼怒,向叶尘行了一礼,回话道:
召唤之猛将时代sodu
“回总司使大人地话,奴才得蒙圣恩,一应职责都是陛下和宫中的贵人安排,功过对错自有宫中贵人说了算,若真要向总司使大人解释的话,当时那两个送药的宫女来的时候,奴才刚好被陛下叫过来询问事情。所以,奴才还请总司使大人见谅。”

    “日后记得服侍陛下用心些。”叶尘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话,便住了嘴。

    王继恩瞧出叶尘的情绪有些不高,随意奉承了两句,便领着辛石离开了崇政殿,走在路上心里想着,这位颇得陛下看重的小辛公公竟然无意中得罪了叶尘,与叶尘不对眼,看来平日间该与这小辛公公多多亲近,对其多多提携,想办法将其展成自己的人就更好不过了。

    王继恩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离开崇政殿的时候,叶尘和辛石对视一眼,然后轻轻地,不易为人察觉地点了点头。

    崇政殿内一片安静,叶尘沉默地梳理着脑中的思绪,辛石毕竟资历太底,虽然如今在内廷中提升的度已经够快了,只是眼前有些事情随时可能会生,所以宫中极需一位能够在关键时刻,出得了皇宫皇城,将消息送出去的人。王继恩为内廷第一人,刚才利用其与辛石刚好在一起的机会,演了一出戏,若王继恩真的是圣堂或者赵光义的人,那么多半会亲近辛石,甚至全力对其提携。在这件事情里。叶尘也是绕了许多弯,给辛石出了些气力。

    正这般想着,崇政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尘对于赵匡胤的脚步声早已记在在心中,轻易便分辨出是赵匡胤来了。

    叶尘赶紧收回伸懒腰地双臂,站了起来迎接陛下。

    崇政殿的门被推开。一身明黄衣服的宋国皇帝陛下赵匡胤大步走入,微显清瘦的面颊上一片平静。只有两鬓里的白透露着他地真实年龄与这些年耗损太多的心神。

    一众服侍的太监没有入门。王继恩极为聪慧的在后方将崇政殿的门紧紧的关上,整个崇政殿内就只剩下皇帝与叶尘二人。

    君臣二人互相见过礼,叶尘被重新赐了坐位,谢了恩坐下,然后极为诚恳的以臣子的口气对天子对于韩可儿及家中的照顾一事表示了感谢。

    皇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提这件在他看来微不足道且极为恼怒的小事。叶尘死讯传来之后,当时他派人将韩可儿接近皇宫,本来就是担心叶尘唯一的血脉出问题,结果在自己眼皮低下,最后还是差点出了问题,这件事情让他极为恼火,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为此宫中又死了三十多名太监宫女,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让他感觉在叶尘面前很没面子,有失天子尊严,所以此时却不好多说什么。

    此事说完之后,赵匡胤自在地坐到了软榻上,双手揉着膝盖。眼睛看着叶尘。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叶尘被这串笑声弄的一头雾水,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赵匡胤极为畅快的又轻笑了一声,说道:“叶尘,你果然是上天派下来辅佐朕统一天下,建立不世之功的福星。朕当初在晋阳时就没有看错你。”

    叶尘随口谦虚的了几句,将身旁早就准备好地密奏匣子取了出来。放到了软榻之中的矮几上。

    赵匡胤打开匣子,认真地看了起来。这匣子里面放着两个密卷,上面一个是前吴越国的疆域图以及人丁财政分配地细致情况。下面的密卷是叶尘在南唐最大的收获————一份名单。

    赵匡胤看了第一个密卷之后,缓缓地放下手中地宗卷,没有急着看第二个,而是站起身来,走到了崇政殿的一面墙上,拉开墙上挂着的帘子。

    帘下是一大张全天下地地图,上面将各路、州描的清清楚楚,甚至是东面南面地海岸线,也画的极为细致。这块地图原型还是叶尘去年夏天的时候手绘的,图中不仅包括了宋国地疆域,也包括了宋国周边南唐、契丹、大理和之前的吴越国的国土。

    叶尘之前在崇政殿议事时,便曾经见过这张地图。知道宋国君臣,特别是眼前这位天子对于拓边的无上热情。

    赵匡胤稳定地手掌在地图上移动着,崇政殿内的光线虽然明亮。但毕竟不是手术室里的无影灯。他那只手掌移到地图上地何处,何处便是一片阴暗,就像是黑色的箭头,蕴含着无数的威权,代表着数十万的军队,杀意十足。

    会争取今天还有第三更甚至第四更,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