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回家与嫌疑

第四百七十九章 回家与嫌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流离de岁月、闷烧锅、ars、鸿远a、诸神不远、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此外,不管开封城乃至大宋天下的百姓和普通官员勋贵怎么想,刚才生在南城门下这场刺杀事件传到天子赵匡胤耳中,以天子这个职业多疑的特性,赵匡胤必然是多多少少要相信一些赵普和沈义伦是有这个动机和居心的。

    因为,赵匡胤最近对于赵普和沈义伦牵扯贪腐一事,心中已经是极为不满了,特别是宰相赵普,让赵匡胤极为恼怒,若不是赵普拥有开国从龙之功,且开国这十多年来,对大宋各方面的建设和朝廷稳定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再加上赵普对赵匡胤从未有二心,一直忠心耿耿,而赵匡胤也知道这一点,否则换作是旁人,轻则早已被罢相,重则直接一抹到底,甚至下大狱。

    不说别的,就说三个多月前那位被凌迟处死,家中搜出十万两银子的河运提司,此人却是和赵普有关系的,他是赵普一名小妾的亲哥哥。最主要的是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位河运提司这些年可没少给赵普送钱送物。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赵普和沈义伦的贴身护卫刺杀叶尘,天子会怎么想?不管天子信不信,这事只要让天子知道,就必然会让其本能的对赵普和沈义伦多了一份猜忌和反感厌恶。

    这本身就是对人心和人性的精妙算计。当然,除了天子这种世界上最为特殊的非人类职业之外,这样的算计是建立在叶尘本身与赵普、沈义伦交情并不深的基础之上。比如将这算计用在曹彬和叶尘身上,就绝对不会有什么效果。

    这件事情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晋王赵光义,相信这件事之后,赵普距离罢相和离开京都日子已经不远了,沈义伦副枢密使的位置或许也过不了多久就要让出来。

    不管原本历史,还是叶尘经历眼前实事,赵普若最终真的黯然离去,一直都是赵光义多年努力的结果,但沈义伦让位最大的受益者,或者说直接受益着会是谁?叶尘想起了潘美。不管是潘美的功劳,还是能力资历,或者说在天子心中的地位,都是不二人选。

    一直以来,赵匡胤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弟弟不太安份,但一直能够对其容忍,这里面除了亲情成分因素之外,却还有两个原因,先赵光义的确很有能力,开封城及辖内政务,在其打理之下,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治安良好。另外一个的原因,也是主要原因————便是赵匡胤自认自己将军队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他的经历告诉他不掌握有兵权,手低下不有军队,是成不了事的,所以他对一些事情一直都不怎么担心。同样的道理,叶尘明知道历史上赵光义必将要做一些变天的谋逆之事,但对军队这方面没有多少警惕,并且因为他知道原本历史烛光斧影这个典故,防范的重心从来都不在军队这一块。也正是这个原因,但若潘美暗中与赵光义有什么…………

    叶尘心念电转,心中多了一道阴影,已经决定潘美下一步将会是华夏卫府监视调查的重点。

    “一箭三雕啊!”叶尘心中感叹,在赵普和沈义伦脸色铁青难看,正在措辞如何向叶尘解释时,叶尘主动向两人再次一拜,说道:“让贼人潜伏在两位大人身旁,今日才将其现杀死,是我华夏卫府的失职。”

    赵普和沈义伦闻言一愣,神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正如叶尘刚才所想到的那样,这两人绝对不会完全相信叶尘相信他们不是主谋这句话有点绕口,诸位看官多看两遍。

    …………

    …………

    随叶尘归京的受伤的下属们早在半路便被接走疗伤,他的身后此时人不多,就是连继城和武霸天带着十数名黑衣杀手,许方义也已经被他安排做事去了。

    就这样安静肃然地往京都深处走着,不一时便来到了通往内城的大道上。叶尘本来还想利用那些刺杀他的军士人头做一些事情,刚才因为一些原因,改变了想法,已经让人将装有人头的马车拉出城外找地方埋了。

    此时市井间早已传开,祥符王叶尘吉人天相,大难不死,刚刚归京,不料于京外遇强人伏袭,华夏卫府死伤惨重,祥符王叶尘险些身死。

    自十二年前当今天子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从后周孤儿寡母手中夺来江山,坐上帝位时流了一些血,死了一匹人之后,京都开封便一直沉浸在安宁之中,已经有许多年没有生过如此令人震骇的事情。

    叶尘笔直坐在马上往前行走着,眉头微蹙,不知再想些什么。

    不管有没有今天山谷和城门口的刺杀,他都要在第一时间入宫拜见天子
失忆的前世今生笔趣阁
,但此时一身血迹,却是不行的,只能先回家中换了衣服再说。

    之前曹彬私下里问了些当时山谷中刺杀地具体情形,沉默少许后便离府而去,叶尘知道他是要急着回宫,迎接皇帝暴风骤雨般地质询。因为毕竟刺杀叶尘的人军队,而枢密院管着大宋的所有军队。最主要的是刺客用的是大宋军队制式弓箭和守城强弩。

    宫中从太医院里调了三位太医送到了叶府,叶尘自然用不到他们,而这本身也只是宫中天子的一种慰问和表示而已。

    实事上,他后背虽然是外伤,但黑乌鸦的剑上怎么会没有毒,若是寻常高手就算当时没有被杀死,此时也是被毒死了,然而叶尘体制特殊,虽然还没有真正的达到百毒不侵,但抗毒性却是非常强的,所以还活着并且还能神色如学的坚持。

    叶尘在门口接受了激动兴奋的府中护卫和下人的跪拜之后,与在众人面前强忍着没有哭出来的韩可儿进了后院房间说了一会话,神色激动莫名的抱着自己已经有三个多月大的女儿看了一会。然后离开了后院,通红着双眼但强行控制不流出泪水且装作沉稳之色的虎子等在门口,叶尘抹了一下少年脑袋,鼓励了几句,问了一些事情,便去半死迷宫见了鬼医。

    水儿在三天前跟着白沧海他们追逐四名黑乌鸦,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鬼医看过叶尘的伤,特别是背上伤口上的毒之后,感叹一番毒药不错和叶尘体质变太之后,便给他背上亲自上药疗伤,余毒应该几日后便能袪尽,至于后背处那道凄惨地伤口,用不了几天,便可痊愈。

    与鬼医谈了半炷香之后,叶尘便出了半死迷宫,正想着换了衣服,进宫去见天子,宫中已经派人送来旨意,让叶尘今晚上先疗伤休息,明天再进宫。

    …………

    …………

    直到此时,躺在自家地温暖地床上,叶尘地身体与心神才终于完全放松下来,顿时感觉到了一丝难以抵挡地疲惫,纵使身后还火辣辣地痛着,但依然是抱着枕头沉沉睡了下去。即使以他变态的体质和意志,独自一人杀溃了一支数百人的百战精兵,所耗费的体力和精神都其实已经达到了极致。只是后面从潘美出现开始,当时的形势扑朔迷离,他有许多事情还没有看清楚,这个过程中不容他有丝毫放松,甚至他现在虽然在休息,但整个华夏卫府早已经全部动了起来。

    醒来时,天色已黑,一名丫环出门去端了碗用热水温着地米粥进来。一直守在叶尘床边地韩可儿接过米粥,扶着叶尘坐了起来,用调羹勺了,细细吹着,缓缓喂着。

    叶尘吃了一口,抿了抿有些干地嘴唇,望着身边正小心翼翼地勺着粥地韩可儿,现半年不见,可儿瘦了好多…………

    “可儿,让你担心了。”

    韩可儿低声哭泣,但那满含泪水的眼睛中却是浓浓的幸福和满足,以及对自家爱郎的心疼。

    …………

    …………

    一大早,天蒙蒙亮,叶府前院客厅之中,华夏卫府刺杀司使和副司使白沧海、连继城,监察司使李君浩,情报司使和副司使许方义、胡三光,以及武霸天和叶尘都已聚集在这里议事。

    此时几人互相见过礼,寒暄几句之后,便开始议起正事起来。

    连继城率先说道:“大人,属下失职,活口.交待的负责五百刺客调度,以及提供弓箭和守城弩的枢密院军器监判监事在我们找到他时已经死了,经过验尸现在昨天早上便已经死了,也就是说在大人山谷受刺的同时他便死了。”

    叶尘对此没有多少意外,不但没有多少沮丧,此时反而笑了笑,说道:“以圣堂的行使手段,你们若是能够抓到活的反而奇怪。好吧!现在线索断了,我们好好分析一下吧!情报司将所有已知情报先说一下。”

    许方义点头恭敬称是,然后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大人,情报司对昨天收集的所有证据进行了分析,然后在枢密院的配合之下,对昨天那五百刺客身份进行了暗查,现这五百人虽然是军人,但却没有军籍,并且连我大宋户籍都没有。也就是说他们是我大宋某位大将私下训练出来的私兵。”

    今天会尽可能保持三更,只是这会实在是太困了,敲着键盘打着瞌睡,实在是没法写了,非常抱歉,只能先传一更了,等起床之后再写另外两更。另外,双倍月票期间,苦求诸位给个捧场月票,给我一些支持和鼓励,诸如今晚上这种情况,若是有人来个大捧场,我定会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疲惫瞬间消失,满血复活,一口气将三更都写完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