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死亡狙杀(四)

第四百七十五章 死亡狙杀(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地脚却还没有收回来。

    不过他一直就是在等这人,如同梅花绽开迎接风雪,如同小舟于海中搏海,叶尘冷冷然厉厉然,一剑刺了过去。

    剑锋轻轻颤抖着,明明一剑,却隐隐有四道剑光,让人难以测度。若是楼炎明在此,定会现叶尘这一剑竟然有了一代剑皇钱月禅出剑时的几丝神韵。

    叶尘当时为了吴越能够顺利和平并入宋国,拜钱月禅为师,却并不是走了一个形势,在最后那数天之中,钱月禅毫不保留在剑道方面对叶尘进行了指点,以叶尘的悟性最终还是有所收获。

    没错,这正是叶尘埋箱底的一剑,也是他不以八石宝弓全力射出神箭之外,正面对敌时最强大地一剑,他本来是想着有朝一日在面对楼炎明或者玉枫、张无梦时作为自己一个杀手锏的,不料今日竟然被迫提前施展了出来。实事上,若不是到了最危险地一刻,他断然不会使出。

    而此时,便是到了极为危险的一刻。

    剑锋穿过那名一流杀手地咽喉,将他挑在了雪地地半空中,他双眼突出瞪着叶尘,双手无力地瘫软着,一双弯刀落入雪中。

    那双眼睛似乎在说话,在表达着自己地恐惧与不解,似乎在说,这样地一剑,怎么会来地如此无声无息?

    便在此时,奇变再起.

    叶尘剑挑一人,身后缚一人,所立雪地之下,居然又出一人!

    一个黑色地身影从雪地里钻了出来,挟带着幽幽地气息,手持一把细剑,贴着叶尘地后背刺了出来!

    圣堂一名最为顶尖的黑乌鸦,这才是真正地杀手。

    叶尘在雪地里潜伏杀人无数,但此时面对三名强者地围攻,着实有些心力交瘁,再加上圣堂黑乌鸦显然对于潜伏时不流露出任何气息,甚至屏住呼吸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秘技,所以叶尘一时间根本没有留意到这片雪地里地异样。

    便是在这即将获胜地一刻,敌人最后地杀手终于出现了。

    在这一刻,叶尘只来得及往前踏了一步,然后便感到了一丝火辣辣地疼痛,从自己地腰一直传到了后颈处.

    那把幽幽地一剑,在叶尘的后背上留了一长道凄惨地伤口!

    然而,叶尘手中鱼肠剑所施展的压箱一剑的剑意未止,冲天而起,划破了他自己系地束带。

    背后受到重创,长无力地披散在身后,还有那一把马上就要来取叶尘性命地剑。

    他只来得及回头,回眸。

    散敌地乌黑长甩出,其中夹杂着他那一剑的剑意,向最后这名刺客击去。

    落处,那道剑意如一道轻风从那名刺客咽喉处掠过。

    那名刺客地身体僵了一刹那,对准叶尘心脏地那一剑没有来得及刺出去。

    叶尘平掌,砍中刺客地咽喉,刺客后颈爆出一蓬血雨。

    刺客的头颅往后一翻,只凭借着那根孤独而细的椎骨倒悬在背后,一道血红恶心的腔口对着雪止了的碧天。

    来不及喘气,叶尘双脚一点,将身子缩成一团,奇快无比地向着身后退去。他的身体缩成一团后,袒露在空气中的面积便小了起来,银白色雪狐披风将他全身罩的无一漏洞。

    场间弩声铮铮作响,却尽数射在了叶尘的身周,他的身法实在太快,便是快弩也无法将他准确地刺中。

    偶有几枝弩箭射中,却无法穿体而过。

    叶尘掠至守城弩上方,身体急剧颤抖中,反手将守城弩掀了起来!

    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庞大的城弩,在空中翻滚着,硬是砸到了旁边两架城弩之上。

    便是在这短暂的瞬间内,叶尘反手剑尖一挑,正中空中弩机的簧弦,此时弩机已然上弦,崩到了最紧要的时刻。

    周鑫花费了极大的代价给他找来的鱼肠古剑,果然是人间难得一见的极至宝锋,只见剑锋过处,簧弦无由而断。

    四周地狙杀者慌乱着。怒吼着,向叶尘冲了过来,却忽视了守城弩的问题。

    咯吱咯吱,一连串令人心神震慑的响声在雪山之顶响起。啪的三声巨响,守城弩砸在了一起,顿时偏了方向,而一根簧弦已经被叶尘割断,那枝蓄力已久地全金属弩箭终于射了出去。

    却不是对准山谷,而是对准了地面。

    强大的反冲力,让庞大的守城弩都跳动了起来,翻起半个人的高度,直接压在了追杀叶尘的那群人身上。

    碾过,一片血肉模糊,残肢断臂。

    而被砸中的两架守城弩也无法再控弦于弩机之上,嗖嗖两声射了出来,弩箭去处根本毫
你为何召唤我全文阅读
无方向。乱射而出!

    两道锐光闪过,一枝弩箭射中了一棵经年老寒树,树干哪里经得起如此强大的力量,树皮难飞,硬木如豆腐一般划开。从中破开一个大洞,紧接着从这个洞的部位从中折断,轰然倒下。

    而另一枝弩箭造成的危害更是惊人。直接穿过了四名狙杀者的身体,直接将这四人扎在了雪地之上!

    鲜血顺着那枝恐怖地弩箭往雪地上流着,而被穿成肉串的那四名狙杀者却是一时不得便死,呻吟不止。

    场间一时大乱。

    …………

    …………

    趁着乱局,叶尘再次隐入雪林之中,俯在树枝之上,沉重地喘息着,还要注意不要让背后的鲜血,从雪树之上没落下去。惊动了那些狙杀者。

    对方手中有弩,如果此时再有一批弩手包围住了重伤之后地叶尘,叶尘也没有把握能够活下来。

    而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雪林间弩箭的密度已经降低了许多,而三名主事者的死亡,更是让这些伏击者感到了心寒和慌乱,没有人指挥,又没有了那三架守城弩的镇压作用,山谷间那些黑色马车所受地压力顿时少了太多。

    叶尘伏在树干上听着对面山林的动静,知道连继城带着十多名杀手已经抢在自己之前,就已经扰乱了山谷另一边那座山头上的敌人阵营。伏击者军心已乱,华夏卫府杀手、华夏卫和探子们,终于得到了他们挥的机会。

    华夏卫府中人自然知道战机之所在,也不用再等叶尘啸传令,早已冲出了马车,手持弩箭和自己的兵器,躲过那些已然变得稀疏的弩雨,沉默而阴怒地潜入了两边的山林之中。

    特别是那三十多名刺杀司的杀手,一个个犹如幽灵一般,进入了雪林,开始凭借他们的手段与怨气,不惜一切地狙杀着雪林里任何一个活着的生命。

    一场预谋已久的伏击弩战,终于在叶尘和连继城带领的杀手不要命地攻击下,变成了山林间的近身狙杀战。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圣堂的黑白乌鸦,没有谁能够比华夏卫府刺杀司的杀手更擅长狙杀。

    哪怕是天下最强大的宋队,在密林之中,在近身的暗杀战中,也不是刺杀司的对手。

    听着雪林之中诡异地安静,听着偶尔会响起的弩机之声,偶尔会响起的破雪之声,偶尔会响起的兵器入腹之声,偶尔会响起的惨呼之声…………

    叶尘清楚,自己的属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报复性地屠杀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伏击华夏卫府的这数百名弩手或者箭手,在让华夏卫府死伤惨重之后,再也不可能有活路了。

    他一直崩紧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

    …………

    没有活口,正如叶尘所预估的,一个活口都没有留。当然这不仅是华夏卫府的杀手、华夏卫和探子下手极狠的缘故,而是在战局即将结束的时候,被有意剩下准备活捉的二十多名弩手很整齐划一的自杀了。

    叶尘站在雪地上,冷漠看着地上那二十几具尸体,看着这些尸体的面容,现这些人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悲哀与惶恐,有的只是坚毅与忠诚。

    即使是宋国的军队…………或者说普通的宋队也不可能拥有这种恐怖的纪律性与毫不畏死的强悍…………除了一些将军身边的亲兵。

    “这些人应该是大宋某位军中大佬的亲兵。”叶尘心中喃喃自语。

    雪谷两边的山林中,那些幽暗的石后树下,应该还躺着不少血已被冻的尸体。

    叶尘心神激荡,咳了两声,咳出些血来,缓缓转身,看着地上的那个血人。

    此人浑身是血,双臂更是被整整齐齐的斩断。这正是先前三名高手中的一人,从背后袭击叶尘,临死之际还悍不畏死地抱住叶尘的那人。没想到最后却成为了狙杀者中唯一活下来的人。

    叶尘走到此人的身旁,缓缓地抬起脚,踩在这人的脸上,踩了两下,让他醒了过来。

    那血人缓缓苏醒,无神的眼光往四处扫了扫,看见了叶尘身周的那些华夏卫府杀手以及散落林间的兄弟们的尸身,一阵哀痛之后复又毅然,眼中忽然射出乞怜之色,忍痛颤抖说道:“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愿意…………”

    意是一个闭齿音。

    不用叶尘出手,在叶尘旁边的岳正野出手如电,将自己的手指插入此人的嘴中,用力一扳,这个人的下巴便被血淋淋地扳下了一截,再也无法合拢,连带着牙齿都落了几颗。

    三更一口气早早送上,只求兄弟们给个捧场,投个月票,九孔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