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深不可测的小熙

第四百七十一章 深不可测的小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圣堂第四个白乌鸦…………”叶尘眯起了眼睛,天下间不算已经死去的玉老魔和陈景元、钱月禅,如今已知的还有楼炎明、张无梦这两个半步先天强者。在这之下,还有隐隐窥探到了这条线的一流高手,其中最厉害的当属大理国山岳上人、玉枫、玉道香、叶尘、上官冰云、郭无为、展熊武以及这一年以来实力进展迅且在剑道方面天赋极佳的白沧海,在这些人之外便是圣堂的四名白乌鸦和几名长老应该也拥有此实力。在这些人之下,也有已经越寻常一流高手不少,但距离一流高手还差了一筹的江湖高手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圣堂刺杀司副使鬼手连继城和当今的剑庄庄主白子轩等。

    “以后我就叫你…………小熙!”叶尘相起自己与玉道香的关系,而玉道香又与崔熙之间的关系,有些头疼的继续说道:“小熙啊…………你有没有想过,以我如今统帅华夏卫府的立场,你们圣堂日后若始终和现在一样的行事方法,老想着背后操控一些天下大事,不管是我,还是我大宋皇帝陛下又怎会因为你一个人地缘故,而放过圣堂?”

    “合则两利。”崔熙洒然一笑,说不出地潇洒,“大宋已经是华夏正统,灭了南唐容易,拿下大理或许比灭南唐还要麻烦一些,但因为有华夏卫府的存在,应该不难。但是大宋想要灭了西北党项诸部,特别是北伐契丹,真正的恢复汉唐盛世的疆土以统一天下,那难度是十个南唐和大理加起来都没有办法相比的。而这个过程中若是能够得到圣堂真正的全力帮助,不管是每一次打仗所需粮草,还是其它方面,圣堂所能够挥出的影响和作用,绝对不会让王爷和大宋皇帝所失望。”

    “而只要属下活下来。”崔熙平静说道:“圣堂最终也许就会按照属下刚才所说那样子帮助大宋,同时圣堂也会成为王爷最信任的盟友。”

    听着这些很平淡,但实则很不寻常地话语,即使以叶尘如今的心志都不禁心跳有些加,对于知道原本历史展的叶尘来说,他当然知道大宋自始至终都没能北伐成功,甚至在与契丹的交涉战事面前一直处于绝对的下风,原本历史上,北宋一百六十七年中自赵匡胤和赵光义这后,自宋真宗赵恒开始,就一直给契丹岁币,算是华夏历史上一段耻辱。直到后来契丹自己内部腐化,被东北女真崛起建立的金国所灭,再后来就是靖康之耻,北宋变成了南宋,再后来蒙古成吉思汗崛起,宋国被元所灭。整个历史长河中宋朝被称为弱宋正是如此。

    想到这些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因为一些原因,叶尘不想再多说此事,微微低头说道:“小熙啊!你是想跟着我进京?”

    “是!”崔熙悠然叹道:“宋国京都,属下还是第一次去,,听闻京都有家永乐会馆中美人儿无数,且气质特色和别家青楼所不同,属下定要好好品味一番。”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不会给你打折。虽然你看起来还是个处男。”

    崔熙却是没有想到叶尘会这样说,略微一怔之后,笑道:“王爷就算不给属下俸禄,但属下毕竟是圣堂的人,而圣堂最不缺的也就是银子。”

    叶尘搓了搓又开始冷起来地手,将手搁在火盆上方,双眼看着手下盆中白灰里透着地明红,说道:“开封城中晋王府内有一名门客,人称陈先生,你去将他杀了。”

    崔熙沉默,他虽然不知道那位陈先生具体是什么人,但却是能够想得到这个陈先生在圣堂中担任的重要角色。

    叶尘抬起头来看着他:“我不管圣堂那几个老狐狸是怎么想的,我都要看看你地态度,即使你最终要叫我姑父。所以入京之前。我要看见那位陈先生的地头颅。”

    崔熙继续沉默,许久之后才轻轻点了点头,向叶尘行了一礼,走到门前,双手正要推开木门时,忽然回头说道:“这位陈先生想并不好杀,否则王爷恐怕早就派人将他杀了。所以即使我是白乌鸦,我也不敢保证能够将其杀死。”

    叶尘地头此时又已经低了下去,冷漠说道:“第一次让你去杀人,但是你却杀不死他,我收下你有什么用处?”

    “其实白乌鸦和你们华夏卫府刺杀司的杀手有些不同,并不是单纯的杀手,更是贴身护卫,而我地实力很不错。”崔熙平静说着,但话语里却有一股子莫测高深地味道,“属下可以保护王爷。”

    “保护我?”叶尘唇角一翘,笑了起来,“我不认为你有资格说这
穿越后从零开始的异世生活小说5200
个话。”

    崔熙微笑说道:“属下有这个资格,王爷不妨试试。”

    以叶尘如今地实力,崔熙敢说出这样一句话,就说明他对自己地水平有相当强烈地自信,实事上叶尘刚才已经见识过了。但叶尘却依然没有抬头,只是轻声说道:“在我地面前不要说大话,一座山突然掉下来,你能够替我将山抗得住。”

    崔熙知道叶尘意有所指,又叹了口气,推门而出,消失在黑夜之中,白色身影犹如一只白色的乌鸦,在夜雪里时隐时现时远。

    …………

    …………

    雪还在下着,夜渐渐深沉,阔大的族学堂里只剩下叶尘、胡三光和连继城三个人,虽然火盆里的火在燃着,盆边上的竹炭也备了许多,但总让人感觉温度似乎有些降了下来。

    一片安静。

    叶尘伸着双手烤着火,脑袋微偏,明显有些走神,他忽然间说道:“之前我斩向黑乌鸦的那一剑斩出去了,但是却斩空了。这个小熙实力还真有些深不可测!”

    当时崔熙看似简单的以袖子一挡,但叶尘知道雪夜里的那名圣堂的黑乌鸦全力一击的实力,崔熙表现的越轻描淡写,越能证明他的实力。

    “我看不透他。”叶尘用鱼肠剑胡乱在火盆里划弄着,“这位小熙确实很强,但是他很能忍,能忍者必有大图谋…………”

    他忽然眉梢一挑:“不是忍,他是不在乎,崔熙的谈吐表现的不在乎很多事情,不在乎我的言语攻击,不在乎我的刻意羞辱…………唯有不在意,方能不在乎,一个人看不出来他之所求,这便有些麻烦了。”

    这位崔熙究竟想要些什么?

    这个问题渐渐压在叶尘的心上,他不喜欢这种忽然有个局外人跑进来乱局的状况。若来的人没有与玉道香之间那层关系,他自可直接拿下,以蛊虫将其控制。但是现在却不行,更何况对方的实力也是有些乎他的想像。

    连继城忽然开口说道:“这位崔熙…………他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有些像传说中的魔道。”

    叶尘身体一震,眼睛中精光爆闪,有些推测,但还是想不透彻。

    他还有许多事情想不通,但随着这近一年接触,他知道连继城的性格,轻易不会在他面前言,但只要言便从不会有错,所以他却相信…………连继城的判断,玉老魔的孙子果然神秘的厉害。

    他若有深意的叹了口气,说道:“等他杀了晋王府上那位陈先生再说吧!”

    胡三光说道:“大人,刚才崔熙说玉枫要对大人进行报复,属下认为还是要小心一些。”

    “黑骑离我们有多远?”

    “前后各半都是五里距离。”

    “圣堂的黑白乌鸦还是有些道行,所以不要让陌生人随意接触车队就行。”

    “是!大人。”

    …………

    …………

    第二日,车队便顺着楚州之北,上了官道往京都方向进,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整个车队的护卫工作更加严谨起来,刺杀司的杀手们分出了十人扮作冒雪前行的商人,潜在暗处注视着一切可疑的人物。

    叶尘又下命令,一直远远保护车队尾的一百黑骑也与车队拉近了距离,隐隐可听蹄声阵阵,务求保证安全。

    胡三光则授命离开了车队。

    而沿途之上,总有些身上带着些江湖气息的人物,在茶馆之中,在酒楼之中,在客栈之中,在驿站外,注视着这列车队。

    华夏卫府的密探杀手们有些警惕,报与叶尘知晓后,叶尘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知道这是大宋境内江湖人物相对最多的河北受灾之后,当地的江湖人物有不少南下来到的中原和江淮地区的缘故。

    将要出楚州地境之时,胡三光回来了。

    “有什么现?”叶尘揉着眉心问道。华夏卫府情报网络遍布天下,除了情报司那些精英探子之外,如果要在市井之中查人,还是不如情报司遍布在各地的那些以地方帮派和乞丐为主外围势力,这种本来就深植民间的帮派,和无人会注意但却到处存在的乞丐,不论是哪家客栈接了什么客人,哪里的车行送了谁,那条路上走了什么人,他们都可以摸个一清二楚。

    两更早早送上,争取第三更,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