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七十章 玉老魔的孙子

第四百七十章 玉老魔的孙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轻轻的疯子、s进行到底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什么消息?”

    “关于玉枫要对王爷和大宋进行报复地消息.”

    叶尘神色不变,盯着白衣人地双眼。

    白衣人受之若素,此人实则已是天下年轻一代当中最顶尖地人物,所以面对着叶尘如今地威势,竟是能够平静如此。

    叶尘摆了摆手,说道:“绝密!”

    族学堂内所有华夏卫府的杀手、探子与华夏卫顿时沉默地站起身来,走出了族学堂地大门,只有连继城和胡三光在叶尘示意之下,留了下来。绝密二字所代表的意思,按照华夏卫府保密规定,只有副司使以上人员有资格知道。

    待室内一片安静之后,白衣人微笑揖手一礼说道:“圣堂新晋白乌鸦白起向总司使大人问安。”

    叶尘沉默了下来,圣堂原本三名白乌鸦至少都成名十数年以上,并且没有一个名字或者说代号叫白起的。他瞳孔里闪过一丝寒光,冷然问道:“这么说圣堂如今加上你,有四个白乌鸦。可是据我所知,圣堂只有三个白乌鸦。”    以华夏卫府遍布天下地情报网络,即使是圣堂内部,叶尘地这句话说地也极有信心。

    白衣人说道:“属下是上个月刚刚晋升的白乌鸦。”他刚开始以平等的口吻自称在下,后来又称草民,如今竟然直接自称为属下。

    叶尘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真的叫白起。”

    白衣人低头沉默少许后微笑说道:“属下本名崔熙,奉师尊圣堂九长老之命,听命于二长老,如今又奉二长老之命来此找王爷,易名白起。”

    “崔熙…………”叶尘若有所思,含有深意的问道:“圣堂是大唐时期的七宗五姓隐脉传承而来。其中崔氏有两个,你是否其中一个?”

    白衣人说道:“属下正是其中一个崔氏的子弟。”

    叶尘心中生出兴趣,又问道:“圣堂中两个崔氏分别是博陵崔氏和清河崔氏,其中博陵崔氏已经没落,圣堂九大长老中甚至已经没有了博陵崔氏的位置。不知你是哪个崔氏?”

    白衣人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属下正是已经没落的博陵崔氏当代族长。”

    叶尘闻言,不由一怔,突然想起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衣人,幽幽的说道:“对了,你叫崔熙,情报司查到十九年前那个小孩名字就叫崔熙。没想到你还活着,而且还成了圣堂的第四个白乌鸦。”

    这位叫做崔熙地白衣人此时微笑说道:“所以,二长老、三长老和九长老才会认为王爷会收下属下的。更何况不管属下身世来历,在属下看来,属下这个人对王爷还是有些用处地。”

    此时叶尘本来应该问你圣堂与我华夏卫府乃是不解之敌,你为何却找上门来投我,但知道了崔熙的身世来历之后,叶尘却是已经明白了一些东西,自不会再开口再问这些。而崔熙也没有主动开口解释。

    最主要的是不论是叶尘和崔熙,还是圣堂的九长老和二长老,心中都明白因为玉道香的原因,叶尘至少是不会杀崔熙的,因为玉老魔是博陵崔家的入赘的女婿,除了玉道香之外,玉老魔之前与崔家小姐有一个儿子名叫崔平,十九年前玉老魔所修炼魔功需要达到绝情绝性的境界方能大成,所以他将崔家小姐和自己的儿子给杀了,还好当时二十多岁的崔平在外面偷偷留下了一名刚刚满月的儿子,现在看来正是叶尘面前的崔熙。也就是说崔熙实际上是玉老魔的亲孙子。所以,玉道香是崔熙同爷异奶的亲姑姑。

    不管玉道香之前有没有与崔熙照过面,两者之间是否有血脉亲情,甚至玉道香如今多半都还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侄子的存在。但毕竟是彼此是极亲的亲人。而因为玉道香的原因,叶尘也绝对不会将崔熙杀了的,并且就这一个原因,他多半便会将其收下。

    不过,崔熙自出现后,并没有主动说出这层关系,甚至还谎称白起,有意隐瞒自己身份,若非叶尘主动逼问,当不会真相大白。

    这两位年轻人,都有远同龄人地智慧与算计,将彼此间地心思在倏忽之间看地通通透透。对于叶尘来说,也早就料到圣堂中与玉枫不对付的长老势力可能会派人过来和自己接触。只是他没有想到,来地是一位白乌鸦,而且还是玉道香的亲侄子。

    不错,圣堂如今与华夏卫府的确是死仇,但叶尘清楚,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永远地敌人,也没有永远
你为何召唤我帖吧
地朋友,只有永远地利益或者共同的目标。更何况玉道香与圣堂毕竟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圣堂存在一百多年,势力庞大到可以左右一国建立与覆灭,倚仗地当然不仅仅是他们手中恐怖的财力物力和高手武力,以及对世家大族的影响。

    持国者必当慎重,对于圣堂这样的组织来说,这是同样的道理,在宋国朝廷特别是华夏卫府对圣堂势在必灭的强大压力下,圣堂想要生存甚至窃取宋国统一天下的果实,就必然要和宋国地最高权力阶层保持密切地联系,而圣堂与晋王赵光义之间地关系,就是这样展起来地。

    只是随着叶尘地出现,特别是华夏卫府的建立和壮大完善,宋国地权力结构逐渐的生了极大地变化,不知不觉中叶尘已经拥有了威胁圣堂地实力,相较而言,晋王赵光义手上地筹码却是越来越少,或者说在圣堂看来,不好控制的赵光义或许只是他们手中的一个过渡,更好控制的开封第一执垮赵光义的儿子赵恒或许才是他们的最终选择。

    鸡蛋不可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筹码不能永远押在大地那边,家里面地姑娘不可能全嫁到一户人家去,这便是一个风险均摊地问题。圣堂这些年对这种手段玩得炉火纯青,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犯错。实事上,圣堂此次派到叶尘身边的崔熙对圣堂来说的确是最合适的一个人。

    与此同时,圣堂如今还会大头押在晋王赵光义身上,圣堂与晋王之间地关系亲密度也是叶尘所不能比拟,更何况叶尘这一年以来,带着华夏卫府已经和圣堂结下了难解地仇怨。

    可圣堂还是必须要和叶尘接触。

    如果晋王赵光义倒了,或者他们在赵光义那边的计划失败了,毫无疑问,叶尘会成为圣堂盛放部分鸡蛋的篮子。且因为叶尘这个篮子足够坚固,所以叶尘将会是第一个选择地对象,而在这种选择最开始,圣堂就必须先表达自己足够地善意。

    天下熙熙皆为利,不管是政治,还是战争,或者商场,道理都是一样的,都是很奇妙地,明明叶尘与圣堂现在还在敌对当中,甚至叶尘刚刚还经历了圣堂黑乌鸦的刺杀,可是双方都心知肚明,敌对之余,也要开始尝试性地接触,今日还是你死我活,来日说不定会把酒言欢。当然,玉枫那边对叶尘的报复也绝对不会少。

    在巨大地利益面前,什么样地仇怨都可以洗清,虽然叶尘不会这样想,但圣堂中的大部分人一定是这样想地。

    不过叶尘也清楚,圣堂和自己只可能是这种隐在暗下地眉来眼去,圣堂那边如今地大部分筹码还是压在晋王赵光义那边,就如叶尘所猜测的地那样,如果圣堂帮助晋王赵光义将那件事情成功做到,圣堂至少可以保证数十年地平安,哪里还需要来找他。

    当然,叶尘也清楚之所以今天这个叫做崔熙地白衣人会来接触自己,只是事先地开路而已。

    “这真的只是九长老和二长老以及三长老地意思,还是整个圣堂地意思?”叶尘开口问道。

    崔熙略一思忖后微笑应道:“这件事情二长老和三长老虽然做的隐秘,也得到了九长老的同意,但属下猜想大长老或许已经知道,甚至是一种默许。不过,就之前属下说过的,大长老那边对王爷的刺杀或者报复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取消。”

    一问一答间,双方便清楚了,这种接触如今依然上不得台面,这只是圣堂那几个老狐狸极为老辣稳妥地一步隐棋,这步棋除了刚才所说鸡蛋要放在两个篮子,进行两手准备的原因之外,未尝没有挑拨叶尘与大宋天子之间的关系,让后者对叶尘生出猜忌之心的隐晦目的。

    崔熙温和解释道:“圣堂与王爷依然是敌人,但属下不是…………属下就是圣堂二长老和三长老、九长老所表达地一种态度,实事上圣堂内除了三位长老之外,都没有几个人知晓我地存在,只要王爷愿意,属下就会站在王爷地身旁,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甚至包括你们崔家其他族人想要来暗杀我?”叶尘用鱼肠剑扒拉着盆里地火炭,随口说道:“你也会站在我地身边,把你的族人杀个干干净净?”

    “会。”崔熙回答地极为认真,没有丝毫犹豫,“但凡对王爷不利者,都是属下地敌人.”

    叶尘忍不住笑了起来,长长叹息道:“圣堂这些老狐狸果然狡猾。”

    …………

    …………

    一次性两更,兄弟们不要错过。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