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谈监察司色变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谈监察司色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更送上,非常感谢流离de岁月、轻轻的疯子、威虎山老八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开封皇宫崇政殿。

    “陛下,救灾粮食不至,河北一路定会饿殍盈野,易子而食的惨剧将会重新上演,臣宁愿自己被熬成肉粥,如果可以饱民,臣又何惜此身。”赵普郑重说道。

    河北、河东、关中和京畿中原等地的官府能够动的粮食已经被调运一空,只有紧急从淮南之地调运,就连西军的军粮都拨过来了一部分,只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场灾难谁都想不到,在庄稼扬花之时最需要水的时候,河北老天偏偏两个月之内再没有下一滴雨,田地里的天苗眼看就要有收成了,本来收成的就不多,河北一带又迎来一场蝗灾,到最后一粒粮食都没有收到。

    秋末冬初青黄接不上这是要命的灾害,再加上河北原本大部分地属北汉,久经战乱,农户家里底子薄,家家户户都没有存粮,所以灾害来的猛烈而迅,打了大宋一个措手不及。

    其实解决这事说来也简单,只要朝廷能够拿得出钱,用钱卖粮,非受灾区的大豪商、大粮绅自会主动将粮食运到灾区和官府进行交割。但问题是朝廷如今也没钱了。而即使是朝廷和天子也不能用武力强行逼迫这些大户和豪商无偿贡献自己的粮食。这毕竟已经是一个拥有一定法度观念的国家。

    三司使罗公明这些天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也没有办法。只有赵匡胤知道叶尘安排人将会从圣堂和南唐手中抢到一百万两银子的事情,心急如焚的等着消息。

    …………

    …………

    暮时惨淡地日头从遥远地苍山那边透了过来,天气已经十分寒冷,四野里地民宅一片白净,那是雪。

    云层渐渐地厚了,将惨淡地日头直接吞噬进了阴暗之中,风也渐渐大了起来,卷着地面地积雪在空中飞舞着,又有雪自天上降落,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颜色地雪花凭借着风地力量纠缠在了一起,在压抑地空气中歪曲地扭动头,展现着不同层次地白与寒冷.

    风雪再起,赶路地人们苦不堪言,纷纷寻找着就近地村舍或是客栈歇息,今年地宋国没有洪水,只有河北一带旱灾,但入冬以来,黄河以北却已经落了好几次雪,虽说瑞雪兆丰年,但那也是明年的事情,对于河北灾民来说,却是不知道这个冬天要冻死多少人。

    今天这场雪不是黄河以北,而是黄河南面中原大地乃至江淮地区,雪落地倒是不小,不过在相对富庶江淮地区,百姓们至少都有栖身之处,除了大街上极少数的乞丐之外,冻死地可能性是很小的。

    不过一直以来,江淮地区也是大宋贪官最多的地方,直到华夏卫府监察司成立之后,这几个月以来,揪出了五个县官、三个知府,一个河运提司,在监察司收集的证据确凿面前,将这九个大贪官都先后送进了大理寺的大牢,其中那正四品的河运提司家中查抄出十多万两银子,其它金条财宝无数,因为朝廷始终缺钱,这件事情本身性质极为严重,让得知这一事的大宋天子赵匡胤直接爆怒,朝会之上当场下旨将河运提司凌迟处死。成为大宋建国以来对士大夫处罚最重的一案,可谓是震惊天下。

    自此之后,江淮地区贪腐受贿之风才渐渐被压下去,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官员就不想贪腐了,而是因为害怕华夏卫府监察司密探来查,所以才被迫不得不收手。

    同样的,自江淮九大贪官被查办之后,这些地方官员谈起华夏卫府来,个个忌惮到了极致,特别是一说起监察司,更是犹如谈虎色变。

    甚至两个多月前叶尘死讯传开以后,有些官员认为华夏卫府没有了叶尘,权力和势力必定会一落千丈,甚至四分五裂,监察司也定会没有了以往的肆无忌惮。以致于不少官员在这些天没少大宴庆祝,大有自己头顶上地那双眼睛或者阴云终于消失的感觉,然后他们就开始蠢蠢欲动,心中的贪念再生。

    然而,叶尘死后没过多久,因为有人故意将叶尘生死的消息透露到韩可儿耳中,妄图让其情绪激动,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此事激怒了李君浩、白沧海、许方义和鬼医等人,监察司短短半个月内,又将数名地方知州级别的官员送到大理寺大牢中。这一举动,再次震慑大宋整个官场,并且因为叶尘已经不在,不少人认为这是出自天子的意思,更是将大宋官员心中的一些妄想彻底击碎。

    …………

  
阴影之主sodu
…………

    这里是江淮的楚州,正是三个月前被监察司查办的三个知州中的一个所在,新的知州据说比较清廉,或者说惧怕华夏卫府监察司地手段,不但变得老实了许多,而且上任之后做了不少实事,其中一项便是将附近山匪和水匪清剿一空。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大雪地天里,才有那些行路地旅客们敢在路上行走着,只是如今匪祸已去,这老天爷却是太不给面子,大运河虽未彻底被冻封航,却也没有多少人愿意顶着如此严寒往京都地方行走.

    除了那一队纯黑色,没有任何标记地马车。

    马车地车窗与下沿都用封地极好,没有一丝寒气能够穿透进来,只是车前厚厚地棉帘正面抵挡着风雪地袭击,时不时地出几声闷闷地悲鸣。

    车中生着暖炉,一股热气循着香味散开蒸腾,令厢内温暖如春。与车外地严寒形成了鲜明地对照。

    叶尘觉着有些热,右手地两根手指伸到颈间,将裘衣地系扣松了些,露出脖子来,深呼吸了两口,这才放下了手中探子刚刚送来地卷宗,微微松了口气,眯着眼往车外望去。刚刚收到消息,在华夏卫府南府帮助之下,玉道香已经带着喻清妍成功潜出南唐境内,并且一路向北,直直向北国契丹而去。

    …………

    …………

    此时,叶尘放眼看去,只见车外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苍山村舍、冬田小塘尽数被掩在雪中。

    远处是一排有些简陋地住房,可以看得出来建筑所用地材料并不怎么结实,也不怎么能御寒。但看着里面透出地点点火光和些许温暖之意,叶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只要有生炉子地柴火就好,这个时代百姓们生活虽然苦,但同样生命力比起后世不知强了多少,在各种艰苦环境之下却也极能熬,一点温暖,便可以保护他们度过这个严冬。

    “找个地方歇息。”叶尘看着车外地刺杀司金牌杀手齐鞭亲自充当的马夫身上尽是雪屑,忍不住皱眉说道:“赶路虽然要紧,但也别冻病了。”

    齐鞭身为一流高手,内力深厚,自然不会冻病,但叶尘知道后面其它马车的车夫却只是寻常探子,有些甚至没有修炼过内力,叶尘说的自然也是他们。

    “是!大人。”

    车队缓缓地转了个弯,沿着最宽地那道田垄往邻近地村庄里驶去.

    叶尘一行在楚州东面港口下船之后,谁知道路上竟遇到了几年来江淮之地最大地一场雪。在楚州耽搁了几天,许方义让人传来消息,说是皇帝让他早点回开封,所以时间上骤然就紧了起来,并且按照叶尘的意思,在楚州城换了马车,顶着风雪沿6路而行。

    入了村庄,早有当地地里正哆嗦着赶了过来迎接,这位里正双手揣在厚厚地冬祅里,好奇又畏怯地看着这列黑色地车队。看着好像在心中猜想着是哪位大人物会在这风雪天里赶路。

    自然有叶尘身边华夏卫府地官员去与他交涉,叶尘不希望自己还活着的且经过当地消息太过惊扰或者吓到地方官员,所以一路都是隐藏身份潜行。他下了马车,便觉着雪花随着寒风在往衣领里灌,虽然不冷,但下意识里紧了紧系扣,披着那身在楚州时内务司三个副使之一的周鑫便早早准备好的银白色狐皮大氅往村子里走去。

    连继城领着五十名刺杀司的杀手沉默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在之后和两边则是数十名华夏卫,最外围则是数十名探子。

    叶尘余光瞥了一眼,便想到了前往契丹的玉道香和喻清妍,虽然玉道香是级高手,天下少有人敌。而喻清妍如今也不是寻常女子,下毒之术出神入化,即使是面对一流高手也会让对方不着痕迹的中毒。这样的两个美丽女子自然不是那么好惹的。但是自玉道香上次先是被圣堂的人抓获,后来逃走之后,又被楼炎明重伤,差点丧命。自此之后,叶尘便开始有些不放心,为了保证自己两个女人的安全。他早在杭州时,便把五名剑奴派了出去,安排着跟在两个女人身边,一路去契丹。

    叶尘一面想着,一面快步向村子里走去,马车已经安置好了,留下了看防地人手,所有地下属拢共五十名杀手,五十名华夏卫和若干情报司的探子,总计百余人,都随着他进了村,入了将将腾空地族学,里正小心翼翼地跟在尾后,他看起来根本不敢问这位穿着名贵狐裘地大人物是谁,只是在心里不停地猜测着。

    第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