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四十章 挣命(上)

第四百四十章 挣命(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主要的是,六长老和七长老一直还在追着她而不放,即使是紧接着刘瑾瑜被弥勒教所抓的消息传来,这两位圣堂长老依然没有放弃抓她。-- . 显然在如今圣堂主宰大长老玉枫的眼中,玉道香的价值恐怕比刘瑾瑜脑子里面东西还要重要得多。

    玉道香当然知道,玉枫抓自己想要做什么。只因她修炼功法特殊,处子之身修炼,所修炼出的真气乃是极阴属性,这种属性真气若是与人双修,再配合相应的双修功法,可助与其双修男子进入阴阳之境,甚至一举晋升至先天之境。

    这个秘密本来只有玉老魔和玉道香两人知道,但现在看来,玉枫不知从什么渠道也知道了此事。所以,才不惜出动三位长老,动用江南大半高手诱捕她。实事上,若非叶尘这边在金陵城谋划着让刘瑾瑜突然被弥勒教所抓,吸引了这三位圣堂长老心神注意,且让黄头陀不得不抽身主持营救或者击杀刘瑾瑜的事情,从而让她找到空隙,逃了出来。否则她此时多半已经被秘密送离江南。

    玉道香知道,叶尘应该已经带人来了。而圣堂两位长老被她以绝妙身法甩开,如今又下大雨,一切痕迹都被损坏,两位长老一时半会是追不上来的。只要叶尘带人赶来,自然就安全了。

    她这样想着,但还是决定该离开这里了。因为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待着,很容易被人找到。

    雨下一阵又停一阵,在长江南面的这片天地间,绵绵陌陌的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下。

    可能是江南最后几声冬雷划破天空时,山道之中玉道香朝着后方望了望,眉头微蹙,心中有莫名警兆出现,她隐隐感觉自己突然被人盯上了。

    雨沙沙的下。山道上青草低伏,不远处树林显得黑暗深幽。片刻,玉道香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在这一瞬间,他已经拔剑,如轻烟一般冒雨激射而出。

    她如疾风一般冲入那片幽暗,那里面没有兵器的响声,刷刷之间犹如鼓舞起了一片大风,身影跃动间,即传来砰砰砰砰的交手声。

    一声痛呼,即,那树林里便是呼的一声,有人宽大的袍袖一扫,玉道香身影便飞退了出来。

    宽大的僧袍,圆圆犹如弥勒佛一般的脸,带着犹如深渊一般的气势,逐渐出现在玉道香眼前。那是楼炎明,他面带微笑,步伐缓慢而沉稳。

    以实力而言,如今的玉道香已经超越寻常一流之境,成为超一流高手,在江湖上已经罕有敌手,但遇见楼炎明这样的半步先天强者,依然还有着一些差距。玉道香剑法乃是一代传奇玉老魔当年精心所创,与玉道香绝妙身法结合,灵动之中充满无数杀招。另外,玉道香虽然看来娇小,但精纯的极阴真气却也足以开碑裂石,刚才两人在瞬息间交手十数下,玉道香虽然被击退,但最后也在楼炎明身上刺了一下,只是楼炎明是出了名的皮粗肉厚,修炼有传说中的金钟罩,竟似没有丝毫受伤。

    “你是玉老魔的女儿玉道香,大半年前秦岭山上,你们走得仓促,与故人之女相见,竟也没有说话,有些遗憾。”楼炎明口中说着虚伪的话。

    玉道香握着剑看着他,神色已经凝重到了极致,说道:“楼炎明,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楼炎明面上带着温和微笑,说道:“本座今日过来,虽然不是什么好意,但也确实是想看看玉老魔的后人,打个招呼。”

    玉道香该不清楚楼炎明打着什么主意,所以没有说话。而楼炎明的话,还在继续。

    “玉老魔…………不愧一代魔宗,不管是当年的我,还是已经死去的陈景元,或者说北边的张无,都是及不上他的,唯有吴越那位女剑皇钱月禅或许与他能够相比。如此一代人杰,我心向往之,因此,当玉枫主动找我,和我联手毒杀玉老魔时,我心中也是有些遗憾的。”

    “你们该死”说完这句话,空气中的气息,陡然变了!

    玉道香咬住牙关,握紧刀柄,一字一顿,目光之中,血丝已经游走出来,开始变得通红!

    楼炎明背负双手,望着这边,弥勒佛般圆脸的笑容之中,平静,带着些许斯文,配合着冰冷的气氛,却又衬出了些说不出的诡异来…………

    “妖僧!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我父亲报仇。”

    玉道香微微躬了躬身子,沉下宝剑,血红的目光与牙齿都在颤抖着,体内真气已运行至极点,整个身形都已
最强武神笔趣阁
经充满了可怖的凶戾气息,看起来如同一只身形矫捷又可怕的野兽,就要朝着对方冲过去,用牙齿将人生生撕碎!

    风在吹,玉道香咬紧了牙关,好像是难以抑制住脑内因楼炎明的一句话翻涌起来的情绪。雨的那头,楼炎明微笑地望着这边,对于眼下的情形,也是颇为满意。

    刚才一番交手,他便知道玉道香已经隐隐摸索到了那道门槛,在对方一心想要逃走的情况下,自己想要将其杀死,有些难度。所以,他才说了刚才那一席话。

    他轻轻挥了挥宽大的袍袖,抬头望向天空,笑了笑,继续说道:“你的父亲乃天下第一人,若是公平一战,即使我和玉枫联手,也不见得是其对手。还好,有玉枫说动你那两位师兄,给你父亲下毒。后来,听说在那山洞之中,你父亲想要吸融叶尘的先天之体给自己解毒,结果反而不知什么原因被叶尘所杀。而我还知道,你一直喜欢叶尘。可是如今叶尘又被我和玉枫联手设计杀死了。”

    玉道香沉默着,等待着对方的自说自话,此时她只是高度戒备的状态。楼炎明没有过来,但他在那边说着话,轻描淡写的举手投足间,也确实是浑然天成,巨大的身躯就像是融进了雨中,令人不敢轻易过去,双方便如此的对峙着。

    楼炎明顿了顿:“一个人这一世,难脱七情六欲之苦,儒释道几门,求道理、求解脱、求驾驭,世间这一切事物,也皆因七情六欲而来。我年轻之时被称作‘欲佛陀’,所以我信佛,但我敬畏这七情六欲,因有这七情六欲,人才会去做事,因这七情六欲得不到满足,人才会将事情做好。情不至极,事也往往难至极点…………”

    他的语调依旧平淡,给玉道香讲述着看似一此不相关,但实际上却隐隐刺激着玉道香的话。然而待到这段话说出,两边的气氛,已然有些不同了。

    压抑在对方淡然的语气中往最高点聚集,在楼炎明那看似和善甚至神圣的圆脸上,偶尔会闪过一丝截然不同的表情,凌厉、忿怒、深沉、压抑与透彻的目光融汇起来。在他说话的这一刻,就仿佛是“魔”的诡异、肆掠与“佛”的清明、透彻都在朝他身上聚集。

    楼炎明话语问完之时,玉道香依然低着头,但身上气势,却已经升至巅峰。眼睛闭上,又睁开,说道:“妖僧,今日你死定了,父亲的仇,叶郎的仇,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给他们报仇。”

    两人对峙了几次呼吸的时间,楼炎明摇了摇头:“年轻一代中,你的实力的确是最高的,即使是与玉枫相比,也不差多少,但是………”举步走来。他步伐不快,对于玉道香,显然也并未轻视。玉道香横剑在那儿,盯着对方的步伐。

    时间就像是是放慢了速度,两道身影间的距离。在雨中逐渐拉近。锋芒交错,一触即发。也就在楼炎明将要进入玉道香攻击范围的一瞬间,他的步子奇异的变了一变,似乎更慢了一些。那边,玉道香沉下目光。沉下剑锋。双唇间咬紧的牙关,陡然间露出森然的气息。

    就像是弦惊的一刻,空气中。雨水砰的绽开!下一刻,玉道香拔腿就跑!

    “啊…………”楼炎明微微张开了嘴唇,后,哑然失笑。他为着应对对方的出招,袖子还微微扫了一下,如爆竹般的震开了周围的雨滴。但少女的身影如离弦的箭,陡然远离了。

    动如脱兔,玉道香的目光中还蕴着那鲜红的恨意,但此时她的选择,却的确是没有回头的逃离。从一开始,她就极为掩饰着自己身上的伤势,让楼炎明感觉只是轻伤,有所顾忌之下,没有即刻便动手。楼炎明想要激起她的仇恨,让她失去理智和他拼命,从而将她杀死。她同样趁此时间,评估着对方的弱点,楼炎明虽然厉害,但身形庞大,身法不够灵活,必然也不够快。考虑到对方说起自己父亲的死和叶郎的死,是为了激怒自己,玉道香也就选择了将愤怒表现出来。待到楼炎明以为他准备全力出手拼命时,突然转身逃跑,抢了先机。

    看见楼炎明这个毒害父亲的仇人,她也确实充满怒意,很想掉过头去大打一场,但她更清楚自己此时状态,眼下却并非战斗的时候。

    有兄弟在评论中说不能收上官冰云,因为上官冰云是楼炎明的破鞋,但可以给楼炎明戴绿帽子。这个提议不错,我会构思的。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