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劫囚

第四百三十六章 劫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更送上,非常感谢波兰不眠夜、net69、轻轻的疯子、夜总会小公主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云大片大片地在天上飘,在云与云的缝隙间露出繁密的星星,就像是被遮挡在云层上方的银河,从云层的破口间洒落了银色的光尘。

    立冬在即,即使是江南,夜风里也已经带着砭人的寒冷,押着囚车的队伍在官道上沉默的前行,囚车后跟着十多名被绑缚了双手的俘虏,队列周围,足有七八百捕快士卒跟随前行。

    囚车中犯人如今身心尽折,手已经废了,腿也已经被打折,铁钩穿过了琵琶骨,一身的武艺已经废得七七八八。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神色麻木。

    这囚犯自然便是刘瑾瑜。掌管了南唐朝廷财政七年之久的户部侍郎,更是圣堂在金陵一带的外门长老。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是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三位负责人之一。他的脑子里面的一些东西,足以让天南地北,契丹、宋国、南唐、大理国中不少大人物为之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其毁去,或者得到。

    实事上,叶尘苦心潜伏在金陵,为的也是刘瑾瑜脑子里面的一些人名。

    所以,圣堂已经派出了无数高手,前来救刘瑾瑜,或者说若是不能将其救下,便将其杀之灭口。

    官道的一侧传来劫囚的杀戮声时,刘瑾瑜转头看了看,然后抬头看着夜空,神色依旧麻木。

    人在地上厮杀,云在天上走。

    南唐国刑部总捕头黄天虎本就是弥勒教护法级别的高手,是被楼炎明强行安插进入刑部的。此时他挥舞着手中的巨阙剑,率领一群捕快与官兵击退了一拨不明身份的人偷袭之后,囚车后方的犯人们也躁动起来,两侧的官兵和捕快持着兵器开始压制住他们。这一次为了能够将活着的刘瑾瑜带到楼炎明面前,在楼炎明的直接命令,上官冰云具体操控之下,附近安排的人手是相当足够的。

    而就在目力不能及之处,附近树林掩映的山峦间,有十数道身影正行走在其中,就在下方厮杀进行时,他们出现在附近的山坡上,远远的朝这边望来。

    那身影一共有十七道,为的是一名身着紫袍,面色有些奇特,头上有着一层淡黄色短,犹如铁塔一般的魁梧大汉。他站在最前面,身边其他人与他距离都是在一丈之上,神色中有着畏惧。

    此人正是玉道香这些天追逐的圣堂五长老黄头陀。可是如今玉道香已经消失,不知所踪,而他却站在这里。

    黄头陀向着山下厮杀看了一眼,挥了挥手,说道:“不要再想着救人了,直接将刘瑾瑜那蠢货杀了。”身后十多名高手躬身称是,然后一声不吭的朝下方冲了过去…………

    厮杀之声蔓延,箭矢射进树林里。圣堂的人在短短三天之内,调动的人手已经不少,袭击也是想打个猝不及防,可是在弥勒教和南唐朝廷充足准备之下,最终还是失败,丢了一些尸体之后,迅逃散开去。随后又在附近山林间预定的地点汇合集结。

    或许是为了避免中调虎离山之计,押解囚犯地唐刑部的官兵只是稍稍追出,便再度撤了回来。整理队伍,救治伤员。

    圣堂中人虽然花样百出,但官府一边这次主事的并非真正的朝廷,而是以刑部的名义,但实际上却是弥勒教,准确的说是不知藏在何处,智计百出,心思慎密的上官冰云。

    并且,不光是弥勒教的高手参与其中,刑部一纸命令,附近州县几乎所有的捕头捕快都参与其中,在上官冰云统一调度之下,即使对上圣堂的高手,后者也占不了半点便宜,就目前情况来看,也更不可能将刘瑾瑜救走,或者杀死。

    此时道路前后,一个个担架抬了伤患过去,也有死伤的圣堂高手,一群人在统计着他们的身份。

    方才的战斗中,队伍暂停在路边,将囚车与犯人围在了中间。淡淡的血腥气中,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朝囚车这边过来,说道:“可以启程了,到前方驿站再休息。”队伍便再度开始前行。

    那中年人一身官服,身材看起来虽然高大,但面颊消瘦,不过这消瘦也绝不会给人无力的感觉,只是颧骨突出,目光有神,微微抿着嘴的时候,显得强悍而精明。他的头不长,虽然经过整理,看起来仍然有些乱,手上拿着一把剑身颇宽的长剑,身上萦绕血腥的气息,跟在囚车边走。偶尔便看看被枷链束手、铁钩穿肩,困在囚车中的刘
系统之我非良人笔趣阁
瑾瑜。

    “他还好吗?”他问身边盯着囚车的看守。

    “回总捕头,他一直在看天呆。”

    “哦。”那总捕点了点头,“听说刘大人执掌我南唐财政七年,精于算计,不知可否看清了眼前形势?”

    他这话自然是对刘瑾瑜在说,囚车吱呀吱呀地前行过了好半晌,刘瑾瑜才眨了眨眼睛:“黄捕头过誉了,刘某身在囚车之中,怎么会知道眼前形势。”

    “听起来刘大人是认命了。”姓黄的总捕头面色冷然与囚车并肩前行,“只是既已认命,想必是很清楚圣堂的人此时已经不会想着救你,而是要杀你灭口。所以,刘大人不妨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我,然后弃暗投明,直接加入我们弥勒教,想来教主大人是不会亏待刘大人的。甚至让刘大人继续当户部侍郎,甚至户部尚书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说话没有多少抑扬顿挫,但内容对如今的刘瑾瑜来说,却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只是刘瑾瑜的神色依然淡然麻木,淡淡的说道:“等见了楼炎明之后再说吧!”

    “刘大人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也觉得是…………”刘瑾瑜点了点头,“只是刘某刚才听着你们伤了不少人…………谁过来了?名字可否告诉老夫?”

    黄捕头皱了皱眉微微沉默:“是来了高手,不过他们不也一样没有得手么。现在就看能不能留下他们而已,朱捕头回来,你便知道了。”

    刘瑾瑜叹了口气,抬头望天。队列一路前行,不一会儿,有人过来通报情况,随后又有一队人从后方追上来。为那人也是穿着总捕头的服装,骑了一匹大马背后两把钢鞭锏,这人的身材更是高大魁梧,极是壮硕,他从马上翻身下来,过来与姓黄的捕头拱了拱手,然后两人低语一阵:“来的可能是圣堂的…………伤了我们不少人,还是跑了。”

    他们语气虽然压低,但旁边囚车里的刘瑾瑜还是能够听到话语中的名字,他的眼睛眯了眯,片刻,还是垂下了眼帘,闭上了眼睛。姓黄的捕头扭头看了看他:“没想到刘大人在圣堂中的地位如此重要,圣堂五长老黄头陀竟然都亲自来杀你来了…………这黄头陀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刘大人比我们应该都清楚吧!在下刚才的提议,刘大人不妨好好再想想。”

    话音一落,黄捕头拱了拱手,转身离去。按照上官冰云的安排,他将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至于效果怎么样,却是不用他去操心。

    囚车与官兵捕快们朝前方行进之时,山林之中,圣堂的高手正在聚集,默默的疗伤,包扎伤口,估算着这次的伤亡。山岭上的一处地方,黄头陀正在与身边的几个人谈论这次的劫囚。

    “防备森严,果然还是没有猜错,暗中主持这一切的,应该就是上官冰云。”

    “既然是上官冰云暗中主持这一切,想要将刘瑾瑜救出几乎不可能。但若是将刘瑾瑜杀死,还是可以做到的。”

    正说话间,一名心腹属下在他耳边轻声道:“徐帮主好像说要走,让我来说一声…………”

    “徐明?”黄头陀皱了皱眉,他知道徐明绝不可能放弃刘瑾瑜,心中有些疑惑。举步要去找徐明,又听那心腹说道:“五长老,徐帮主与那刘瑾瑜是生死之交,但他已经知道我们目的已经不是救刘瑾瑜,而是杀刘瑾瑜,所以才想着要离开。”

    星光之下,风吹过来,黄头陀轻轻地叹了口气,徐明统领的五湖帮,是圣堂在江南最大的一只武力。徐明虽然只是外门长老,但却并不是他的人,实事上,徐明只听大长老玉枫的话。

    …………

    …………

    雷声响动,雨落在庭院之中,刷刷刷的拍打着庭院里渐渐枯黄的树叶。天色稍有些阴,叶尘从林仁肇在金陵城中的大将军府中走出。

    他以实战锻炼的名义要云舒州附近协助刑部押送刘瑾瑜,昨天便已经取得了林仁肇同意,而林仁肇昨天也已经进宫,向国主李煜那里求得了肯。

    从大将军府中出来,一路回到陈家,时间还是下午。几句话打了殷勤过来拜访的一众陈家人。走过雨中的廊道,上了二楼屋子,叶尘向喻清妍说道:“明天一早,你以省亲的名义出城,按照情报司的安排,先行北上回开封。”

    喻清妍欲言又止,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点头答应了。

    今天第三更,只求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