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玉道香失踪了

第四百三十五章 玉道香失踪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波兰不眠夜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在与刘林轩会面时,趁机暗示想要亲自拜见南唐户部实际主宰刘瑾瑜。刘林轩当场便答应,且在两方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心思之下,定下明天晚上叶尘夫妇便上门拜见。

    …………

    …………

    夜,无月。

    南唐国户部侍郎刘瑾瑜府邸,宴请金陵第一才子,新设的军情府新任情报司副使陈青夫妇。

    以刘瑾瑜的身份地位,不管是明面上南唐四品大员,还是暗中圣堂在南唐境内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负责人之一,及圣堂外门长老的身份,宴请一个小小的正七品新任小官,显然足以体现出刘瑾瑜的诚意。

    实事上,刘瑾瑜也的确有着势在必行的诚意,这种诚意当然不止是让任何人都心动的利诱,还有着叶尘所装扮的陈青若是不同意入伙他们,就会必死无疑。

    宴会正常开始,只是今晚上刘府注定不会太平。

    宴会只有刘瑾瑜和刘林轩父子二人与叶尘夫妇,但吃食美酒却很丰盛。

    只是,刚开始没多久,府中一名管家便匆匆进来,压低声音在刘瑾瑜耳中说道:“老爷,府中发现一名黑衣人,身法绝顶,张护卫他们跟丢了,但可以确定的是,这黑衣人可能还在府中。好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刘瑾瑜脸色不变,但目光却变得有些阴沉,转头笑着对叶尘说道:“陈贤侄,抱歉,府中有一件事需要处理一下,老夫去去就来。”

    叶尘连忙站起,说道:“大人客气,大人请便。”

    刘瑾瑜果然是去去就来,因为他只是出了大厅门,便对那管家说道:“多半是弥勒教的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发动所有人手,将他给我找出来。”

    管家恭敬称是,然后转身离去。

    不管是先前管家在刘瑾瑜耳边,还是刚才在门外,他们所说的话,声音都压得很低,不说寻常人,即使是寻常高手都听不清楚,但叶尘自然不在寻常高手范畴之内,这些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实事上,即使叶尘没有听见,他也能够猜到二人所说之语的内容,因为那黑衣人是华夏卫府情报司刺杀司副使连继城。本身就是听从他的命令出现在刘府,并且故意让刘府的人发现的。

    刘瑾瑜身边定是有不少高手,刘瑾瑜本身也是一名高手,这些消息不难猜测和打探。连继城利用高超身法将刘瑾瑜身边的人引开,本身就是今晚上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

    估计着刘府中的高手已经被连继城引走之后,喻清妍和叶尘颇有些轻车熟路的开始动手。但显然,刘瑾瑜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喻清妍的毒下的依然是那样毫无烟火之气,更无丝毫征兆,不知不觉中,刘家父子已经中了毒。但刘林轩晕了过去,可是刘瑾瑜内力真气竟然极为深厚,脸色大变中,身形踉跄,也不问你们是谁之类的废话,果断的向外面逃去。

    只是叶尘已经如一只蓄势捕猎的猎豹一般,向他扑了过去。这种状态下,刘瑾瑜还有动手之力,一声大吼,向外面人示警的同时,一拳向叶尘砸了过去。

    叶尘嘿嘿一笑,整个右臂瞬间急剧颤抖,同样一拳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叶尘落在地上,纹丝不动,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脸的满意之色。但刘瑾瑜一声惨叫,飞了出去,砸在墙壁上,砸出一个人形印记出来,落在地上,当场一口血吐出,再也没法以真气压制毒性,直接晕了过去。

    旁边刚对刘林轩施过银针的喻清妍,小步跑到跟前,银光闪动中,八根银针已经扎进了刘瑾瑜脑袋上。

    …………

    …………

    同一时间,位于皇城深处,壮观雄伟不输于南唐皇宫中太极殿的弥勒庙宇中,楼炎明和上官冰云收到了一份潜入大江帮的四大金刚之一多罗咜的密报。密报的内容说的是在一个偶然巧合之下,无意中发现一些蹊跷,推测出南唐户部侍郎刘瑾瑜乃是圣堂暗子。

    若只是这一件事情,还不足以让楼炎明决定立刻便对刘瑾瑜动手,但当刘瑾瑜今晚上屈尊宴请新成立军情府情报司副使陈青的消息传来之后,楼炎明便忍无可忍了。在他看来,南唐国是他弥勒教的基本盘,刘瑾瑜控制着南唐财政大权,这已经是刺到了楼炎明的逆鳞,如今又要试图掺合军情府。这绝对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此外,楼炎明和上官冰云还知道,若是能够抓到刘瑾瑜,通过其口中知道一些秘密或者账单之类的东西,便能够以此要挟南唐国内,甚至宋国乃至契丹的一些大人物。这样的话那收获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楼炎明
透视小邪医全文阅读
亲自去找李煜,说明情况之下,拿了一份圣旨,然后明面上让刑部带人去抓刘瑾瑜,暗中上官冰云也带着一众高手向刘府潜去。

    …………

    …………

    同一时间,刘瑾瑜府中。

    刘瑾瑜让刘林轩送受到不少惊吓的叶尘和喻清妍离开,对听到这边动静赶来,包括三名一流高手在内的二十多名高手神色阴沉的说道:“我们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今晚潜入的贼人不止一人,另有一人潜入这里,欲刺杀于我,嗯………或许他真正的目的不是刺杀我,而是想要试探我的武功,不好,我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楼炎明和上官冰云多半已经带人赶来。所有人立刻化整为零,赶紧撤离,去舒州周家庄汇合。那边堂中自有高手接应。”

    在站的这些人明面上的身份虽然只是刘府的护卫、家丁、管家之类的人,但实际上都是圣堂核心成员,且身份地位都不低。此时听了刘瑾瑜话后,脸色肃然中,倒也不惊慌,开始快速的进行撤离。

    等刑部三大总捕头,带着五百名刑部高手、捕快和兵丁将刘府包围时,刘府中除了少部分无关紧要的下人之外,已经成了一座空府。

    暗中已经先一步进入刘府的上官冰云神色有些铁青,转身目光一一扫过自己带来的二十多名高手,脸上阴晴不定。

    刑部的人在来到刘府之前,包括带队的三大总捕头都不知道目标是刘瑾瑜,是不可能泄密的。所以只有自己亲自带来的这二十多名高手中有人偷偷泄露了消息。

    “我弥勒教内部果然有圣堂中的人。”上官冰云眸中杀机隐现,但在没有证据确定某个人的情况下,并没有即刻便有所行动。她想起前天在花魁宴上自己这边针对金陵府尹王东阳的刺杀被提前发现,而当时刘瑾瑜的儿子刘林轩也在场,现在看来,多半也是同一个人所泄露。

    想清了这一点,上官冰云心中对此人杀机如潮,已经暗暗发誓找出此人之后,一定要让其生不如死。

    刑部尚书是楼炎明的人,楼炎明一句话,刑部高手出动,发动各地捕快,调动地方兵丁,开始了对刘瑾瑜的抓捕。

    另外,刘瑾瑜出事,并没有影响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对吴越钱庄在商业层面上的围杀。实事上,具体操作此事的另有圣堂精通商战的高手负责,刘瑾瑜只是负责帮助筹集了两百万现银而已。

    以圣堂在江南的底蕴,刘瑾瑜一行轻松的出了金陵城,逃出了城去。并且一路向西南舒州方向逃去。

    …………

    …………

    叶尘所装扮的陈青任命正式下达之后,先是去拜访了赖在京都不走的南唐军方第一人林仁肇,摆明了自己已经靠向林仁肇,是林仁肇一系的人,暂时绝了楼炎明等人下一步的拉拢。

    然后,在林仁肇的支持之下,便声势浩大的开始在民间招收能人异士,短短半个月内,除了林仁肇送给叶尘的十名强兵之外,又招收了近四十名所谓的民间高手能人。楼炎明稍稍关注了一下这四十名所谓高手之后,得知只是一些街头胸口碎大石,会爬杆玩神仙索之类的人之后,便再没有丝毫关注。

    而就在刘瑾瑜逃走的半个月后,刑部三位总捕头带领的一众高手走了大运,在舒州城外一个小县城中抓到了刘瑾瑜。

    消息传来之后,林仁肇帮忙协调的一个衙门军情府院落之中,目前唯一上任的长官情报司副使陈青正在进行议事开会。

    “大人,按照我们的安排,刘瑾瑜在舒州城外高阳县被我们安排的人出卖,被刑部三位总捕头带着高手抓住,如今正被押解进金陵。”已经成功加入南唐军情部情报司的冯志远说道。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很好,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之中。如今刘瑾瑜落在弥勒教的手中,圣堂那里绝对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这样,等过些天北上开封之后,对一些人动起手来,才能够做到一网打尽。且不会打草惊蛇。嗯…………等吴越王钱志尹那边开始收网,让南府刘金元带领大江帮以弥勒教的名义将圣堂两百万两银子抢到手之后,我们就撤退。胡三光,你们现在就可以做计划撤退方案了,记住陈家这边也要考虑到,尽可能给他们安排一些后路。我不想因为我们的计划,回头让陈家被诛九族。”

    就在这里,有一名身穿南唐军情府情报司制式衣服的探子走了进来,对叶尘说道:“大人,海东青刚刚飞回,玉夫人失踪。”

    叶尘猛然站起,脸色一变。

    …………

    …………

    这第二更晚了一些。但我今天会争取第三更,所以求捧场月票,和月初诸位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