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词帝李煜

第四百三十三章 词帝李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皇宫里,南唐国主李煜罢了朝政,换了僧衣礼罢了佛,念过了经,又沐浴更衣,换了一套宽松适体的长袍,与皇后正在后宫下棋。

    他如今的皇后,被宫外的人称为小周后,因为这位皇后的姐姐周娥皇原本是李煜的正妻皇后,周娥皇死后,李煜续弦,纳的便是她的妹妹周嘉敏。

    这位皇帝与小周后的结合,其实当时南唐国官绅士子颇为不满。因为先皇后周娥皇端庄贤淑,在南唐国中却是极有人望的,但是皇后生病期间,其小妹嘉敏入宫探望,却与姐夫李煜有了私情,李煜为此还写了一两人偷情寻欢的词,并把那香艳狎昵的菩萨蛮制成乐府,毫不在乎地传扬了出去,国中上下当时也只瞒着皇后一人而已。

    当然,皇后最终还是知道了实情,皇后是病死的,但是许多人认为要不是皇帝如此风流,在她病重期间与她的妹妹寻欢作乐,使得皇后郁郁寡欢,未必就会病情加重,溘然长逝,因此对李煜再纳小周后多有不满。

    唐国例代君主都是未做皇帝前娶的正妻,此前还没有一个皇帝是在位时娶的皇后,因此皇帝如何纳后,在唐国史无前例,无法遵循旧礼,为了泄愤,在商量纳后之礼时,朝中大臣们便藉故不谙纳后之礼扯皮推诿起来。

    李煜的生活怎么能够离得了歌舞丝竹,美人环绕?皇后病逝,他循古礼已过了三年冷冷清清的宫廷生活,眼见大臣们扯皮推诿,成亲之日遥遥无期,这时再也顾不得装矜持了,便亲自出面过问,心急火燎地定下了大吉期。

    因为时辰选的不对,大雁早已南飞,李煜干脆就用白鹅顶替大雁纳采,至于礼乐则连本不适宜的钟鼓都用上了,迫不及待地在冬雪飘起的时候迎了小周后入宫。

    皇帝大婚之夜,朝中重臣韩熙载、许铉、王东阳、魏家柱等聚友饮宴,当众写诗嘲讽李煜,其中有“四海未知春色至,今宵先入九重城”等尖酸刻薄的诗句,可是李煜也满不在乎。不过他对小周后倒真是一片真心,迷恋的很,两人已成亲两年有余,诸妃之中他最为宠爱的,始终还是这位小皇后,两人一起礼佛、一起下棋,他还帮着皇后研制染衣的色料、敷面的粉饼,排练歌舞,真真切切的恩爱的很。

    …………

    …………

    就在叶尘跟着传旨太监进入南唐皇宫时,李煜正与小周后在后宫锦洞殿中下棋。

    李煜与小周后都是满脑子的浪漫因子,此时已经深秋,眼看着就要立冬,但在锦洞殿中却是花香弥漫,这夫妻俩将秋天本就不多的几种花搜集而来,把宫殿的屋梁、窗台、墙壁、台阶等各个地方都插满鲜花,连身边的宫女们都在鬓角插了上花,又在花丛藤蔓之中搭建许多装修精美的小巧亭子,四面用轻薄半透的粉红色的丝罗一围,里面很是狭窄,只能容下两人,兴致一来,他们就躲进这二人世界喝酒吟诗、下棋对奕,恩爱缠绵起来,也不避着宫中太监宫女,甚至有时候还在这里召见外臣。

    至于重臣金陵府尹王东阳受刺重伤,他却是没有丝毫放在心上,甚至该有的慰问或者作作样子都没有。反而是将那青玉案的作者陈青急不可耐的在第一时间派人去请。

    叶尘来的时候,内廷太监宫女都知道国主对诗词的重视,倒也不敢怠慢,通传之后,李煜也懒得移驾在前宫接见叶尘,直接让人将叶尘带入后宫。

    叶尘如此深入南唐后宫,心中为此还颇有些警惕,一直担心待会见到的不是李煜,而是楼炎明。但如今到了一处小亭,只见薄薄一层丝罗围成一个小帐,两个人影儿清晰地透了出来。

    丝罗后有一抹纤细窈窕的朦胧俪影,叶尘也不便多看,心中微松了口气,耳朵耸动,一边注意着方圆数十丈之内的风吹草动,一边心想,这个时候可轻而易举将李煜刺杀,不过将其刺杀,对大宋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再找这样一个愚蠢的南唐国主可不容易,而以蛊虫将李煜控制,楼炎明多半能够看出,反而暴露自己,为了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威胁的愚蠢国主,可是得不偿失。这样想着,他正要上前拜见,旁边有内侍上前说道:“殿下,镇海节度林仁肇将军有要事求见。”

    丝罗锦帐中传出格格一声娇笑,如黄鹂般悦耳:“官家,这一步棋,你无路可走了吧?”

    李煜的棋面正被小周后困住,正苦思冥想如何解围,听了内廷都知的禀告,随口应道:“林仁肇来了?他不好好守在自己的地方,跑到都城来做什么?”

    内廷太监都知陪笑道:“奴婢不知,林将军风尘仆仆,似有极重要大事,奴婢不敢问
官涯无悔全文阅读
起。”

    李煜摆了摆手,内廷都知不敢再言,苦思半晌,李煜双眼一亮,拈起一枚棋子“啪”地一放,哈哈大笑道:“皇后,这一来不就解了围吗?”

    之后,李煜才轻笑一声道:“宋国现在又不会打过来,林仁肇能有甚么要紧事?那位写下忆家国和青玉案的吴越秀才陈青来了没有?来的话,直接带来见孤。”

    带叶尘进来的那位太监,赶紧上前,说道:“殿下,陈公子已经来了。”

    叶尘适时躬身说道:“吴越秀才陈青拜见国主。”相比宋国,南唐文人地位之高,已经达到了某种极端,特别是那些名声在外的大才子,见了国主、宰相而不跪,却是已经成为一种风尚。所以叶尘如今假扮的陈青虽然只是一介秀才,但此时不行跪拜之礼,却也正与他如今金陵第一才子的身份相符合。

    李煜一听陈青来了,说道:“陈公子不要多礼,稍等片刻,等孤与王后将这盘棋下完,你我二人再畅谈诗词。来人,给陈公子看座。”

    …………

    …………

    林仁肇一身戎装,在一座偏殿里急急往复行走。不时他会冲到殿口,向后宫翘张望一番,急得连连搓手,又复回来踱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太阳先是上升,然后渐渐西斜,可是还不见那内侍都知返回,林仁肇双眉一挑,怒气勃,心中暗忖:“这些猪狗不如的阉人,好利贪鄙,不知厉害,莫非因为没有许他好处,有意拖延于我?”

    林仁肇骁勇善战,乃南唐第一武将,素有“虎子”之称,军中则敬称“虎帅”,南唐重文轻武,且糜烂严重的情况下,还能够让军队保持一定战力,几乎全是由他一手操持的原因。

    以他身份地位,且又性情刚烈,几时受过这样的腌臜气,可是这里毕竟是王宫,他纵然一肚子火,也只能忍耐,唯有时时驻足,仰天长叹而已…………

    …………

    …………

    这盘棋没用多久便下完了,李煜赢了娇妻,哈哈大笑,走出纱帐,与叶尘见面。

    此时李煜并未穿五爪龙袍,穿了一袭紫衣。

    叶尘一见这位史上有名的大人物,不禁大失所望。李煜的词瑰丽绮艳,无人能及,在叶尘心中想来,虽然在皇帝这个位置上干得一塌糊涂,但也应该是一位胸怀锦绣的人物,就算如今年纪大了些,不可能是个翩翩佳公子,至少也该是一袭青衫、面如冠玉、三绺美髯的有型美大叔。

    可是眼前这人一袭紫袍,官不官民不民,身材有些福,圆而微胖的一张面孔,还是一口地包天的牙齿,尤其特别的是,他的一只眼睛里长着两个瞳孔,望向你的时候总像是正在瞟着别处,叫人看了别扭。

    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一代词帝,就是写下了“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写下了“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传世绝句的的李煜李大家?叶尘心中有些失望,心中的词中之帝原来就是长得这副模样。

    这些能够写出精妙诗词的大家和后世写网络小说的大神果然都一样,都是见光死、没个看啊…………

    叶尘正暗暗叹息,李煜已举步上前,客气的将再次起身拜倒行礼的叶尘双手扶住,打量着叶尘,温和说道:“果然是年轻俊才,。”

    李煜气度举止倒还雍容大方,叶尘故作不卑不亢的神色说道:“殿下过奖了。”

    接下来,两人就诗词一道开始畅谈,特别是围绕叶尘所做忆家国和青玉案的意境,李煜很认真的逐字逐句进行着分析。叶尘绞尽脑汁和记忆本着不多说,但一说便一定要说到点子上的宗旨,也偶尔说一两句。整体两人之间这场很文艺的谈话在很愉快的进行着。

    但当说完这两诗词之后,李煜说起诗词一道自己这些年的心得体会时,叶尘便渐渐跟不上节奏了。好在,叶尘进宫之前派人找来的帮手,此时也进宫了。

    徐铉,南唐第一才子。七岁能诗、十岁能文,十六岁就在唐国入朝为官,即使在后世历史记载中,也对其笔墨甚多,尊称为北宋初期极为有名的文学家、书法家。也因此而深得李煜的恩宠。

    所以,即使前段时间在吴越国被软禁,有人怀疑他曾经叛变,但李煜依然没有对其进行任何处罚。

    徐铉要来,李煜一听先是一怔,紧接着便大喜,说道:“徐爱卿来的正好啊!快快叫进来,与孤和陈公子一起论道诗词。”

    …………

    …………

    两更早早送上,本月最后一天,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