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同床共枕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同床共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王东阳对魏家柱却是没有丝毫防备之心,但好在后者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一刀刺出度并不快,在最后时刻,王东阳向右躲开了一些,一刀刺在了他的左大腿上。旁边王东阳一名高手护卫反应极快,一脚踹出,魏家柱却是已经飞了出去,砸在一张桌子上,一片狼藉之中,已经晕了过去,且伤得不轻。

    王东阳脸色苍白,一手捂着正在流血的伤口,指着魏家柱一脸的难以置信,犹如见了鬼似的,哆嗦着说道:“魏…………魏兄!你为什么这样做?”

    旁边另一名高手护卫上前一边给他拔出匕止血,然后解释道:“大人,传说那上官冰云和楼炎明都会一些邪术,可在短期间迷惑操控意志不坚之辈的心神。魏大人刚才与那上官冰云假扮的苏亦非刚好坐在一起,很可能是被上官冰云的邪术操控………不好!匕是上官冰云给他的,上面有毒。”

    王东阳脸色大变,那名护卫却是反应极快,江湖厮杀经验丰富,此时快说道:“大人忍一下。”

    话语间,他手中长刀已经出鞘,刀光闪过,以伤口为中心,足有两个巴掌大的一块血肉已经被切了下来,深可见骨。王东阳一声惨叫,身体摇晃踉跄,直接晕了过去。

    现场再次一片惊呼,但旁边那两名高手护卫和替身高手一惊之后,倒也不慌乱,忙着喂解毒药的,伤口上撒上药的,出手如电止血的,都在紧张有序的快进行着。至于那魏家柱,在吏部侍郎杜文平和现场另外几人商量过后,却是暂时救醒,被控制了起来,只是神色中一片茫然,被众人看在眼中,除了叶尘之外,想起刚才那护卫高手说魏家柱是中了弥勒教的邪术,他们心中一片寒冷和惊恐。

    …………

    …………

    叶尘回到陈家大院时,玉道香已经在屋子内和喻清妍等着他。

    “叶郎!妾身爹爹年初在秦岭道观中毒的时候,有些东西被陈枫的铁杆心腹,圣堂的五长老黄头陀当时拿去。妾身前些天得知黄头陀来到江南,这些天一直追查他的下落,这几天有了眉目。明天我会去找他。”玉道香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叶尘眉头微蹙,说道:“要不要我让白沧海他们调些高手帮你。”

    玉道香摇头说道:“黄头陀除了对玉枫之外,谁都不相信,习惯独来独往。人多了没有必要,反而容易被黄头陀提前现。”

    叶尘没有再坚持,说道:“玉儿!你要小心,若现是陷井,早早退走。”

    玉道香嫣然一笑,说道:“叶郎放心,以妾身如今实力和身法轻功,圣堂若非玉枫亲来,或者三名以上长老驾临江南,联手对付我,没有人能够留得住我。”

    叶尘想想也是,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

    …………

    三人洗漱之后,喻清妍很自觉的关上房门,去了外间,将卧室留给了叶尘和玉道香。

    上一次,玉道香在这里过夜,两人研究太一真经修炼至半夜,后来当时本就受轻伤且疲惫不堪的玉道香躺床上睡着,叶尘迫不及待的则修炼了一晚上太一真经。

    而这一次,玉道香再次大胆泼辣的与叶尘孤男孤女,同处一室,屋子里面的氛围便有些暧昧和古怪起来。

    总体来说,玉道香貌似还是胆子更大,甚至更主动一些。叶尘站在那儿正想着怎么开口打破这种尴尬时,玉道香那绝美容颜上一双美眸眨了眨,看了他几眼,微微地将头低下了。虽然看不出太多含羞的感觉,但此时的她也绝不是那个手持宝剑叱咤风云,杀人如麻的玉罗刹玉道香了,此时的她,甚至与几天前那个晚上喻清妍与他圆房时类似,看来就只是一个美丽、好奇、而又有少许懂事的文静少女而已。

    原本定下的想法是自己要强势自然或者豁达勇敢一些,说几个简单而自然的话题来冲淡这件事情的刻意与尴尬。但片刻之间,叶尘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金陵城中打更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叶尘不约而同想起去年夏天二人假结婚时洞房之夜的情景。平素豁达的两人不由都有着一定的异样情绪,作为玉道香,虽然与叶尘经历种种患难之后,已经深深爱了上叶尘,但因为她所修炼功法的特殊,且又因为身负血仇的原因,在功法大成之前不能破了处子之身。此时,她隐隐逼着喻清妍离开,自己与叶尘独处一室,却并没有想过要做那件男女之事,而只是感觉自己最先嫁给叶尘,虽然是假
叶上微雨吧
结婚,但却一直没有圆房,可是韩可儿和喻清妍先后已经与叶尘圆房,这让玉道香心中很是吃味,所以才特意今晚上又赶来,要霸占一晚上叶尘。可是真要做什么,她其实也不知道。

    先说话的还是玉道香:“叶郎刚才说,今晚上见到了上官冰云。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好,上官冰云的目标是刺杀金陵府尹,所以没有注意我,应该是不会现什么的。”

    …………

    …………

    两人的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但就这样轻柔的聊着,叶尘将晚上的经过简单讲了一下,玉道香听了叶尘做了青玉案词之后,眼睛一亮,说道:“叶郎竟然做得一手好诗词,妾身一直都不知道。喔!恐怕整个天下人都不知道。试想一下,等这边事情结束,叶郎回到开封,化名陈青写的这些诗词与金陵第一才子的称号传开之后,恐怕整个天下的人都会大吃一惊。”

    叶尘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自然不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说这两诗词是抄写别人的。再说,他想说也说不清楚的。

    玉道香能够将自己心中的害羞压抑到这种程度,许多的言语之间,对方甚至还在刻意安抚着叶尘此时的情绪,看着少女不动声色、白里透红的侧脸,叶尘心想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即使是害羞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叶尘心中男人的自尊心有些作祟,便想扳回主动,突然说道:“去年夏天我们结婚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一些程序还没有走完,比如交杯酒,现在桌子上有酒,不如我们现在补上吧!”

    玉道香一怔之后,脸色微红,故作妩媚的看了叶尘一眼,没有说话,但却以行动继续表现出了自己的主动和强势。起身,倒酒,且将酒杯送到了叶尘眼前。

    叶尘苦笑一声,两人的手腕此时已经勾在一起,玉道香很认真的说道:“是这样的吗?不会弄错吧?”

    叶尘说道:“没错,就是这样。”

    玉道香瞪了一眼叶尘,那眼神里面表达的意思是:知道你不是第一次了。然后便举着酒杯,给叶尘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然后一仰头与叶尘一道将酒喝了下去,白皙的颈项,像只美丽的天鹅。

    有了交杯酒开头,玉道香好像来了兴致,说道:“去年洞房花烛夜没有做的事情还多着呢,今天都要被上。”她说这句话时其实是很纯洁的,但说完,才感觉有些歧义,便自己脸颊有些红和烧。

    桌子上有些核桃和花生之类的干果。叶尘看玉道香难得流露出这种少女心性,心中怜惜之意大起,便随手抓了一把核桃和花生扔到了床上,用被子裹起来,四散而开。然后两人开始趴在床上找被子里的核桃花生吃。两人慢慢努力的过程里,玉道香道:“叶郎你不是与可儿成过一次亲了吗?怎么顺序也不清楚?”

    “这东西不是成过一次亲就能变行家里手的。”找出来一颗核桃,掰开吃了,“而且上次与可儿成亲的时候,可儿找东西度老快了,基本上都是她找出来,并且非要将皮剥好,喂给我吃。所以,当时我就没有怎么动手。”

    “可儿还真是惯着你。”玉道香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

    两人捡完了被子上的东西,随后在房间里坐下,将那些花生啊!枣子、桂圆什么的就都吃掉了,期间又喝了几次交杯酒,直到将那壶酒一杯一杯地喝完。

    时间就在这样的气氛里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人其实都还清醒。可时间毕竟还是不早了。如果真要绞尽脑汁,话题是可以讲到天亮的,但终于在一次短暂的沉默之后,玉道香笑了笑:“算了,晚了,睡吧。”

    “要不然你睡床上…………我继续修炼。”

    “其实,妾身修炼功法特殊,暂时…………不能做那种事的。所以今晚没想着与叶郎圆房。只是………可儿与你一张床上躺了,喻清妍那丫头也是,妾身也要与叶郎躺一张床上,即使什么都不做。”

    这样说着话,玉道香却已经褪去绣鞋上床了。

    或许是这几天天气已经渐冷,又或者早料到会有这一刻,少女外袍的里面还有一层月白色绣了淡淡小花的外衣,在稍微亲近的人面前。穿了也不算有什么问题。待到叶尘也上了床,她自然地躺在床铺里头,被子盖到肩膀处,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看着床顶的蚊帐不知道想什么。

    第二更有些晚上,非常抱歉,不过今晚上就算累死,也要在凌晨oo点的时候,准时将明天两更写完传上去,我保证。所以,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