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三十章 连环刺杀

第四百三十章 连环刺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风沐春江、波兰不眠夜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对于今天晚上没能陪年龄至少中年以上的老头子,而是陪着这位看起来风流倜傥的年轻大才子,碧巧儿还是比较开心的。所以,道了声谢,乖巧的来到了叶尘身边坐了下来。

    佳人分配完毕,花魁宴正式开始,白诗诗这个时候虽然坐在王东阳身边,若是突然动手杀王东阳,多半能够成功,但她自己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内被王东阳身边的两名一流高手和大批护卫所围杀,不能全身而退。另一边装扮成苏亦非的上官冰云估计也是这个想法。所以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寻找能够一击得手,且还可以顺利逃走的时机。

    正常情况下,如这样的宴会,这样的时机并不缺少。所以,若是叶尘不想办法提醒王东阳,后者今晚基本上是难逃一死。

    此时,其他人身边也并非没有美女作陪,早有安排其它青楼的一些红牌姑娘上来,人人身边都有一位俏丽佳人。

    厅堂之中除了叶尘之外,其他人早已对这种场合熟悉习惯,灯火通明之中,觥筹交错,美酒佳人,中间空地上还有轻歌曼舞,旁边高台上又有古琴和琵琶弹奏,众人兴致高涨,酒香四溢。

    等到众人注意力终于不在叶尘身上。叶尘好似终于放开,暧昧的嘴唇放在碧巧儿耳朵上,开始说起悄悄话,只是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后者身体一震,然后低下头去,掩饰脸上的震惊,再抬起头时,已经一脸娇羞,嘴里面娇声说道:“公子,你好坏。奴家要罚你酒。”

    过了一会,碧巧儿趁着花魁白诗诗被人吆喝着上场表演舞蹈,而弹曲最后的苏亦非上去伴奏之际,主动提议和其她五名佳人上前,一一给今日身份地位最高的王东阳敬酒。

    只是敬酒过程之中,碧巧儿脚下崴了一下,跌倒在王东阳怀中,红润嘴唇刚好对着王东阳耳朵,没有人察觉到她背对着众人,爬在王东阳怀中,王东阳将其扶起来的过程中,碧巧儿低声快说道:“大人,奴家对那白诗诗和苏亦非极为熟悉,刚才一同上来时,现她们今日身上的香气和眼神神色和平时大为不同,好像有些奇怪啊!”

    王东阳不愧是老狐狸,脸色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将碧巧儿扶起来,笑着说道:“巧儿姑娘莫非是不喜欢如陈青这样年轻俊俏的大才子,而是看上了本官这样年过半百老头。所以故意投怀送抱。哈哈哈哈…………”

    众人跟着王东阳哄堂大笑,碧巧儿满脸通红,向王东阳微微一福,转身逃跑似的快步回到了叶尘身边,一副娇羞不已的邻家清纯妹妹形象。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过了一会,就在白诗诗舞蹈跳到一半时,王东阳起身解手方便去了,两名护卫和一众护卫紧跟其后。

    没过多久,有一位护卫出现,来到现场地位仅次于王东阳的另一名正三品大员吏部侍郎杜文平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杜文平起身也离开了现场。

    杜文平也是王东阳所在与弥勒教对抗的阵营中的一个,只是手中权力和手腕能力与王东阳相比,差了一些,并不是弥勒教的主要刺杀对象,不过杜家在南唐也是顶尖大世家,底蕴一点不比王东阳所在王家差多少。所以,为了安全起间,平日间跟在杜文平身边的护卫中同样有两名一流高手。此时杜文平起身离开,这位一流高手自然也跟在身边。正在弹曲的苏亦非抬头看了一眼杜文平的背影,眼睛深处有一丝冷光闪过。

    杜文平离开数十息之后,便和王东阳一起说笑着回来,苏亦非刚刚弹奏完一曲子,好像若有所觉,眸中流光转动,姿态万千,笑颜如花的便迎了上来。另一边刚刚跳完一舞的白诗诗也一边撒着娇向王东阳走过来,一边说道:“两位大人,奴家刚才跳舞,两位大人也不一直看着,奴家要给两位大人罚酒喔!”

    如王东阳和杜文平这官宦生涯数十载的老大人,不管能力如何,城府却是极深的。神色中却是没有丝毫异样。微微一笑如平常那样打了招呼,说道:“今晚上既然是花魁宴,花魁诗诗的面子却是要给的,诗诗姑娘的酒,我们却理不敢不喝啊!”

    只是两人说话间,步子稍稍慢了一些,且两人之间的间距也好似大了一些。而两人四名一流护卫很自然的向两边散开,步子却是稍微走快了一点,隐隐从后面将苏亦非和白诗诗围了起来。但整体乍一看,并未有什么不妥
光脑武尊sodu
。特别是在刚刚经历过一场刺杀之后。

    白诗诗和苏亦非同样没有什么异样。

    然而,就在白诗诗和苏亦非与王东阳、杜文平距离三丈距离时,异变突起,苏亦非脚下一点,如鬼魅一般,向王东阳飘去,与此同时,白诗诗身形陡然向右漂移,紧贴在苏亦非后背,跟着后退飘动的同时,双手向两边连连挥动,漫天飞针,如天女散花一般,射向几乎与此同时手持刀剑全力杀向他们的四名一流护卫。

    叮叮叮叮叮叮…………一连串雨打芭蕉般细密金石撞击声响起,四名高手却是没有想到对方会用此手段,不得不停下来,怒吼声中,手中兵器连连舞动,水泼不进,所有飞针都击飞,但身形也被迫停顿了一瞬间。

    而在这一瞬间,苏亦非已经飞身到王东阳身前一丈之处,右手一挥,一道细长线透明流光,激射而出,打向王东阳咽喉。却正是上官冰云独门兵器坚韧如铁石的透明丝线。以上官冰云的功力且以独门手法打出,这一击之下,度快如闪电,力道足以洞穿铁石,不会武功的王东阳.根本没有丝毫幸免的可能。远处其他人惊呼声四起。

    然而,下一刻诡异的一幕生了,不会武功的王东阳神色中不但没有丝毫惊恐慌张之色,而且冷笑一声,身形竟然以不慢于那透明丝线多少的度向后急退,且不知什么时候右手上多了一柄奇形怪刃,横斩向那透明丝丝。

    与此同时,厅堂另一边又有一名王东阳突然从门后走出,身前身后涌出近百名护卫,将他牢牢护起来的同时,部分护卫向这边冲了过来。

    上官冰云脸色一变,咬牙道:“替身…………”

    话语间,与王东阳替身一击之后,她身形急转,以女子的声音竟然出一声如狮子一般的巨吼声,使得包括围攻白诗诗和紧追着他的王东阳替身的这五名高手在内,全场所有人身形一滞。这正是佛门神通狮子吼。

    巨吼声音未落,她身形已经如轻烟般飘起,飘向楼船窗户,白诗诗紧随其后。

    下一刻,四名高手护卫加上王东阳的替身,同时一声怒吼,脚下一蹬,整个船身都是一晃,五人以最快的度手持兵器,追杀了上去。

    上官冰云最大的优势便是身法绝妙,不输于玉道香。五人追上去时,她已经飘出窗外,跳入河中消失不见。但装扮着白诗诗的窅娘本来就慢了一刹那,且身法也没有上官冰云那般快,就在她跃出窗外的瞬间,五人兵器中有两把已经打在了她的身上。但在那电光火石间,她的身形竟然诡异的缩小了一圈,硬生生的将要害躲开,由重伤变成了轻伤,同样落入了水中。留下一片血水,消失不见。

    五名高手停在窗户边上,没有擅自行动,一脸不甘的转头看向王东阳和杜文平。等着两位大人指示。

    王东阳一脸阴狠,犹豫了一下,终归是对弥勒教层出不穷的刺杀手段忌惮的不行,也担心此间还会有弥勒教的刺客,没敢下达追上去的命令。当然,这场花魁宴到此时,却是没法继续下去了。

    层层保护之中,王东阳说了几句场面话,向几名身份地位较高的人稍稍解释了几句,宣布花魁宴提前结束。众人连道不敢当,然后起身向王东阳回礼,便要散去。包括碧巧儿在内的剩下六名行也是花容失色。不少人已经猜想此次花魁大赛头名花魁白诗诗和第二名苏亦非多半已经遇害,不由唏嘘不已。有那惜花,且以护卫之人自居的几人更是对刺客大骂不已。当然,真正的聪明人已经猜到刚才那些刺客是弥勒教的人,多半是受国师楼炎明指示,为了不惹火烧身,却是闭口不言。

    上官冰云装扮的苏亦非之前坐陪的是那名南唐大儒,也是翰林学士,名叫魏家柱,与王东阳关系亲密,互为挚友。

    此时,魏家柱脸色苍白,一脸后怕,来到王东阳身前,愤恨道:“弥勒妖人竟然猖狂如斯。为兄回去便写奏折,上呈给国主,参楼炎明一本。”

    王东阳叹了口气,说道:“魏兄!只怕你的奏折根本就没…………你………干什么…………啊………”

    全场再次一声惊呼,然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就在刚才,王东阳话还没说完,魏家柱突然身体一震,袖中划出一把匕,猛的刺向王东阳。

    今天更的迟了很多,实在不好意思,有急事耽误了。刚写完一更,先上传,等写完下一更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