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幌子

第四百二十八章 幌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ars、终结者2111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叶尘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明白,上官冰云也知道王东阳多半已经猜出今晚上会有弥勒教的人刺杀他,所以故意让人放了一把火,扰乱王东阳视听,以掩护他们真正的刺杀计划。

    远远地,河滩边的火势看来惊人,主要因为那个帐篷大,周围的物品也多。但真要波及太远,其实也没什么可能了,这时候就是看着一群人英勇救火的盛况而已。

    大风吹过来,远处河滩上风助火势,将那光焰陡然拔高。叶尘的脸色忽明忽暗。趁着混乱,以手势暗语通知了楼船外某处的胡三光,楼船之上安排的两场小小巧合待会先不要展开,等侯他的通知。

    大火引起的混乱持续的时间不长,部分负责维持秩序的兵丁现了几名形迹可疑,带有兵器和纵火器具的人,进行了一场火拼,贼人实力高,分明已经达到了一流境界,但因为王东阳在此的原因,金陵府调来的兵丁足有上千人,三四名一流高手很快就被围了起来。

    结果,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声女子的尖叫响彻全场,一名黑衣人突然从一个帐篷里面钻出,手中拿着一把刀,架在一名梨花带雨的女子白皙如玉的脖子上。

    “退后,不然我杀了她。”黑衣男子脸上戴着面具,冷冷的喝道。

    组织官兵正在围攻另外几名贼人的将校看清那女子面容后,顿时一惊,大声呵斥官兵暂时停了下来。被围在中间的四名贼人背靠背,持刀警戒,也趁机停了下来休息。

    这名倒霉的女子,所有人都认识,正是刚刚不久前才新鲜出炉的花魁白诗诗。此时她陷入如此危险境地,脸色苍白,惊恐无比,眼泪哗哗的流着,低声哭泣,楚楚可怜,激起了几乎全场所有雄性动物的保护。甚至之前在楼船上看热闹的那些南唐达官贵人都呼啦啦的站起了一大片。

    “大胆贼人,还不赶紧将诗诗姑娘放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劫持诗诗姑娘,信不信本官灭你们九族。”

    “这位壮士千万不要激动,有什么事好商量,千万不可让手中的刀伤到诗诗姑娘。”

    几位身份地位非同小可的大人物,几乎同时喝道。其他人同样义愤填膺。只有王东阳没有站起来,只是挺了挺身子,但眉头紧蹙看着那几名贼人。

    叶尘知道那白诗诗乃是窅娘,自然明白这是弥勒教演的一场苦肉计。只是他对弥勒教的整体计划还是有些不明。所以,大半注意力还是放在自己与王东阳所在楼船上。并且很快注意到,有一名才子和两名布酒水的侍女,正在趁乱接近王东阳。

    “这三人或许还是幌子,作用依然是为了掩护上官冰云和窅娘两人真正刺杀。”叶尘心中有了些许明悟。

    王东阳不知道白诗诗已经被掉了包,所以心中有些疑惑,但紧接着他突然想起什么,陡然转身喝道:“来人,船上有刺客…………”

    他的话没有说完,异变突起,那两名侍女陡然度加快,冲向王东阳。但那名才子却是神色如常的停了下来。

    “有刺客!”

    “大胆!”

    得益于王东阳突然警醒,他身后紧挨着他的两名一流高手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牢牢将王东阳护在了后面,同时手持武器迎了上云。

    如同四道光芒冲撞在一起,在接触的瞬间,就互相撕裂了出去!

    破坏、粉碎、解体、血光滔天…………

    “贼人好胆!”王东阳喊出的瞬间,轰然巨响,两名侍女快如疾风的穿过身前几名人影,本来直刺王东阳后背的手中长剑也被王东阳两名一流护卫拦了下来。

    锵锵锵锵金属撞击声中,一阵眼花缭乱,战到了一起。

    楼船二楼厅堂中其余二十多人自然一阵惊叫,但好在这个时候,这里女子不多,男子都是有身份的人,惊叫乱跑之后,眼见只有两名刺客,便冷静下来。几名身份地位不比王东阳差多少的人也让自己的部分护卫高手去帮忙。

    而这个时候,从一楼赶上来的其他护卫高手,也已经将王东阳牢牢护了起来。

    这一下,两名刺客显然已经刺杀失败,并且陷入险境。

    叶尘趁乱来到刘林轩身边,脸色苍白中略显慌乱,爬在刘林轩耳朵边上,低声说道:“刘大人,刚才在下不小心撞到了那边那位身穿白衣,个子矮小的书生,他身上好像藏有兵器。”

    刘林轩先是一惊,然后顺着叶尘的目光看去,现那名书生正极为巧
妖冥帖吧
妙的向王东阳潜行而去。他没有过多思考便指着那名书生,大声喊道:“王大人小心,那人是刺客,抓住他。”

    那名才子显然没想到自己突然被现,旁边人惊乱之中,他一咬牙,身形一动,果断将距离最近一名官员劫持了。

    “放我们走,否则杀了他。”这名才子寒声说道。另一边两名侍女也趁着护卫一顿之间,利用高妙身法躲开众人围攻,来到了这名才子旁边。

    此时,为了避免还有其他刺客存在,场中二十多名达官贵人和少部分才子已经退到了楼船最里头,与王东阳彻底拉开了距离,叶尘和柳宗阳也正在其中。中间宽阔厅堂之中,一片狼藉,王东阳高手护卫和一些达官贵人的护卫牢牢将三名刺客围在了中间。

    王东阳虽然身为从二品大员,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不能不顾这名同僚的死活。一番僵持之后,众护卫投鼠忌器,三名刺客慢慢退到了楼船靠河水边上。其中那名书生一脚将手中人质踢向众护卫,然后三人飞身而起,跳入了河中。船上,王东阳一些带有弓箭的护卫赶紧弯弓搭箭射向河中三名刺客落水的地方,但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三名刺客身影出现,也没有见有血水浮现。

    而这时,众人才现那名刚才被当人质的官员被刺客一脚给踢晕了。

    与此同时,楼船之下,五六名刺客同样因为劫持了花魁白诗诗,逼着千名官兵无法动手,同样退到河边,跳入河水中逃走了。幸运的是白诗诗只是摔了一跤,没有受伤。

    楼船上,王东阳侥幸自己刚才警觉得早的同时,也暗骂刺客狡猾,被其逃脱。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国师楼炎明的人,即使是在金陵城中通缉也没有用。所以他也没有进行什么后续抓捕安排。

    这个时候,有人过来请示他:“花魁宴是否正常进行?”

    王东阳长笑一声,豪迈的说道:“贼人既然狼狈败退,花魁白诗诗姑娘又安然无恙,这花魁宴自然是要正常举行。”

    随着王东阳这句话一说,自然有人快的打扫现场,重新布置宴会。

    众达官贵人和才子亲历一番刺杀又无事,惊险之余,也是大感今天不虚此行,刚才大部分人本身表现得很是不堪,此时若是再说提前退场之类的话,自然是更为丢人,所以纷纷大声议论着刚才刺杀事件,表现自己的勇敢,甚至有人对刚才之事开始写诗作词。

    另一边,刘林轩心情很不错,刚才王东阳亲自向他诚恳道谢,虽然最后那名刺客不见得能够伤到王东阳,但这份人情却是让王东阳欠下了。到了刘林轩这个位置上,却是深知如王东阳这样掌有实权的大佬一个大人情,那是万金难求的。

    有了这个认知,刘林轩对于那个名叫陈青的秀才,却是好感爆增,心中充满感谢。至于其为什么自己不指出刺客,他却是能够理解。毕竟谁都知道敢刺杀王东阳的刺客背后势力就算不是弥勒教,那也不是一名寻常秀才所能够招惹的。陈青若是当面指出,事后人家报复,那岂不是会死的很惨。由此也可看出这位从苏州来的秀才不但诗词做得好,而且人也很聪明。这样的人却是最有价值结交和提携一番的。

    另一边,能够不让自己的人出手创造一些巧合,便达到了本身的目的,叶尘的心情也很不错。当然,他深知今晚上的重头戏还没有开始。

    这里所说重头戏,自然不只是花魁宴,而是花魁宴上将要生的真正刺杀事件。

    负责楼船上花魁宴的下人动作虽然很快,但要将场中狼藉收拾干净,重新布置好宴会,还得一些时间。

    在这期间,众人却是没有闲着,由王东阳肯,刘林轩等人主持,就今晚上花魁大赛为题,众人开始作诗吟词。

    叶尘今晚目的已经达到,正在暗自思考待会如何在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给王东阳提个醒。旁边刘林轩听人说了什么,突然转头对他说道:“仲舒!听说之前你在青鹤楼逼着一位才子不敢写诗,可有此事?”

    叶尘回过神来,说道:“公子过誉了…………”

    叶尘还想谦虚几句,刘林轩说道:“仲舒不必谦虚,你那秦淮夜泊和忆家国实乃诗词一道顶峰水准,寻常才子在你面前也的确很有压力,不敢写诗词也算正常。不过,在这里的诸位可都是我南唐真正的大才子,比那傅若金、李世文之流可是要高出不少。众人对你那两诗词佩服之余,却甚是不服,刚才可是有人说你这两诗词是平日间耗费大量时间才雕琢而出。仲舒不妨现在当场再作一诗词,让众人见识一番。”

    不好意思,更的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