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上官冰云来了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上官冰云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至于旁边的无聊的对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这些人真的好无聊。他这时的心情,自然不在这上面。

    刚上楼的时候,外面隐有某种光芒闪烁,他看见了一些东西,知道胡三光等人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此时,目光随意向远处看去,下一刻,叶尘目光一凝,他似乎是看到了某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这女子在叶尘看来,有着一张陌生的面孔,可是那身形叶尘却隐隐感觉有些熟悉。

    叶尘眉头微蹙,半响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凛,赶紧将目光收回,心中暗忖道:“上官冰云………她也来了…………她来这里做什么?”

    叶尘潜入金陵之前,便带着情报司经过反复推演,进行了详细的风险评估,得出的结论中叶尘可能会被现真实身份的最大破绽便是他的眼睛。

    成年人之中,几乎从来没有人会如叶尘眼睛那般清澈漆黑,蕴含有奇异光泽和深邃之意。但若是寻常人,只会感觉叶尘眼睛很有神,可是较为熟悉叶尘的人,长时间看过他目光的人,就很有可能从眼睛猜到他的身份。

    上官冰云去年曾经一度劫持了叶尘,近一个月的时间与叶尘朝夕相处,对于叶尘眼睛是很熟悉的。所以,在金陵城叶尘最不想见到的人便是上官冰云。这个其实和叶尘单凭一道身影便能够认出上官冰云是同一个道理。

    叶尘一边猜测着上官冰云来此的目的,一边妄图用眼角余光盯住上官冰云,但在他不敢直视的情况下,很快便找不到上官冰云的身影了。

    心中叹了口气,暗自警惕的同时,叶尘左手伸出去,放在窗台上,看似很随意的做了十多个手势动作。

    楼下不远处,一座舞台边上一家青楼的凉棚下面,坐着四五名男子中,有一名中年儒生将叶尘手势动作看在眼中,眯着眼沉思片刻,却是脸色微变。但紧接着他神色便恢复如常,看着台上的表演,跟着人群喊了一声好。然后走到旁边官府卖花的台子前,拿出一百两银子,给台上表演的女子捧场了一百多花。

    但没有人注意到,这名中年儒生期间还给金陵府负责卖花的小吏说了一句话:“让连副司使他们全部出动,潜入这里。”

    小吏将话听在耳中,没有立刻便有所行动,等过了一会时间,才让另一名小吏先看着卖花,找了个借口出了花魁大赛场地。他是金陵府的小吏,进出门可是不需要门票。这名小吏出去之后,在路边上卖干果的摊子上买了一些干果,又走了回去。干果摊老板始终没有离开,但在小吏之后,来到干果摊前的一名书生很快便离开了这里。

    …………

    …………

    就在叶尘完全未曾在意酒楼间的对峙的片刻间,另一边的李世文也的确是为着陈青陈仲舒这个名字而犹豫着。叶尘不了解对方的名头,对方却不可能没听说过那秦淮夜泊与忆家国,这主要也是因为叶尘为了近快出名引起刘瑾瑜的注意,寻找接触刘瑾瑜的机会,情报司的人早已对人心和舆论算计到了极点,旁人要成才子之名,几十几百的诗,每一个聚会间的张扬。但叶尘却只是两,时机的巧合,中间欲扬先抑的手法,再加上可名传千古的绝唱诗词,特别是那改自李煜的虞美人的忆家国,水准已经达到了诗词的最顶峰,上千年来,几乎从未有人越。虽说文武第一,但却是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的诗词能够与这相比。

    李世文并非没有才学,若准备一番,他确也可以与柳宗阳、傅若金等人争争高下,但在这时想着对方的两词作,再想想自己方才预备的这,一时间就只是不断的斟酌。最终咬牙写出来之后,还是无法自信,只能就这样看着对面的反应了。

    窗户边,叶尘微微低着头,他已经大体猜到上官冰云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想刺杀金陵府尹王东阳。而以上官冰云的手段,她既然亲自出手,十有八.九已经有了十分的把握。

    郑国公李从善、王东阳等几位南唐大人物联手组成联盟与弥勒教做对,从某种程度上,后面有着叶尘的影子,目的就是不想让弥勒教完全控制南唐。让两方势力进行内耗。

    所以说,若是可能的话,叶尘也不想让王东阳死去。因为只要开府府尹王东阳活着,楼炎明带领的弥勒教就不可能完全
龙啸星海txt下载
控制金陵城。这对弥勒教势力的展有着极大的遏制作用。

    可是,叶尘不得不考虑若是他以给王东阳示警等手段破坏上官冰云的刺杀,救下王东阳之后,会不会让自己的暴露。

    只要有一丝可能让自己暴露,他都绝对不会有任何举动的。当然,在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暴露的情况下,若是能够救下王东阳,他自然不会眼看着后者死去。

    叶尘低着头,脑海中飞运转,思考着一些事情,就没怎么在意旁边众人的行为。这一边,李世文陷入尴尬局面,柳宗阳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李世文写诗之时,他便大概打听了事情的展,随后回来笑着说了起来。望望李世文在那边复杂的脸色,这才明白了对方为什么那样说话,不由得哑然失笑。随后看看陈俊、陈峰,起身过去。

    这时李世文一边正有人将李世文的诗作拿过来,说几句场面话又不想惹人不快,斟酌得甚是痛苦,随后道:“傅若金傅公子他们也在那边,哼!不学无术就是不学无术,方才的评语,可不是我一人说的!”

    柳宗阳望了望傅若金等人所在的地方,陈俊等人则连忙将那诗作交给他品评,柳宗阳拿在手中笑了笑:“方才看来有些乱,还未与朱姑娘问好,失礼了。”这话先还是对被冷落在旁边的朱冰冰说的。

    陈俊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先前被逼得窘迫,竟连这事也给忘掉。朱冰冰之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忽然听见柳宗阳这样的名字,甚至陈青陈仲舒,她一时间也瞪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陈俊又不给她介绍,一个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的姑娘家被冷落在一旁,甚是可怜。这时候才终于能跟柳宗阳见礼,然后被惊动的叶尘也已经过来了:“之前未与朱姑娘打招呼,真是失礼。”

    朱冰冰心中欢喜,连忙行礼:“小女子朱冰冰,见过陈公子,陈公子言重了,该是小女子先与陈公子问好才是。”

    “呵,其实说起来,先前朱姑娘是在中央的大鼓上跳舞吧?倒想不到与在下两位兄弟是朋友。”

    “陈公子方才也看见了小女子的表演吗?”那朱冰冰的脸瞬间红了,瞪着眼睛有些紧张。

    “自然看了,跳得很漂亮,很好看。”叶尘笑着很诚恳认真的点点头,“柳世伯方才也在,不是么。”那朱冰冰受宠若惊:“谢谢陈公子、柳公子。”随后又看一眼陈俊,这边的气氛几乎就此化解开来,过了好一阵,方才说起以文会友的事情,叶尘看着桌上的诗作,柳宗阳也将手中那递过来:“好诗,仲舒看看。”回头朝李世文拱手行了一礼。

    叶尘笑着看完,点头道:“嗯,好诗。”也是一礼,那边李世文的神色才放松下来,回了一礼,不说多话。

    “这倒也是好诗。”不久之后,叶尘将陈俊写的那拿出来看了看,然后递给朱冰冰,“字里行间都是写诗的人对朱姑娘的一片真心,朱姑娘可是要收好它。”

    桌上的几诗词大抵都是咏佳人的,叶尘倒是将这最差的一递了过去,那朱冰冰连忙点头:“是。”将诗笺收进怀里。

    这几句轻描淡写,旁人即便想要说些什么,一时间竟也找不出什么词汇来了。

    “字里行间都是…………一片真心?”

    傅若金这边一直在看着那边的展,听消息传过来。他先前也曾笑过几句那诗作,但在对方口中,竟一句话说成了好诗,而那朱冰冰也珍重地收进了怀里,一时间觉得这样的事情微微有些荒谬。他也是高傲之人,自恃才华,这一幕落入眼中,委实有些复杂。他如今回忆秦淮夜泊和忆家国这两诗词,之前曾经觉得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不过现在仔细想过之后,才现自己若要下笔,恐怕也得犹豫一番。

    对面已经没什么好戏可看,李世文一时间已经失了锐气,纵然心头不悦,也没什么好作品可以拿出来证明。傅若金旁边朋友笑道:“柳世伯也在,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傅若金摇了摇头:“不用了,巧儿的表演快开始,我们也先下去吧,招呼回头再打…………不过,今日之事,确实有趣。”说到最后,他神色有些复杂。

    青鹤楼上柳宗阳与叶尘的出现令得李世文竟不敢下笔之事到明天会传成怎样怕还难说。

    稍等一下,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