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敢下笔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敢下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轻轻的疯子、ars、至尊邪龙、流离de岁月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傅若金也是微笑地看着那边,他如今心中恨不得化名陈青的叶尘去死,但在几天前香月楼吃过一次亏之后,他在心性上也长进了不少,表面上却是不会将心中的想法再流露出来。

    他已经想好了,即使面对那陈青,也绝对不能让人从自己神色态度中感觉出自己有丝毫嫉妒那陈青的意思。香月楼那天,陈青离开前说的那句话嫉妒是魔鬼深深的刺激他的同时,也让他受了不少嗤笑。若非他平时交友广泛,这些年也的确作了不少相当有水准的诗词,才子之名是实实在在的,否则在南唐这种重文名已经好比性命的地方,单此一事,他就可能被打落尘埃,仕途尽丧。

    不管怎么说,他如今已经不再怀疑叶尘的诗词才情,想想待会他与李世文的比斗大概也没有太大悬念,徒然给双方都涨些名气而已,或许占了更大光的只是那青楼名妓,心下一阵无聊,表面上自然不表现出来,与众人说笑看着。

    不过,就在旁人看热闹心态的这种的期待下,在这种双方的火气都涨到了最高点的情况下,随后的事态展,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时间,简直让人无法理解…………当然,这主要是他们不知道化名陈青的叶尘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叶尘和柳宗阳进来之后,寻找喜欢的节目看了一会,叶尘对这些节目还是有些兴趣,至少比与人比拼诗词在感兴趣多了。所以,趁着刘林轩所在达官贵人的船舫还没有来,便到处转着看表演。能够在这里表演的可都是美女,并且表演的水准也的确不低。叶尘一番观看之后,大有不虚此行之感。

    二人走了一阵,柳宗阳有些累了,便决定到青鹤楼上休息一会,喝杯茶水之类的。

    结果,在楼下时便听到了上面的喧嚣,一路上来,本也没料到会遇上陈俊、陈峰这两人。原本大家在门口已经打过招呼,这时候若是知道了上面生的事情,以叶尘所用陈青的身份不上来一下,自然是说不过去的。

    叶尘和柳宗阳刚一上楼,陈俊便往这边瞧过来,顿时惊喜若狂。大声与二人打招呼。

    叶尘随意点点头:“峰哥,俊弟,你们也在啊!”

    “呃,堂兄…………”陈峰反应过来,在不远处点头道,神情有些奇怪和迟疑,想是要如何措辞请自家这位堂兄出手。

    叶尘与柳宗阳走过去,一边与先前见过的陈俊、陈峰的几个面露喜色的朋友打招呼,一边看看几张桌子上的笔墨纸砚,似还有写好的诗词,心想这些人果真是应了那句饱暖思淫.欲或者吃饱了撑着。

    另一边这时也有人打起招呼来:“柳宗阳。柳兄,在下李世文,久仰了。”

    柳宗阳与那李世文之前未曾正式见过,但在一些诗会之类的场合也有隐形的交锋,互相闻名,笑着拱手:“呵呵呵,原来世文兄也在,真巧。”

    双方之前虽然有些剑拔弩张,但这时候稍稍停下,与陈俊、陈峰一道的和与那李世文一桌的人中听了柳宗阳的名字,当下都有人站起来打招呼,双方便又是一阵寒暄,柳宗阳随意说着“诸位雅兴…………”之类的话,那李世文想了一会儿,才开口笑道:“方才大家正为朱冰冰朱姑娘作诗赋词,柳兄和这位兄台与陈俊、陈峰兄弟认识,何不也来凑个热闹?”

    若在旁人听起来,这个已经是主动宣战了,李世文出身书香门弟,名气虽然和柳宗阳相仿,但却一直看不起如柳家这样的商人世家,此时开了口却同样是有挑衅之意的,只是他与他身边的人并不认识叶尘所装扮的陈青。

    柳宗阳自然觉察出气氛有异,但还不太了解情况,自然不会冒然应承,他随口推辞,另外一位拿起了毛笔,却因为柳宗阳到来而一直未有写诗的男子也已经笑着问了起来:“倒不知这位公子又是谁?陈俊你也不为我们介绍一下。”既然李世文已经决定向柳宗阳挑战,其余的人自然也不算什么了。

    “他乃是我堂弟陈青。”陈俊此时已经恢复平静,并且隐隐有着准备报仇的神态。

    对面笑了笑:“哦…………”

    一旁叶尘此时只能站起来拱了拱手,只是那边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神色一凝,说道:“你…………你是写下忆家国的陈青陈仲舒?”
非死勿扰全文阅读


    之前不知道叶尘化名陈青身份的人愣住了。然后自然又是重新见礼,只是比起方才的随意,此时众人与叶尘见礼时,又郑重了几分。叶尘自然感觉好无聊,但到了这个份上,顶用了陈青的名头,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应付着这些人。

    不久之后,叶尘自顾坐在对峙局势旁边靠窗户的座位上喝茶。而这边,局势便又恢复了对峙,笔墨纸砚都已经准备好,方才准备以诗词教训陈家兄弟的人也已经提起了毛笔,然而李世文的笔锋提了好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复杂。

    那笔,落不下去。

    人群中窃窃私语,朝周围蔓延开来,方才都是肆无忌惮地看着热闹,许多人也都明白生的事情,但这时,整个气氛却变得有些诡异,众人仿佛都在说着什么秘密一般。

    傅若金望着那边好半天,夹了一口菜在嘴里慢慢咀嚼着,看不懂这眼前的一幕。

    “到底是生什么事了?”

    文人墨客,斗诗斗文,争的是一口气,即便输人也不能输阵,不能输了风度。这类事情,诸如傅若金等人,其实是见惯了的,基本上看了个开头,多半就能猜测到结果。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说文无第一,诗词稍差些,通常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眼下是因为李世文的在场,在那陈家两兄弟也实在差得过分,因此对方一番奚落之后将笔墨纸砚推过来,陈俊等人也不敢再下笔,免得再成笑柄。若在外面,这情况打起来都有可能,只是眼下围观者众多,若在这聚会场中打架,也少不了被维持秩序的官兵给架出去,一时间涨红了脸话都说不出来。

    当柳宗阳上得楼来,又表现出与那陈家兄弟认识,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脱身怕是没可能了。随后李世文摆明了提出挑战,那内容传来这边之后,傅若金等人便笑了起来,这一番无聊的争吵终究变得有些意思。

    谁知道接下来知道了叶尘所化名陈青的身份,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那对峙的局势随后依然在持续着,但那锐气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无形间给压了下去,柳宗阳不过只打了几个招呼,便与相熟的人去往一边,看来不再插手。只是叶尘现在的身份毕竟与陈俊陈峰是堂兄弟,不能离开,便坐在了刚才陈峰的位置上。不管他有没有想要作诗作词,但看起来像是准备替陈俊陈峰出头了。

    而这也是原本想要写诗词的几人竟然犹豫着无法落笔的原因。他们的诗才傅若金先前也看见过了,特别是李世文,提着毛笔心中似乎有着什么顾虑一般,似是有了诗句,想要落笔又一直犹豫着,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边听不到那边的谈话,也只能是让一些信息慢慢传过来,诡异的气氛在周围看戏的一众才子间蔓延,窃窃私语、指指点点,陈氏兄弟放松了情绪,大感畅快的同时,但也偶尔对视着,又往叶尘那边望过去。

    有人摇摇头,疑惑道:“方才李世文还向柳宗阳挑衅,此时怎会下不了笔。”

    “莫非是先前觉得有一好词,此时才现有一处句子未曾想好?”

    “哼!让你写着诗词与秦淮夜泊和忆家国比一下,你敢下笔…………”有人突然反应过来,想通了一些事情。

    问的人愣了愣,随后哑然失笑,“呵呵呵,这点倒是没有想到,难怪了………我若过去写诗词想必也得为难许久,碰巧遇上他,李世文这次为难了…………”

    “是那秦淮夜泊和忆家国的陈青陈仲舒?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有最近从外地刚回到金陵城中的人,先是疑惑,随后却也将话语停了下来,看着对面那情景,心中咀嚼着那两词作,惊疑不定。

    李世文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将笔落了下去,与他同来的人如蒙大赦地围过去,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后再将那诗作拿去对方那边,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窗户的方向,先前那般傲气的放言,不断奚落的态度已然一扫而空,此时有的,也不过只剩几句场面话而已,然后,便是稍有些紧张地等待着那边的反应。

    叶尘坐在窗户边,想着今晚上的各种安排,事情生之后,后续刘林轩和刘瑾瑜的反应,以及自己身份方面不被任何人有丝毫怀疑等等,又进行了一番推算。

    今天至少还是三更,只为求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