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四百二十三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透过窗户,看见一大批军士随行簇拥一辆宽大精致的马车,浩浩荡荡,向城外走去。

    队伍之中,骑马紧挨着金陵府尹马车行走的两人气势冷峻,叶尘甚至能够听得出二人呼吸之间气息悠长。

    这两人是一流高手,叶尘并不意外。因为情报司对南唐朝廷形势情报中早就详细的提到过,在南唐朝廷之中,以原来郑王———如今的郑国公李从善为主,与国师楼炎明带领的弥勒教做对的几位南唐大人物中就有这金陵府尹王东阳。

    实事上,若非是这些人全力对弥勒教的抵制,左右着南唐国主李煜和朝廷一些决策,恐怕南唐早已被弥勒教控制了七七八八。当然,李从善能够挥这般大的作用,自然与叶尘有着直接关系。叶尘还知道,为此楼炎明和上官冰云没少策划对李从善、王东阳这些南唐大人物的刺杀。最开始也的确有几人被得手,但这些人在南唐势力不小,根深蒂固,所代表的势力财力、物力也是非同小可。反应过来之后,能够笼络一些一流高手为自己所用,保护自己同时甚至安排反刺杀楼炎明、上官冰云。

    当然,寻常一流高手想要杀楼炎明和上官冰云难度太大,但同样的只要不是楼炎明和上官冰云亲自动手,弥勒教想要刺杀这些南唐大人物也并非那么容易。

    …………

    …………

    叶尘与柳宗阳乘坐马车在漫天壮丽的夕阳中朝城外走去。此时天色渐暗,金陵城中丝竹之声已经响起来,秦淮河上画舫上彩绸招展,排成长列,城中道路上一辆辆花车在众人和锣鼓的簇拥下前行,随着火把与灯盏在城市间浩浩荡荡地汇集,朝着城外白鹭洲蔓延而去…………

    花魁大赛的会场说是在白鹭洲,其实是在白鹭洲与金陵之间的一处大庄园附近,这一处地方背山靠水,绿地广阔,巨大的集会场早已被围了起来,附近的河面上楼船画舫连成一片。随着花车的6续抵达,外面的绿地上此时也已是人群汇集,各种小吃杂耍在草地间摆开,火光延绵间敲敲打打的非常热闹。

    想要进去会场中看表演其实也简单,费用就是一朵花,进去后看见喜欢的姑娘,就能往上献,而一朵花就是一两银子,记百贯或千文。尽管江南金陵一带富庶,但对于寻常人家一两银子也已经是一笔不菲的款项。

    这次过来的人数足有两三万,但能进去的大概也就六七千人左右,其余人大概会在会场外娱乐一番,等待比试结束,或者中途便回家睡觉。试想一下,光是这六天每天入场费就几万两银子,数十万贯。

    如果按照叶尘的眼光来解构一番,这是一个贫富差距相当大的社会,比之千年后其实要大得多。不过尽管也有人抱怨不满,但大多数人却也已经习惯了太多的事情,观念想法中这样的情况才是理所当然的。

    有拖家带口的,在外面热闹的草地、河滩上与家人一同乘凉休闲,花上五贯十贯的算是奢侈一番。

    也有没钱的,单纯过来看看杂耍表演,凑凑热闹。这些人听着会场里传出来的乐声,某个姑娘得了花魁之后,也一同的稀里糊涂的欢天喜地。也不知道他们欢喜个啥。

    进去的六七千人,大半也都不是什么有钱人,穷一点的才子们想要附庸一下风雅,认识一些人,也有许多咬牙掏钱不想错过这类事情的。真正的有钱人大抵是最顶端的六七百人,估计到不了一天,他们会贡献这场盛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收入,从几十两、数百两、甚至数千两不等,偶尔也有一掷万两的豪客出现,消息传开之后,每每让金陵城里的人们津津乐道好些天。

    叶尘和柳宗阳抵达之时花车都已经进去,门口那边凭票据入场,人群熙攘,堵得厉害。拥挤的人群之中熟人挥手打招呼的声音不时响起,偶尔也有偷偷想要进去的人被赶出来的,双方骂骂咧咧,推推搡搡。

    叶尘这边早有柳宗阳准备好了票,不用排队买票,两人直接就走了进去。

    刚进去没多久,叶尘在人群里就看见了陈家的陈俊、陈峰兄弟俩,同行的还有他们的几个朋友,叶尘以前也听过,大抵是有些细微名气的才子之类。这边望过去时,那边也已经看了过来,陈俊和陈峰顿时面露惊喜,热情的带着他们的朋友走了过来,与叶尘和柳
神棍日记无弹窗
宗阳互相见了礼,认识聊了几句。如叶尘所装扮的陈青现在所拥有的名气,很给陈俊和陈峰的面子,没有冷落他的朋友。这让陈家兄弟的确是大感有面子。几句话之后,陈俊和陈峰也知道自家这位堂兄弟如今交往的人不是自己等人能够相交的,便客气几句自顾离去。

    随后,叶尘又看见了几位南唐高官的仪仗,心中与大宋官员比较了一下,心想南唐朝廷这些当官的果然更注意排场和面子。

    又过一阵,门口那边终于有了余裕,人流稍减,不过这个时候刘林轩的画舫还没有到来,叶尘便和柳宗阳一边闲聊,一边随意看看。倒是遇上了柳宗阳认识的两名才子,双方互相介绍一番,互相见了礼之后,方才一同游玩。

    十月十八号这天的会场其实比较宽,毕竟一百多位姑娘的献艺,若是在一个舞台上轮流来,要表演完都快到明天天亮了。

    参与者自围好的门口进来,先望见的会是修饰一新的庄园、酒楼等物,多数建筑是原本就有的。这里面也提供酒水茶饭,各种休憩的场所,附近山石、水滩、圆形舞台等各处布置都有不同,叶尘心想这简直像是一个仿古式主题公园。

    舞台一同设了七处,楼船水榭、茶楼舞场、河湾小楼、靠山的小栈、中央的圆形大鼓,哪位姑娘大概什么时候会在哪边表演也都有安排。通常顺序是抓阄的,但也有刻意的一些调整,譬如四大行或是公认比较红的一些姑娘,表演时间都会错开,尽量避免出现同一时间四大行在各处表演,让人不知道去看谁的情况。

    楼船画舫上下自然是姑娘们休憩的场所,场地周围也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棚子,同样也是各个青楼的地盘,得到邀请才能进去与表演者见见面。周围几个酒楼大抵文墨飘香,比较好的诗词会挂出来,为某某姑娘助威造势。要往台上献花也并非是当场往上扔,旁边自然有人做登记。

    “能得傅兄青睐,此次花魁大赛巧儿姑娘定是最有可能夺魁的。前次傅兄为巧儿姑娘所做怜幽一诗,便如佳肴珍馐,读过之后,留香数日,傅兄诗才令人钦佩,来,敬傅兄一杯。”

    天已入夜,烟花放过了,各个舞台之上的表演其实已经开始,场地之中人群聚散,去往中意的舞台看表演。而在旁边的青鹤楼上,傅若金正与几人暂作休憩。这几人中,以傅若金为,主要是喜爱香月楼的碧巧儿姑娘,傅若金这几日绞尽脑汁的为其作了几很不错的诗词,助其声势。

    实事上,单看诗词才情,傅若金是名副其实的金陵大才子。若非商人世家出身,家世相比书香门第差了一些,当能与刘林轩媲美。

    这时候几人互相吹捧几句,过得片刻,也有一位容貌俏丽的青楼女子过来打个招呼。傅若金先前也曾为她写诗,她表演已完,这时候过来答谢一番,又陪了两杯酒。她显然对傅若金也有些意思,但也知道对方如今正在追求碧巧儿,过得片刻自感没什么希望,又有其它事情要做,告辞去了。

    这青鹤楼上偶尔便有妈妈们陪着姑娘上来答谢的,也算得上热闹,第一波的热络过后,有好友倒了酒过来,说道:“让人羡慕啊,傅兄在那儿都有佳人青睐。”

    傅若金笑了笔在,微微叹了口气:“佳人青睐又如何,我青睐的佳人,可一直不曾青睐于我。”

    旁边的人知道他说的是碧巧儿,也知道后者一直守身如玉。但在四个月前,傅若金凑够了银子想要为碧巧儿赎身纳其为妾,可是后者竟然没有答应,后来又说若是正妻还可考虑,傅若金虽然喜欢碧巧儿,但一心追求仕途的他自然不会娶一位青楼女子为妻,即使是花魁也不行。实事上,碧巧儿也知道这一点,才故意那般说。此事当时在金陵才子佳人这个圈子里还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有人又聊起这件事,傅若金也是豁达,说起来也很自然,旁人纷纷钦佩,赞其拿得起放得下。他有位好友倒是知他心胸并不开阔的性格,片刻后笑着过来,低声说道:“若金,你心中恐怕不是如此想的。”

    “不如此又能如何?”傅若金淡然地与他碰了碰杯,一口喝完。

    “那碧巧儿喜欢的到底是何人,可否弄清楚了?”

    还有第三更,等我用十多分钟改一遍。诸位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