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吴越王的信心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吴越王的信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老兄弟轻轻的疯子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三人鼻孔之中很快各自爬出一只细小的古怪蛊虫,与此同时,叶尘从怀中拿出黑葫芦,放出三只黑兵蚁蛊,三只无名蛊虫顿时慌乱惊恐的就要返回三人的体内,但黑兵蚁蛊乃是蛊虫中的异种,度快如疾风,瞬息间追上三只无名蛊虫,三两下直接将其咬死吞吃了。然后这三只黑兵蚁蛊虫雀占鸠巢,钻进了三人体内。

    …………

    …………

    马车中,叶尘皱眉沉思,喻清妍静静坐在他对面。

    郑老、易老和郑老的小妾都是圣堂的核心成员,其中郑老是江南商行在金陵城的大掌柜,而易老却是江南商行在整个南唐的大掌柜。当然,真正在主宰江南商行的自然不可能是他们这样容易对付的角色。

    所以,叶尘刚才只是从他们口中知道圣堂要对吴越钱庄下手,且上面调集了大批现银的事情。但具体要如何下手,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陈家大院,从侧门进入。经过一座花园,碰见一名家丁,后者对叶尘行礼问好时,叶尘突然轻声说道:“告诉胡三光,圣堂要对吴越钱庄下手,只知道调集了巨额现银,具体有什么阴谋还不知道,让他通知吴越钱庄,并协助那边做好防范。”

    家丁神色不变,好似没有听见叶尘说的这些话,照常行过礼之后,便退了开来。

    一个多月前,叶尘和喻清妍假扮成陈青夫妇还没有来金陵之前,金陵陈家大院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或者意外的原因,先后辞退了七八名家丁、护院。如陈家这般大户,寻常下人都有固定的职司,人不在了,日常一些事情还要有人做,所以陈家又从各种渠道招买了一些家丁护院,没有人知道,这七八名新进陈家大院的家丁护院都是华夏卫府情报司的人。甚至,刚才那名家丁是情报司情报分析部部司使冯志远。

    …………

    …………

    那忆家国传播的度难以估量,总之几天之后就又开始在茶楼酒馆听人议论这些了。对于叶尘假扮的陈青,肯定他的才学并且揣摩他下诗词什么出世的讨论多了起来,在才子傅若金成为这几天金陵最大的笑柄之后,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人再说他抄词窃词,一少部分人甚至将“金陵第一才子”的赞誉扣到他的头上。当然,亦有大部分人说只一诗和一词,虽然堪称上佳,特别是那忆家国已经达到了千古绝唱的水准,但毕竟数量太少,说不定就是陈青耗费数年时间才雕琢出这两诗词。所以,大部分金陵才子还是对这位突然崛起的外来才子有着种种不服,意欲挑战比拼诗词的人大有人在。只是叶尘香月楼文会之后,便几乎不在参加诗词文会,即使有人送来请柬,也一概不理。

    不管金陵城乃至整个南唐读书人怎么看待叶尘所装扮的陈青,叶尘的出名,吸引某些人的注意和重视,从而得以拥有接触某些人机会的目标已经达到。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酵或者说力。

    忆家国在香月楼出世的第二天,南唐最大的茶商和做青楼生意的柳家的家主柳广元便在自家院子里面设宴宴请陈青,陈青夫妇情深,陈青当时说要带上自家夫人。柳广元自然不会不同意。

    当晚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除了柳广元之外,还有柳宗阳和另外两名柳家拥有秀才功名的子弟。酒过三巡,还生了一件小插曲,那位陈大才子说是有一件非常重要之事要禀报柳广元,并示意他屏退旁人。柳广元也未让柳宗阳几人回避,只是让几名下人出去,然后关上门窗。

    然后厅内安静了一会之后,便又打开,柳家几名下人并不知道叶尘告诉他们家家主什么事,或者说包厢内生了什么。反正看起来一切如常。

    这件事情对于柳家自然是最大的事情,但对于如今的叶尘来说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实事上,若非圣堂这边实在是太难对付,叶尘又拥有蛊虫可用,否则以他如今的身份,不管是谁都不会同意他亲自潜伏在南唐京师金陵城内。要知道,天下间最想杀叶尘,且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就属楼炎明和玉枫、赵光义,此外应该还有南唐国主李煜。而其中楼炎明和李煜正是这金陵城乃至整个南唐的主宰。试想一下,叶尘的身份若是暴露,面临他的将会是整个南唐朝廷武装力量和弥勒教所有高手的围杀。即使华夏卫府这些天在金
位面婚介所无弹窗
陵城乃至南唐境内做了一些安排,甚至玉道香不顾他亲哥哥契丹皇帝的病情再拖一两个月,自己选择留下,也正是担心这一点。

    …………

    …………

    悄然之间,在寻常人看不见的地方,整个江南商界一些领域中正在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今日在柳家麾下一家青楼中,柳宗阳请叶尘过来玩乐。后来在青楼中柳宗阳碰见几名朋友,便邀请一起进了包厢之中。

    不管整个青楼中以各种身份进了多少人,此时这间外面五丈之内没有任何人接近的包厢中,除了叶尘和柳宗阳之外,还有两人————胡三光和一名师爷打扮的中年书生。这名中年书生名叫苏曾书,是华夏卫府南府司使刘金元的心腹。也是原来大江帮的师爷,智囊般的人物,是个人才。叶尘要在江南做一件大事,怎么能够离得了南府。实事上,这些天南府在刘金元的带领下,已经悄悄的做了不少布置。刘金元要坐镇大江帮,苏曾书便是负责传达叶尘命令,以及与胡三光联络的人。

    胡三光看了一眼刚才将他们带进来看柳宗阳,知道这一位估计已经被总司使大人控制,至于隔墙有耳,被人偷听什么的,他相信只要总司使大人的耳朵在这里,即使楼炎明想无声无息的接近五丈之内都不可能。这样想着,胡三光不再有任何顾忌,低声说道:“大人,最近关于吴越钱庄有两件异常之事。第一,九月中旬以来,江南各地豪商粮绅中向吴越钱庄存现银的人逐日增多,若单看几日还不算什么,只能说是巧合,但时至今日连着半个月每天都有各种各样身份的人去吴越钱庄存现银。至今吴越钱庄各分店存银加起来已经有一百五十万两银子。第二,吴越钱庄背后几家大商行都因为各种原因出现了颇为严重的问题,都需要大批银子去救急。”

    叶尘眉头微皱,说道:“吴越钱庄那边是什么反应?”

    胡三光连忙从怀中拿出一份密函,交给叶尘,并说道:“属下正要向大人禀报此事,前些天大人让属下传信给吴越钱庄那边之后第三天,吴越王那里便派人给大人送来一份密函。”

    叶尘心中好奇,当场打开密函看了起来。

    没有任何问候和叙旧的话,只见内容这样写着:根据叶兄让华夏卫府这些天送来的情报,小弟已经知道那江南钱庄和江南商行欲行之事。若是事先没有叶兄情报提醒,此次吴越钱庄和家中留下的那些生意多半是要遭受灭顶之灾。但如今幸得叶兄帮助,已经猜到对方阴谋,小弟却是有把握应付眼前难关。商场虽然如战场,但在钱庄与经商这方面,叶兄不如小弟,所以叶兄只要帮小弟两件事情就行了。第一,让华夏卫府帮忙将打探到的情报在第一时间内传给小弟。第二,叶兄在半个月内帮小弟筹集一百万两银子,并达到杭州城。最后,叶兄若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将圣堂的一些核心情报打探到,且又有能力在金陵城外大江之中从圣堂手中抢到东西。那小弟就有七成把握,让叶兄这一百万两银子变成三百万两银子。当然,叶兄能否在南唐水师和弥勒教高手的围追堵截之下,将这三百万两银子带回去,那就不是小弟操心的事情了…………

    叶尘看完密函之后,眸中精光闪动,沉思不语。

    他此次利用自己假死时机,潜入南唐腹地,在李煜和楼炎明的眼皮子低下金陵城中行事,却是有着最低目的和最大目的。最低目的就一个————从掌控江南商行和钱庄的圣堂某个大人物的口中,或者通过江南商行银钱流动或者生意往来,找出大宋境内与圣堂有瓜葛的那些大势力或者大人物。然后回去之后,将这些人一网打尽。而最大的目的就是看能否重创江南商行和江南钱庄,毁去圣堂展壮大的根基。

    钱志尹拥有很高的经商天赋,这一点叶尘是知道的。所以,对于钱志尹在信中所体现出来的信心,叶尘没有怀疑。更何况正如钱志尹在信中所说,若是在不知道圣堂这边目的情况下,猝不及防之下,吴越钱庄定会被重创,甚至遭受灭顶之灾,但如今已经知道对方的大体计划,以钱志尹和吴越钱庄的底蕴,再加上华夏卫府和自己这边在第一时间内帮其打探的情报,他相信

    钱志尹说到就能够做得到。

    ……………………

    第二更更的晚了,看见有人催更骂娘了,非常抱歉。也不好意思求捧场和求各种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