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韩可儿生娃(下)

第四百一十七章 韩可儿生娃(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那年那天的我’、‘书友30005139’、‘书友20470683’、‘滕迪’、‘我似任公子’‘至尊邪龙’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135%7924*6810

    实事上,若不是钱乙之前进去,以‘保住叶尘唯一的血脉为重’的道理对韩可儿进行了一番开导,韩可儿此时恐怕正是万念俱灰的时候,哪有什么精神生孩子,若真是那样,在这个没有能力刨腹产的年代,那就是一尸两命。不过,现在韩可儿能够发出如此明显在发力生娃的叫声,钱乙反而是长松了口气。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韩可儿依然在叫,很明显,她的声音无力了好多,明显已经疲惫了,三个小时似乎耗尽了她的精力,都说头胎难生,难也不能难到这个地步。

    稳婆走了出来,赵德芳想起前一段时间跟着寇准在茶楼听过的说书人讲的故事中情节,猛得站起来,顿时眼睛都红了,心想如果老太婆说一句‘要大人,还是要孩子’的话,自己该怎么办。按理说肯定是要孩子的,毕竟在除了叶尘本人之外的所有人眼中,叶尘的这位出身卑微的小妾的命是远远无法和叶尘唯一的骨血相比的。相信除了叶尘本人之外,包括韩可儿自己在内,任何一人都会选择要孩子。

    但实事上,稳婆出来就没有理会赵德芳和钱乙,而是从一名宫女手中接过提前准备好的参汤端了进去。

    钱乙看赵德芳的脸色难看的吓人,知道这位小皇子可能担忧过度,便在旁边解释道:“殿下,这参汤是宫中生孩子都要准备的一个程序,为的就是给产妇在生产过程中补充体力的。”

    赵德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密汗水,长长呼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缓缓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先前他派去抓那两个宫女的太监脸色凝重的从殿外匆匆走了进来,对赵德芳说道:“殿下,小人该死,小人带着几名侍卫找到那两个送药的宫女时,她们………她们已经上吊自杀了。”

    赵德芳脸色微变,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得三个稳婆在产房内一起欢叫起来:“生了!”

    产房中,一个稳婆手里抱着一团红红的软.肉,另一个拿起烈酒煮过的剪刀剪断了脐带,剩下的一个稳婆把连接着孩子的那一节脐带用细麻绳牢牢的绑了起来。还倒拎着叶尘的丫头,在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只听一阵响亮的哭声响了起来,孩子嘴里还不停的往外流着羊水。真正在稳婆这个行业中技艺精湛的人都知道,将新生儿倒着扇屁股,除了让新生儿在第一时间哭出来之外,也是为了让新生儿将嘴中羊水吐出来。

    先不管产房外赵德芳心中的先惊怒后喜悦,产房中脸色苍白的韩可儿支起头,流着泪紧张得问道:“是男是女?”

    稳婆连忙笑着回答:“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生的是一位小郡主!”

    韩可儿本来苍白的脸色顿时更加惨白,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痛哭道:“叶郎!妾身不争气啊………没能给你生个儿子出来,妾身对不起你啊…………”

    这句痛呼刚说完,韩可儿头一歪便晕了过去。产房中顿时一阵惊呼和手忙脚乱。外面钱乙听到动静,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冲了进去。

    …………

    …………

    之前,韩可儿羊水破了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便传到了华夏卫府,李君浩、许方义、白沧海当时便来见鬼医。

    一个月前,鬼医答应了给叶尘传话的李君浩,暂时接替喻清妍的武器司,暂任武器司司使,然后移身至华夏卫府坐镇之后,便几乎从来不出喻清妍那间宽阔奢华的有些夸张的工作试验室。

    李君浩三人见到鬼医行了晚辈礼之后,许方义说道:“前辈,夫人此时在生产,只是比前辈所说的生产日子提前了十多天。”

    鬼医眉头一皱,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君浩眸中一片冰寒,心中的杀机已经滔天,说道:“有人故意在夫人面前说大人已经遇害,夫人受到刺激,羊水破了。所以提前生产了。”

    鬼医叹了口气,说道:“十多天不影响什么,何况宫中有钱乙那老匹夫在,再加上可儿那丫头自怀孕以来,清妍便亲自给她定下各种膳食调理,身体远强健于寻常产妇。当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们不用太担心。”

    三人闻言,顿时长松了口气,但眸中的杀机却没有丝毫减弱,白沧海冷冷的说道:“既然已经确定大人小孩不会有事。现在还等什么,许方义你还不带着你们情报司将这件事情查清楚,然后我亲自带人将他们全部杀了。”

    许方义点头表示深以为然,但人却没有动,看着李君浩和鬼医。

    李君浩说道:“自然要
闲巫在都市sodu
近快查清楚是何人敢打大人血脉至亲的主意,只是现在便动手?还是等大人回来之后自己动手………我看还是等查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再说。毕竟,你们也应该能想到,能做这事的,或者说有能力做这事的,朝廷上下也就那几个人。大人不在,我们若是不想造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并且,我隐隐觉得,是有人故意逼着我们动手大开杀戒,从而让陛下对我们生出戒心和忌惮之意。当然,陛下知道大人还活着,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所以,我认为我们暂且稍安勿躁,等大人从江南回来再出手不迟。不过,大人不在,我们正面不能对他们动手,但他们的爪牙心腹倒是可以动一动的。也顺便让那几位知道,即使大人不在,我们华夏卫府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白沧海还是感觉有些不甘,说道:“怎么动手?”

    李君浩说道:“水库修建贪污一案犯事的那十二名官员证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另外我们监察司这些天已经搜集到朝中和地方上贪脏枉法之事证据的官员也有九人,我待会就安排人将他们全抓了,然后证据上呈至陛下那里,再将犯官交由大理寺审理。”

    白沧海没有再说什么。

    鬼医想了一下,说道:“老夫看那狗屁皇帝的皇宫也不安全,我看你们还是想办法将可儿和叶尘那小子的女儿早点接出来,叶府有两百黑骑和三百华夏卫拼死守护,又有水儿那丫头带着老夫训练出来的五十名毒卫贴身保护,关键时刻还可退入半死迷宫之内。在这开封城内,足可保万万一失。”

    李君浩点头称是。

    …………

    …………

    叶尘小妾生了一个女儿的消息从皇宫中传出,与叶尘关系亲密,且不知道叶尘还活着的曹彬、王超、罗耀顺、曹玮、虎子、水儿、扬延平、展熊武等人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委实替叶尘感到可惜。毕竟儿子和女儿完全是两种概念。第一,这个时代华夏人对血脉的传承看得极为重要。第二,若是儿子那就可以世袭叶尘的爵位,后人世代公侯,尊享荣华富贵,而女人就一代而终了。

    相反的,与叶尘有仇怨的一些人,则是拍手称快。

    当然,大多数的人则是在第一时间内派人给叶府送了一份重礼。毕竟在他们眼中叶尘虽然死了,但是谁若是对叶府不够尊重,便有可能会得罪华夏卫府。要知道,当今宋国,对于官员勋贵来说,得罪华夏卫府的严重程度已经隐隐超过得罪宰相赵普和晋王赵光义。只因华夏卫府有监察司的存在。

    …………

    …………

    时间已近深秋,冬日将至。

    这一天早上,叶尘和往常一样,与那郑老在秦淮河边上下棋。结束之时,郑老邀请叶尘晚上去他家吃饭,叶尘随口说道:“可否带家眷?”

    郑老笑着说道:“既然是家宴,自然可带家眷。”

    叶尘笑了笑,心想这边目标人物并非主要,也该结束了。

    随着叶尘那两首上诗词在金陵传开,陈青之名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金陵读书人的圈子。也成为金陵为数不多大才子中的一个。也因此,让叶尘夫妇在陈家的地位提高了不少,甚至陈老太公发话,陈青大伯陈广元亲自给叶尘送来了五百两银子,作为叶尘平时应酬之用。

    喻清妍这几天心情很好,因为玉道香自那晚上之后,便又消失不见了,她又可以和叶尘过那同处一室且同的小日子了。

    下午无事,喻清妍简单做了一些准备之后,两人便赶在晚饭前,来到了郑老家中。

    一切都在叶尘的预料和计划之中。二人到郑老家时,那位目标人物易老果然也已经来了。

    饭菜还没上,酒水也没有打开,甚至刚刚进郑家客厅,更不等二位圣堂核心成员说一些要拉拢叶尘的话,叶尘便很没有耐心的对喻清妍说道:“可以开始了。”

    喻清妍微微一笑,也不见她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两位正自发愣的老者连同旁边郑老的小妾便身体摇晃的晕了过去。

    喻清妍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牛皮袋,从中拿出一套银针,玉手挥动中,银光闪动,两男一女脑袋上便各自插了五根银针。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

    最近想在江南展开一场别开生面古代商战和金融大战,但是这方面是第一次写,自己也不没有做过生意,经验资料少了些,虽然查了一些资料,但写出来回头一看,总感觉不满意。今天写了七千多字,感觉不满意又删除了三千多字。头疼得不行,这会写不了了,实在抱歉,所以现在只能先发一更,等起之后,养好精神,再写下一更。不过,我保证至少有两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