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韩可儿生娃(上)

第四百一十六章 韩可儿生娃(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搁下了笔,柳宗阳将那宣纸小心地拿起来晃了晃,轻轻的吹了吹,再仔细看了一遍方才递给旁边的一名才子。8181然后,他看着叶尘,神色欣喜,但目光难言地叹了口气,随后退了一步,向叶尘做了个揖。

    这首词能引起广泛的共鸣,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结句以富有感染力和象征性的比喻,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明确写出其愁思的真实内涵怀念昔日生活,而仅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人们就很容易从中取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已类似的情感。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愁思,人们的愁思虽然内涵各异,却都可以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由于“形象往往大于思想”,此词便能在广泛的范围内产生共鸣而得以千古传诵了。

    如此巨大的冲击力难以言喻。在座的众人中有人还在揣摩,有人明白过来,也只是隐隐叹息,目光复杂。里面雕栏玉彻以陈青的身份说出来有些夸张,但这份意境放在眼下,还是能够说得过去的。

    当然也有几人第一时间注意着旁人的动静,例如傅若金,便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边碧巧儿和韩文博、刘林轩的神色变化。他方才说了那些话,这时候被一首词直接打成笑柄,当然眼下没什么人有心思理会他,但一时间也有些愤懑难言,毕竟方才说起来是他与叶尘在对峙。片刻之后,忍不住说道:“这首词定是你…………想了好多天精雕细琢而成。”

    叶尘对傅若金这等人原本就是什么感想都没有,这时候听他出声,看他三四息,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傅兄认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傅兄即使说在下这首词是抄袭的,在下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傅若金愣了愣:“你……你…………”‘你’了半天,最终却已是无话可说。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叶尘,两人对话,傅若金语调稍高,但叶尘却是淡然开口,所有人都听在耳中,顿时感觉高下立判。一个淡定从容,一个气急败坏。傅若金一脸错愕,还没说话,叶尘朝主坐之上韩文博和刘林轩行了一礼,后者二人客气的回礼,然后叶尘又向周围拱了拱手:“在下刚才弄脏弄湿了衣服,外面的污秽虽然清理了,但里面还潮湿,委实有些难受,这就告辞回家沐浴换衣了,抱歉!再会。”

    众人纷纷拱手行礼,有不少人道:“陈兄有事速去便是。”或者“无妨无妨。”

    这边傅若金瞪了瞪眼睛:“你…………”话音才出,叶尘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出要说点什么的样子,周围柳宗阳等人都凝起神来听着,三四息后,只听得叶尘说道:“嫉妒之心是魔鬼。”

    这话没有真的压低声音。叶尘一本正经地说完,点点头转身离去,傅若金脸上一时间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看着叶尘消失在走廊之上。

    场面一时间有些安静,旁人暂时找不出多少话题,刘林轩看看那词语,开口笑道:“今日此词一出,我等此时怕是也不太好再写了。”

    韩文博点了点头,弹弹那张传到他手中的宣纸,对旁边眼眸大亮的刘林轩叹道:“好词…………刘世叔前几日在那柳舫诗会上果然没有看错人。”

    刘林轩点头道:“拥有如此大才,又与宋国拥有深仇大恨,当结交一番,为我唐国朝廷所用。”

    …………

    …………

    叶黄秋末,九月十七日。

    今天对于那些身在开封,与叶尘交好,且不知道叶尘还活着的人来说,是个让他们很关注的日子。因为皇宫中刚刚传出消息,祥符郡王叶尘唯一的骨血要在皇宫中出生了。

    叶尘的三位弟子水儿、虎子和小皇子赵德芳,以及曹彬、王超、罗耀顺、曹玮、展熊武、扬廷军等人,一直都关注着皇宫中那位出身江南扬州小渔村的小妾。

    而知道叶尘还活着的大宋天子赵匡胤、李君浩、白沧海、许方义等人心情和上面那些人不同,但同样关心着。

    而其他官员、勋贵、豪商得到消息后,没有太过关注,但却开始准备礼物。叶尘虽然死了,但华夏卫府依然存在,冲着华夏卫府那些司使、部司使的面子,没有人敢怠慢叶家后人。

    皇宫某座宫殿中。

    韩可儿今日羊水破了。在天子和小皇子赵德芳的再三关注之下,皇宫中的忙碌和重视,已经不亚于一位皇子或者公主的出生。

    产房在宫殿的北屋,一间吸收日头精华最充足的房间,整间屋子都被烈酒齐齐的抹擦过四五遍,床单都是新麻布,用开水煮过,放在日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sodu
头下面晒干。这些消毒方法在去年便从叶尘一手建立的禁军医院传开,早已得到了包括皇宫御医在内的所有医者认可。

    三个稳婆是皇宫里面御用的婆婆,个个手艺精湛,在稳婆这个行业圈子里,宗师级别的牛人,据说赵德芳和永庆公主便是由他们接生的。

    开始人家还不愿意来,认为自己接生的都应该是皇子、公主,叶尘这个已经死了的郡王人家还看不上,觉得掉价,直到皇帝陛下下了旨意,小皇子又表现得那般重视,三个人才不得不来,且重视起来,做好了全力出手的准备。

    韩可儿进了产房,半天没动静,赵德芳替师傅守在殿外,小脸上有些着急和担忧。守在屋外伸长了脖子往屋子里看,当然什么都看不见。

    赵德芳想起一件事,小脸上慢慢出现愤怒和淡淡的杀机,对旁边一名负责照顾韩可儿的宫女沉声问道:“钱神医不是说离生产还有十多天么?怎么现在就要生了?“

    那宫女看小皇子口气不善,犹豫了一下,说道:“殿下,是…………夫人今天在殿外院子里晒太阳,御药房前来送安胎药的两名宫女在离开时议论…………议论祥符郡王已经死了的事情,被夫人听了去,受了刺激,然后就羊水破了,所以现在就提前生产了。”

    这宫女说完这些话时,已经全身湿透,因为她知道皇帝陛下曾经有过严令,任何人不得在韩夫人面前说起祥符郡王已经死了的事情,否则便是死罪。她说出这些话,便意味着那两名送药的宫女将要死去。

    赵德芳虽然不是很懂‘羊水破了’具体是什么含义,但毕竟出生皇族,即使年幼,但一些肮脏的事情还是听说过的。更何况,这几个月以来,他住在叶府与寇准和水儿相处,甚至参与到一些华夏卫府的具体事务中,对一些阴谋诡计也是见识过的。此时一听,顿时感觉此事是有人蓄意而为。

    “找死!”赵德芳咬牙切齿,一脸杀机的说出这两个字,然后便对旁边跟班太监说道:“去带人将那两个宫女先给我抓起来,不要让她们死了,等我禀报过父王之后,再收拾他们。”

    两名太监快步离去,赵德芳又细细想了一下这件事的经过,突然觉得这宫中未必就有叶府安全。

    宫中御医头子钱乙从屋内走出,无奈的坐在一边椅子上喘粗气,这个时代男女有别,即使是医者也不行,他刚才隔着布帘在一些方面指示了几句,结果便被三个稳婆骂了出来。

    他虽然没有替人接生过,但也知道女人生孩子就是要过鬼门关,三个稳婆自己夸下海口说,在进宫之前,各自都已经接生了一百多个孩子,出事的才五六个,是了不得的成绩。钱乙也知道这一点,三个稳婆的成绩的确了不起,官府都是有记录的,这年头生孩子,是大事,有钱的自己找技术好的稳婆,没钱的生孩子就由官家给他找稳婆,稳婆不得拒绝。每生一个孩子,都会严格的记录在案,如果有不幸夭折的,也需要记录在案,所以弄虚作假几乎不可能,因为人口增长也是官员的升迁的指标。

    如果像后世那样随意给人打胎的,会遭到严厉的处罚,罪同杀人,尤其是五代乱世以来,天下战乱不休,再加上天灾**,人丁死伤惨重,即使大宋建国十多年来百姓日子远比其它国家要过得好,但人丁还是不旺,所以天子赵匡胤对这种以药物打胎的事情深恶痛觉,虽然说孩子不落地,不算是一条人命,但赵匡胤对此种事却是特意下过旨,处罚极重。

    钱乙看小皇子脸色不是很好,便安慰道:“殿下,韩夫人相比寻常官宦人家夫人家眷身体要强健得多,孩子虽然早产了一些时日,但也不打紧,脉象有力,等一会就生了,殿下不要担心。”

    等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熬的。赵德芳并不知道叶尘还活着,所以就格外的看重师傅的这唯一血脉。

    不知道是不是先前听了叶尘已经死了的消息,韩可儿的叫声很大,并且夹杂着悲痛欲绝的哭声。

    今天为止,我儿子已经出生整整二十天了,脑子里面的淤血吸收得怎么样,就等十天之后复查之后才能知道,心中依然充满担忧,所以即使这些天很忙,但因为这个家目前实在是很缺我写小说的这点稿费,所有拼着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累得跟驴一样,加班加点坚持写着,且拼了命的尽量多写。另外,本想韩可儿生娃这个情节一笔带过的,但写到这里,想起当时我儿子出生时的坎坷和我的担忧痛苦,想了一下,便将这个细节写了出来,只是有些可惜因为情节的需要,主角不在韩可儿身边,否则定是能够将我当时心中的感受借由主角表达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