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打脸

第四百一十五章 打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来一些自持身份的人看了一眼叶尘,便转过头去,自忙自的。但傅若金这话一说,包括主座之上韩文博和刘林轩等人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刘林轩知道秦淮夜泊这首诗他父亲在前几日柳舫诗会上给过很高的评语,此时听了傅若金所言,对傅若金有些不满的同时,也以审视的目光看向叶尘,等着顶着陈青名头的叶尘开口解释,若叶尘不能证明自己这首诗是自己所作,他不介意顺手教训教训这欺名盗世之辈。

    在众目睽睽之下,叶尘没有经过多久的思考,便对傅若金说道:“傅若金!在下从无得罪于你,为何如此血口喷人?”

    傅若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冷哼一声,抱拳向主坐上韩文博和刘林轩行了一礼,朗声说道:“陈兄来到金陵已经有些时日,但至今只有这一首诗作。这对于我等来说,实在是难以置信。陈兄不妨问一下,在座诸位,凡是真正才子,谁会一个多月才作一首诗。”

    众人闻言,嗡嗡议论起来。有不少人看向叶尘时神色中已经满是鄙夷,心中生出怀疑。

    叶尘突然感觉眼前这些所谓南唐才子真的好无聊,难道他们不知道诗词这东西是应景而发,应该是抒发人心中的一些感慨、情感才是。如眼前这些所谓才子,甚至整个金陵城中的读书人这般,整天将作诗当成吃饭一样,绞尽脑汁的去作诗,那又有什么意义。或者说整天想着去作诗或许对诗词一道的发展大有好处,但对这个社会的发展,对这个国家的建设,对人们赖以生存的一些生活用品的生产出现没有丝毫贡献。往大里说,对整个人类的生产力的发展不但没有丝毫好处,反而更加加深了重文轻工、轻商的畸形现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严重影响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前进。南唐如今如此孱弱,与如今南唐重文轻武,推崇轻谈作诗写词有着直接关系。

    这样想着,叶尘叹了口气,说道:“多说无疑,傅兄不妨直说,在下如何才能证明秦淮夜泊乃是在下所作,而非抄袭。”

    傅若金眸中流露出阴谋得逞的神色,说道:“说来其实也简单,陈兄现在再作一首诗,若是依然有秦淮夜泊的水准,便可证明秦淮夜泊乃是陈兄所做。”

    叶尘讥讽道:“那傅公子不妨定题,否则在下若是再作一首好诗,傅公子又说在某处听说过。那在下可真是说不清楚了。”

    傅若金眼见叶尘神态竟然如此镇静,不由心中反而有些不安起来,心想难道这陈青真的很有诗才。但他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却是不能服软,转过头去,对主座上的韩文博和刘林轩行了一礼,说道:“韩公子和刘公子在此,哪有在下出题的资格,不如请两位公子出一题。”

    韩文博和刘林轩互相略一谦虚,最后韩文博略一沉思,说道:“刚才听人说起这位陈兄乃是原吴越国之人,只因家国被那宋国所破,所以才来我唐国金陵投靠亲人。陈兄不妨就结合自己的经历,以眼前我金陵之生活为题,抒情一首诗词,以证自己亲白。”

    “韩公子所出此题甚好。最是适何陈兄证明自己的亲白。”

    “陈兄国灭家破,经历坎坷,该是作一诗词表达心中的情感。”

    宰相公子说了题,下面众人顿时大声附和。

    叶尘一边心中感慨眼前这些人除了真正能够做实事的极少部分之外,大多数就是空上社会和国家的蛀虫。一边略一沉思,突然想起当今南唐国主,中国历史上最为顶尖诗词作家李煜在南唐被灭,被大宋大军活捉押送至开封生活一些日子后,所做得那几首传唱千古名词中的一首。不由眼睛一亮。

    叶尘记忆中那首词还正好与自己如今扮演的陈青身份契合。只是里面一些细微之处,还要修改一下才行。比如词名应该由虞美人改成忆家国。

    在众人瞩目之下,却见叶尘直接走到旁边一张矮几前,拿起了毛笔。这聚会本就是文会,笔墨纸砚随处都有,矮几那边原本还有一个人坐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笑脸,这时候微微僵住,叶尘没有理他,将毛笔笔锋浸入墨汁当中,停顿了四五息时间。

    他目光穿过众人,朝傅若金看了一眼,毛笔在墨汁中浸了十数息,朝宣纸落下:“也好,这些天经历国灭家破,虽然在金陵生活并不差,但终是有些感慨的。傅兄既然有如此盛意,韩公子和刘公子又给在下机会,在下也不敢藏拙,献丑!”

    话
天神诀全文阅读
音一落,毛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写起来,但毕竟不是钢笔字,即便以狂草挥毫,叶尘写得也不算快,柳宗阳有些担忧的在旁边看着,片刻后,帮忙将写了的字念出来。

    “忆家国…………”

    他的语气清朗,整个厅堂内都听得清清楚楚,又过得片刻,观看的容色与站姿都变得正式起来,复读道:“春花秋月……何时了………”

    这忆家国的第一句,大气铺开!

    傅若金瞬间变了脸色…………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香月楼二层厅堂,柳宗阳清朗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旁边的案几上,叶尘刷刷刷的举笔疾书,只这第一句词出,便有许多人脸色变了些,有的凝神肃容,仔细等待下句,有的则皱起了眉头,心头泛起不好的感觉来。

    在座众人之中,对于柳宗阳和刘林轩来说,自然是希望叶尘拥有真才实学,前者是因为从柳家利益考虑,后者却是因为其父亲刘瑾瑜名声。

    但傅若金却是因为有前几日柳舫诗会上叶尘抢了他的风头,而心生怨恨与嫉妒,所以今天才故意刁难叶尘。要知道,他前几日提前得知户部侍郎刘瑾瑜会参加柳舫诗会,特意待在屋中半个月时间,才精心雕琢出那首秦淮晚眺,以期望能够受到刘瑾瑜的亲睐,那样的话对他来说将是人生一次大转折,不说前途无量,但也大有前途。

    实事上,当时在叶尘的秦淮夜泊出现之前,他的那首秦淮晚眺的确出了风头,刘瑾瑜也给了很不错的评语。可是紧接着叶尘的秦淮夜泊一出现,顿时使秦淮晚眺变得暗淡无光,刘瑾瑜很快就将他忘到了一边。

    这算是叶尘无意中坏了傅若金的好事,结了仇。而紧接着柳家又高俸聘请叶尘同为柳家子弟的客卿老师,这让他感觉到了浓浓的威胁。

    叶尘自柳舫诗会之后,行事低调,不与太多人来往,无懈可击。但今晚这下确实是个好机会,傅若金之前在楼下看见叶尘也来时,只是想了想,立刻便做了决定,在他看来,叶尘就算不是抄别人的诗,但以其来到金陵一个月才写了一首诗,那首秦淮夜泊也多半是之前精雕细琢了好多天才成型。可见叶尘是那种细工出慢活的性子。现场怀疑挑拨,出题让他作一首诗词,他便根本推不过去,再加上周围这么多的文人。俗话说文人相轻,你一个新来的,柳舫诗会上一首诗就盖过所有人风头,此后就什么动静都没有,谁会真的服你?

    然而,这第一句词句的出现,傅若金已然明白,在他布局到最得意的时候,被反将一军了。

    太干脆了。

    纵然着眼点或许不同,但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叶尘这样从容的态度,只能证明他在这方面不会有问题。第一句词的出现,旁人都还来不及真正揣摩它,当然,单句顶多能说无可挑剔,也不能说好或不好,然而当片刻之后柳宗阳念出“小楼昨夜又东风”时,这词句的最初轮廓,就已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大气而瑰丽的气象,随着这词句的成型,铺展开去。

    刷刷刷。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傅若金微微张着嘴,表情讶然,脸色僵硬的说不出话来。整个大厅都是一片静寂的,有人在复读这首词,外面的喧闹声传了进来。

    如果说前几日那首秦淮夜泊的是循序渐进,从平淡起手,以毫不令人感到突兀的高超手法拓开整个秦淮夜景的清逸隽永的大气象,那么眼前这首刺,便从起手就是毫不含糊的大开大阖,如同泼墨山水,狂草疾书,从一开始就用最瑰丽的笔调展开气象。抒发了作者亡国家破后顿感生命落空的悲哀。全词语言明净、凝练、优美、清新,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音调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始终,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应,展示在众人眼前。

    这大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肃然,叶尘最后落笔之后,安静中有人叹息出来:“好啊…………”,厅堂那边的香月楼花魁碧巧儿早已听得眼中异彩涟涟,只是想起自己的身份,轻轻咬了咬下唇。

    最近写得很累,求捧场,求月票!寻找安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