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太一真经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太一真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更的有些晚了,不好意思。

    这个夜里金陵城中6续生的一切,自然在叶尘预知之中。不过,他提前退场,却并非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实是因为看见了那道梦魂牵绕的身影。

    时间过了亥时后世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叶尘和喻清妍的卧室之中。一男两女,还没有睡。

    叶尘一脸尴尬,喻清妍羞红着脸,低着头始终不语。今晚上刚刚出现的绝色女子却是有些恼怒。她恼怒的自然是叶尘竟然和喻清妍已经同屋同床。更准确的说是喻清妍竟然在她之前与叶尘已经同屋同床。

    她就这样恼怒着,但却无法将恼怒的话说出口,只能这样瞪着叶尘。

    这女子自然便是原来圣堂的圣女,玉老魔之女玉道香,如今契丹的皓月公主。当然,她自始至终都是叶尘的小妾,只是二人不管是真正意义上的,还是如叶尘和喻清妍这些天这样还未突破那层关系的同房同床,玉道香都没有走到那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玉道香说道:“两件事情。第一,给你带来了太一真经的下半卷,与你从陈景元那里得到的太一真经上半卷合起来修炼,可治好你丹田的问题。第二,我要带喻清妍去契丹。”

    关于修炼太一真经能够治好自己丹田的事情,叶尘在钱月禅那里就已经听说过,所以不意外,但玉道香竟然给他带来了下半部,却是让他大吃一惊。要知道这太一真经的下半卷可是一直在太平教张无梦手中。玉道香这一年多以来,虽然实力提升迅,但依然不是张无梦的对手,更何况她如今没有了圣堂的帮助,单枪匹马又怎么可能从张无梦中手中将这半步太一真经抢过来。对此叶尘很疑惑。

    紧接着他听到玉道香所说第二件事情,先是想到玉道香因为喻清妍和自己同室同床而生气,所以想将喻清妍带得远远的。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以玉道香的性格,将喻清妍直接杀死或许还有一定可能,但大费周章的带到契丹去,那绝对是不会去做的。

    叶尘突然想起这些天从华夏卫府北府传过来有关契丹皇宫中的一些情报。其中提到契丹萧皇后为了给契丹皇帝治病,派出大量人手,南下中原,甚至不远千里前往江南寻找名医。还有北府司使,已经由吴姓改为萧姓的萧秀明在密报中提到过,玉道香是当今萧太后失散十八年的女儿皓月公主。这件事情牵扯极大,叶尘给任何人都没有说,并且严令萧秀明不可透露此消息给别人的同时,要尽可能动用北府力量,不要让大宋朝廷中的人知道契丹皓月公主便是叶尘小妾玉道香。

    想起这些事情,叶尘心中恍然,已经大体推测出玉道香是如何拿到这半部太一真经的。同时也隐隐猜测玉道香带喻清妍北上契丹,多半是要给契丹皇帝,玉道香的哥哥看病的。

    果然,不等叶尘继续推测,也不理会喻清妍脸色大变中胡思乱想,玉道香没好气的瞪了二人一眼,说道:“能从张无梦手中拿到这半部太一真经,是以治好契丹皇帝的病为条件的。鬼医肯定是请不动的,所以只能让喻清妍跟我去契丹给契丹皇帝治病。”

    叶尘听玉道香话语中并没有称契丹皇帝为哥哥,不由长松了口气,知道玉道香或许已经认同了突然多出来的哥哥母亲,但却是不会长期当那契丹皓月公主的。

    …………

    …………

    叶尘那秦淮夜泊在柳舫诗会上大出风头的消息还没有传开,黑夜里的陈家大院里灯火星星点点,但却和平常一样一片安静,由于叶尘的小院另有院墙相隔,且平日间也不会过来什么人。丫鬟楚楚那边,喻清妍也特意交待不要让二楼。所以二楼一男两女独处一室,并不担心有心人会注意到什么。

    “今晚上我和叶郎睡。”玉道香说道。

    “喔!”叶尘有些茫然的答应一声。喻清妍抬头看了一眼叶尘,开始换新的被褥床单。

    玉道香自然不是寻常女人,之前因为她的父亲玉老魔等各种原因,她一直没有和叶尘同房,如今玉老魔死了,再加上去了一趟契丹认了母亲和哥哥,前些天在一线峰又差点与叶尘生离死别。这短短数月时间中各种经历,已经让她一些想法和观念生了巨大变化。再加上今晚来见叶尘之后,看到叶尘和喻清妍竟然同房、同床一个月,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所以,将那两件要做的事情交待清楚,将太一真经拿出后,终于不顾少女的矜持,说出
武御圣帝笔趣阁
了上面那句话。

    只是玉道香虽然故作平静,甚至显得有些轻描淡写,但目光如炬的叶尘依然现玉道香雪白的脖颈嫣红片片,说那句话时,身体也绷得有些紧。

    玉道香虽然不是寻常女子,但毕竟只是十八岁少女,可以想见,不管表面上表现得多么平常,但说出刚才那句话,心中定是已经羞得不行。

    喻清妍收拾完床铺之后,便一声不吭的出了卧室。卧室外间也要床铺,本是贴身丫鬟住的,小院唯一的一名丫鬟楚楚在楼下住,所以一直困着。这个时候刚好喻清妍可以用来睡觉。

    不提喻清妍在外间心中是何种复杂的心情,能否睡得着。屋内二人自是不会立刻就脱衣睡觉。

    书房中,叶尘坐在桌前,双眉微皱,正在看着那一个古朴的小册子。玉道香坐着对角那面,手里拿着另一本小册子在看,面色凝重。

    长久的沉默之后,二人极有默契地同时抬头,神色中都有凝重之意。

    终究还是叶尘先开的口:“玉儿,好像有些不对,这太一真经的上下两部不好修炼。”

    玉道香摇了摇头:“不是好像,也不是有些,这两门功法,完全相逆,根本无法练下去。”

    此时他们两个人手里拿的小册子,却是天下间极为珍贵的东西。正是太一真经上下卷。

    这上下两卷之前分别被太一道陈景元和太平教张无梦所有,而这两人则是这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半步先天强者。

    据说若是有人能够将太一真经上下两卷同时修炼所成,就会白日飞升。

    叶尘当然知道这是荒诞不经的传言,从来没有相信过。若是能晋升到先天境界,他还觉得稍微靠谱一些。只是,自从听了钱月禅死前给他所说有关先天境界的一些感悟之后,他也不认为单凭一部功法就可让人晋升至先天境界。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门功法本身,依然是天下武道修行者们狂热追求地妙诀。若是传出去,定是能够引起天下江湖武林一番血雨腥风。

    只是这一对年轻人在夜里就着灯光研究了半天,最后却得出了有些令人垂头丧气的结论。

    明明是同一种功法的上下卷,但里面内容的风格完全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而且隐隐相冲。

    二人对看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半响之后,叶尘挑眉说道:“不对,钱月禅说太一真经能够治好我的丹田,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喔!对了,玉儿你是从何处听说太一真经可以治好我的丹田?”

    “我以前听父亲说过,太一真经可治一切丹田之伤。”玉道香轻声说道,她本以为这太一真经可治好叶尘的丹田,可是没想到这上下卷竟然互相冲突,此时心中难免再次替叶尘担忧起来。又紧蹙秀眉道:“这太一真经功法怎么如此怪异,世上哪有这种完全阴阳两种极端属性真气修炼功法。”

    叶尘忽而翻开其中一页,眼中骤现笑意:“别急着感叹………这上面不是还写着双修之法吗?”

    玉道香皱眉说道:“性命双修,何为性命?本乎天者,谓之命,率乎己者,谓之性,以神为性,以心为命,神不内守,则性为心意所摇,心不内固,则命为声色所夺,不亡情,不化道,去而复回谓之反…………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可是你如何练得?你整日周旋于华夏卫府差事和官场之上,哪里能找到离声色之境。哼!我…………我大可陪你双修,但以你现在的心境状态,肯定是要走火入魔的。”

    叶尘皱眉一想,摇了摇头,心想的确如此。便将这个诱人的念头暂时抛到了一边。

    “我再看看你的丹田经脉。”玉道香沉思半响之后,轻声说道。

    叶尘沉默地点点头,内观之术虽然细微,但有时候总是旁观者清,尤其是像玉道香这种境界的人,更是容易现问题所在,以自己高妙的学识,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法。

    玉道香走到他的身后,也不见她怎么做势运功,那只右手便自然地贴到了叶尘地后背俞门穴上。

    书房内一阵无由风起,案上灯光忽明忽暗,空气里骤然出现了一阵极为柔顺的力量波动。

    玉道香闭着双眼,将体内的真气小心翼翼地传送到叶尘的体内,察看着他的丹田伤势。

    待会还有一更,兄弟们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