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四百零九章 秦淮夜泊

第四百零九章 秦淮夜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张谦抓住机会让陈家兄弟丢面子。老实说,张谦的这表演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效果却不会打折扣,若是继续这样说下去,陈家兄弟做不出诗,保不定明天这些小圈子里就会传上一阵陈家兄弟有辱斯文,或者陈家满院铜臭的言论。

    “要写诗啊!不如让我现在想一想,做一首诗。”一直没有说话,一脸老实跟班样子的叶尘,突然说话了。

    “这位是…………”柳宗阳适时问道。

    陈峰介绍道:“柳世叔!这是我堂弟陈青,一个月前刚从苏州来到金陵。”

    “幸会幸会!”柳宗阳客气的拱手道。

    叶尘回礼道:“柳世叔客气了。”

    张谦说道:“原来是苏州来的陈兄,陈兄刚说要现场作诗,现在可以开始了。拿出来与大家观摩一番。哦!陈兄不要忘了,今晚的题目是以这秦淮河景为主。”

    他一片惊喜坦荡的样子,实际上心中早已笑开花,陈家与他们张家说是宿敌也不为过,陈家一举一动都被他们注意着,陈家从苏州来了位傻里傻气的亲戚投奔,他怎么会不知道。并且陈青是什么才学他早就打听过了,读这么多年书,诗是能写的,但写出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从刚才陈峰、陈俊和这位陈青三人神色变化上就可看出,显然陈青是被自己所说的话挤兑的没办法才逼不得已站出来作诗。如果将一首差劲的诗作真拿出来给大家“品评”了,会有什么效果,只会丢人现眼而已。

    叶尘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晚生就献丑了。”

    柳宗阳笑着道:“陈兄弟请!”

    张谦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见叶尘直接走到旁边一张矮几前,拿起了毛笔。这样的诗会,笔墨纸砚随处都有,叶尘将毛笔笔锋浸入墨汁当中,停顿了四五息时间。

    陈峰和陈俊听了张谦的话脸色正难看,但这时候见自家这位秀才堂弟的从容淡定的神色表情,心中有了期待,和神色一凝的张谦等人跟了上来。

    毛笔在墨汁中浸了两息,朝宣纸落下,叶尘同时说道:“也好,诸位既然如此盛意,小弟也不敢藏拙,献丑了!嗯!今日晚生便以今晚秦淮河所见所闻为题,赋诗一首。”

    这样说着,毛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写起来,叶尘虽然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在喻清妍的监督下,苦练毛笔字,有所小成,但毕竟不是钢笔字,即便以狂草挥毫,写得也不算快,柳宗阳在旁边看着,片刻后,帮忙将写了的字念出来。

    “秦淮…………夜泊…………”

    他的语气清朗,整个船舫内都听得清清楚楚,又过得片刻,观看的容色与站姿都变得正式起来,复读道:“官柳……动秋条,秦淮……生暮潮。”

    这秦淮夜泊的第一句,大气铺开!

    张谦和柳宗阳瞬间变了脸色……

    柳宗阳清朗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旁边的案几上,叶尘刷刷刷的举笔疾书,只这第一句年出,便有许多人脸色变了些,有的凝神肃容,仔细等待下句,张谦则皱起了眉头,心头泛起不好的感觉来。而陈峰和陈俊兄弟二人虽然没什么诗才,但鉴赏能力还是有的,互视一眼,眸中充满惊喜和复杂之色。

    第一句诗的出现,旁人都还来不及真正揣摩它,当然,单句顶多能说无可挑剔,也不能说好或不好,然而当片刻之后柳宗阳念后面的内容时,这首诗句的最初轮廓,就已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大气而瑰丽的气象,随着这词句的成型,铺展开去。

    刷刷刷。

    “楼台……见新月,灯火……上双桥。”

    “隔岸……开朱箔,临风……弄紫箫。”

    “谁怜……远游子,心旆……正摇摇。”

    在场众人中品鉴诗词的水平还是不错的,此首五言律诗,已将整个秦淮夜景描写得淋漓尽致,生动形象的将整个秦淮夜景用语言写了出来,念出这首诗,听的人不禁然的一副秦淮河夜景便呈现在自己脑海之中。

    此时先是鸦雀无声,然后便是窃窃私语。

    叶尘收笔,仔细看了几眼,对自己今天的毛笔字感觉很满意,至于内容反正是抄的在北宋初期之后传送近千年的好诗,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的。他随手拿起宣纸,吹了一口气,转头说道:“请柳阳世叔点评…………”

    柳宗阳此时再看向叶尘的神色表情,已经和刚才大为不同,依然很客气,但双
丑妻家中宝sodu
眸中却多了一份重视和惊疑。

    他手上接过写有诗词的宣纸,又反复看了几遍,心中已在想着到底该用怎样的评价。

    烟火升腾,旁人等待着他的第一句评语,张谦脸上的儒雅微笑,温文谦恭早已荡然无存,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很想说这首诗是陈青抄的,但一想自己先前所作之诗也是买别人的。最主要的是,眼前这首《秦淮夜泊》的水准实在是太高了点,这样的诗有谁会拿出去卖?

    陈峰和陈俊看了张谦一眼,脸上满是出了一口恶气的舒爽,但目光落回柳宗阳手中的纸笺上,再看向自家这位堂弟。灯火明灭间,二人眸光复杂难言…………

    陈峰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一个多月前,舍弟陈青家中遭遇不幸,被宋国朝廷强占吴越之后,家产被抢夺一空,我那二叔一家除青弟夫妇之外,全部被宋国朝廷害死。”

    陈峰这句话一说,众人再看向这首《秦淮夜泊》中最后一句诗‘谁怜远游子,心旆正摇摇’时,却是心中一震,更加觉得这首诗意境之深远,还在他们刚才所想之上。

    …………

    …………

    柳舫诗会的八船连舫分为一主七副,主舫大小是其它七个副舫的三倍,里面的歌姬更漂亮,酒水瓜果吃食档次更高,更精致美味。最主要的是,坐在主舫里面的人才是真正有文才或者身份尊贵之人。此时,主舫中的诗会也已经进入**。

    音乐声响起来,一张张的笺纸在众人手上传来传去,歌女轻灵的嗓音在吟唱着今晚的优秀诗作。这里的气氛比之副舫中的诗会要相对严肃一些,因为重量级的人物也多,但各种各样的表演仍旧能将气氛烘托得活泼又不失古雅。

    宽敞华美的舫厅之中,众人摆开宴席,女人居于一边、才子居于一边,主人与一干有名气地位的渊博宿老又是一边,没有搭建专门的舞台,然而偶尔出现在中间空厅间的歌舞表演确实自然非常,令人印象深刻,能够来到这次诗会的多是名声颇盛的头牌之类,显然也为此花过不少的心思。

    能够坐在这里面的年轻人是真正有些名气的才子,这些才子若有佳作,多会直接起身与众人品评,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几首质量足够好的诗词出现,纸笺在众人手上流传观看,如果那首诗真的好,或者有其它看法,便也会有人起身念诵一番,与众人讨论,那些有名气地位的渊博宿老自然也会做出点评。

    柳家家主柳越泽身为主人,但却只紧挨着主位,坐在一侧,他的旁边主位之上则是一位一身贵气的老者。这位老者名叫刘瑾瑜,乃是南唐户部侍郎,正四品官员。南唐官制与宋国不同,与前朝大唐相仿,由户部掌管一国钱物税收。而这位刘瑾瑜便是户部的二把手,仅次于户部尚书王进书。可谓是位高权重。

    柳家虽然是商业世家,但却与书香世家刘家世代交好,当代柳家家主柳越泽与刘瑾瑜更是交情深厚,亲如兄弟。柳家举办诗会,常常会请来刘家才子来坐镇,但今天竟然是刘瑾瑜亲自在场,这种情况还是极为少见的。

    刘瑾瑜是一位南唐少见的能臣,有消息称他虽然是户部侍郎,但因为户部尚书能力平平,户部运转实际上全靠刘瑾瑜主持,甚至有传言刘瑾瑜早已将户部尚书王进书架空,真正的掌控了南唐国的钱袋子户部。

    刘瑾瑜本人虽然执掌户部,但在诗才和儒学方面的造诣不输于任何一名翰林学士,即使是名扬天下的大才子,和他官位相同的吏部侍郎徐铉他心中其实也甚为不服,在这主舫中的十几名才子中也有两三名受过他的教诲的,称之为师,但刘瑾瑜这人一向严厉,众人又都有些怕他,不过他今晚倒也没有批评谁,其实今晚这柳舫诗会的质量,还是令他满意的。

    此时他正低调地跟柳家家主柳越泽在一旁谈笑,其实时间到这里,一般来说,真正的好诗词就都已经出来了,此时两人便在议论着这些。

    “燕迷花底巷,鸦散柳阴桥。城下秦淮水,平平自落潮……刘公,主舫才子傅若金的这首《秦淮晚眺》真可谓是才华横溢了,虽说文无第一,但照我看,今晚怕是这首诗要最出风头了。”

    “又是花底巷,又是柳阴桥,从细小实物着手,但却给人以大气之感,只令人思绪激荡,这诗有唐时遗风,傅若金的确是登入大家之列了,不过除了这首之外,另外几首也很不错的嘛!例如刚刚从第三个副舫中送来的这首。”